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之幻世荣耀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复活的朱宁

网游之幻世荣耀 鱼情箭 2969 2005.07.14 19:58

    

  “哈哈哈,我不像吗?”他极其夸张的笑道,“正式介绍下,我叫避水,是SS级任务特殊层的考官。”

  “特殊层?考官?”我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不会是个智能过度的NPC吧?”

  避水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你觉得在这里多出一个我这样的人,会是特地来骗你的吗?啊,你们可以放松些,不用那样看着我,至少我们现在还不是敌人。”

  “那么稍后就是了,对吗?我亲爱的避水先生。”

  “这个……很难说,如果你不愿意参加我的考核,或者你有更好的办法通过考核,那么我们可以不用成为敌人。当然,参加我的考核会有很多的好处。”

  “说来听听?”我听见有好处,兴致马上被吊起来了,我来这可不就是为了捞好处吗?

  “只要你通过考核,我可以直接把你们送去第六层,如何?很合算是不是?而且还会有特殊的奖励,先透露下,奖励的可是件仙器哦。”

  听说仙器我顿是两眼发光,仙器在《幻世》中一共才26件,而且有很大一部分是为封号的获得者准备的,真正能在任务中获得的少之又少。

  “那就来吧,我接受你的考核。”我展开身后的恶魔之翼,抬起墨冥遥指避水,身上的斗气已经完全被提了起来,在体内迅速的翻腾。

  当看到我身上的披风化成双翼的时候,避水明显的愣了愣

  “你竟然有翅膀?你会飞?算了,算你过关了。”他顿了顿,换了一种悲伤的语气,“其实我并不愿意和你交手。反正也打不过你,你用翅膀飞起来,再配合单用‘剑心诀’很快就能解决我,更别说最后的禁招‘剑皇诀’了。”

  “这个……”我刚想承认我不会这两招,但是想想还是先别承认的好,起码能吓吓人。就在这时候,耳边传来了系统的提示音,这毫无生气的女声,此时在我听来竟是如此的可爱。

  “系统提示:玩家逆天行领悟傲天六诀第五式剑心诀。”

  “系统提示:玩家逆天行领悟傲天六诀第六式剑皇诀。”

  与此同时,避水的眼睛突然变的比铜铃还大,脸上表现出一种奇怪的神情,有后悔、有气愤、还有心痛,“我的天呐,我忘了你根本就没可能那么早领悟最后两招。老天啊,我竟然亲口将下个月的奖金给砸了。”

  他乱吼乱叫了一会,突然又高兴了起来,“你看我糊涂的,虽然你在我无心的帮助下领悟了最后两式,不过你现在还根本不能使用呢。嘿嘿,既然如此,你仍不是我的对手。”

  我赶紧呼出技能窗口:

  剑心诀:人剑合一的高级技能,单体攻击技能,攻击力增加500%,消耗生命力1000,魔法力500。

  剑皇诀,引用帝心之力的高级技能,范围攻击技能,5*5范围内攻击力增加1000%,使用后等级下降两级,使用要求:AG级。

  果然,剑心诀还不能用,我的最大魔法力还没够500呢,剑皇诀倒是够资格用了,不过……似乎用了也不太合算哦。

  “那我们做个交易如何?”我沉吟片刻,觉得和他和平解决应该是最好的结果了。

  “恩?”他似乎很赶兴趣的样子,“说来听听,不过我时间可不多,还要赶去下一个任务地点,不然被人强先了可又要给扣奖金了。”

  嘿,还好这家伙不是古板的大木头,不然可就不好办了,“你假装打不过我,放我过去如何?至于你的奖金,你可以在外面世界联系我,要可以补偿给你。”

  听到补偿的时候,他眼睛明显一亮,但随后有暗淡了,“你这是公开行贿,如果我接受了,主系统会提交新世纪的高层,我可不想在监狱过下半辈子。”

  龙二笑呵呵的放下了手中的魔杖,在他耳边轻轻嘀咕了几句,避水的面色连变数次,最后面脸兴奋的说:“原来还可以这样行贿呀。”

