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缉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胭脂底下是枯藤

缉邪 陈彧CY 2491 2019.10.27 15:43

  躺在一张铺满了棉花的柏树木制床上,湛准心中有些紧张,用手搭在左胸口上,都能明显感觉其中有某种东西在跳动。

  但那并不是湛准的心脏,而是他之前从松都逃出时就揣在怀里的那颗灵石。

  灵石这种材质与古木,铁,青铜等需要后期加工才能带有灵力的物质不同,它是天生就蕴含着不小灵力在自己体内的。因此,即便就算它还只是一块石头,也是有可以分辨出妖邪的能力的。这也是为什么湛准敢直接把白玉符剑交出去的原因之一。

  只不过,方才与那漂亮女人对谈时,灵石并未发作,故而湛准的警惕心也随之完全放下来了。

  而现在他依着那女人的话来到了另一间房子里。她叫湛准在此处稍待她片刻,湛准也是并未疑心的。

  可随着门外脚步声渐近,湛准怀中的灵石却开始猛烈地颤动起来,还闪耀出了夺目的绿光。这又让湛准立刻觉得不对劲了。

  他仔细回想,突然又记忆起了方才与那女人对谈时案台上的一柄灵石制宝剑,那柄宝剑上是完全看不出有半点灵力存在于其中的痕迹的。

  可灵石本就自带灵力,灵石制宝剑上为何会没有灵力?

  来不及细想,屋子的门已经被人轻柔地推开了。湛准赶紧抓着怀中的灵石抛入了床底靠墙的那一面,想使其散发的光芒不要被来人察觉。

  “劳公子久候了。”女人巧笑言道,又用手缓缓闭上了门,扭着小步子徐徐往这边走了过来。

  真是惺惺作态!

  湛准在心中骂了一句。偏头往那女人身上看过去,她所着的仍旧是刚刚见时就穿着的那件素色衣裙,连脚下的绣花鞋都不曾换过。

  那她刚刚叫自己等在这儿是去干什么了?

  湛准只能想到一个合理的解释,那就是如先前喻仙山案的羊患等妖一样,这女人或许也是先前服用了能够压住自身妖性与灵力的妖物,使自己为妖的事实不被人看出来。而为了接下来她真正想达到的目的,她又去服了药,将自身的灵力找回来了。

  也是想不通,这世道怎么随便遇上只妖都能有炼这种古怪药物的本领了?

  “能与姑娘有此番交集,再等会也是无妨的。”为使对方也放松警惕,湛准强压着自己心中的不安与恶心微笑回应了一句。

  “嘴真甜。”

  那女人将手搭在了湛准的肩膀上,裙摆下两条玉似的大腿直接盘在了湛准的腰间。她用指尖挑逗着湛准的下颚,脸上魅惑的表情着实勾人魂魄。但一想到如此美人说不定是什么猪狗妖怪所化,湛准是怎么样也兴奋不起来了,他只能更加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身上来自于山魅的灵力在被对方一点一点吸走,跟自己的身体剥离。

  “接下来就要做正事了哦。”那女人诱惑地眨着她那漂亮的眼睛,一只手从肩上滑落至胸口,开始扒拉湛准的衣服。

  从她的动作就看得出来,她真的有很用心地在让她的这只猎物完全放松下来。

  “我不喜欢这样慢慢来的。”湛准也伸出一只手握住了那只抚在他胸口的手腕,同时翻身将女人压在了自己身下,“我朋友还在尹府等我,我们快点如何?”

