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修真军校

修真军校

打坦克

  • 仙侠

    类型
  • 2005.07.26上架
  • 6.25

    暂停(字)

2.16万位书友共同开启《修真军校》的仙侠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神奇泡面

修真军校 打坦克 6204 2005.07.26 13:51

    

  晚上8点半,路边亮起了路灯,蟋蟀在路灯底下叫个不停。远处的小路上走来一名年轻男子,上半身红色T恤衫,下半shen蓝色牛仔裤,脚下拖拉着一双拖鞋。

  他名叫高信,也有人将他的名字喊作“高兴”,因为不管遇上什么麻烦事,高信统统不放在心上,总是快快乐乐的,很少见他愁眉苦脸。他是大学一年级的新生,长得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容貌倒也算得上英俊,只因不愿意花时间来拾掇自己,有些不修边幅,所以在学校里不太引人注意。

  高信不擅长体育,倒是喜欢多看点武侠小说和侦探小说,对电影和卡通也相当喜爱。由于他在学习的时候总不认真,所以最后只考进一所三流大学,这里教学设施差不说,老师的素质更差,跟流氓差不多,高信心里很不爽,可又无可奈何。

  晚饭时间早就过了,高信独自一人走在大学校园里,揉着饥肠辘辘的胃,看着男女同学们出双入对,搂搂抱抱,旁若无人,心里感到极度不平衡。

  “都是刚入学的新生,为什么你们这么快就找到了女朋友,我却还是光棍一条?”高信鼓了鼓腮帮子,这时他的肚子又“咕咕”叫了起来,饿得没有力气,低头叹道:“有妞的都去泡妞了,没有妞的只好像我一样去泡面。”

  进了便民小卖部,高信摸到方便面的货架旁,却发现自己常吃的“好劲道”方便面已经卖光了,旁边只剩下一些韩国和日本的牌子,连平时的第二选择“康师傅”都没有剩下一包。

  “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高信见小卖部的四眼老板向自己走了过来,眼神中透着极端的不信任,好像高信不是在买东西而是在偷东西一样。

  高信撇撇嘴向老板问道:“喂,国产的方便面都卖没了吗?怎么不多进几包?”

  老板见高信只是来买方便面的,不是什么大客户,言语间便颇为冷淡,他指了指货架道:“这不是还有外国的方便面吗?比国产的好吃多了,没吃过的话赶紧买两包回去尝尝,也让自己开开眼界!”

  高信摸了摸自己的裤兜,发现自己从寝室出来的时候只带了五块钱,勉强够买两包国产方便面,他皱了皱眉,忽然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道:“我是爱国青年,支持国货,抵制日货,常言道:饿死是小,失节是大。我今天要是找不到国货就不买了!”

  小卖部老板鄙夷地看了高信一眼,转身去招呼其它顾客,这时高信忽然在货架的最底层发现了一包方便面,外包装上写着汉字。他心中大喜,如获至宝般把它取了出来,叫住老板问:“这包方便面多少钱?”

  把方便面拿出来之后高信才有些后悔,看它上面积了好些的灰,不知在货架底下呆了有多长时间了,高信瞄了保质期一眼,似乎没有过期,心中稍稍有了点安慰。

  老板对这包方便面也非常陌生,他正了正老花镜,看了半天,也没回忆起这包标着“五行山牌”的方便面是何时何地进的货。不过看样子保质期快过了,又是杂牌子,于是老板爽快地道:“一块五,便宜你了,拿走吧!”

  付了一元五角大钞,高信乐颠颠地夹着泡面往寝室走,心想总算有的吃了。正当他走到第三根路灯柱下面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影从阴暗处跳了出来,把高信吓了一大跳。

  那是个穿戴好像老师的男子,身穿黑色西服,白衬衫,打着茶色领带,短头发,瓜子脸,长得挺老实,鼻子上却架着一副小圆片墨镜,显得不伦不类。

  高信险些和这人撞个满怀,他怒道:“你怎么走路不长眼睛啊?撞坏了我还不要紧,撞坏了我的泡面可怎么办啊?这可是我历尽千辛万苦才买回来的!”

  墨镜男却对高信深鞠一躬,让高信怀疑对方是不是日本人,墨镜男道:“先生,我对你有个请求,请务必把你手里的方便面卖给我,它对我十分重要。求求你了!”

  “卖给你?那我今晚喝西北风啊?”高信双手护住泡面,叫道,“小卖部就在前面,想吃自己买去!”

