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修真军校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记忆仓库

修真军校 打坦克 5590 2005.08.04 19:49

    

  屠巴面无人色,鼻涕眼泪都流了出来,眼镜也歪了,和上次被高信吓坏时差不多。高信心头暗笑,想调侃他几句,不过目前形势不妙,高信可没那个工夫。

  “秦斩,你在这个地方干什么?”高信正色道,“这里是机密重地,如果被校方发现,你也知道后果是什么。难道你不怕受到处罚吗?”

  阿真也道:“秦老弟,这里太危险了,听姐姐一句话,赶快和我们一起离开,有什么事以后再说。”说着就要上来拉秦斩的手。

  秦斩猛地抬头,两眼凶光暴射,吓得阿真身体一顿,再也不敢上前。秦斩恶狠狠地道:“你们两个,别以为自己比我大了几岁,就可以用前辈的语气来教训我。告诉你们,在这个龙门岛上,我才是你们的前辈!我在修真军校这个鬼地方已经呆了两年!什么处罚都见过了!”

  高信和阿真都吃惊不小,这时被秦斩制住的屠巴却咧嘴道:“高……高信,你们当真没听过秦斩的事?哎,凡是修真世家的人都知道,他在军校里学习了两年,却总共逃跑过17次,为此受了不少处罚,还留级一直留到现在。大家都说,他要是再犯一次错的话,就该剥夺他的学生资格,让他当侍忍去了……"听到这里高信恍然大悟,心道:”原来秦斩已经来了两年,怪不得他能修炼到洗髓·化鼎的境界。奇怪的是,他叛逃龙门岛17次之多,军校为何不把他处死,却只是封了他的内鼎?"屠巴还想说什么,肥胖的脖颈却被秦斩单手按住,黑色真气从秦斩的掌心中蔓延而出,在屠巴的脖子上围成一个圆圈,便如一条黑色绞索。秦斩心念一动,绞索立刻收紧,将屠巴勒得透不过气来,几乎缢毙。

  阿真见状大惊,急呼:“不要啊!会出人命的!”

  高信眉头一皱,道:“秦斩,就算你想逃出龙门岛,自己逃出去也就是了。为何要挟持屠巴,跑到大资料室里来?再过15分钟,教官们就会上来确认比赛结果,那时候你可就出不去了。"秦斩把目光转向高信,眼神中燃起无名怒火,可是那怒火转瞬间就熄灭下去,眼中竟然有些湿润,似乎是强忍住才没有流泪。高信大惑,不知道秦斩心里是怎么想的。

  “哼!你以为我能逃得出去吗?”秦斩咬牙切齿地道,情绪非常激动,“就算我能逃得出去,能回到生病的妈妈身边,又有什么用呢?”恨意会加强魔道宗修炼者的力量,黑色绞索不觉又收紧了一圈,屠巴被勒得直吐舌头,手脚乱抓乱踢。

  秦斩用手一指身后的大屏幕,屏幕上的图像已经混乱不堪,他愤恨地道:“就是这个机器,这个机器把属于我的宝贵东西都夺走了!”随后他又瞪了一眼半死的屠巴,道:“还有这些屠家的子孙!要不是他们,我也不会这么惨!”

  屠巴抽搐着从口中挤出几个字,断断续续地道:“不关我事……都是我那些长辈……”

  秦斩啐了他一口,骂道:“还说不关你事,就算以前的事与你无关,等到你毕业了,一定会和你的长辈干一样的事,要不是你还有用,我恨不得立刻把你杀了!”

  高信示意阿真留在原地,自己向秦斩走近一步,道:“屠巴的长辈到底做过什么事,让你如此恨他?”

  秦斩冷笑一声,道:“如果我说出来,你肯定也会和我一样恨他!”说着他用刹影剑点指高信和阿真,道:“你,还有你,你们两个就不想念自己的家人吗?”

