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缉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分功

缉邪 陈彧CY 2930 2019.09.21 12:00

  在与山魅的战斗中获得胜利以后,蒋巍得到的只有堆积如山的公文。或是县衙送来的,或是属下汇报的。每次这种规模的大战就是这样,各种伤亡,以及之后的安置,都是足以让人一个头两个大的。

  说起来也是可怜,以前湛康伯当缉邪侯的时候这些公文就是由蒋义山处理的,没想到现在自己当了缉邪侯,这些破事还是要来累他的眼睛。

  看着眼前繁杂的文字,蒋巍也是不由连连叹气。

  “君侯。”

  正在烦躁期间,刘争再次突然出现在了蒋巍的房间里,不过和以往一样,他是没有敲门这个习惯的。

  “放桌上就行。”

  但这位早已经习惯了的缉邪侯也不在意这种细节了,他只是迅速抬了下眼睛,看到对方是携带着那把缉邪刃过来后,他的视线又马上落到桌上的文书上去了。

  不过刘争也没着急离开,将缉邪刃放置好之后他便在桌前与蒋巍对坐了下来。

  “皇帝的旨意下来了。”

  “说什么?”蒋义山头也没抬一下。

  “先是讲了蒲老太尉的不是,说他差点害自己冤枉了君侯,罚了他一年的俸禄。之后便自省说不够信任君侯之类的,”刘争笑着道:“他那种文绉绉的鸟语我学不来啦,总而言之,最后的结果是君侯你保持原职不变,并且将罚了老太尉的那一年俸禄赏给了君侯。而被遗猫案牵扯到的那些人家,也已经转交给相关的人负责了。”

  闻言,蒋巍只是再次叹了一口气,并没有任何喜悦的情绪。

  “把那些赏下来的钱都分给这次因为山魅而死去的吏员他们的家属吧,如果不够的话可以从我的俸禄中拿。”

  “是。”刘争也是赶紧收起了笑,正色拱手应道,便也不敢再久留,直接出门取钱去了。

  蒋巍望着纸上写着的那一个个人名,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苦涩滋味。但他绝不是因为这些吏员的去世而感到难过,缉邪这么多年,他对于其他人的生死早已看淡了。

  提笔思索良久,却还是不安。

  于是他干脆丢下了笔,抽起桌上的那柄缉邪剑,就往另一处去了。

  “稀客啊!”江许正和牢内的那几只犬妖感慨太尉家的那只肥猫被蒋闽和蒲婉联合一起接回家去了,他如何如何寂寞无聊呢,只觉得背后突然被人射上了一道犀利的目光,回头一看,果然是蒋义山,“蒋侯爷上次来这里时在下似乎还只是妖狱里的一个普通小吏员呢。”

  两人客套地寒暄了一阵之后也是由牢内转到上一次江许与蒋闽湛准进行交易的那个审讯室里,开始了正题。

  “那么这次侯爷来找在下究竟是所谓何事呢?”江许眯着眼笑说,但他其实是不开心的,而至于不开心的原因,就更明显不过了:你儿子刚把我一手养瘦的肥猫给抢走了,还指望我能想你什么好?

  夺猫之仇不共戴天!

  “自然是分功的事。”蒋巍开门见山地说,“这次遗猫案可是个大案子。”

  “哦?”江许略微做出了一丝感兴趣的样子,不过,蒋义山这第一句话出来,他其实就已经料到这人之后要说什么了。或者说,接下来的对话,是他上次在这件小屋子里和蒋闽湛准谈过之后,必然会发生的。

  “无疑,这次案子,永逸你的功劳是最大的。”蒋巍试探性地扫了对方的表情一眼,见无甚波动之后他又微微皱眉苦笑,“但这次事件伤亡惨重,且不计我康伯府吏员,便是这城内百姓,损伤也是不可想象。而造成这一切的山魅,其实是一只早在十数年前就被我跟康伯封印在了珍宝阁的猫妖。这珍宝阁中之妖居然能再度为祸人间,我难辞其咎,因此,我的罪过是最大的。”

  这就是在帮自己的两个儿子背锅了。

  “莫非蒋侯爷这次过来就是为了向在下检讨自己吗?”江许不由失笑,“真是有心了。”

  蒋巍知道这小子是在调侃自己,但偏偏碍于此时的处境,又不敢发作。

  他的嘴唇动了动,像是要接着往下说,但似乎最终并没组织好语言,所以便用行动代替了。他解下了随身的缉邪刃,拍到了桌子上,然后推给了江许。

  “侯爷这是何意?”