  龙二耸耸肩,笑道:“一点小招数而已,对你刚好适用,对其他身居高位的人可能就不太好用了。”

  避水只是一个尽的猛点头,龙二拍了他两下,“放心,没事的。我可是行贿高手了,嘿嘿。”这句话倒还真没说错,这几年我要结交什么高官政要,其中打通关节这一道,都是由龙二负责的。

  “不过……公司有公司的规定,我只能放逆先生一个人过去,而且奖励也不能给了。”虽然他的话有些扫兴,不过总比一层层找上去好。

  “没问题。”

  “作好准备了?好了,我就送你去六层。”

  我点点头,避水空手做了几个动作,一道空间门在他边上出现,“进去就直达六层了,不过我提醒下,到了六层并不是万事大吉,还有未知的考验等待着。”

  我深呼吸了一下,随后提起墨冥踏入了空间门。

  ∷∷∷∷∷∷∷∷∷∷∷∷∷∷∷∷∷∷∷∷∷∷∷∷∷∷∷∷∷∷∷∷∷∷∷∷

  在空间门中我想象过很多遍六层可能出现的情况,但当我真正到达的时候却大吃一惊,太美了,入眼的地方皆是遍地的绿色,山水之间,飞禽走兽自由徘徊,绝对和我以前在法修的“大智慧空间”中见过的景色有得一拼。有山、有水、有花、有鸟,我的脑海中竟然产生了一种在此终老的想法。

  我用力甩甩头,把这个可笑的想法抛出去,开什么玩笑,这只是游戏而已。

  “枫哥,你也来了?”

  我回头看了眼那个声音的主人,我呆住了,这是一张长得和知晴有九分相似的脸孔,但我可以肯定她绝不是知晴。

  “宁……宁宁……是你吗?”我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在发抖,这是为什么?是紧张,是兴奋?都不是,是恐惧,我害怕她会再一次的离开我,我害怕这根本就是一场梦,在此刻,我甚至忘记了我还身处在一个游戏中。

  “怎么了枫哥,连我都认不出了?”她笑了,笑容还是和过去一样的灿烂,好美,真的好美。

  “宁宁,你没死,你真的没死,六年了,你去哪里?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每天晚上我都会梦见你最后倒在我怀里的样子,宁宁,别再离开我了。”我紧紧的抱住她,就像过去无数次一样,只是这次我用了很大,很大的力气。

  “呀,枫哥你抱疼了。”她一阵娇呼,惊的我连忙把她放开。

  她却在哪拼命的笑,“嘻嘻,你样子好傻哦。”她把头枕在我的肩膀上,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我抱着她,看着久违的面容,心中有着难以言语的满足感,我轻轻的吻上了她的嘴唇,我怕弄醒她,只碰了一下就放开了。这一吻,让我觉得六年的等待,都是值得的,什么知晴、什么语熙、什么林家家主、什么重掌凯悦,这一刻,全被我抛之脑后,我只想好好的和怀中的玉人在一起。

  如果说我对知晴和语熙的感情是喜欢和好感,那么对宁宁就是爱;一个男人可以拥有很多女人,也可以喜欢很多女人,但真正爱的,只能也只可能有一个。

  爱和喜欢,是不同的

  不知过了多久,朱宁醒了,“枫哥,想什么呢?”

  我朝她笑笑,边抚mo她的背边说:“当然是在想我最可爱的宁宁啦。你还记得吗?你以前对我说过,要我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想你一次,现在,我不但每天晚上想,早上也想,无时无刻不在想你,就算是我拿到‘金主玉佩’的时候,我最先想到的也是为你报仇…… ”逐渐的,我开始胡言乱语起来,到最后,我连自己在说些什么都不知道了,只觉心里好高兴,好高兴,比六年来的任何时间都高兴。

  猛得一个念头从我心中闪过,我背脊上感到一阵凉意。

  (希望大家多多收藏,点击,砸票。你们的鼓励,就是我的动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