  墨镜男却不肯罢休,继续道:“先生,我必须买你手中的那包五行山牌方便面,别的牌子对我没用。我买方便面不是为了吃……”说到这里他似乎是说走了嘴,急忙改口道:“总之我一定要买你的方便面,这涉及到国际安全问题,你最好合作。”说着他从钱夹里掏出一张百元钞票,递到高信眼前,道:“把方便面给我,这钱就是你的了。”

  高信听了这话大为诧异,他将墨镜男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看了个遍,觉得对方不像是神经病。“那么说问题就出在泡面身上。”高信想到,“会不会是这包泡面中了百万大奖,这家伙看出了门道才来投机倒把钻空子的呢?好,我就陪你玩玩!”

  高信装作嫌钱少,摇头道:“这么罕见的泡面怎么能一百块钱就卖了呢?怎么说也得三四百吧?”话音未落,就见墨镜男又从钱夹里掏出了三张百元纸币,高信疑心更盛,心想:“看来这家伙对我的泡面志在必得。好,我再漫天要价,看他跟不跟!”

  “我这泡面是面中之王,把它生产出来需要吸收日月之精华,天地之灵气,三位数就卖了对得起天地日月吗?”

  墨镜男犹豫了几秒,从钱夹里掏出了一千块,脸色发白。

  “我把泡面卖给你今晚就得饿肚子,饿肚子就一定会失眠,睡眠不足就会影响我的美貌。难道我的美貌就值1个竖3个零吗?”

  墨镜男颤颤巍巍地又从钱夹里掏出了一千块,脸色发青。

  “我把泡面卖给你很可能后悔一辈子,你就不再加点精神损失费?”

  墨镜男又气又急,一张脸成了酱紫色,他干脆把整个钱夹都递了过去,道:“我身上就带这么多了,你可以全拿走,可是方便面务必要给我留下!”

  听墨镜男这么说,高信反而在心中打定了主意——“这泡面我死也不卖了!一定是中了头奖!”。想到这儿高信拔腿便跑,有如百米冲刺,墨镜男高喊先生留步,却怎么喊得住?一溜烟的工夫高信就跑回了自己的寝室。

  寝室里没有其它同学,这个时间大家都去教室里上自习了。高信把房门反锁,窗帘拉紧,然后小心翼翼地捧着泡面来到灯下观看。看了一圈,却没发现任何中奖的线索,高信大呼邪门,他的肚子饥饿难耐,只好先把泡面拆开,在大茶缸里冲开吃掉。

  三下五除二吃光了泡面,高信拍拍鼓胀的肚子,心想:“没想到这五行山牌泡面还挺顶饿的,我只吃了一包就饱了。”他还想继续研究泡面包装上是否有百万大奖,却觉得有一股倦意袭来,脑袋昏昏沉沉,身子不由自主地爬上了床铺,钻进被窝里打起了呼噜。

  高信做了一个梦,梦到了西游记里的场景,他梦见孙悟空推dao五行山,从下面飞了出来,可是和西游记不同的是,孙悟空并没有和唐僧一道去西天取经,却再次和如来佛打了起来,乒乒乓乓好不热闹。

  等到高信睡醒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

  高信打着哈欠从床上爬了起来,觉得肚子不太好受,似乎是腹泻。同寝的几个哥们早已睡熟,老大和老二等人打着雷鸣般的呼噜,嘴角淌着哈喇子,睡得正香。

  忽然有一人道:“你总算醒了,下午都干什么去了?累成这样!我们自习回来后,看你睡得像死猪一样,摇都摇不醒。”

  高信冷不丁吓了一跳,抬头看见电脑的荧光屏闪烁,这才明白是寝室里的老六正在熬夜打“魔兽”。高信含糊答应了一句,连忙穿上拖鞋跑出了寝室门,顺着走廊向厕所飞奔。只听见老六在后面自顾自地说道:“最近怪事真不少,我说高信,咱们班的校花鹤语欣已经一星期没来上课了,你和她是邻居,知不知道她到哪儿去了?我还等着追她呢!”

