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四国九州云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四国九州云录 醪糟煮啤酒 3711 2021.02.27 13:18

  大殿之上已经落座了许多人。

  护国公元合氿、林国公林冲元、柳丞相柳并傥等等都到场了。

  “云王殿下,昭武大将军到!”

  一位侍监侯在殿口,一瞧见嬴似和云王走上台阶,便抬头扯着公鸭嗓,冲着大殿里大声迎人。

  一身墨翡的云王,小心的牵着大红宫装的昭武将军,怎么看殿里的人都觉得怪异,但是两人般配的容貌却又让人悦目而无从批驳。

  “见过云王!”

  “见过将军!”

  大殿里的人纷纷争相对着二人行礼。

  嬴似和裴琅并未多予理睬,只是随意扫过众人的脸。

  直到走到护国公等人面前,停下。

  云王淡淡的颔首,“护国公、林国公、柳丞相。”

  这便算是对他们的礼节了。

  而嬴似向来不是会多和他人应承的。

  但是毕竟面前这三位都是东陵朝堂的重角色,面子上总得过去。

  嬴似微微动了动。

  “九秦见过柳丞相、林国公、护国公。”

  林冲元率先动了身,脸上满是慈祥,“哪里哪里,将军不必多礼!”

  柳并傥人如其名,人虽已经四十多,但仍旧风流倜傥,不见老色。

  柳并傥摇摇晃晃他的俊脸,对待嬴似满是热情,“多年未见,小九越发貌美啦!”

  嬴似微微含笑,应下这话。

  元合氿眼神冷冷,看着几人熟稔,不置一词。

  “将军,您这边请。”

  一个宫婢走到嬴似面前,低着头。

  嬴似淡淡的睨了一眼这个看不到脸的小宫婢。

  云王抬了抬手,“郡主请上座吧。”

  今天这场宫宴,主角本就是她嬴似,戍边归朝的昭武大将军。自然能居坐众臣首位,于殿下左侧。

  云王的身份也算是万人之上的,坐于嬴似对面首位,于右侧。

  阿烛静静地跟在自家郡主身后,当嬴似在首位坐下时,阿烛跪坐一旁,添酒递果。

  云王身侧自然也少不了阚骁和餮玥。一黑一蓝,侯在云王身后,自成气势。

  “郡主,且少饮一些酒吧,还有伤在身。”

  阿烛微微俯身,靠近嬴似,小声劝道。

  “嗯,我自有分寸。”

  “陛下驾到!”

  这是殿口的侍监突然扯了把嗓子,羲和帝到了!

  阿烛连忙起身,扶着嬴似站起来。

  整个大殿,除了站着的云王和嬴似,所有人都对着羲和帝下跪行礼。

  “恭迎陛下!”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羲和帝穿过大殿,走上殿上的龙座,“众爱卿平身!”

  经过嬴似的时候,羲和帝好很有情感的看了嬴似好几眼。

  云王和嬴似虽然有羲和帝恩许不必下跪,但是站着的礼数,也是不可少的。

  羲和帝让众人平身。

  一群人这才站了起来,回到座位上坐下。

  云王和嬴似,直接坐下。

  羲和帝坐在龙座上,林皇后已薨,元贵妃虽然位次最高,但是依旧不能和羲和帝并坐。

  毕竟,贵妃不能越矩,坐皇后的位置。

  元贵妃只能坐在下一阶。其余的妃嫔依次下挪。

  众位皇子紧接着云王的位置向后坐。而公主们,自然就紧接着嬴似的位次向后坐。

  一方男眷,一方女眷,界限分明。

  一入大殿,嬴似的容貌就吸引了众多公子贵女都目光。

  闻人肃只是浅浅的欣赏。

  而闻人纩和闻人靖眼睛都快黏上去了。

  正妃之位尚空虚的二人,对嬴似都起了一些心思。

  “今日,昭武大将军率兵回朝,朕特办此晚宴为将军接风!”

  “九秦,朕敬你一杯!”

  一声九秦,让在座的都想起了大长郡主,也想起来摄政王。

  众人情绪纷杂。

  嬴似站起身,对着羲和帝举起酒杯,“谢陛下!”

