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缉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苦战

缉邪 陈彧CY 3534 2019.09.20 12:00

  灰色的爪影掠过半空,蒋巍手中木刀应声而断。

  那此时已经是山魅了的湛准也是不由啐了一口。

  “好啊!蒋义山!竟然拿只假刀来欺骗我!”它笑得狰狞,使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禁颤栗。

  这时那些发起暴动的人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这是碰上那种原本只存在于老一辈们讲给小孩听的志怪故事中的恐怖妖邪了,这种妖怪带给人的恐惧可是比数千禁卫军要强多了,于是纷纷退避。

  而此时还敢留下的那些,自然就是被山魅强行灌入了灵气从而得已化形为人的普通猫咪们了。

  它们仍多达万只,但却也使得众多康伯府吏员的处境不再那么尴尬了。因为这些早已磨刀霍霍的奇人异士终于不用再顾忌平民们的性命,眼前的皆是妖邪,此时的他们只需要顾着杀便是了!

  “喵!”

  随着山魅一声凄厉的呼喊,那些化为人形的猫咪也纷纷舞着自己的拳头向在场的所有康伯府吏员涌去。

  这些已经算不得是猫的猫它们没有痛觉,也没有纪律,宛如一堆获得了行动能力的尸体一般,只知道前仆后继地往前涌过去。

  在战斗中,有能力的吏员自然是不慌。

  如刘争,他挥着那柄白玉符剑在“人”群众极为飘逸,明明是生死相搏,可与他而言却仿佛只是一场舞蹈般,每一个动作都恰到好处,没有一丝的多余,且带有力量,再配上白玉符剑的光辉,眼慢的人们就只能见到有一道冷光闪过,然后数以十记的人们便重新化为了猫。再如林隼,虽不及刘争华丽,但他的战斗也是绝对不下于灵石持器吏魁级别的,对得起他手中那柄短刀,他迅捷如疾风,一手持木剑一手舞灵石刃,仿佛在永乐街上刮出了一道龙卷,可只有与他对战的“人”们才能够知道,它们的头部或者心脏等要害都被人用极其残暴的方式捅开了一个窟窿。

  可论及战斗能力不甚出色的吏员,如蒋闽,他的表情就没有那么从容不迫了,虽然凭借着日复一日的枯燥训练和多次缉邪积攒下来的经验,他也成功将三四个朝他扑过来的“人”重新变成了猫,但仅仅是这样,便已经让他有些感到力有不逮了。听着旁边一些同僚的叫骂声和哭喊,再加上他亲眼见到了有一个吏员直接被三只化形成人的猫妖联合扳开了脑袋,更是心下忐忑,汗流浃背。

  值得一提的是,原本因为湛准的出其不意而呆滞在原地的王定,竟然在蒋闽被“人”围攻,眼看着马上就要失去抵抗能力的时候,也出其不意地帮了他一把,然后便加入了康伯府的队列中共同对抗化形的猫群。

  血腥的味道伴随着迷惑的猫叫,弥漫了整条永乐街道。

  许多实力不济且不那么幸运的康伯府吏员,都在望不到尽头的战斗中,最终力竭松开了自己的符器,然后永久的安息。

  虽说也存在着刘争,林隼那样的怪物,但那毕竟都是少数。此时在场的康伯府吏员只有百余名,而敌人却是上万,有绝大多数一部分康伯府吏员是没办法在这场人数悬殊的战斗中坚持到最后的。

  因此,另一头,蒋巍,江许与山魅的战斗能多快结束,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要知道,那些化形成人的猫咪们,它们的力量来源便是山魅,只要击败了山魅,那其他康伯府吏员们的困局自然不攻自破;但相对的,其他康伯府吏员每将一个“人”重新变成猫,那就会有一份力量回到山魅身上,使它变得更强。

  “那么,你要怎么办呢?蒋义山。”这只强大的猫妖狡诈地笑着,时而挥着爪子朝对方挑衅,时而又不慌不忙地向蒋巍挥上一击,似是儿戏一般。

  因为它是只聪明的猫妖。它特别清楚,只要这场战斗拖下去,那赢的就一定是它,而它的任务,就仅仅只是拖住此间战斗力最强的蒋巍罢了。并且,它没想到的是,原本打算丢弃自己本来的身体将灵气全部注入王定体内,放手一搏,却有意外收获,那具本来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替代身体,竟然突然变成了蒋巍儿子的身体。

  这让它不由狂喜。

  蒋义山是个什么人啊?作为老对手的山魅可是再清楚不过了——一个自私至极的男人,他可以为了缉邪毫不犹豫地夺取一个下属的性命,但他却绝对做不到为了缉邪面不改色地杀死自己的儿子。

  因此,它此时其实是处于一个极度放松的状态的,因为它根本就不担心蒋巍会舍得对它现在所掌控的这具身体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战斗越拖越久,康伯府的死伤和由人变回猫的数量也越来越多,可对方仍有四位数的战力,而康伯府却从三位数变成两位数了。