  高信一边往厕所跑一边在心里暗想:“就凭你这小样儿也想追冰山美人鹤语欣?想得美!说起来我也有十多天没看见她了。难道被人绑架了?千万不要啊,这样的美人落到绑匪手里可就暴殄天物了,还不如落到我手里呢。”

  好不容易坚持到了厕所,高信按下照明开关,灯却不亮,高信骂道:“真是个破学校,厕所灯坏了一个半月还没人修。”没奈何,高信摸黑找到一个蹲位,拉下裤子蹲了下来。刚一蹲下,就感觉腹内奇痛,“噗噗拉拉”一泻如注。

  高信捂住肚子呻吟了半天,心想:“真倒霉啊!这包破方便面肯定是假冒伪劣产品,现在我吃坏了肚子不说,还不知道会不会中毒呢!天晓得昨晚那个墨镜男为什么要高价收购它,早知道这样我就卖他好了,也省得受这份活罪。”

  正在这时,一个人影踱进了黑咕隆咚的厕所,这个人进来厕所之后什么也不干,却径直走到高信的面前站定。

  高信以为是寝室的老六来和自己开玩笑,于是挥手道:“我肚子疼死了,你想拉屎拉尿就快去,别跟我闹。”

  对面的黑影却低低笑了一声,道:“高信,你昨天没把泡面卖给我哥哥,看来今天是中了头奖了。”

  “中奖?我看是中了巴豆!”高信脱口说道,他突然想起对方自称是墨镜男的弟弟,于是问道:“你是那个怪人的弟弟?你是谁?为什么来找我?”

  黑影笑道:“我叫陈莫争,这次来是要带你走的,至于我那个没用的哥哥,他叫陈莫竞,我绝不会让他把你抢走。”

  高信听不出“莫竞”和“墨镜”的差别,吃了一惊,道:“原来他真的叫陈墨镜!没想到还有人叫这种名字!哎?你说要带我走?带我去哪?我凭什么跟你走哇?”

  陈莫争道:“不为别的,就因为你吃了那包五行山牌泡面。实话告诉你,我不是普通人,你吃了这包泡面,以后也别想再做普通人。我说你中奖一点没错,当初这样的泡面有满满一箱,其中只有一包与众不同,它们流散到世界上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并没有酿成什么大事故,因此我哥哥才没有坚持到底,动手抢走你的泡面,没想到你吃掉的偏偏是与众不同的那一包。哼,凡事都抱有侥幸心理,我那个哥哥果真是个酒囊饭袋。”

  高信听得不耐烦,他感觉腹内疼痛稍减,于是提起裤子站了起来,想回寝室去睡个回笼觉,陈莫争却挡在厕所出口处,不让高信离开。

  这时高信才看清楚陈莫争的长相,陈莫争身上西服革履,笔挺有致,比他哥哥要精神得多,鼻梁上也没戴着煞风景的墨镜,肤色很白,五官端正,头发梳成“赌神”那样的大背头,好像还上了蜡,油光可鉴,脸上透着志得意满,从外表上看绝对是一个年轻有为的成功人士,年纪三十出头。

  高信瞪眼道:“你这人真是无聊透顶,没事跑到男生厕所来偷窥已经够变态的了,现在还不肯让我出去,难不成你想对我非礼吗?我警告你,再不闪开我可要喊人了,我们寝室的几个哥们一拥而上,那可够你受的。”

  陈莫争却只是冷笑,道:“在我面前飞机大炮也只是废铁,你要是不信尽管去喊。”

  高信一皱眉,知道自己的那班兄弟虽然够义气,可是到了晚上个个都是死猪,不上去掐脸是不会醒的,老六那个家伙更是玩起电脑游戏就雷打不动,再说要是喊人那显得我多胆小啊,一个变态还收拾不了那算什么男人,对,和他拼了!

  高信左腿跨前一步,忽然左臂横扫,向陈莫争面门打去。他本来只是想吓唬对方一下,让陈莫争知难而退,可是他这一臂挥动,感觉却与平时大为不同,像是蕴含了千钧之力,其中隐隐有风雷之声。只听“嘭”的一声,墙壁上被扫出一个大大的缺口,尘烟四起。陈莫争矮身躲过,脸上淌下一滴冷汗,心想:“好险,好险,没想到这个叫高信的小子还没觉醒就如此厉害,我不能托大,尽快解决为妙。”身形一晃,就到了高信背后。

  高信瞅着眼前被打烂的钢筋混凝土正在发愣,忽觉身后有劲风袭来,不由他多想,马上下意识地曲起右腿,用了一招“神龙摆尾”向后方踢去。他没有受过任何武术训练,这招“神龙摆尾”是他从电影里学的,只是照葫芦画瓢,可劲道却又准又狠,就是格斗界的元老级人物也赶不上他这一腿的功力,大大出乎陈莫争的意料,正中他的前胸。

  陈莫争哇哇大叫吐出一口鲜血,若不是他用双臂格了一下,消去大半力道,这一脚就得将他的胸骨踢断。他的身体像皮球一样射了出去,撞在墙上,竟在墙面上撞出了一个人形的深洞。水泥墙体里面安了自来水管,被陈莫争的身体撞裂,哗哗地开始向外喷水。

  陈莫争像浮雕一样在墙里面镶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挣了出来,他的西服被磨破了好几个口子,头发也乱了,十分狼狈。陈莫争抹了抹挂在嘴角的鲜血,额头上青筋暴现,大声道:“好小子,前辈让着你,你倒把我当成病猫了!现在就让你看看在一个真正的‘修真者’面前,一个外行是多么不堪一击!”