  仰头,一饮而尽。

  羲和帝同样饮尽,大笑两声,看起来心情极佳。

  嬴似端着酒杯缓缓坐下。

  目光正撞上对面一直看着嬴似的云王。

  嬴似心里一忑,冲着云王微微颔首,连忙别开了视线。

  殿中歌舞升起,一群舞姬翩翩起舞。

  嬴似对此没什么兴致。

  元贵妃看着殿下那大红宫装的嬴似,心里憋着气。

  皇后死了,自己一直是个贵妃,陛下始终不远再立后。

  而这个嬴似,陛下比对所有皇子、公主、甚至前皇后都要上心。

  今日还一身大红宫装,简直是明目张胆的嘲讽。

  不过,元贵妃的视线又落到了自己的儿子身上。

  而且皇儿还在对着自己使眼色,直盯着嬴似。

  嬴似不仅得陛下宠爱,还手握重权,无论哪个皇子娶了她,只怕都会是下一任天子。

  元贵妃心有不忿,但是权势在眼前,她不会放过。

  元贵妃冲着羲和帝笑道,

  “如今九秦已经二九,寻常女子这般年纪都已经有子了。”

  “九秦此次会来,陛下当是给她则一位好夫君啊,也好让摄政王安心些。”

  羲和帝想了想,确实,九秦年纪也不小了。

  当年皇后在这个年纪早已经给他生了太子。

  摄政王唯一的女儿,他定要好好照顾。

  只是………羲和帝扫视了殿中男子,却没有能让他看得上的。

  瞧瞧他那几个儿子,也不怎么样。

  太子已经取了太子妃,不合适。

  五皇子和元贵妃一样就爱想些旁门左道,不实。

  七皇子通房侍妾一大堆,不配。

  唉………

  到头来就这三个儿子,没一个配得上九秦的。

  元贵妃一直瞧着羲和帝的神色。

  看来羲和帝是看不上东陵这些个男儿?

  至于吗?

  就一个郡主而已。

  “陛下可有中意人选?”

  羲和帝看了眼元贵妃,淡淡的开口,“九秦自己有选择的权利,朕不知九秦欢喜何种男儿,还是让九秦自己选夫君的好。”

  “你就莫要费那么多心思了。”

  元贵妃心里一咯噔,默默攥紧手里的帕子,强颜欢笑,对着羲和帝点点头。

  “臣妾明白的。”

  一曲舞歇,羲和帝将目光投向了端坐着的嬴似。

  “九秦啊!”

  嬴似正在思考一些安排。

  听到羲和帝在唤她,连忙抬头看过去。

  “陛下!”

  羲和帝笑眯眯的,眼里有些期待。

  “如今你回朝,朕自是不会再让你去戍边的。”

  “想来今年你也二九十八,早就到了嫁人的年纪了。今日朕便问问你,这殿上可有中意的男子?”

  “提出来,朕给你赐婚!”

  嬴似眸色渐冷,这殿中男子,她当如何选。

  听到羲和帝的话,殿中众人心思都活络起来。

  九秦大长郡主,那可是陛下最宠爱的,还是摄政王独女。

  如今又有昭武大将军的封号,手握重兵。

  能娶到这位,简直一步登天了!

  凡是适龄的公子纷纷火热的看向了嬴似。

  嬴似低眼,抬头一瞬,撞入了云王的眼中。

  那双深邃的眼睛,让嬴似心中一颤。

  想起之前云王马车上,对自己直白心意。

  无论今后嫁与不嫁,现在能让嬴似稍微舒心一点的,也就只有云王了。

  嬴似站起身,缓缓绕过案桌,走到大殿中央。

  “陛下,九秦已有心悦之人,此人正在殿上。”

  闻人肃眉眼微动。

  闻人靖和闻人纩早就蓄势待发,他们都觉得嬴似看上的只会是皇子中的一位。

  羲和帝瞬时坐直了身子,眼里满是期待与好奇。

  不知是不是那人………

  “哦?”

  “是谁能让九秦瞧上了!”

  嬴似行了一个礼。

  看向云王,没有开口。

  云王淡淡的笑着。

  起身,绕过案桌。

  一步一步,走到嬴似身边。

  大殿上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这可能吗?

