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四国九州云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四国九州云录 醪糟煮啤酒 4068 2021.02.20 10:27

  “我当如何想?这是皇帝给东陵昭武大将军的接风宴,自然是戎装出席为好。”

  “何况,穿惯了男儿装,这女子裙装看着心里总是有些怪异。”

  嬴似对女子裙装并未有什么执着,对于穿什么,嬴似想来只有简便一个要求。

  玉蘅看着一脸正经的嬴似,连连捂嘴轻笑。

  但转瞬间,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忧伤。

  嬴似那话虽如此说,但是她作为一直待在嬴似身边多年的朋友、下属、姐姐,哪里能不知道,嬴似再不穿女儿装是从摄政王走了之后……

  堪堪把捂在嘴边的手放下,玉蘅目光柔了些,望着嬴似。

  “我也非是劝你。不过只是觉得,你不仅是位将军,同时更是郡主,是东陵摄政王府的九秦大长郡主。”

  “作为女儿,你该把他给你的身份好好显出来,不要让人忘记。”

  “你先是东陵摄政王嬴燮之女,后才是东陵的昭武大将军。”

  “似似,你懂得的。”

  玉蘅若有似无的一声叹息,直直敲在了嬴似的心口。

  嬴似眼帘微闪,低头静静地看着案上摆放着的华丽宫装,还有各式各样的胭脂水粉、头饰耳坠。

  许久之后,嬴似动了。

  “好,我明白。”

  什么将军,什么郡主,我统统不在意,唯一能触动的便是,我是嬴似,他嬴燮的女儿。

  阿烛看着玉蘅和嬴似,她能感觉到两人之间那难以言说的气氛流转。她有点笨,向来是动不来脑筋的,但她还是知道,和摄政王有关。摄政王是面前这两个女子最难以言说的痛。

  而她阿烛也只是与摄政王有几面之缘,随后摄政王便战死沙场,她对摄政王没有那么深触的情感,多的只是感激和遗憾。感激他救了自己,遗憾没能好好感谢,也遗憾他走的太早。

  算了,脑袋不够用就别想这些七七八八、有的没的了。只要听郡主的,好好保护郡主,应该也是最好的报答了。

  听见自家郡主被玉蘅给劝住了。阿烛脸上溢起笑容,连连上前,“郡主当是愿意了,那阿烛就定要给郡主打扮打扮,怎么着也得让众人惊羡了才是,否则都对不起郡主这般好容貌!”

  玉蘅与嬴似对视了一眼,眼中有些无奈。

  帝师府

  书房里,香炉中焚着熏香,阵阵烟雾缭绕。

  云王手中捏着一只血玉凤钗,小心端详着,眼中满是柔情。

  “螭龙,备车。本王亲自前去摄政王府送礼,”

  螭龙从一片黑暗中暗暗发声,未曾现行,“遵。”

  而后仿佛有一阵微风轻拂而过。此时螭龙已不在书房之中。

  前院偏房前

  餮玥已备好了贺礼,全数放置在偏房,随时装上马车。

  “螭龙,你说咱们上主什么时候会记得给人送礼了?咱来东陵这么久,哪次不是别人上赶着来送的!这次上主居然亲自上门去!”

  “啧啧啧!这昭武大将军还真是独一份的好福气!也不知道上主到底在想些什么?”

  餮玥站在偏房门前,拿着贺礼清单一边清点,一边和倚在房柱子上玩匕首的螭龙调侃两句。

  他的眼里闪着兴味的光芒。

  螭龙冷漠的把匕首插回匕鞘,看着餮玥轻哼,

  “知道的越少活的越久。”

  “嘁!”

  餮玥原本满心等个答案,结果被螭龙堵了回来,无趣的撇嘴,“装什么装嘛,明明你自己都不知道!”

  螭龙眯眼冷冷的扫过已经转过头去的餮玥,而后也未说什么,将匕首插在腰间,离去。

  “你最好麻利点,上主就快要来了。”

  “啊!得!快快快,你们几个小心着点全都搬到马车上去啊!”

  餮玥一听螭龙的“善意”提醒,一下子忙慌了,连忙收起清单,马不停蹄的自己也上前搬起了礼品。

  “嚯,我怎么准备这么多啊,啧!自找苦吃啊!”

  餮玥望着迟迟搬不完的贺礼,满脸欲哭无泪。

  这再多点都快赶上聘礼了……!

  呜呜呜………

  云王穿着一身墨翡绿色的长袍,那只血玉凤钗装在檀木盒里,藏于袖中。

  他走到府门前时,螭龙和餮玥一左一右侯在马车前。马车后面是三大车的贺礼。

  缓缓走下台阶,云王一手背于身后,踩着梯子翻开车帘坐进马车里。

  “走吧!”