  这句话正好戳中了阿真的痛处,说起来,她被掳到龙门岛已经过了半月有余,想家想得厉害,她和自己的养父感情很好,着实有些挂记养父的身体,也思念陈氏太极拳馆里的师姐师妹、师兄师弟。思念之情被人勾起,她一时默然无语。

  高信也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不过他刚到龙门岛两天,又听说父母被人吸走了记忆,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下落不明,于是便没阿真那么担心。突然间,高信想起今天上课的时候,战锋说过屠巴家的族契秘术是吸取记忆,不由脱口而出道:“秦斩,难道我们父母的记忆,都是被屠家的人吸走的?”

  秦斩点了点头,道:“不错,屠家是修真界的名门望族,靠的就是吸取记忆这一招。每当有一个学生被掳到龙门岛上来,屠家就要派出专人,查出所有和这个学生有关系的人,把他们对这个学生的记忆全部吸走,他们还会用念力入侵电脑、人脑,将学生的电子档案和局面档案完全销毁,就好像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存在过这么一个人。他们吸取来的记忆,就存储在我身后的这台巨型电脑里,这种电脑只有屠家的人才能操纵,所以我才要胁持屠巴。”

  说着说着,秦斩的语气转为悲愤,他嘴唇发白,一字字地说道:“我父亲在16年前神秘失踪,一直是体弱多病的妈妈和我相依为命,修真军校却在两年前强行把我掳到龙门岛,让妈妈只能孤独一个人生活。我不放心妈妈,多次出逃去看望她,可是妈妈竟然不认得我,以为我是一个陌生人!在她的大脑里根本就认为自己从来就没有一个孩子,甚至连我父亲的存在都记不得了!我暗中查阅军校档案,这才发现,原来16年前我父亲的失踪也和军校有关!你说,我怎么会甘心留在这样一所让我痛恨的军校?所以我才趁你们比赛选班长,大资料室无人值守的时候,逼屠巴用念力打开大门,想从巨型电脑里下载出我妈妈的记忆,然后想办法带走屠巴,让他把这些记忆还回去。不然的话,就算我能逃出龙门岛,又有什么意义?"听了秦斩的讲述,心软的阿真深受感动,立即就觉得秦斩的所作所为都是可以原谅的了,而且秦斩也没有做出什么特别出格的事来。高信知道了事情的原委,虽然同情秦斩的遭遇,但是却不赞成他这样鲁莽。

  “秦斩,你以前17次逃走,无一例外地被抓了回来。这次你还想带着屠巴逃走,你认为有可能吗?再有十分钟就会有教官上来,可是你连自己妈妈的记忆在哪都没找到,听我说,冷静下来,赶快离开,不然再被军校抓住的话,就不是封印内鼎那么简单了。"秦斩一怔,内鼎被封这件事他并没有跟别人提过,高信是从哪里知道的呢?他低头想了想,觉得高信说的也很有道理,可是混进大资料室非常困难,这次机会难得,一旦放弃,下次进来就不知道是哪年哪月了。一边是学校的处罚,一边是母亲的记忆,实在难以下这个决心,秦斩眉头皱成一团,犹豫起来。

  由于内鼎被封,秦斩的真力本就不足,现在他精神不集中,左手上的黑暗绞索自然就松脱了,屠巴得以逃脱,立刻没命地疾奔出20多米,一边跑一边咳嗽,也难得他那样胖的身材是怎么跑的。

  屠巴脱离了秦斩的掌握,脸上立刻露出邪恶的表情,他是修真世家的独子,像鹤语欣一样受不得别人欺负,本来他见秦斩功力很高,不敢和他对抗,但是现在听高信说秦斩内鼎被封,又亲眼见到秦斩真力不足,胆子顿时大了起来。他两只手的食指点在自己的太阳穴上,灯泡型的脑袋微微振动,向秦斩发出一组攻击性的超声波。若是被这级脑电波击中,轻者受到催眠,重者精神错乱,屠家在修真界的地位这以高,和他们狠辣的精神攻击不无关系。

