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缉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从今天开始当上司

缉邪 陈彧CY 2510 2019.09.22 12:00

  多亏了江许,在山魅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后,蒋闽和湛准分别从主管康伯府内升迁的灵石持器卫魁那里得到了一块青铜与一块镇山铁。这也是蒋晏池升为青铜持器卫兼辅助验尸工作而湛晴岚升为持铁吏魁的证明。

  但得到了升迁之后,回到了房间里的湛准却只是望着手中那块没有任何温度的铁块发呆。

  经此一事,实际上他对于缉邪的心态略微发生了一丝变化,从前,他完全不觉得一群人去找妖怪麻烦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所以向来不放在心上。可上万人的命案无论在何时看来,所带来的震撼始终是巨大的,曾被山魅控制住身体的湛准更是有切身的体会,他完全无法想象,如果放任这种等级的妖怪在珍宝阁之外,会酿造成多么可怕的后果。

  因此,升为持铁吏魁,虽然已经达成了他和“耀”之间的约定,可其实他并没有多开心的,反而是觉得肩上多扛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

  不过话说回来,作为一名持铁吏魁,他是应该拥有六个下属供他使唤的。

  其中一个林隼已经是被蒋巍亲口定下了的,而还有一个孟坚,因为蒋闽不再担任持铁吏魁,并且他也被证明了清白,自然而然就变成了湛准的下属。

  至于还有四人呢,有三个是需要湛准自己去主管康伯府内吏员培养的灵石持器吏魁那里挑的,而另外一个,调整好心情之后,湛准便也打算去见他了。

  “是你啊。”王定没精打采地说,见到来人,他的失望似乎又多了几分。

  这里是审判室,当然,不是妖狱里的那个,这是审问人的地方,暗室内,各种刑具一应俱全,地板上还能看见一些残留的血迹。但这血不是王定身上的,而是之前孟坚留下的。实际上,在山魅一事成功得到解决之后,是没太多人想起王定这个人的,但或许是出于对于孟坚的愧疚吧,他竟然自己主动来到了这里,在跟看守吏员说明了自己的罪过之后便让人家将他给关了起来。

  不过,他进来也有几天了,完全就没有人对他用刑。

  这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已经没有什么好审问的了嘛。他自己也预料到了这一点,但他总是不至于天真到以为自己可以一只赖在这审判室不走的。他干的事造就的后果太严重了,足以万死!

  看到湛准之后,他也是立刻明白了过来,自己死期已至。但他更期望来送他最后一程的是蒋闽,或者孟坚也好,他想要亲口再跟这两人道声歉。总而言之,看到湛准这个实际上平时跟自己并没什么交集,并把孟坚送来这里受苦的混蛋,他是绝对没什么好脸色的。

  “兄长升为持器卫了。”弥漫着难闻血味的审判室内,只有着隔着一层牢笼对话的两人,“孟坚还在养伤。”湛准用从门外看守吏员那里得到的钥匙打开了监狱的门,索性盘腿在被绑在行刑柱上已经有两天时间了的王定身前的地板上坐了下来,“他们都没空,就只能我代他们来看你了。”

  “这样啊。”王定呆若木鸡,心如死灰,他想像以前一样捻须说话,但无奈手脚均被绑住了,于是只是低着头抖着嘴唇发出微弱的声音,“能帮我给他们带几句话吗?”

  湛准颔首默认。

  “帮我向少君说句恭喜,还有孟子固那小子,帮我带句对不起吧。”

  “就只有这么两句话吗?”

  “如此便够了,劳烦湛公子了......”

  说完,王定便突然昂起了头,却又咬牙闭目,似乎是在等湛准随便从一旁抽把利器当场了结了他的生命。

  见状,湛准倒是不以为意,而是从怀中掏出了个梨,咬下一块咀嚼两口过后又撑着脑袋细细品味了一番眼前人的表情。

  王定眉头紧皱,额上有冷汗频出,随着时间延长,他的身子也在颤抖。

  怕死嘛,人之常情。偏偏湛准这王八蛋还不给人家个痛快。

  长久没得到回应,王定终于也是没忍住睁开了眼睛,见到眼前人正悠闲地啃着一个梨而完全没理自己,刚刚的害怕已经完全化为了烟云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被戏弄而激发的恼怒。

  “湛晴岚!士可杀不可辱!你这是何意?!”

  “啊。”湛准瞪着无辜的大眼睛望着眼前这位胡须已经凌乱了的老青年,又啃了一口梨,才不在意地说道:“嘛,其实我想说,就这么两句话,你自己去跟我兄长还有孟子固说便行了,何必麻烦我?”

  “我一将死之人,你何苦还要取笑我?!”王定愈发愤怒了。

  “谁说你要死了?”湛准不由失笑。

  王定满脸的愤怒又立刻转变成为了茫然。

  湛准笑着道:“我跟父亲说过了,你是无罪的。”

  “怎......怎么可能。”王定面露恍然。

  “仔细想想就知道了,珍宝阁中那么多宝物,你为何偏偏拿了个山魅?莫非是你对它一见钟情?”湛准玩笑似地说,“自然是因为在你进入珍宝阁之后,无意中被山魅强行灌入了灵力迷惑了心智,这一点,别人不知道,曾经被山魅控制过身体的我还不清楚嘛?至于后来的事,虽然可能你已经恢复了一点神智,但多有一些骑虎难下的意味。即便是其中夹杂着一些想要得到更强大力量的虚荣心,那也是人之常情了。”

  王定默然不语。

  “呐!说真的,难道你就甘心这样以一个古木小吏的身份死去吗?”

  行刑柱上的男人黯然抬头,又沮丧地晃了晃脑袋。

  “那就是了!”湛准道:“我也跟你说实话吧。山魅一案,你绝对不是无辜的,但现在的结果就是这样,你罪不至死,在这刑用柱上受了两天苦头也算是有过惩罚了。”他平淡的语气中突然又加上了一种真诚与认真,“现在,我也成为一名持铁吏魁了,但你知道我的,我不是个什么正经人,对于缉邪也并没有什么经验,更别说还要管六个下属了,想到这些就一个头两个大。所以,我很需要你,需要你这样一个当过持铁吏魁的人来辅助我。”随即,他又故作轻松地笑道:“如何啊?我救你一命,然后你要做我忠心的走狗!”

  王定目瞪口呆,同时湛准也解开了缚住他手脚的绳索,将他从行刑柱上放了下来。突然双脚着地,王定也是差点摔了个踉跄,但他只是稍微活动了一下一直被固定住了的四肢,然后便捻着胡须正色对湛准道:“帮你可以,但我不当走狗。”

  湛准最后咬了口手中的梨,再次开始了他的没正形。

  “你果真是只倔强的走狗!”

  “我不是走狗!”

  但,能开得起玩笑,也算是关系开始变得融洽的第一步吧。

  无论如何,与王定吵闹着从审判室内出来后,两人又一起去负责康伯府内吏员培养的灵石持器吏魁那里挑选了三个新人吏员。

  分别叫做阎盛阎华成,钟周钟灵全,尹寺尹光才。他们的相貌也极其好辨认,一肥,一瘦,一肥瘦相间。

  而之后,湛准便让王定先行带着这三个看起来不甚靠谱的小子往孟坚家里去了,而他自己则回房间里抱出了那坛剩下的,本来准备用来招待“耀”的陈酿老酿,随即便叫上林隼一起骑着他的那匹短腿小黑马去看望自己那位重伤在家的新下属了。

  至于一匹马,两个人如何骑,那便不是我们该想的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