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缉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各怀鬼胎

缉邪 陈彧CY 2767 2019.10.14 18:00

  寒夜中冷风瑟瑟,吹得城墙之上那些持着弓箭架势十足却根本没打过仗的新兵蛋子脸色通红,皮肤干裂。

  “要来了。”立于城头的蒋义山低语了一句,便拔剑而起。

  众兵士严阵以待,慌乱之余又有一丝激动,仿佛潜埋在心中许多的那泓热血这时终于被唤醒了。

  转而往城墙下边望过去,看不见边际的黑夜中,能够感觉到千米之外的矮草之中有了动静。悉悉索索的,声音并不算大,甚至许多人都是将耳朵张得老大才勉强听到一些微小的声音。

  其实,这些禁卫们是第一次打仗守城,而另一边的那些妖邪们又何尝不是第一次打仗攻城呢?

  “头儿,那狐妖说叫我们打先锋,这先锋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有只看起来傻傻笨笨的狐妖晃了晃脑袋,“而且,那狼族和蛇族跟我们可是死对头啊,放它们跟在我们屁股后面,真的没关系吗?”

  “啊呆,这就是你不懂了!”又有只看上去比他聪明不了的虎妖故作高深地讲解了一番,“那狼族和蛇族之所以跟在我们屁股后面,其实是为了方便接应!”

  “接应又是什么意思?”

  “接应就是......嗯。”那只故作高深的虎妖思索了一阵,却似乎并没有想到一个合理的解释,“总之,既然它们想跟在我们屁股后面吃屁,那就让它们跟着好了,不用担心的。”

  “白给它们屁吃,也是便宜它们了!”那名为啊呆的虎妖恨恨地骂了一句。

  听着身旁这俩在自己耳边不停地嗡嗡念叨,身为虎族族长的张烈倒也不制止它们,反而加入了其中,“诶!啊呆,话不能这么说,欲为王者,大度是必须的。”但它也适当地控制了一下局面,“现在大战在即,不要再谈些这种蝇头小利。待会等我们冲入松都城,那肉质滑嫩的童男童女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就让狼蛇二族分些屁来吃吃也是不要紧的。”

  而在张烈身后的这数千虎妖,个个膀大腰圆,身形高大,但全无秩序,与其说是军队,倒不如讲是一堆流氓地痞聚集在了一起胡乱地向前走去找人麻烦更合适。不过却气势十足,也称得上是浩浩荡荡。

  “慢。”看着这一大拨黑团慢慢朝城门靠过来,蒋巍赶紧喝斥住了那些试图搭弓射箭的禁卫们,“等再近些!”

  众人皆屏息凝神,就看着那黑团在黑夜中缓慢地向着城墙靠近,连眼睛都没敢眨一下。终于,那黑团也略微显出一些颜色了。

  “是虎妖!”缉邪多年的蒋义山当即心下了然,又立刻下令,“放箭!”

  然后荒唐又滑稽的一幕就出现,这数千虎妖,竟被都称不上漫天的箭雨给逼得前进不能了,甚至有些被箭扎中要害便再也倒地不起。

  虎妖们顿时失了措。

  “别怕,继续前进!”张烈大喊了一声,并带头朝那松都城门跑了过去,途中也用手抓了几根射过来的箭,反手朝那城墙上丢了回去,但基本上都是箭与箭碰撞,然后就掉落了下来,并没能对那城墙上的人造成什么伤亡。“等进了城这些只会躲在城上射箭的怂包们就完全不是我们的对手了!”

  这完全没过脑子的一句话竟然真的就激起了所有虎妖的斗志,它们纷纷不顾箭伤,也不去管重伤在地无法再向前进的那些兄弟,只是凭着坚硬的毛皮和灵力护体就一股脑朝着城墙涌了过去。

  途中也有许多虎妖没顶住箭雨,就和之前那些被射倒的虎妖们一样,濒死在了原地。

  而城上的那些禁卫们见到有手中的弓箭竟也能对这些妖邪造成效果,便士气更加高昂,愈发兴奋,也更加认真。甚至显得有些游刃有余,就好像先前蒋巍许诺的那一箱白银,好像是手到擒来的东西。

