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修真军校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隐藏高手

修真军校 打坦克 4808 2005.08.05 19:08

    戴眼镜的傅诚的外表非常文弱,就算是穿了一身军装,也显不出来一丝威武,只让人觉得他是军队里的书记官。高信三人站在他面前,没感到他的身上有任何外泄的真力,顿时松懈下来,心里庆幸没有遇上棘手的胡教官。

  高信将自己的队员护在身后,双眼逼视傅诚,以防他突下杀手,同时问秦斩道:“傅教官的攻击方式到底是什么?为何我在他周身感应不到任何外逸的真气?”

  秦斩摇摇头,他虽然已经在龙门岛学习了两年,任课教师却不是傅诚胡世这一批。再加上傅诚性格内向,深居简出,几乎不参加集体活动,所以在北院也极少听人谈论起傅诚,就算谈起,也是拿他的口吃当作茶余饭后的笑料。

  高信祭起火眼金睛,想把傅诚的内修境界看个究竟,可是让人想不到的是,傅诚的方寸心田里既无飞岛,又无丹鼎,至于内侣就更不用说了。

  “难道他的内修只到鸿蒙境?”这样的念头在高信脑中一闪即过,随后被他自己否定,“身为一个教官不可能这么差劲,修真军校不比凡俗世界,这里全凭实力说话,绝看不到买官卖官的现象。何况用火眼金睛仔细分辨,傅诚的方寸心田和鸿蒙状态也并不完全相同,鸿蒙应该是一片模糊,就像是宇宙初成,天地未判,混沌未分。可是在傅诚的丹田处,高信根本就没看到他的方寸心田是个什么样子!

  “难道,他能用什么方法让火眼金睛失灵?”

  高信的一颗心当即就沉了下来,如果傅诚能隐藏自己的方寸心田,就像隐藏自己的真气一样收发自如,那么他绝不是一个弱手,甚至比陈莫争和胡世还要厉害!

  “混蛋教官,看我的!”秦斩突然向傅诚扑了过去,他回头向高信喊道:“这里交给我,你们先走!只要我和他拼个同归于尽,就不会有人知道你们到过禁地!”他明白面对教官在劫难逃,于是不愿因自己的原因拖累队友,两年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将自己当作小队里的一员,这种改变当然和高信的出现有莫大关系。

  秦斩咬咬牙,从掌心里吐出刹影剑,正感觉真力不继,却有一股雄浑真力从后方汹涌而来,注入自己体内,他顿时精神大振。转脸去看,却是高信单掌抚在他的背后,在给他输送真力。

  真力对修真者来说最为宝贵,面对强敌的时候更是如此,高信若留着这些真力,纵使不能胜敌,也定能安然逃走,可是他把真力分给秦斩,就说明他绝不会舍弃队友,要和大家死战到底。秦斩从内心深处升起一阵感动。

  秦斩修的是魔道宗,高信却兼修仙道、武道、巫道,不同道宗之间真力互相转化的时候,会有50%的损耗,只有一种情况例外,那就是用武道宗的真气输给别人,别人可以100%地利用,没有损耗。这是因为武道宗的真气是无色的,而其它的五道都有颜色,就像染色一样,清水可以轻易染成别的颜色,可是要把有颜色的水还原成清水,或是转换成另外一种颜色,就要大费周折。

  高信本身能产生三种真气,于是就把武道的无色真气传给秦斩,秦斩大为受用,刹影剑立刻就从三尺六寸伸长为五尺半,剑锋闪着紫光,煞气逼人。对面的傅诚“咦”了一声。

  高信的真气与别人不同,他的真气产生机理是这样的:三只内鼎分别产生三种真气,这部分真气是从高信的筋络血脉中提取的,与其他人相比,这部分真气并不算多,可是另外一部分别人就比不了了。高信的方寸心田里弥漫着孙悟空所散发出来的黑色魔气,高信的三只丹鼎片刻不停地从魔气中提炼,让魔气转化成与自己属性相同的真气,分别储存起来,随时供高信调用。虽然提炼魔气的效率只有50%,但是魔气的总量多得惊人,几乎让高信取之不尽。

  用武道的无色真气输给秦斩,高信忽然灵机一动,心想:“我的真气大部分都是由魔气提炼而出,为什么不直接把魔气输过去呢?这样不光省事,还免去了50%的提炼损耗,何乐而不为?”随即心念一动,不再输送武道真气,而是直接将魔气送到秦斩体内。

  一开始秦斩见高信将武道真气输给自己,以为高信修的是武道宗,没想到转眼间就换成了魔道黑气。秦斩心头大惑,吃惊得张大了嘴,搞不清楚自己的队长到底修了哪个道宗。疑惑归疑惑,黑气毕竟最适合魔道宗修炼者,刹影剑立刻起了惊人的变化,从五尺半猛地伸长到九尺,直指傅诚的前胸。

  傅诚却不躲不闪,表情就像是一个正在出神的书呆子,刹影剑竟直接贯穿了他的胸膛!

