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修真军校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连败两人

修真军校 打坦克 4231 2005.07.27 09:21

    

  高信落地未稳战锋就从后面杀了上来,左右开弓,两臂的灵狼爪分袭高信的后脑和脊椎。高信躲得慢了一点,“刺啦”一声,背后的T恤衫被划出一个七寸长的大口子,只是没有伤到皮肉。战锋道:“哼!这次便宜了你,看爪!”挥灵狼爪再上。

  高信出了一身冷汗,他丢了赤焰金龙相当于赤手空拳。这时战锋的灵狼爪已经到了,高信低头躲过,却见战锋面露冷笑,似乎有什么阴谋。只见战锋暴喝一声,双膝剧震,竟从他的膝盖上疾速长出两柄骨剑,偷袭高信的下盘。

  “我靠!全身都能长刺儿,你是豪猪啊?”高信没料到这手,再要跃开已然不及,他灵机一动,上半身前倾,屁股后拱,把身体弯成曲尺的形状,险险让过了骨剑。

  没来到龙门岛以前,战锋是一个街头小混混,智商不高,凡事只知道蛮干。他这招偷袭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想出来的,满以为一击必中,没想到却被高信安全化解,心中十分生气。战锋紧咬嘴唇,让膝盖上的骨剑继续伸长,直到和象牙一般长短,为的是阻碍高信的脚步移动,同时先左爪后右爪,攻击高信的天灵。

  歪头躲过第一击,高信感觉脸颊发凉,竟被划出了三道细小的伤口。原来战锋求胜心切,将大量真力灌输于两膀,使灵狼爪威力大增,别说是被直接击中,即使只被它带起的劲风扫过,便别想全身而退。

  脸颊受伤,高信稍一分心,第二击灵狼爪已经由上而下,以雷霆万钧之势袭向他的天灵。高信避无可避,只得高举双臂去挡,暗骂:“孙悟空你这个孬种,既然把我的身体当了旅馆,为何不出来助房东一臂之力?唉,我要是刀枪不入就好了!”

  忽然有一股纯阳之力从丹田里宣泄出来,顷刻间注满四肢百骸,高信精神为之一振。再看自己的手臂,高信似乎看到一件圆柱状的兵器在自己的手臂内部缓缓而行,就像是在深海中的潜水艇,并且向外放射金光。“难道是孙悟空的金箍棒?”刚想到这儿,高信的双臂瞬间变成了金黄色,色泽如同金属,光是看就知道强度极大。

  战锋根本就没注意这一变化,他以为这一爪就能把高信劈成两半,于是毫不留情,狞笑着将灵狼爪直劈下来。

  “轰”的一声巨响,几乎震破人的耳膜。

  骨片纷飞,战锋的灵狼爪被撞了一个稀烂,高信却毫发无伤,双臂上的金色逐渐消褪,变回本来的肉色。高信暗自庆幸:“好险,若不是孙悟空放出金箍棒来帮忙,我这两条胳膊肯定废了。说起来这死猴子真不听话,若是他把自己的能力都借给我,何必让我赢得这么辛苦?”

  高信哪里知道,孙悟空从泡面中逃脱出来的时候,误以为高信是修真者,便依附在他的丹田之内,谁知进去之后才发现高信连“鸿蒙”期都没到,黑暗的空间让他无法施展拳脚,出又出不去,等于是被高信囚禁起来了一样。内侣和修真者本应二者合一,共享真力,可孙悟空并非是高信的内侣,最多只能算是半个,所以高信战斗起来不能得心应手,收放自如,只有万分危急的时候才会激发出潜能,逼得孙悟空不得不出手相助。

  战锋的灵狼爪被毁,骨剑纷纷折断,虽然以后还能再长出来,可是那骨剑和牙齿一样是骨头,里面有神经、骨髓,一旦撞出裂缝就会疼得受不了,何况是全部崩断?战锋自以为灵狼爪无往不利,这才毫无顾忌地随便使用,没想到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显露就遭此重创。战锋痛彻心肺,满脑袋都是大汗,脚上没加小心,竟被从自己膝盖上长出来的骨剑绊了一跤,摔在地上爬不起来。人群后面窜出两个服色灰白的侍忍,共同将战锋扛走,穿过人群的时候人们纷纷躲避,害怕被战锋身上的骨剑划到。

