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修真军校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网上窃密(上)

修真军校 打坦克 3892 2005.07.29 19:32

    高信对阿真一笑,道:“看来寝室里不是没人,是两位室友都喜欢睡懒觉,这个喊话的大概就是郭锅了,阿真,我们出去看看。”

  从房间里走出来,高信看见会议室里站着一个长相奇丑的男人,一张驴脸,塌鼻梁,三角眼,青蛙嘴,鸟窝头,草包肚,只穿着背心短裤,两条腿上尽是又黑又粗的腿毛,阿真没见过这个,羞得满面绯红,急忙把脸扭了过去,高信心想:“这个叫郭锅的人不但名字马虎,做事也马虎,起床后连外衣都不肯穿。”

  郭锅背对着高信和阿真,好像是没发现他们一般,只是用力敲着4号间的门,嘴里叫道:“秦斩,快出来,我叫你哪!快起床,太阳晒屁股了!”一边敲门一边打着哈欠,显然是还没睡够。

  门里半天没有回应,郭锅气得直跺脚,又猛敲了几下之后,他干脆骂开了:“混蛋王八羔子,既然房间号是按年龄排的,我老郭就是你二哥,可是你哪回给过二哥面子?现在高信回来了,你当着大哥的面又让我难看,你真是给脸不要脸,别人倚老卖老,你倒好,倚小卖小哇!听好,你再不出来,我骂你十八代祖宗了!”

  门内仍然没人作声,郭锅气不过,指着电子门骂道:“好你秦斩,有娘生没娘管的小畜生!子不教,父之过。你老爸肯定也和你一个德行……”

  话刚说到一半,电子门倏地向上升起,从里面冲出来一个黑发少年,看他年龄最多也只有16岁,容貌俊朗,英气逼人,个子倒是比郭锅矮了很多。这少年满面怒气,看他身上穿戴整齐,不像是匆忙之间穿好的,郭锅说他睡懒觉显然冤枉了人家,可少年脸上的怒气之盛让高信也为之心惊,看少年的样子,似乎是有一件极重要的事情被郭锅的叫骂声给破坏掉了。

  “呃?你终于肯出来了?”见秦斩满面怒气,郭锅也是一愣。

  秦斩更不答话,眼角杀气迸现,一抬手,喝道:“刹影剑,出鞘!”一把剑身黑紫的利刃立即从他的掌心中滑出,就像是那把剑平时藏在手臂里一样,高信却明白这和自己呼出金箍棒的原理相同。刹影剑从掌心里滑出二尺六寸,竟不再滑出,似乎是秦斩的真力不够,秦斩眉头一皱,便把这二尺六寸的剑锋向郭锅刺来。

  郭锅叫声不好,向后疾闪,却不晓得身后紧挨着沙发,他后跃的劲头太大,竟一下子坐到了沙发椅垫上。待到他发觉不妙,刹影剑已经向他劈面斩去。

  当的一声,郭锅用肉臂生生格住了刹影剑,秦斩左手握拳,又一拳打向郭锅面门,也被郭锅用肉臂挡住。高信正在吃惊,却见秦斩负痛后退,左手红肿,似乎是打在一件极坚硬的东西上面。

  郭锅“呵呵”笑了两声,从沙发上起身,高信发现他的双臂居然肿得更高,就像螃蟹的两只前爪,已经与身体不成比例。高信大奇,阿真在一旁说道:“高大哥,我听教官谈起过郭锅这个人,听说他还有个外号叫‘牛角郭’,不知是什么意思。”

  高信恍然大悟,看郭锅双臂的颜色已经变得浓黑,上面还有一圈一圈的如同年轮一样的纹路,不像是皮肤,倒是和牛角和几分相似。原来郭锅的能力是让皮肤硬化为角质层,就像指甲和牛角一样,虽然不像战锋的骨剑坚硬如刀,好处却显而易见,角质层没有知觉,即使是被秦斩划出了一道不浅的剑痕,郭锅却不痛不痒。

  秦斩愈加恼怒,暗运真力,刹影剑又从手心里滑出了半尺。高信见秦斩的额头渗出汗水,知道是他的真力不够,便上前道:“秦老弟,都是自家兄弟,何苦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动刀动枪?”说着暗运火眼金睛,立刻在秦斩的手掌上找到了吞吐刹影剑的气门。从南院到北院的路上,高信听教官讲了人体气门的说法,知道初入修真门槛的人只能从气门里喷出真气,封住气门就等于拔了他们的牙。

  找到气门后,高信随即一掌拍在上面,他的真力之充沛可以与陈莫争一班教官比肩,秦斩自然不是对手。秦斩只觉有一股雄浑真力由高信的掌上源源不断地传来,刹影剑顿时不能再向外吐出,不上不下地卡在中间,连右手也不能缩回。

  高信此举其实是救了秦斩,透支使用真力是修真者的大忌,稍有差池,轻则走火入魔,重则性命不保。秦斩明知如此,却不领情,狠狠瞪了高信一眼,眼里尽是化不开的仇恨。高信一愣,不知面前这小小少年为何心胸如此狭窄。这时火眼金睛仍在发挥作用,高信趁机向秦斩的丹田望去,想知道他修炼的是哪个宗派。

  黑气氤氲中,一座飞岛隐隐可见,岛心只见一鼎,透体纯黑,果然是魔道宗无疑。高信再要详看,却见秦斩的黑鼎上钉着两道禁制,每次黑鼎要向外输送真气,禁制便放出金光,将百分之八十的真气全都消尽,秦斩不能随意使用真力,竟是这两道禁制作怪。