  “傅老师他——!!”阿真惊叫一声,害怕地捂住了脸,以为秦斩杀了自己的班主任。

  高信却心知不妙,因为傅诚虽然被刹影剑穿身而过,脸上却毫无痛苦的表情,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那支刺入傅诚胸膛里的刹影剑,突然弹了回来!

  不光是反弹回来,原本笔直的剑身竟然拧成了麻花,弯曲变形,如同一条紫色的大蟒,向秦斩疾扫而至。秦斩想要闪躲,却怎么来得及?当时就被自己的刹影剑捆成一个粽子,摔倒地上。高信大惊,幸亏他反应快,这才以毫厘之差躲过,不然就得和秦斩一个下场。

  “这是什么招数?竟然能反弹对手的进攻?”高信再次祭起火眼金睛,终于看清了傅诚的方寸心田,只要战斗开始,真力外泄,隐藏实力就不像平时那么简单了。

  原来傅诚的内侣是一尊大肚弥勒佛!

  那尊弥勒佛笑吟吟的,金光万道,无论什么攻击打在他身上,立刻就会被反弹回来,只是佛道慈悲,反弹回来的攻击不会伤人性命。

  傅诚见秦斩摔倒,并不趁势追击,却十分关心地问:“要……要不要紧……”

  高信不知傅诚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有心打过去一枚龙炎弹,却害怕被他反弹回来,伤及阿真,于是将右手金刚化,一拳猛击过去。

  傅诚仍是不闪不避,这一拳竟像刹影剑一样打穿了傅诚的胸膛!

  高信却心知不妙,只觉自己的拳头如泥牛入海,打在一团毫不受力的棉花上面,知道已经被傅诚的内侣接住。咔咔咔一阵怪响,高信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臂沉重了许多,急忙抽回,再一看,真是有苦说不出。原来金刚化的手臂上竟结了一层厚厚的石茧!

  后退一步,高信暗想:“这大肚弥勒佛当真邪门,你用剑去伤他,他就把你的剑变成绳子,你用金刚手去伤他,他就把你的金刚手变成石手,总之一定要你的武器变得奇奇怪怪才好。”高信哪里知道,这一招是傅诚的绝学——慈悲法身,不求伤敌,但求让敌人丧失战斗能力,不然以傅诚的修为,只需一抬手就能要了三个学生的命。

  硬接了高信一记金刚手,傅诚也不是毫发无伤,他身子晃了晃,也向后退了一步,苦笑道:“好……好厉害……”

  高信右手微一用力,手臂上的石茧顿时碎成细粉,这一次较量竟是他占了便宜。

  “高信,我们不要打了。”

  听到这句如此流畅的话,高信初时有些不信是傅诚说的,片刻之后他才想到,这是傅诚的心念传音,在心念传音里,随便是谁也不会口吃了。高信立刻也传音回去,道:“我们不和你打,难道要乖乖让你抓住?”

  “我不抓你们,我放你们走,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什么?你放我们走?”高信半信半疑,“你是教官,为什么要帮我们?”

  正在这时,楼梯口的方向却传来了脚步声,一同传来的还有胡世和陈莫争的谈话。

  “老陈,你猜这次是谁当选班长?我看101小队的队长功夫不错,反应灵敏,真气更是充沛无比——他叫什么名字?”

  陈莫争哼了一声,道:“那小子叫高信,原本是个斗兽,不知为什么元帅对他那么好,开恩让他到北院来当队长。他目无尊长,班长的位子是不能让他当的,依我看,还是102小队的鹤语欣合适……”

  “别逗了,你!”胡世放肆地在陈莫争肩头拍了一下,笑道:“我刚刚见过鹤语欣,她正被101小队的牛角郭搂在怀里,两人亲热得很,哪有工夫来争这个班长?”

  高信心头一惊,暗道:“就算傅教官有心放过我们,胡世也不来干预,陈莫争却是万万不会发这个善心的。只要他把消息散布出去,军校法令如山,101小队必定难逃厄运,这可怎么办好?”