  可能吗?

  羲和帝就这样一直看着云王。

  云王拱手行礼。

  “陛下,郡主实乃臣心悦之人。臣恳请陛下,为臣与郡主赐婚。”

  羲和帝冷着脸,看向嬴似,“九秦,云王可是你心悦之人?”

  嬴似顿了一下,“是,陛下。”

  “九秦今日初见云王,我二人一见钟情。望陛下恩准!”

  “哈哈哈哈!”

  羲和帝仰头大笑,

  “好啊!好啊!”

  “本来朕还想撮合你们二人,如今看,倒是省了朕不少心思。”

  “好,九秦与云王皆是我东陵栋梁之才,如此天赐良缘啊!”

  闻人肃依旧淡淡的神色,只是看向嬴似的目光中有着浅浅的祝福。

  而闻人靖、闻人纩都气急了,为什么是云王,那么多兵权,父皇的宠爱还有这样一个美人,就都被那个云王给得了?

  “九秦接旨!”

  嬴似拱手行礼,低头等待羲和帝的旨意。

  所有人都对着羲和帝跪下,听候圣旨。

  除了云王只是站着行礼。

  惠崇提着拂尘上前一步,身后跟着个记录的侍监。

  准备记录羲和帝的旨意。

  “今昭武大将军,摄政王之女九秦大长郡主,德才兼备。书称厘降,诗美秾华。爰思浚哲之朝,已重肃雍之德。或封之善地,式彰帝子之尊;或赐以嘉名。是表帝女之贵,存乎甲令,非谓私恩。九秦大长郡主,婉娩天资,才明夙赋。闺门雍睦,动遵图史之言;车服有庸,早荷丝纶之宠。加以佩环中节,兰蕙扬芳,斯为戚里之祥,光我公宫之训。”

  “今者封镇国昭武公主,别疏锡壤之封,用示展亲之意。名崇大国,秩视真王。锦绣在前,勿忘组训之制;珠玑为饰,益思焜燿之容。若然,则汤沐开封,自称粉田之赐;箫韶合奏,永宜金埒之家。保此殊荣,弥高懿范。”

  “九秦接旨!”

  “谢陛下隆恩,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免礼!”

  羲和帝摆摆手。

  “此后不必再称朕陛下,唤记得朕父皇!”

  “是,父皇。”

  嬴似微微敛眉,淡淡的顺从了羲和帝。

  而殿中所有人不管是震惊还是心有不忿,都对着嬴似行礼。

  除了皇室众人。

  “镇国昭武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嬴似站直了身子,微微侧身,一身大红宫装,神色淡漠,

  “诸位免礼!”

  羲和帝很满意,终于给九秦又提了一个等级了。

  他看向并肩而立的云王和嬴似,继续道,

  “云王,昭武听旨!”

  此次,必定是赐婚旨意。

  云王与嬴似对视一眼,一齐行了跪拜礼。

  对此,羲和帝没有异议,只是神色有些微微变化。

  “朕,奉天诏曰:兹摄政王之女,今镇国昭武公主,娴熟大方、温良敦厚、品貌出众,朕心甚悦。今年云王才荣俊朗,适婚娶之时,当择贤女与配。值镇国昭武公主二九年岁,与云王堪称天设地造,为成佳人之美,特将镇国昭武公主许配云王为王妃。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择良辰完婚。

  布告中外,咸使闻之。”

  “臣接旨,叩谢隆恩,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昭武接旨,叩谢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云王和嬴似一同向羲和帝行礼。

  “好啦好啦,免礼吧!”

  羲和帝面上一片喜乐,挥挥手。

  云王先起身,然后扶着嬴似站起来。

  确实,很久没穿过女子衣裙,还是宽大繁复的宫装。

  嬴似动作不太方便。

  看着云王认真的样子,嬴似心里又触动了。

  “多谢云王!”

  云王勾起嘴角,看着面前妍丽的女子,清冷中带着温柔,

  “公主不必多礼,裴琅已是公主的未婚夫君。”

  嬴似眸色微闪,“现今正是宫宴,还是先回各自的席位吧!”

  “裴琅都听公主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