  再等那些虎妖们的残兵们真的来到城门下时,他们的士气又更加高涨了。

  要问为什么的话,这三十余丈高的城墙莫非是摆设?虎妖又不会飞,它们更没有攻城车,云梯等这样的攻城装备,它们能怎么进这松都城来?此时,在立于高墙上的那些禁卫眼中,只要自己没有傻到跳下城去与那些虎妖搏斗,是绝对可以高枕无忧的。而也的确,在城楼下,面对着头顶万千箭雨,那些虎妖的内心几乎是绝望的,眼前的这座坚城此时对它们来说好像就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

  “头儿,我们今天真的能吃到这松都城里的人肉吗......”虎妖阿呆的表情略有些失落。

  不久前还在向它解释说冲锋和接应是什么意思的那只虎妖现在正奄奄一息地躺在它怀中。

  张烈看了它们俩一眼,又看了看一路跑来死在路上的那些虎妖尸体,最后大致数了一下现在还活着的虎妖数量,只剩下来时的半数了。

  “放心吧,啊呆。”张烈微微叹了一口气,“你说,头儿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们。”

  它突然故作轻松地一笑,又高声言道:“小的们!都随我来!”随即,这一众虎妖又都顶着箭雨跟在张烈之后朝城门挤过去。

  城楼上的蒋巍看着这一切,顿时在心中暗叫不好,又连忙下令道:“禁卫呆在城墙上继续射击!千万不要下来!康伯府吏员皆随我来!”说着,他便提刀率先向城下奔去。

  而没等他领着人到城下内城门时,城外的那些虎妖却已经集结完毕了。

  “混蛋们!都给老子等死吧!”张烈一声怒吼,仿佛虎啸声从天而降,响能百里,不仅是松都城上的这些禁卫们,便是在它背后很远的江月及其他小妖们都忽然有一阵威压驾临,不禁汗毛直立。随即,张烈突然一拳轰出,携带着千钧力量,竟然直接将这松都城南城门打了个粉碎。

  “开餐了!小的们!尽情地吃吧!一个都别放过!”

  它说着的同时就第一个踏入了这松都城中,其他虎妖也都不甘其后。而它们并未深入松都城多少,蒋义山便也领着众康伯府吏员在城下列队了。

  “到此为止了,张烈。”那位缉邪侯横刀直指虎妖族长,而他身后其他吏员也纷纷紧握武器跃跃欲试。

  而在这一战场的千米之外,刚听到虎啸声的狼族族长铭牙和蛇族族长绿腰却领着各自的族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张烈那只憨虎似乎真的把松都城门给打开了。”绿腰抿了下嘴,舔掉了嘴唇上的蓝色毒素,仿佛是也进入了认真状态,但表情却是淡漠,“按照江月的意思,我们是不是该去接应它了?”

  “呵呵。”铭牙突然一声冷笑,“接应?开什么玩笑?你忘了先前这憨虎怎么说我们的了?它死了不是更好?”它双手一摊,直接就在这地上慵懒地卧了下来,“我们和虎族可是死对头啊,现在鼠王生死不明,而这憨虎也是凶多吉少,五大妖族一下子就少了两个首领,之后这两族不是任我们吞并?”

  “可是,”绿腰还是有些顾虑,“如果我们不接应它的话,江月那里是不是说不过去?”

  “不能这样说。”铭牙事不关己地道,“你应该仔细想想,如果我们接应了它,又会如何?到时三大妖族汇聚,小小一个松都城,焉能有不破的道理?”

  “这不是正好吗?”绿腰稍显疑惑,“我们来这里不就是为了破这松都城?”

  “那是狐族的目的,不是我们的。”铭牙打了个哈哈,“你还是太妇人之见了。也不想想,如果这松都城真的破了,我们又能得到什么?到时候好处啊,声望啊,都是狐族的,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你的意思是?”

  “我是说,这一仗,我们不能赢!”铭牙突然目光坚定,“只要此战失败,那么,作为战争发起者的狐族在群妖中的声望必然会一落千丈。同时,如果靠着此战除去几个讨人厌的家伙,比如鼠王,比如那憨虎,再比如那傻子熊,甚至江月。如果真的能做到这些,到时候你我二族联手,群妖首领之位哪还轮得到它狐族?”

  “有理!”绿腰听着连连点头,也学着铭牙慵懒的样子找了颗石头便将身子尾巴盘在上面睡觉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