  严格来说,屠巴远不是秦斩的对手,因为他只练到脱凡·鸿蒙,比修炼到洗髓·化鼎的秦斩差了好几个档次。可是屠巴和郭锅一样,是靠强大的特异功能提升战力的。屠家子弟一向精通念力,念力与真力不同,它不是来自丹田,而是来自大脑,由意志力提纯而成,外在的表现就是一种强大的脑电波,可以影响他人的思维,或者移动物品,制造幻术。每个人都拥有念力,只是由于体质的不同,念力的强弱千差万别。

  秦斩在刹影剑和黑色绞索上面花费了太多真力,此时眼前发黑,竟没察觉到有脑电波向自己攻来。从屠巴逃脱绞索开始,高信便运起了火眼金睛,因为他觉得屠巴的攻击方式会和十慧类似,肉眼难以见到,果然被他猜中。眼看秦斩就要被弧形的脑电波打中,高信身形一晃纵了过去。

  高信揪住秦斩的后背,带着他跳离原地。脑电波无声无息地从他们脚边滑了过去,好像根本就不存在,只有旁边的大屏幕上出现了短暂的信号干扰。

  “谁要你救我!”秦斩被高信所救,却十分生气,高信却不和他一般见识,笑脸相迎,搞得秦斩没办法发作。这时屠巴却不死心,他见大资料室里放着许多档案柜,都有半人来高,于是“哔哔”“哔哔”地又发出几组脑电波,让两只铁柜浮空,向着高信和秦斩迎头砸来。

  “高大哥小心呀!”

  高信一手抓住秦斩,一手向阿真比出大拇指,告诉她不用担心。他本想躲过飞空而来的两只铁柜,脑中却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不行!”

  现在仍然是在比赛的时间内,胡教官曾经说过,只要毁坏了军校的设施,他立刻会出现扣你的点数。如果这两个柜子落地,胡世闻声出现,岂不是把自己小队的三人抓个现形?

  这样一想,高信从掌心里放出两股真力,波浪一般激荡过去,减缓了铁柜落下的势头,然后运起柔劲,把铁柜轻轻放在地上,只发出了“咯噔”一声响,毫无损坏。秦斩本来不甘心被高信制住,可是他见高信露了这一手,心中大为吃惊,暗道:“这种真力修为,就算是我内鼎被封之前也达不到,恐怕要将军等级的才行啊!”他哪里知道,高信的充沛真力完全是靠内侣孙悟空所赐。

  屠巴一击不中,故技重施,用念力浮起五只铁柜,同时向高信掷来。高信有了刚才的经验,举重若轻,五根手指同时放出五股真力,每股真力托住一只铁柜,让它们稳稳落地,连那声“咯噔”都听不到了。秦斩看得傻了,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

  高信看见秦斩的样子,知道他敌意大减,于是笑道:“秦老弟,龙门岛这个地方大家都想逃出去,你不要心急,如果你信得过我,当我是朋友,那我们就一起努力,总有一天我们要打败元帅,让你和妈妈母子团圆。你说好不好?”

  到龙门岛的两年来,秦斩还没听人对他讲过这种话,一般人见识过军校的刑法后,立刻就会打消逃走的念头,老老实实地成为元帅的工具,更别提要反抗了。可如今高信却对他讲要“打败元帅”,这样的豪言壮语秦斩闻所未闻,对高信的印象立刻完全改观。只是他死要面子,不肯当面认错,也不肯像阿真那样叫高信一声“高大哥”。

  屠巴几次攻击也打不到高信,正在恼火,那边阿真却叫道:“高大哥,快走,还有五分钟教官就要上来了!”高信点头,挥手道:“阿真你先走,我和秦斩随后就来!”

