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黑客大佬又被伪装奶狗缠上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小没良心的

  廖高飞点头,解释道:“是一个男生托我给你的,他在这等你等了好几个小时,一直没等到,然后有事就先走了……”

  说到这,他停了一下,忽地又说道:“好像他前脚刚走,你后脚就来了,刚才在门口或者路上,没有碰到吗?”

  君迁微微蹙眉,摇头。

  想着那男生一等就等了好几个时候,结果连迁姐的面都没有见到,廖高飞惋惜的“啊”了一声,“那可能你们走的不是同一条路吧,估计错过了。”

  “知道他是谁吗?”君迁问。

  廖高飞点头,“他上了会网,我记下了他的名字,好像是叫,苏文。”

  “苏文?”

  小声念叨了一下这两个字,君迁轻轻皱起眉头,随后摇头,“不太记得这个名字了,可能认识吧。”

  抬了抬提着奶茶的手,君迁浅浅一笑,“谢谢了,我先上去找诚哥。”

  “嗯好。”

  廖高飞点头。

  上了二楼,走到走廊尽头的一个包间,君迁按动门把手,直接推门而入。

  瞬间,里面噼里啪啦的键盘声传了出来。

  跟着传出来的,还有一堆的脏话。

  “卧槽!这打野他妈是不是有病,到底会不会抓啊,都他妈的暴露视野了,还在那草里蹲!”

  “蹲蹲蹲!蹲你妹蹲!”

  “本来就不好打,还一个劲的给对面送,他妈对面是你亲爹还是你亲妈啊,妈了个巴子的狗东西!”

  “草!秦渊你大爷的,又抢老子人头!”

  正游戏激烈着呢,突然,面前的键盘上多了一个烤红薯,一下子打断了他正在释放的大招。

  “谁他妈……”

  打得正盛,结果突然大招被人打断,许牧诚条件反射的就想怼人,结果一个转头在看到旁边的人是谁时,他的那个脏话卡在了嗓子眼。

  上不去也下不来,难受极了。

  君迁双手抱臂,饶有兴致的居高临下看着许牧诚。

  她漫不经心地挑了下眉,嗓音淡淡。

  “谁他妈怎么了?嗯?继续说?”

  这会谁还再敢“谁他妈”啊,许牧诚摘下耳机,连忙站起身退离位置,拨浪鼓式的拼命摇头。

  一般没特殊情况,他还是不敢跟君迁对着干的。

  一是,他打不过,二是,她掌握着技术呢。

  他害怕某人一个不顺心把他网吧的电脑给毁了,就像上次的蓝屏。

  虽然上次是个意外。

  在许牧诚起身之际,君迁顺势坐到了位置上,而后将键盘上的烤红薯拿起扔进了他的怀里。

  “烤红薯,热乎的。”

  “哇,我最喜欢烤红薯了,小迁迁,你来竟然还给我带烤红薯,我太感动了,你简直就是这个世界上最……”

  许牧诚还想要再说些感人肺腑的话,结果话还没说完呢,就见君迁戴上耳机隔绝了他对她的旷世赞美。

  努努嘴,许牧诚捞过旁边的电竞椅,敢怒不敢言的在旁边乖巧地吃着烤红薯。

  “河道左侧草里有人。”

  君迁情绪不高的声音从耳麦传到了队友的耳中。

  “君迁?怎么是你啊?许牧诚呢?被罚了?”

  耳机里传来秦渊的声音,语气中带着惊讶,又透着习以为常。

  “旁边吃烤红薯呢。”君迁淡声回答。

  “可以啊,你这对他是越来越好了,都有烤红薯吃了。”

  秦渊调侃的声音继续在耳机里响起,“话说,你什么时候能给哥哥也送个烤红薯呢?你可是连瓶水都没给哥哥送过呢,哥哥啊,馋得慌。”

  “哦。”

  君迁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兴致缺缺,根本就没将秦渊说的话放在心上。

  “小没良心的。”

  听到君迁这极其敷衍的语气,秦渊无奈笑了一声。

  秦渊早就已经习惯了君迁这冷淡的性子,他不以为然,边继续游戏,边转了个话题。

  “小迁迁,冉学那几个,你让他们去Drak,怎么也不见你过去看一看,不怕他们惹事啊?”

  君迁边挥动鼠标,边回答道:“你的地盘,他们不敢。”

  “呦,你这句话,哥哥我很是喜欢,看来我们小迁迁对我还是信任的嘛。”秦渊的语气透着明显的喜悦。

  知道秦渊和许牧诚属于同一个德行的,不能夸,所以君迁机智的选择闭嘴。

  君迁知道他,秦渊也同样知道她。

  她就是一个闷瓜的性格,不爱说话。

  所以,君迁不说话,他就开始自己叽叽喳喳了起来。

  “小君迁,你说你,就算是相信哥哥的能力,那也不能好一阵都不来哥哥那啊,哥哥都想死你了。”

  “君君啊,这都几点了,你这是刚过来吗?”

  “迁迁宝贝,你给狗诚的烤红薯在哪买的?好吃吗?下次见到哥哥,记得也给哥哥带一个。”

  “小宝贝……”

  秦渊喋喋不休的问题在耳机里响起,也根本不用君迁回答,他是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的问。

  听着那些不着调的称呼,君迁直接将耳机一摘,连听都不愿意听了。

  瞧了眼面无表情,但能感觉到烦躁情绪的君迁,许牧诚默默将耳机给拿起戴上。

  在听到秦渊那乱七八糟的称呼和问题时,他嘴角一抽。

  “秦渊,你他妈……”

  “不许说脏话。”

  君迁冷不丁地出声打断。

  许牧诚皱皱鼻子,改了口,“秦渊,你好好说话,别乱叫,小迁不喜欢。”

  “说的跟你不乱叫一样。”

  秦渊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

  “嗐,你这人,蛮不讲理,我能跟你一样吗?好歹人家还叫我一声哥呢,一声哥,一生哥,我想怎么叫就怎么叫。”

  许牧诚一边吃着热乎乎甚至还有些烫嘴的烤红薯,一边和秦渊幼稚地理论着。

  至于君迁,直接屏蔽双耳,选择当一个聋子。

  在屏幕上出现“胜利”二字时,许牧诚的烤红薯也吃完了。

  吃完一整个烤红薯,嘴里又黏又干的,许牧诚拿起桌上的一瓶矿泉水。

  不过在拧开瓶盖,瓶口都放到嘴边的时候,他猛然发现旁边还放了一个纸袋,纸袋里好像还装了什么。

  随意喝了两口矿泉水,他把纸袋拿过来打开。

  在看到里面是一杯奶茶时,又惊又喜。

  “我们小迁迁今天这么贴心啊,不仅有烤红薯,连我最爱的奶茶都给我准备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