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缉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柏树环城养闲人

缉邪 陈彧CY 2125 2019.10.30 19:48

  “何......何人在此喧哗呀?”

  见大堂内没动静,阎盛正打算直接冲进去把那灵石持器卫魁拎出来摆在湛准面前之时,从偏厅里突然走出了一个哈欠连天衣衫不整又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

  他穿着的是康伯府吏员服饰,但没佩符器,面容憔悴,看上去失意极了。举手投足之间都显得没甚精神。

  不过在他眼睛余光瞥到湛准腰间那柄白玉符剑之时,又立即变得严肃起来了。

  “属下见过白玉将军!”

  他赶紧躬身行礼,顺带也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吏员服饰,就差没直接跪下去了,“下吏不知将军至此,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湛准也没多打量他,反而是朝这康伯府内其他地方看了过去,却发现,这康伯府中貌似就只有自己眼前这一人在此。

  “他就是这里的灵石持器卫魁了。”旁边的王定言语了一句。

  这时湛准才开始仔细地将这人审视了一遍。而那灵石持器吏魁只觉得王定的声音有些耳熟,心中阵阵心虚,又将头压得更低了。

  “身为康伯府吏员应当在散衙前佩戴符器,这是常识。”湛准冷眼看着他,稍微提了一嘴这人明显的过失,也有些想立威的意思在里面。

  而那灵石持器吏魁连忙请罪,心中暗叫不妙。

  身为康伯府吏员,在散衙前应当随身佩戴符器,违者可杖责二十;而若是符器遗失,上至白玉将军,下至古木吏,都是可以免职的。这柏城的灵石持器卫魁自然是知道这两项条例的,不然在昨日王定孟坚来拜访他之时,他也不至于那样激动。只不过,他的符剑是在去后山那美人居所时丢失的。

  当时进去庭院之前,便有两个机关木人将他拦住,叫他取下武器,他便依着做了。而之后进了院内才见着那美人儿一面,那美人儿便说:“长者眉目之间的确有几分英雄气,但未免太过年老了些,与我实是不配。”

  之后他便被赶了出去,符器也就留在那庭院里了。

  想去拿回来吧,却实在是抹不开面子。

  “罢!我此来是有要事,也懒得杖你二十了。”湛准扶剑示意这位灵石持器吏魁站直身子,便先领着身后王定等人往大堂而去,这灵石持器吏魁也忙不迭地跟了上去。湛准边走边询问道:“我且问你,这天还未黑,为何要紧闭康伯府大门?又为何这康伯府内只能见到你一人?”

  这名灵石持器吏魁弯腰拱手紧追着他的步子,额上冷汗淋漓,语气是完全不敢失了恭敬的,“将军明鉴!这府门紧闭府内无人,并非是下吏尸位素餐治下不严,而是这柏城康伯府数年来便一向如此啊!”

  “此话怎讲?”

  湛准快步向前于大堂内上首坐下,其他人也纷纷落于左右,唯独这柏城的灵石持器卫魁立在大堂中央一副窘迫之态,简直像是个被审讯的犯人。

  他左右张望着脑袋,眼睛眯着,又在看到尹寺的一瞬间猛然睁开,像是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一般惊奇且激动地道:“这位莫非是尹家的公子?”而不待尹寺回应他,他又自言自语地碎碎念着些什么,听着还有些疯癫,“是了!我见过你的,尹寺尹光才公子!我不会认错!别人不知道公子你是晓得的啊!我们柏城向来无甚妖邪事端,即便是城外的几座山上树妖甚多,但也向来与人和善。因此,虽然按照制度,我们柏城康伯府也是有百人编制的,可总耐不住没事干啊!故而时间久了,这康伯府基本上就只有我一个人守着了。光才公子当时也是因为如此才想去松都求取功名的!”

  “的确如此。”突然被人点名的尹寺回忆了一番之后也连连点头。

  “竟然如此么......”但无疑,这样的局面让湛准有些为难了。想起羊逸说给自己下了剧毒的那些话,又想起自己说会尽快给羊逸一个交代,他不觉感到有些头晕,有种体内五脏六腑都在翻腾的错觉。“那,”他心情忐忑又怀有一丝期待地问:“如果我现在叫你把所有柏城康伯府职员名单上吏员全都叫过来,你能叫过来多少个?”

  听到问题,那名灵石持器卫魁呆了一下。煞白的脸色突然又回复过来了一些红润。

  “若是下吏都能叫过来又如何?”

  看他这副样子,湛准不由觉得有些好笑。其实他早就能想到这灵石持器吏魁为什么这么惧怕自己了,并不单单只是因为那柄白玉符剑,就像先前在松都城的时候,身为白玉将军的刘争也没办法就把身为灵石持器吏魁的江许怎么样一样。拿白玉符剑的湛准也没办法将一位灵石持器吏魁怎么样,只不过,若是这名灵石持器吏魁他的灵石符器遗失了,那可就另当别论了。

  而如果湛准没猜错的话,这位灵石持器吏魁的灵石符剑,不久前才刚跟自己见过面。

  只是可笑的是,看这灵石持器吏魁的表情,他竟然有种想以能将府内吏员召集过来,借此向湛准邀功以求赦免他罪过的意思。

  “你还想如何?”听着这话,因为王定孟坚的缘故本来就对这人没什么好脸色阎盛直接把脸一沉,“我老大都赦你二十杖刑了,怎么?你这厮屁股痒痒,还想让我老大再赏你几十板子好让你舒服一下?”

  “不敢!不敢......”这灵石持器吏魁自知不招人待见,“还请将军与诸位在此间休息一二,下吏先去唤人便是。”

  说着,他便赶紧退下,连跑带蹦地跑出康伯府,像是逃难一般照湛准的意思召人去了。

  而也并没等多久,他果然带回了上百名穿着各色衣服,但也都佩戴着符器的康伯府吏员。堂内站不下,就都等在院里了。

  湛准领着王定等人站在大堂前的台阶上望着这些人,仍是觉得好笑。

  “散衙前,身为康伯府吏员,应当着吏员服饰,这也是常识。”湛准憋着笑一句一顿地讲出这句话,看着众人不知所措的样子,他又顺理成章地说出了下一句,“不过,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给你们免了这二十杖刑。”

  底下众人相顾无言,又异口同声。

  “将军请讲!”

  湛准微微眯眼,扶剑笑道:“简单,把你们的符器都交出来即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