  蒋巍神色凝重,望着眼前表情嚣张的“自己儿子”,单以他自己来讲,他是真的束手无策。

  先不说他因为自己先前的计划而导致他此时没有符器,战斗力此时打了一定的折扣,单就以自己面对的是“湛准”来讲,他就完全没有胜算了。

  可所谓的束手无策倒不是真的束手无策。

  虽然以眼前的情况来看吧,貌似是山魅附身在了湛准身上,可实际上,山魅只是将自己所有的灵力都注入了这个少年的体内,就像它将部分灵力分给其他猫咪一样,从而达到控制其思维的结果。可其实,山魅本身的意识仍存在于那个封印着它身体的吊坠里。换而言之,只要能抢到那个吊坠,并且解开封印,同时在山魅反应过来将灵力抽回前毁掉那具没有任何灵力保护的身体,那么,山魅的意识也会同时随着它的身体而消亡了。而它遗留下来的灵力呢,将会永远地留在湛准体内,如果湛晴岚控制得当的话,他甚至能全盘接收这份力量。

  这似乎是最好的结果,但,对于目前的蒋巍来说,是绝对做不到的。

  因为吊坠此时就是湛准,也就是山魅本人的手上,要想不伤及湛准而抢到吊坠,是基本上不可能;再说了,解封吊坠还需要缉邪刃,而那把木刀早就不知道被刘争提前藏到哪儿去了;即便抢到了吊坠也能解封吧,那又怎么样可以在不被山魅反应过来的前提下毁坏对方的身体呢?

  想到这里,蒋巍也是不由在心里叹气。

  但是,前面也就说了,单以他自己来讲,他是真的束手无策,但若是加上江许,事情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于是蒋义山又不禁苦笑了起来。

  山魅见状,也是愈发得意。

  “束手无策了?你也有今天啊蒋义山!”它笑得癫狂。

  但是它绝对想不到的是,在十数年前堪称无解,甚至让湛康伯被迫提出:“被妖邪附身之人皆视为妖邪。”这条法则的附身之术,到了今天,已经有人可以完美地解决了。并且这个人,今天恰好就在这康伯府门前。

  “看来在下又得帮你一个大忙了啊蒋侯爷。”江许轻松地笑道。

  “我会记得的。”蒋巍面色沉凝,“麻烦你了,永逸。”言罢,他便纵身跃入了“人”群里,凭借着空手在短短几秒之内便救回了六个即将丧命于猫们拳下的康伯府吏员。

  “真是没办法呀。”江许打了个哈欠,然后用一种极为敷衍的姿态对准那个已经是山魅了的湛准。

  看着蒋义山突然的举动,再望望眼前这个看上去不过二十余岁,且没有携带任何符器吊儿郎当的青年,山魅只觉得莫名其妙。

  愣了一会儿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目的只是拦住蒋义山而已,于是转身想摆脱掉这个看起来对战局没有任何威胁的年轻人。

  但它刚转过脑袋,只见眼前一道金光闪下,耀得叫人难以睁眼,然后才看清,那是一张符咒,耳畔传来的仍是刚刚那个年轻人的声音,却不再吊儿郎当了,他喋喋念着一段山魅听不懂的话,似是咒语,而当它再想往蒋义山的方向前进时才发现,它已经做不到了,那个年轻人用符咒圈出了一个诡异的场地,在这个场地里,只有山魅和江许两人而已,并且,不知道为什么,处于这个场地中,山魅能够感觉到,有一种恐惧的感觉将它所包围,并且无论它怎么努力,都无法突破这些闪着金光飘在空中该死的符咒。

  “你到底搞了什么鬼!”意识到不对劲的山魅气急败坏,它向江许吼道:“放我出去!”

  而后者只是微微一笑。

  江许是一个符咒师,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将自己的灵石短刀送给林隼的原因之一,因为他自己根本就用不到。而符咒师不同于传统缉邪者的一点,便是传统使用符器的缉邪者,往往需要通过战斗打败对手从而缉拿住对方,而符咒师则是靠着符咒限制对方的行动,并封印对方的力量,从而获取战斗的胜利。

  也就是说,身为符咒师的江许,可以在完全不伤害湛准的情况下,将山魅重新封印。

  “混蛋!”

  见得不到回应,山魅又是一声怒吼,然后再次挥着爪子朝江许袭击过去。

  而后者也不躲也不闪,就怔怔地站在那里。

  山魅的利爪划破了他的肌肤,将他的身体撕裂,却看不见一滴鲜血。直到他的脖子被割开,这具有质感的身体才化为了一道破碎的符咒,随风飘到了山魅的脚下,而江许本人却不见踪影。

  “你这是使得什么妖术!”山魅气急败坏,破口骂道。

  而与此同时,它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后脑勺上被人贴了一道什么纸质的东西。

  这东西逐渐融入了它的脑内,灼痛着它的每一条神经。

  “啊!!!喵!!!”

  山魅疼痛难耐,却又完全不知如何应对,只能依靠着在地上翻滚,希望能达到减轻痛苦的效果。但完全没有任何作用,灼痛的感觉愈发强烈,除了剧烈的疼痛之外,山魅只觉得头晕目眩,然后视觉与听觉都逐渐模糊,最后,连意识也失去了。

  “真是难缠的家伙啊!”江许摆手叹息道,又收起了所有的符咒,然后扛起了地上已经变回了湛准的那个少年,小声骂道:“你小子也该减肥了啊!”

  而往四周望去,随着山魅的力量被封印,那些让康伯府众吏员陷入苦战的宛如丧尸的上万人,也全都变回了猫咪。

  永乐街上数里之内,只听得见猫叫声。

  “喵呜!”

  叫得最响亮的那声,是侯爷,或者说黄胖胖发出来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