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缉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蛇熊

缉邪 陈彧CY 2379 2019.10.19 11:43

  上千只体型庞大的妖邪,到了这小巷子里,反而有种施展不开的意味,从某种方面看,甚至还不如那百余名的康伯府吏员有优势了。

  “堵住两侧巷口,不要冒进!注意防守!”举着缉邪刃的男人下令道,率先就领着来找他求援的那名康伯府吏员堵住了巷子的其中一侧。而其他本来就驻守于此的吏员看见那符刃,也赶紧在另一侧巷口部起了阵仗来。

  上千只熊妖被围在这长巷内,想强行突破又碍于巷口太窄,无法完全发挥出战力。那些康伯府吏员根本就不攻击,只是一昧防守,前面负责突破的熊妖不倒下,后面挤在一团的其他熊妖也没办法补上来。于是战局就一直这样胶着了起来。

  再看另外一边的巷口,那蒋义山单手持刀往那巷口处一立,场面可就比这边血腥得多了。

  一只又一只修为不足的熊妖往那边扑过去,而蒋巍只是轻松地劈砍,便一刀一个将他们连肉体带灵力全部吸入了缉邪刃中化为了给符刃的养分。

  “让我来!”正在众熊妖前仆后继依仗着自己庞大的身躯往那缉邪侯扑过去时,妖群中突然传出一声低沉的呼喊,随即便有只相貌与其他熊妖并无多大差异,但气势十足的熊妖从妖群中跃了出来,挡在了蒋巍身前。

  它用自己足有拳头大小的双眼冲蒋义山看,仿佛是要吃人,但最终只是讷讷地吐出一句:“单挑,如何?”

  “没问题。”蒋巍轻挑眉毛,迅速拔刀而起,直向熊头上挥舞过去。但刀尖与那脑袋碰撞的瞬间,蒋义山又被一股巨力弹飞了回去,这种感觉很莫名其妙。就好像他刚刚砍的既是棉花,又是钢铁。

  “难缠的家伙!”蒋巍骂了一句。

  又连忙举刀,迎下了那熊妖紧随而来的一拳。强大的震力透过刀身至少有五分打在了蒋义山身上,让他只得连连退步,又扶刀在地口吐鲜血。

  “咳!”他用手抹了一把嘴角,不敢在原地休息太久,又持刃向前,眼神坚定,像是要攻那熊妖的下三路。

  钢爪也不慌忙,从容不迫地看着这个人类男人用极快的速度向自己突过来,两只大爪子已经做好了抓住他捏碎的准备。

  但眼看着就到了出刀的时机,蒋巍却将双手背到了后面去,转而一个滑步从钢爪胯下钻过,又迅速弹身而起。

  就是这下了!

  蒋义山身后的康伯府吏员在心中默念。

  那缉邪刃上闪现出了千百种光芒,也携带着一种叫所有人都为之心颤的庞大妖性——这是集合了被这把刀杀死过的所有妖邪灵力的一击。

  一刀挥出,蒋义山能感觉得到在光芒之中,有种味道极其难闻的黑血溅到了自己的鼻尖。

  他收刀入鞘,重新落在了巷口处。却听到那低沉的声音又轻喊了一句:“还没完呢。”

  钢爪没死。

  不止是那些实力不足的康伯府吏员,连蒋义山本身也很诧异于这一点。而后者在此时,还更多地有了一些恐惧的感觉。因为不止是钢爪,蒋巍还感受到了,有另一股更为强大灵力波动在这附近出现。

  天空中忽然又下起了雪,那只刚刚被蒋义山在背上划开了一道巨大口子的熊妖在雪中带着一丝愤怒的情绪挥舞着爪子缓慢地朝着蒋巍靠了过来。

  可当那雪落在它肩头的时候,它的动作也变得迟钝了,然后竟然就直接被冻成了一尊冰雕,其他熊妖亦是如此。可这雪落在身为人类的康伯府吏员身上时却是无恙。

  蒋巍慌乱地朝四周去望,而后是天空,什么都没看到。但他突然在心中猛然想起了一个名字。

  “婴宁......”他看着手中的缉邪刃,小声呢喃着,忽然有种无力感涌上了心头,让他感觉疲惫不堪。

  ......