  “遵!”

  螭龙和餮玥一齐得令,两两翻身上马,骑着马跟在云王的马车后。

  摄政王府,半叶斋嬴似房间。

  嬴似端坐在梳妆台前,任由阿烛一双巧手在她的头上簪发。

  玉蘅作为一个闲散看客,随意的靠在一旁桌边磕着瓜子。

  “啧!果然人靠衣装马靠鞍啊!这好好打扮打扮就是不一样!”

  玉蘅砸吧着嘴,满脸稀奇的打量着铜镜里那个恍若飞仙的女子。

  “阿烛这手啊真巧!”

  阿烛嬉笑着嘟嘴,“哪里,玉掌柜的就不要打趣阿烛了。明明是郡主天人之姿,阿烛不过是堪堪手拙!”

  紫檀木做的梳妆台,在空气里散发着淡淡的幽凉香味,台上摆着的镂空雕花嵌着羊脂玉的铜镜映出她有些陌生的脸,嬴似双眸似水,带着彻骨的寒冷,似乎能看透一切。嘴角带笑,却不达眼底。

  上一次梳妆绾发,还是爹爹亲手操办的………

  原说及笈之礼,他定要给似似亲手簪发的,可惜……她从无及笄之礼。

  “阿烛确实是个手巧的。往后我还得靠着这双巧手呢!”

  嬴似伸手轻轻地抚着鬓旁妆发。铜镜里,映出嬴似眉目间带着这些年在沙场上磨来的煞气,眼角下一点朱砂痣被红唇映着,更是红了几分,给嬴似平添了些许妩媚。

  嬴似衬着阿烛的手缓缓站起来,白皙细长的手指虽被常年执画戟而磨了层茧,但是看起来依旧葱白纤细。

  随着起身的动作,嬴似头上的步摇簪钗伶仃作响,半披的长发散落腰间。

  一身大红的宫装,腰如约素,一根玄黑银线绣云纹腰带勾勒出嬴似纤细的身形,细腰盈盈一握。裙摆上用金线勾出朵朵荼蘼花,阴艳至极。这是玉蘅早些前就悄悄准备的。

  反正幼时羲和帝赐给嬴似的衣服大红的不在少数,玉蘅也就不怕什么皇后才能着大红这样的禁令。

  “郡……郡主……如此打扮真的是惊为天人啊!”

  阿烛满脸痴笑,被嬴似美呆在原地。玉蘅也有些愣神,嬴似这般好好打扮,着实是美矣。丝毫不遑让当年摄政王的容姿,让人不由幻想她的母亲当是如何绝色啊!

  “好了,收拾好就准备入宫参宴吧。”

  嬴似瞧着阿烛、玉蘅二人那火热的眼神,着实吃不消,提起裙摆便先撤离房间。

  此时已是耽搁许久,帝师府的马车也已经到了摄政王府门前。

  嬴似刚踏出房间,就有一个府兵跑来汇报。郝志眼见王府门前来了辆奢华的马车,他心下一惊,许久未在咸秦,他哪里能辨出这是哪位达官贵人来了。便就只好硬着头皮上前询问。

  “呃……请问是哪位……”

  餮玥先撇眉,满脸难以置信,“这偌大的咸秦居然还有人不认识上主的马车?”

  “不好意思,我随将军在北境驻军多年,对咸秦着实是不太熟悉了。”

  郝志一脸愧色,不好意思的解释了一番。

  “你………”

  “餮玥,不得无理。”

  马车里传来云王的轻声呵斥,餮玥只好连连住嘴。

  车夫跳下马车,小心翼翼的掀起车帘。云王弯身走了出来。他走下马车,站到郝志面前,温声如玉,“劳烦给你家将军通传一声,就说裴琅求见。”

  “好……好的。”

  在边疆呆的久了,除了自家将军,郝志哪里还瞧见过这般如玉无双之人。一时竟有些结巴,“公……公子可……可去前厅稍后,我这…就去请将军。”

  “不必,本王便就在此恭候大长郡主。”

  “好……好!”

  郝志马不停蹄的就往府里去。结果刚到自家将军院子里,就瞧见了个九天玄女,郝志呆愣住,仔细瞧瞧才辨出来是穿了女子装束的将军。

  郝志走到嬴似面前,悄悄低着头,瓮声瓮气的,“将军,府外来了位自称裴琅的公子侯在府门前求见将军。”

  “裴琅?”