  高信心中奇怪,刚要发问,那边郭锅凑了过来,眯着三角眼,嘻皮笑脸地对秦斩道:“老弟,你自认高人一等,这回老实了吧?所谓‘一山更比一山高’,年轻人可要学会尊敬长辈师兄啊!”说着便伸手过来,想在秦斩的嫩脸上轻捏一下。

  他这么做本无恶意,可是高信知道不妥,秦斩心高气傲,被郭锅如此折辱非得气炸了肺不可,运火眼金睛去看,果不其然,秦斩不光脸上气得又青又白,他的方寸心田里更是天翻地覆,黑鼎剧烈震动,竟有炸裂之势。高信一惊,连忙伸出另一只手抓住郭锅的腕子,让他也动弹不得。秦斩这才稍稍平息了怒火。

  郭锅被高信抓得生疼,连忙告饶道:“哎呀好痛,老大快松手,痛死我了!”忙里偷闲中他还向秦斩努了努嘴,道:“你别得意,我叫疼又不是冲你叫的,我早说过年龄越大功力越深,所以我比你强,老大又比我强,有什么奇怪!”

  高信见双方无意再战,便松脱了两人的手,郭锅揉着胳膊退立一旁,秦斩却哼了一声,转身回房,电子门随即关上,把高信三人晾在外边。

  收回火眼金睛之前,高信向阿真和郭锅各望了一眼,发现阿真的方寸心田中有一座模模糊糊的雾岛,岛心却没有鼎,由此知道阿真刚修炼到第二境界“开天”,郭锅更是差劲,在他的方寸心田里只有一片混沌,显然只停留在第一重“鸿蒙”境界。

  火眼金睛虽然会在瞳孔里燃起烈火,但若不离近,不易被人发觉,两人都没有发觉高信在用火眼金睛看自己,郭锅对着高信傻笑,阿真却感觉高信在用一种灼热的眼光看着自己,心头一阵鹿撞,腮上泛起两朵红云。

  “这小子生来不懂礼貌,老大你不用理他!”郭锅对秦斩不忿,对着他的房门唾了一口,转过身来,这才看见高信身旁站的阿真,两只眼睛顿时瞪成灯泡一样大,目瞪口呆地道:“这……这位妹妹是……”

  阿真指了指3号门上的名牌,伸出香葱玉手,道:“我就住在3号间,你们叫我阿真就可以,以后请多多指教啦!”

  郭锅急忙伸出手去和阿真握在一起,握了好久还不肯松开。“我叫郭锅,郭靖的郭,平底锅的锅,哈哈哈,我爸给我起的傻名字,见笑啦见笑啦!”说话上气不接下气,如同犯了心脏病一般。见一旁的高信瞪了自己一眼,这才放开了阿真已经被握得麻木的手,赔礼道:“老大莫怪,老大莫怪,既然阿真妹子是老大的人,二弟我绝不敢起非分之想,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呐!”阿真听了不禁脸色更红。

  高信见郭锅直人直语,是个爽快人,也乐得和他称兄道弟,聊了几句,甚是投机。高信用电话叫了几样中式外卖,三人便在会议室里吃起了晚饭,有说有笑,高信几次叫秦斩出来同席吃饭,却不见有人回应。郭锅哼道:“不用管他,反正一顿两顿也饿不死。”阿真叹道:“也不能怪他,这么小的年纪就被迫离开父母,孤身一人住到军校,刚开始无论是谁也没办法习惯的。”

  高信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皱眉道:“这么多学生被绑架到龙门岛,难道家长们就没人报警吗?警察会找不到我们?”

  郭锅一边撕着烤鸭一边道:“别提了!我在家里没觉得怎样,到这里之后才发现普通社会的科技和龙门岛相比连屁都不如!而且我们失踪了根本不会有人报警,军校早就派出特异功能人士到我们父母亲友那里,把他们脑袋里关于我们的记忆都吸走了,现在就算是逃回家爸妈也不认识你是谁。”

  “这样啊……”阿真眨了眨眼睛,道:“这样我反而放心一点了,养父暂时把我忘了也有好处,省得他担心,只是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家,据说要拼命完成任务,向军校上缴1亿信用点才回家,这可太难啦。”

  高信第一次听说要上缴巨额钱款才能回家,他气得拍了一下会议桌,道:“真是窝火,需要巨款来赎身,我们简直是被卖到窑子里来了!”

  郭锅闻言大笑,阿真毕竟是女孩子,虽然觉得高信的比喻很恰当,但还是有点尴尬,只是陪着郭锅笑了两声。

  在与两人的谈话中,高信对龙门岛军校有了更多的了解。修真军校每年都会接到许多特殊委托,有些是来自地球,有些甚至是来自外星,委托由学生或教官来完成,之后就有委托金可拿。个人只能获得委托金的一小部分,其余全部上缴军校。龙门岛上军阶是非常重要的,军阶越高,任务报酬的分成越高,军阶高的人还能命令军阶低的人来为自己做事。列兵的报酬分成是30%,可以调动侍忍;中士的分成是40%,可以调动自己寝室中的列兵;少校的分成是50%,可以调动班上的任何人;再往上依次类推。

  按阿真和郭锅的说法,想回家的话只有多多完成任务,赚够“赎身钱”,上缴军校,军校就会将学生父母的记忆还回去,并准许你离开龙门岛。没得到允许就私自逃走,军校的刑法部会派人千里追杀,12年来因此而死的学生不在少数。

  高信却想:“要为军校赚够一亿美金谈何容易,说不定在执行任务的途中就被敌人宰了呢。元帅要学生们为他卖命,积累资金,肯定有所图谋,要么是为了征服世界,要么是为了征服宇宙,反正不是什么好事。依我看,想要回家的话不只一条路,赚钱赎身是一个办法,另一个办法就是团结所有的同学,反抗元帅的统治,把龙门岛闹个地覆天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