  高信见战锋受伤马上有人救治,而阿真昏倒了半天也没人来管,怒火又往上冲。这时又有人高喊一声:“战大哥我来为你报仇!”声音洪亮,响若铜钟,从人群后面跳出来一个光头和尚,稳稳落在擂台上。这个和尚又矮又瘦,身上是少林寺武僧的打扮,干巴巴一团精气神,显得精力充沛,脸上却全是皱纹,看不出他的年纪到底是二十八还是八十二。

  和尚用手点指高信,道:“小子,你听好了!贫僧法名十慧,是战大哥的结义兄弟。你身为斗兽最好乖乖认命,让我打趴下就好了,说不定校长大发慈悲还能让你当一个侍忍来伺候我,知道吗?”

  “高信见他称战锋为大哥,便问:“那个叫十慧的,你多大岁数,难道也是这里的学生?”

  十慧道:“我今年才十八岁,当然是学生了,难不成还是教官?”

  “十八岁?十八岁就老成这样儿?”高信笑道,“哈哈哈,你和战锋不愧是结义兄弟,一个患了骨质增生,一个得了衰老症,果然是难兄难弟啊!”

  十慧脸上变色,道:“小子休要猖狂,看贫僧用佛音爆弹来收拾你!”

  说完,十慧的肚子忽然鼓了起来,好像一个气球,随后肚子里的气体全部涌入头部。十慧双腮滚圆,一张脸胀成紫色,把吸入的气体进行高度压缩,然后张开大嘴,向高信吐出一枚音波炸弹。

  这佛音爆弹属于超声波,既看不见又听不见,毫无形迹可寻,等到高信发觉的时候已经到了近前,他赶忙身体后仰,一个铁板桥让佛音爆弹擦身而过。高信的T恤衫被音弹擦中,顿时“噼噼啪啪”地爆作片片布屑。

  高信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翻起来,见自己的T恤已经没了前半拉,好像一件披风,干脆把后半拉也撕掉,这一来露出了结实的胸肌和腹肌。高信纳闷道:“我平时没时间锻炼身体,哪来这种健美冠军的身材呢?”高信哪里知道,一旦有真力在经络血脉中行走过,人类的细胞受到刺激,身体自然会变成最健康的模样,就连容貌都会变得比以前帅多了呢。

  十慧见一击不中,接连又向高信吐出三枚佛音爆弹,全都被高信险险躲过。高信暗想:“这和尚的攻击邪门得很,就算金箍棒把我的全身都变成金色,也未必能完全挡住,况且关键时刻金箍棒来不来还不一定呢。”

  这时高信突然注意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每当他在心里叹气,说:“要是怎样怎样就好了。”的时候,孙悟空就会真的如他所愿。于是高信闭上眼睛叹了口气,道:“我连佛音爆弹是什么形状都看不见,你让我怎么打呀?要是有什么办法能让我看见就好了!”

  话音刚落,高信感觉一股真气从丹田升腾而上,千丝万缕般汇入自己的眼部。高信觉得眼睛发痒,就将眼睛眨了一下,没想到当他再次把眼睛睁开的时候,眼前的景物变得和以前大为不同。现在在高信眼里,操场上的每一粒灰尘都清晰无比,他可以数出十慧头顶上的皱纹有多少条,也能看清站在后面的陈莫争领带上沾了一根女人的头发。若是高信有一面镜子,他就会看到自己的眼瞳里燃起了火焰,而眼瞳外面又镶上了一圈金边。

  “难道是火眼金睛?”高信大喜,这时十慧又向他吐出一发音弹,高信这回不急着躲避,运火眼金睛去看,果然将佛音爆弹的形状看了个一清二楚。

  十慧的佛音爆弹是一个以水平轴旋转的气体圆球,有航天飞机的圆形返回舱那么大,可是在中间却存在一个相当大的孔洞,能让一个人从里面钻过去。原来佛道宗的佛音爆弹向来有这么一个弱点,功力越低,发出的音弹孔洞就越大,像十慧这样的新手自然只能打出孔洞巨大的音弹,不过他自恃音弹没人能看见,所以并不用功,以为只凭这一招便可以摆平大部分对手,遇上高信可算是倒了大霉。

  看出个中奥妙,高信对这一枚音弹不闪不避,而是向它迎头撞去。十慧大惊,以为高信想要自杀,佛道宗的修炼不喜杀戮,杀的人越多对自己的修炼就越不利,十慧再想收招已经不及,只得暗念:“南无阿弥陀佛,可别将这小子打死啊,不然我功力进境上的业障就更多了!”