  蒋巍眼皮微颤,“这个缉邪侯,你来做似乎更加合适。”

  听到这种话,虽然江许并不吃惊吧,但他还是努力做了一个惊讶的表情,然后又转换成了得意,“我做缉邪侯?那侯......咳,蒋义山你又该去干什么呢?”

  “自然是接替永.......”蒋巍强忍着不悦面色如常道:“自然是接替君侯你执掌这妖狱事物。”

  江许内心狂笑,面上却没表现出来,只是正色询问道:“那这妖狱内的事我还能管吗?”

  “康伯府内大小事物繁多,君侯怕是没时间再管束妖狱之事的,由蒋巍帮君侯代劳便可了。”

  这时蒋义山是真的要忍不下去了,但好在,江永逸也终于绷不住了。

  “那我不干。”他没正形地说:“蒋侯爷你这人忒不厚道,现在刚有一桩大事过去,府内公文事物肯定堆积如山,你一个人处理得费力,就像骗在下去处理!在下才不去呢!去康伯府哪里有在这妖狱里清闲舒服?”

  听着这话,蒋巍才松了口气下来。

  虽说他刚刚一直都只是在说场面话,以求得自己想要的东西。但这江许脾气向来古怪,讲不好他真的就把这客套话当真,然后就把缉邪刃收下了呢?

  平白无故就送个缉邪侯的位置给别人算怎么回事?

  而既然江许已经这样说了,那就证明,他对于蒋巍来此的目的已经心知肚明了。所以蒋义山接下来完全可以开门见山。

  “可永逸你这次的功劳,如果我不做出点相应的表示,可是绝对不可能让其他吏员服气的。”

  “分出去不就好了。”江许理所当然地说。

  蒋巍怔了一下,虽说这就是他的目的,但他是真没想到对方会如此果断。

  “可,分给何人才最为合适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蒋侯爷心中不是已经有了答案吗?”江许笑道:“何必问在下?”

  “的确。”蒋巍微微颔首,“此次事件中,若说永逸你功劳第一,那你下属那名叫做林隼的吏员,也称得上是功劳第二了,升个白......”

  “不不不!”没等蒋巍说完呢,江许便立刻打断了他,“在下的意思是,侯爷完全可以将我的那份功劳分给蒋晏池和湛晴岚。”

  “啊?”蒋巍目瞪口呆。

  “多亏了蒋闽所获得的情报,在下才能够想到借猫来威胁蒲老太尉;而与山魅对战时,全靠湛准意志坚定,干扰了山魅的思维,在下才可从这只难缠的妖邪手中讨得一些便宜。故此,蒋闽升青铜持器卫,湛准升持铁卫魁,侯爷觉得如何?”

  这话若是到了封赏的时候蒋巍当着众康伯府吏员的面说出来,他便怕是真的当不稳这个缉邪侯了。但若是江许如此说,倒是真的没人敢说不的。

  帮儿子脱罪,同时最大程度地从江许手中分得功劳,这就是蒋巍此次来妖狱的目的了。但他是真没想到自己的目的会达成得如此顺利。因此他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脸上此时却是明晃晃地摆上了一丝诧异的神情。

  “既然是永逸所言,自然是善!”但说真的,就这样白嫖人家的功劳,他也是的确挺不好意思的,于是喜悦过后,他又赶紧询问道:“可不知永逸觉得林隼又该升个何位才合适?”

  “那个臭小子啊!”提起这个名字,江许立马又摆出了一张不悦的脸,当然,是装的,他一点都不讨厌林隼,反倒是林隼对他有种一言难尽的怨念。“君侯如果方便的话,赶紧将那小子从妖狱调出去吧!就调到湛准手下做一个古木小吏,也磨磨那家伙的心性。”

  “如此,真的合适?”蒋巍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如此便是最好了。”

  一番讨论后,蒋巍也是接受了这个结果。占了这么多便宜凭啥不接受?虽然,他一直提议说凭借林隼这次的表现,甚至完全可以升为与蒋闽同级的青铜持器卫,但谁让江许一直坚持只让他当一个古木吏呢?白给儿子捡个保镖,何乐不为?

  而且蒋巍后来也反应过来了,江许身为主管妖狱的灵石持器卫魁,如果想让林隼的职位提高点,别说青铜持器卫了,便是白银持器卫,他也是可以自己给林隼升的。哪里需要蒋巍费什么功夫。

  由此来看,他这样举动,怕是真的因为讨厌那个林隼,想把他赶出妖狱并且不想他有个什么好职位吧。

  这是多么可怕的怨念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