  屠巴听到教官要来,喜出望外,这时阿真已经快跑到出口了,屠巴脸上冷笑,又浮起三只铁柜,两只砸向高信,剩下的一只却向阿真头上砸去。

  高信的视线被飞过来的两只柜子挡住,不知道阿真遇险,他照样放出真力,托举着铁柜缓缓落地。阿真若是要躲闪,凭她陈氏太极拳的功底也能躲开,可是她刚才见到高信对付铁柜的办法,知道不能让铁柜损坏,否则惹得胡教官出现的话,一切就都完了。这样一想,阿真决定仿照高信的法子接住铁柜。

  从双掌放出薄薄的一层真力,阿真见铁柜凌空飞来,不躲不闪,两手一上一下,运内劲去接。她用上了太极拳的手法,以柔克刚,铁柜在半空翻了几个跟头,带起虎虎的风声。阿真的真力虽不如高信的多,但是用得很节约,尽管勉强,终于也让铁柜安安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好险呀。”阿真以手抹额,发现头上出了不少冷汗,不是累的,是吓出来的。高信这时也把另外两只铁柜放到了地上,见阿真的面前也立了一只铁柜,又惊又喜,笑道:“阿真,你大有长进,可喜可贺啊!”

  阿真最喜欢听高大哥夸奖自己,当时就喜笑颜开,笑得跟一朵花似的。没想到屠巴却心狠手辣,他见阿真也破了自己的进攻,心下恼恨,竟向阿真放出一组可以控制思维的脑电波。

  脑电波的速度接近光速,等到高信反映过来的时候,阿真已经被击中了。她一双乌黑清澈的眼睛立刻变得浑浊起来,自我意识开始逐步丧失。

  屠巴寻思着应该给受到控制的阿真下达什么指令,是让她攻击高信呢,还是让她跑出去喊教官,或者让阿真直接跳出八楼的落地窗,让高信出去救她也行。想到这些,屠巴忍不住嘿嘿怪笑起来。殊不知,他的脑电波刚刚打中阿真,就触发了阿真身上的反制道印。

  阿真的反制道印是高信在七楼打上去的,本来是为了对付十慧,由于没有被十慧触发,所以留到了现在。屠巴正在得意,哪想到反制道印红光一闪,十枚炙热的火球向他迎面打了过来。屠巴猝不及防,被打个正着,十枚龙炎弹一枚也没有浪费,全都招呼到他身上。若是别人,说不定还能躲过去两枚,只因屠巴的脑袋太大,所以本应躲过去的那两枚,全打在他的脑袋上。

  “哇呀——痛死我了——!!”屠巴嚎叫着在地上翻滚,浑身被烧得焦黑,幸亏他能用念力灭火,不然就得活活烧死。

  趁屠巴挣扎灭火时候,高信放开秦斩,两人对视一眼,并肩跑向大资料室的出口,高信和秦斩之间已经产生了初步的默契,一方面是由于高信说的那番要打倒元帅的话,另一方面是因为高信和秦斩都是个中高手,惺惺惜惺惺。

  高信拉上阿真,道:“快走!时间不多了!”阿真连忙点头,随着高信往门外跑去。

  “离比赛结束还有多长时间?”秦斩第一次开口,但是说话的时候却谁也不看,好像是自言自语一般。

  阿真道:“我看看……不好!马上就要到时间了!只剩下5秒……4秒……3秒……"高信大喊:”快走!绝不能让教官撞见!“他嫌阿真和秦斩跑得太慢,于是一手抓住一个,脚下运起真力,双脚几乎飞离地面,带着两人一路狂奔,不一会就跑到出口附近。

  尽管脚下如飞,高信也没有忽视听觉捕捉到的信息,他隐约听见走廊上传过来一个人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越来越响,如同是踩在高信的心脏上,让他万分紧张。高信心里清楚,自己虽然在对付同学的时候绰绰有余,但是面对教官却不是对手,何况胡教官的功力似乎还在陈莫争之上,高信完全没把握能打赢他。

  “如果是外面的人是胡教官,那也只好跟他拼了!”高信心里打定主意,带着阿真和秦斩飞身一纵,冲到了走廊上。

  早有一个穿军装的男人站在走廊上,见高信等人从大资料室里冲出来,他愣了一下,十分惊讶地道:“你……你们的胆子……胆子……也太大了……”

  高信也是一愣,抬眼去看,发现身边站的人不是胡教官,却是自己的班主任,那个见人就口吃的傅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