  嬴似微微蹙眉,心想着裴琅,便也就没注意自家府兵的满脸羞涩。

  “行,你先去吧!我稍后就来。”

  “是!”

  郝志离开,玉蘅和阿烛缓缓从房里走出来。

  “这裴琅居然会亲自来见你?”,玉蘅满脸不可置信。

  阿烛疑惑,“裴琅是谁啊!”

  嬴似淡淡的开口,

  “东陵的帝师,两年前突然来到东陵,一夜之间便成了帝师,三月前加封为云王,成为东陵的第二位异姓王。无人知其来历,却甚的羲和帝的宠信。”

  “就是!这皇帝对这个裴琅可是比对亲儿子还要亲呢!就快赶上似似从前的待遇了!”

  玉蘅撇撇嘴,狠狠吐槽,“不过他向来是独身,从不与人交往。整个东陵想见他的人数不胜数,连老皇帝想见他都不容易。我在咸秦这两年还从未见过他主动上哪家门的!”

  “总不可能是瞧上我家郡主了吧!”

  阿烛默默的戳戳手指。

  “阿烛,慎言!”

  嬴似面色冷了几分,对这个主动招惹的云王、帝师,她蹙着眉,有一丝疑惑。

  心下也不再思索,嬴似带着阿烛走去府门。玉蘅自然不会出面,虽然她是乔装后才来王府的,但是这直面云王,玉蘅不敢保证不会被识破。若是被人知道王府和望仙楼的关系,这就大大不妙了。

  若说玉蘅在这世上怕谁,除了摄政王嬴燮父女,玉蘅如今最怵的就是裴琅了。她在咸秦这两年真真从未看懂过这位闻声不见人的帝师大人。哦不,应当称为云王。

  摄政王府前,云王长身玉立,执手站在台阶之下。螭龙、餮玥两人一左一右,或肃立,或散漫。

  等了片刻,王府的大门缓缓打开。

  嬴似一身大红宫装,惊艳的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阿烛和阚骁一左一右跟在身后。

  云王直直注视着缓缓出现在视线中的红衣女子,他的眉目悄悄舒缓一丝。

  两人一墨翡一大红,台阶之上与阶下,相相对视。在外人眼中恍若画中人,惊艳岁月。

  嬴似看到不远的云王,停下脚步,默默两手缓握腰间。顿了片刻,嬴似方才一步步走下台阶,站到云王面前。

  “见过云王!”

  云王淡淡颔首,“见过大长郡主!”

  嬴似浅浅一笑,目光落在云王身上。

  “不知云王亲自上府,所为何事?”

  “自是备了薄礼恭贺郡主归朝。”

  云王音落,其后的三车贺礼被螭龙拉了上来。至于餮玥……早已经被嬴似迷呆在原地,无奈螭龙只好替他把贺礼带上来。

  嬴似扫过三车,对云王颔首,“如此厚礼岂曰薄。九秦就先在此谢过云王,日后得空九秦定当备上薄酒向云王好好致谢。只盼云王莫要推辞。”

  云王脸上闪过一丝异色,他未曾料嬴似会这般爽快的正中他意。

  “自然,若郡主相邀,裴琅必不敢推辞。”

  “那好。阚骁,让人把云王的贺礼好好收下去。”

  阚骁合拳,“遵令!”

  马上就有一批府兵从侧门而出,把车上的贺礼卸下运进王府。

  “既然云王贺礼已送到,九秦还要入宫参宴,就先告辞。”

  嬴似就要转身,云王上前一步,挡在嬴似面前,

  “裴琅也要入宫参宴,如今马车就在此处,可否邀请郡主一同?”

  嬴似抬眼盯着面前如玉无双,几息之后,她莞尔一笑,

  “云王相邀,九秦荣幸。”

  嬴似让阿烛自己坐着王府的马车跟在后面。

  云王率先上了马车,但是没有着急进去。躬身,向嬴似伸出手。

  嬴似正要提起裙摆上车,被云王伸出的手惊住愣了一下,而后离开回笼心思,也不推脱,直接将右手覆上,握着云王的手借力上车。

  坐在马车里,嬴似并为藏着掖着,明里打量着云王的马车,眼中难免惊叹,“云王的马车真是精致。”

  “若郡主瞧得上,裴琅府上还有一辆相似的,明日我便遣人送到郡主府上。”

  “云王不必………”

  “郡主不必推辞,裴琅只一人也用不了这么多马车,放置在府中也是浪费了。”

  嬴似有些无奈,这到底是不让人拒绝……

  “那云王心意九秦便收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