  蛇妖不是毒做的,只有绿腰是。

  这是林隼在接连杀了十几只蛇妖又找机会顺带劈了那蛇族族长几刀之后得出来的结果。他拎着灵石短刀,又跃回了房檐上,绿腰在下面用一种挑逗的眼神看着他。

  “如何?不再来与我玩玩么?”

  林隼沉着面色,没有理它。

  说起来,他还是有点太过高估自己的实力了,先不说绿腰这样难缠的妖邪,单是这上千蛇妖,只只带毒,凭他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做不到解决干净的。

  “面色怎么如此难看?莫不是中毒了?快下来,姐姐帮你看看!”那蛇妖族长讥笑着说。但没等林隼再下去给它一刀,便又有一柄白玉符剑从它背后袭来,将它的身子再次分成了两部分。

  “没事吧?林隼。”不知何时,刘争也出现在了房檐之上,那白玉符剑在蛇妖群中转了两个圈,沾上了些许妖血,又重新回到了他的手里。

  “没事。”林隼微微颔首。

  “我已经叫妖狱的吏员们都赶紧撤到内城去了。”刘争道,“我有能破这上前蛇妖的办法,你留下来配合我。”

  “行。”

  “要动手咯!”刘争冲林隼打了个眼色,两人齐齐从房檐下跃下,举刀迎着那刚刚才又将身体合回去的绿腰而去。

  绿腰身后的那些蛇妖们冲他们喷吐着毒液,但完全就触碰不到飞速向前的两人。

  “怎么打?”

  两人一左一右分两边向前,林隼先喊问了一声。

  “打蛇打七寸!砍它离头七寸的地方!”

  眼间着距离拉近,林隼拔刀欲出,却又觉得茫然。

  “七寸在哪?”

  “每条蛇都不一样!你就从头劈到尾巴,总能砍到七寸的!”刘争大声喊道,也挥剑跃起,凭着白玉符剑与自己的身体在绿腰身后立起了一道坚墙,堵住了那千只蛇妖喷吐而出的毒液,以便于林隼能够毫无顾忌地结束掉这场战斗。

  “明白了!”

  林隼左手灵石短刀,先迅速地砍断了绿腰的两条手臂,使其无法使用毒液以外的东西来对抗自己。接着一个翻身,右手青铜符剑自那蛇妖族长头上劈下,直到尾部。

  果然,碎裂的躯体中自头向下“七寸”的地方,浮现出了一颗翠绿色的灵核。它在缓慢地涌出毒液重铸绿腰的身体。

  但在它完成这些之前,刘争控制白玉符剑使其抵御住那千余蛇妖的毒液攻击,而他自己则迅速抓下了那颗灵核。

  “君侯以前给我讲过一个笑话,你知道是什么吗?”刘争突然对林隼笑道,望着对方茫然的表情,他又接着说:“君侯说,以毒液伤人的蛇族,其实对于毒液本身,是没有抗性的!”

  随即,他将白玉符剑收了回来,在自己和林隼周遭筑成了一个无形的保护盾。在那千余蛇妖的毒液到来之前,他将手中的灵核往空中抛去。

  “砍碎它!林隼!”

  青铜符剑与空中灵核相碰撞,后者应声而裂,随即爆发出了一股极强的灵力波动,向四周扩散而去,方圆千米之内仿佛都被殃及。可处于保护盾内的刘争和林隼却只看得到漫天的绿色和耳朵里听到的哀嚎遍野之声。

  待到绿色消去,再看四周,那千余蛇妖皆然倒地不起,似是身中剧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