  在这个世界上有许许多多的修真者,他们的最终目的是超越凡尘,羽化登仙,其力量远超凡人。中国的修真者尤其数量众多,吕洞宾、张果老等人自不必提,就连大诗人李白、杜甫都热衷此道,据说最后各有小成。修真者有各式各样的修炼途径,每一条都高深莫测,对于不谙其中法门的外行来说,修炼过的老手显然占了极大便宜。

  只见陈莫争单手捏诀,从自来水管喷出的清水越喷越高,竟顺着陈莫争的双脚爬上他的指端,在指端上形成了一个尖锐的流水刀锋,陈莫争的双手突然分开,水刀也一分为二,向高信扑来,叫道:“小子,看我液体手术刀的厉害!”

  陈莫争这一招属于仙道宗中的御水术,是四御神功中最易掌握的一种。虽说如此,这锋利的水刀也可以切金断玉,不亚于一把高速旋转的电锯。高信看出这招不好对付,急忙向旁边躲闪,怎料脚步刚一移动,就察觉情况有异,厕所里的一切影像都从眼前消失了,原来他已经被四面水墙困在中间,对面陈莫争又挥着水刀向他逼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拍科幻电影哪?”高信直到现在也半信半疑,不相信自己会突然有了超能力,而且还有一个不知从哪儿蹦出来的超能力混蛋要劫走他。高信一拳击在水墙上,测起许多水花,却感觉手臂吃痛,连忙抽手回来,发现手臂上被划出一个流血的大口子,像是被利刃所割。“妈呀,要是再多放一会,这只胳膊不就掉了吗?”高信后怕起来,咽了口吐沫。

  陈莫争狞笑着向他逼近,道:“小子,现在后悔了吧?告诉你,我要带你去的地方叫龙门岛,那是一个专门接纳修真者的小岛,与世隔绝。因为你的能力已经远远在普通人类之上,所以不能再以普通人的身份继续生存下去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修真界的一员,是‘修真者’,你也不用在这个鬼地方上大学了,在龙门岛有更适合你的大学,那就是修真军校!”

  “修真军校?”高信觉得这个名字挺新鲜,顿时忘了害怕,他径直走到陈莫争跟前,倒是把如临大敌的陈莫争吓了一跳。

  高信道:“那个龙门岛在什么地方?我怎么没在地图上看见过?修真军校听起来倒是挺好玩,不知里面有没有美女啊?”

  陈莫争见高信有意跟自己回去,大大松了一口气,他道:“龙门岛是修真者的训练基地,世俗科技怎么可能探测得到?修真军校里面人才济济,美女自然也不会少……对了,你们班的校花鹤语欣就呆在军校里面,已经报道了一个星期了。”

  “啊?有这种事?”高信张大了嘴,心想:“要是连大美人鹤语欣都在,龙门岛这个地方倒值得一去啊。”正在胡思乱想,却感觉后颈一麻,手脚登时没了力气,这才知道遭了暗算。原来陈莫争趁高信走神的机会将真力灌入水流,高信背后的水墙上顿时射出两道激流,点了他的睡穴。

  “卑鄙小人,暗中下手,我要把你……”高信破口大骂,可是骂着骂着就没了力气,全身酥麻晕倒在地。

  陈莫争将食指和中指并拢,双指一点,四面水墙立刻化作一张大网,将高信裹在里边。陈莫争单手提着这张水网,纵身跃出窗外,从二楼轻飘飘落地。

  宿舍楼底下停着一辆黑色宝马车,几乎和周围的黑暗溶为一体。陈莫争打开后车盖,把高信一股脑儿塞了进去,然后坐回正驾驶位,发动汽车,以很大的速度朝着校墙撞去。“轰”的一声,砖砌的校墙被撞塌了一大片,许多学生被惊醒,校园警卫歪戴着帽子赶了出来,在人们的惊呼声和纷飞的瓦砾之中,黑色宝马车扬长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