  “好。”

  说罢,湛准那只空着的手迅速转掌为拳,携带着山魅巨量的灵力猛然朝着身下女人的脑袋上锤过去。将这妖怪的脸轰回原型的同时也将那张柏树木制成的床震了个碎裂。

  湛准拨开了女人的手,从地上跳了起来。在一摊柏树木的碎屑中,湛准发现那女人被自己轰击的那一部分脸已经变成了干枯的藤蔓,就如同在庭院前守门那两个木人一般,极其难看,与另一半完好的脸对比起来简直就是蛆虫与蛟龙。

  但似乎,猝不及防地被人使全力击中了要害,她现在的意识已经不甚清晰了,即便是湛准想踏步往门外去,她也根本不会从地上突然跃起加以阻拦。

  “呸!”湛准揉了揉刚刚被女人缠住的腰部,又看了眼地上那被自己打出来的一半丑脸,忍不住啐了口痰到那丑脸上,“真恶心!”

  他骂着的同时也捡起了地下的那块灵石重新塞进怀里,然后往屋外而去。

  推开门,第一眼见着的就是立在庭院里的那名壮汉。

  “要走了?”

  见到湛准,他似乎并不觉得疑惑,反而眼中还稍带着一份关切的味道。这让湛准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是。”

  “我去帮你取剑。”羊逸用沧桑的声音言道,“你且先上马,稍候我片刻即可。”

  湛准隔着衣服抓了把怀中的灵石,并未有什么反应。便快步走到门口翻身到马背上紧握着缰绳随他自己去了。

  待会就直接让他把剑丢过来,若有任何不对之处便直接纵马脱身了再说,至于白玉符剑,等回了尹府领着王定,嗷呜他们再找机会来取便可。湛准这样想。

  “停下!”

  但当他做好一切要离开这里的准备后,一只完全没有五官,因为长着手脚的缘故稍微有点人形的怪物出现在了湛准眼前。它的声音就跟百灵鸟一样,浑身都由枯藤组成,由右半边丑陋的脸可以看得出来,这就是被湛准刚刚痛殴了一拳的那个女人。

  它双手上的藤蔓延伸得很长,能够使它即便站在房门口的台阶上也可以抓住庭院门口的东西,但它并没有选择攻击湛准,而是转而使藤蔓绑住了那名叫羊逸的壮汉。

  墨绿色的枯藤紧紧地缚住了他的脖子,使他呼吸困难言语不得,只有手激烈地在半空中挥动以示求救。

  “停下!”那丑陋的树妖冲湛准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给我回来!不然我杀了他!”

  ......

  “滚!不然老子杀了你们!”

  跟着咆哮声一起,柏城的康伯府大堂内有一张椅子被人气愤地抛了出来,险些砸到了孟坚的脑袋。

  没错,柏城也是有康伯府的,而且不止柏城,几乎是每座城市都会设有康伯府。只不过有两座城市的康伯府是例外,其中松都城的康伯府又名缉邪侯府,而陵州城的康伯府又叫陵王府。除这两城之外,其他地方的康伯府都由一名灵石持器吏魁执掌。

  和湛准他们分别之后,王定首先想到的就是要来这康伯府与当地的灵石持器吏魁打个照面,也方便以后在这柏城里办事。

  可不知为何,即便是王定言明了自己与孟坚都是从松都城来的康伯府吏员,这柏城的灵石持器卫魁却始终是坚持不见。僵持了好一段时间之后,两人总算是得已进到了康伯府里,却被那灵石持器吏魁又是打又是骂地给轰出来了。

  “赶紧滚!”

  又是一张椅子飞出。王定与孟坚无奈对视了一眼,只得悻悻离去了。

  为了与这怪脾气的灵石持器吏魁见面,两人耽误了太多的时间,待问好路去到尹府时,已经超过一个时辰许久了。

  “你俩怎么才来啊?”

  屋里的长桌边,在几个年长生面孔的陪伴下,阎盛,钟周,章承被尹寺领着已经完全喝开了。

  “遇到个怪人,耽误了些时间。”孟坚耸肩应了一句,便也跟着入席端起了阎盛推过来的酒杯。

  而王定捻着胡须往屋内扫了一圈,又往屋外看去。

  想着分别时还是黄昏,现在已经能够看见星星了。这让王定不由皱眉沉色询问了一句。

  “晴岚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