  高信找了一个适当的角度,蹬足发力,身子便如离弦之箭一样向佛音爆弹直撞过去,十慧吓得闭上了眼睛,心道:“妈呀,这小子嫌自己死得不快,还要硬往上撞……可怜我的道行啊!”

  闭目良久,十慧没听到那声把高信炸得粉碎的“嘭”,倒感觉脸上冷飕飕,他“啊”的一声睁开眼睛,却看见高信笑眯眯地站在他的面前,正向他的脸上吹气。

  十慧又惊又怒,急忙再运佛音爆弹,肚子胀得滚圆。高信自然不容他把招式使完,十慧的肚子刚鼓起来,高信就用力向十慧的肚子打了一拳。这一拳高信只用了三分劲力,并不十分沉重,要命的是打在了这个位置上。十慧刚打算把空气压缩起来,没想到肚子却挨了重重的一击,这一下真气外泄,压缩到一半的空气从十慧的嘴里喷了出来,十慧的身体则反向飞了出去,如同一只泄了气的气球,旋转着上了天。负责照顾十慧的两名侍忍跳上半空把他拽了下来,少不了又是一番急救。

  人群中有两个胆小的学生议论起来。

  “这位大哥是谁?怎么这么厉害?咱们来了半个多月为什么从来没听过人说起过?”

  “听说是昨天才到的,你看他头上的记号,老师说他那人是斗兽啊,我好怕怕,你说刚才拖下去的那五个斗兽真的死了吗?是演戏吓我们的吧?叫阿真的那个女孩也好可怜,如果我没有吓得尿裤子的话就去帮她了。”

  “是啊,是啊,其实我也想过上去帮她,要是没有拉在裤子上的话我早就去了。”

  负责培训他们俩的教官实在受不了了,喝斥道:“你们别吵了!已经教了你俩16天,可是你俩为什么还不开窍?我说过不止一次:这些全是真的!在修真军校里学习随时都有丧命的危险!谁不想死就好好用功努力!看别人战斗也是一种学习,给我认真看!”两个胆小鬼这才同时闭嘴。

  鹤语欣、战锋和十慧是这批新生中的佼佼者,若不是高信突然出现,他们是当定了学生干部的。军校对外宣扬说斗兽是劣等修真者,开学典礼中的斗兽仪式就是想让学生们加深这一印象,可是如今高信连败三个高材生,让教官们脸上挂不住,最无法忍受的就是将高信认定为斗兽的陈莫争。

  陈莫争脱下西服上衣,解下领带,交给一个学生保管,只穿着白衬衫,然后缓步走向高信,面有怒色。这时阿真悠悠转醒,见陈莫争向高信走来,大惊失色,叫道:“高大哥,你……你不是他的对手,快走!别为了我把性命都丢了!”

  高信笑道:“阿真,你不用担心,姓陈的小白脸是我的手下败将,你就看着我收拾他吧!”

  阿真瞪大眼睛,对高信的话十分怀疑,又劝不了他,只好暗暗祈祷高信能平安无事。

  陈莫争道:“高信,在把你销毁之前,老师再教你一件事情:在修真军校里上课的人都有军衔,学生们的默认军衔是列兵,寝室长是中士,班长是少校,教官是上校,再往上是将军、元帅。每相差一个军阶,实力便不可以同日而语。你昨天能够伤我只因为我疏忽大意,今天让你看看一个发怒的上校是多么恐怖!”

  高信笑而不语,运火眼金睛去看陈莫争,竟然透视到他的身体内部,隐隐约约的,在丹田之上,心胸之下,望见一座缥缈仙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