  “你们谁也不要动,一切听我安排。”傅诚传音过来,高信等人听得清清楚楚,大敌当前,傅诚是他们的唯一希望,于是都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被刹影剑捆住的秦斩本来不服,想要挣扎起身,高信传音道:“听傅教官的话,不然大家都会没命!”秦斩怕连累大家,这才停止挣扎,老老实实地躺在地上。

  不一会,胡世和陈莫争便走到傅诚跟前,距离高信也只有五六步远,高信一颗心提到嗓子眼,不知傅诚要如何应付,暗道:“傅教官再强,恐怕也打不赢两名教官联手吧?”

  哪知胡世和陈莫争走到近前,竟对高信一干人视而不见,胡世问道:“傅诚, 101小队赢了,这么说班长就是高信啦?可是他们人呢?怎么一个都见不到?”

  高信大惑不解,心道:“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又没瞎,怎么会看不见我?”阿真和秦斩也一样纳闷。

  傅诚又口吃道:“我……我让……他们去……去休息了……101小队……获……获胜,班长是……是……”说着说着就憋得满脸通红。

  胡世不耐烦,打断他道:“别说了,费死劲了,101小队获胜,班长自然就是高信。”他转过脸冲陈莫争笑了笑,得意地道:“怎么样,老陈,是我说对了吧?”陈莫争面色阴沉,没有答话。

  傅诚一边敷衍胡世,一边传音给高信三人,叮嘱道:“我现在正用‘静态伪装术’把你们伪装成盆栽桃树,你们千万不能动弹,不然就全露馅了!”

  胡世仰头打了个哈欠,道:“既然结果已经出来了,今天就没咱们的事儿了,我走了,有人想和我一起出去练武吗?”说话的时候他期待地望了望陈莫争,因为武道宗的人要想增长功力,最好的办法就是和人对打,傅诚和他相处多年,却从来没有和他打过一次,所以胡世不来邀傅诚,只盼着刚转院过来的陈莫争能给自己当陪练。

  陈莫争却没有这份闲心,他刚才听说鹤语欣被郭锅缠住,恨不得现在就下去给鹤大小姐解围,再说他前日被暴走的高信打成重伤,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不能轻易动武。于是陈莫争摇了摇头,道:“我还有事,不多陪了。”转身往楼梯口那边走去。

  胡世碰了一鼻子灰,恼道:“真他娘的不给面子,唉,到什么时候我才能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陪练啊?我决定了,一定要让那个高信跟我练武道宗,那样我就有对手了!哈哈哈,傅诚,你可不许跟我抢!”

  傅诚道:“不……不会……我不跟……不跟你抢……我……我……”

  胡世脸上露出异常痛苦的表情,皱眉道:“算了,别说了,你堂堂一个班主任,也不花点工夫改掉口吃的毛病,真是让你活活气死。”

  突然间,胡世指了指高信,又指了指阿真,最后指了指地上的秦斩,把这仨人吓得够戗。胡世却道:“一共三盆桃树,你真是有闲情逸致,不过中间的那盆倒了,你还不把它扶起来?我走了!你没事也多练练功,别净摆弄这些破烂盆景。”说着就走远了。

  等到陈莫争和胡世相继下了八楼,傅诚这才收回了静态伪装术,并且把秦斩从刹影剑中解救出来,对他们道:“我……我来收拾这里,你……你们快走……”语气十分诚恳。

  高信大为感动,这才知道傅诚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竟然能用幻术骗过胡世和陈莫争,不仅如此,还尽力帮学生隐瞒过失,实在难能可贵。在修真军校里,学生犯错就等于把自己送上了断头台,傅诚却不顾被元帅发现的危险,硬生生把学生从断头台上拉了下来。这才是佛道宗的心肠,元帅的内侣虽然是如来佛祖,可是心境上不知比傅诚差了多少倍。

  “傅教官,大恩不言谢,101小队记着您的恩情,以后您有什么麻烦,尽管吩咐高信。”高信这番话实心实意,傅诚点了点头,再次催促他们快走。

  高信答应一声,领着阿真和秦斩从防火通道走下楼梯,这时虹膜晶片里的小精灵叫道:“主人,破除禁制道印的方法我已经找出来了!”高信去晶片里大略一看,顿时了然于胸。

  高信在秦斩肩头拍了一下,见他疑惑地转过脸来,这才正色道:“秦斩,你的内鼎禁制,我现在有办法解除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