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缉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应对

缉邪 陈彧CY 2655 2019.09.18 12:00

  秋意浓重,刚刚从大堂出来的湛准却是悠闲,他先是骑着那匹短腿小黑马跑到隔壁安康道上沽了四两酒,然后便躺回了自己房间的榻上边饮着酒边惬意地翻看着一册春宫图。

  说来也滑稽,这不堪之物居然是那湛康伯留给自己亲生儿子的唯一遗物。

  倒也不一定吧,那厮向来风流成性,指不定在外面有多少个儿子呢!

  不过,湛准的视线虽望着手中各型各色的美人儿吧,思绪却停在了方才去沽酒时经过的闹市间。今日的安康道,比寻常时候的都要热闹。各种高门大户的老爷们和一些地头蛇家的管事们皆不计身份地走在一起,且具皆神情凝重,或是哭诉,或是叫骂,之后,却又搂肩大笑,说些什么“彼时必要这些为官的晓得,我们这些平头百姓也不是可以随意欺侮的!”之类的豪言壮语。

  而这种情形的出现,再联想到就在刚才,那位缉邪侯大人,也就是蒋巍蒋义山了,已经马不停蹄地跑去县衙,以“缉邪”为名,帮自己两个儿子脱罪了。之后会发生的事情,湛准也就能够想象了。

  人家费劲心机地让缉邪侯的两个儿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杀人,为的可绝不是陷害区区一个孟坚啊!

  “晴岚,你在吗?”

  门外传来一阵不算礼貌的敲门声,是蒋闽的声音,但也透露出了来人的不悦。

  于是湛准也只好迅速收起那册自己父亲所留下来的遗物,然后从床上跳起来将对方迎进了屋子里。

  “兄长怎么才来?”

  其实,他早就已经预料到了蒋晏池一定会来找他。这是绝对的,谁让他一手陷害了人家下属是罪人呢?孟坚一事,完全就没有证据好吗?居然就这样草率地定罪了。这让向来关爱自己下属蒋闽怎么可能接受?但,谁让湛准是自己弟弟呢?而这件事的主审还是自己的亲爹!并且,孟坚那蠢小子甚至还自己亲口承认了!所以,即便心中郁闷,在堂上时,蒋闽也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发声的,只能等一切尘埃落定后来这里跟湛准发发牢骚。

  “我方才去了审判室,想看看孟坚,但被人拦住了。”蒋闽没好气地说,然后径自到桌边坐下,又举起桌上的酒壶猛饮了一口,以手捶桌,却也没敢太用力,然后用一种介于愤怒与茫然间的语气冲自己这位弟弟质问道:“你不会以为孟坚真和妖邪勾结了吧!”

  “当然不是。”湛准也走到桌边在自己兄长身旁坐了下来,晃着酒杯叹气道:“把罪名甩给他,只是为了使真正的凶手放松警惕罢了。”

  “你岂能如此侮人清白!”听着湛准如此说,蒋闽这下更是为自己那位老实下属气愤了,恨不得立刻就举着手中的酒壶狠狠摔在地上。但又似乎徒然反应过来了什么,于是只是轻轻将酒壶放回了桌子上,转而盯着湛准的眼睛正色询问道:“莫非,你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

  “当然。”湛准抿了一口酒,无奈言道,“只是就算我今日在堂上说出凶手是谁,兄长此时也还是要来找我要我还你下属一个清白的。”

  “你且说来!”蒋闽言语急切。

  湛准不由冷笑,“今日持器验邪一事,提前所知者仅八人,现在二人已死,非父亲,非你,非我,非孟坚,还能是谁呢?”

  “我懂了!”蒋闽猛然做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是林隼!?”

  “......”

  “阿嚏!”

  而此时的林隼也是回到了妖狱里。见他难得失态,一旁专心哄着猫的江许也是没忍住取笑了他一番:“看吧,就你这个糟糕性子,在外面转一圈,果然就有人说你坏话了。”

  “迷信。”林隼擦了下鼻涕,冷冷地吐出了这两个字。

  “行缉邪事,难道还不能迷信吗?”江许不由失笑,见那牢中“侯爷”也不搭理自己,他索性也是放下了手中的勺子,然后将那个盛有炸脆鱼骨的碗递给了隔壁牢里的犬妖们,便搂着林隼往这妖狱中一安静之所在去了,“说说吧,此次回来,可是有什么疑难之处想要问我?”

  “的确有。”论及缉邪之事,林隼也不再冷淡惜字,反而摆出了一副请教的姿态,“此事背后之妖邪,莫非不是山魅?”

  “自然是山魅。”江许眯着眼睛道:“有能耐在半年内操控万只猫杀万人并使其化人形行人事言人语的妖邪,除了山魅,莫非还有第二只?”

  林隼扶刀微微点头,像是完全确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想,但又摆出了一副疑惑的表情,“那与山魅勾结的那个人,真的是蒋闽属下的吏员吗?”

  江许不由大笑。

  这让林隼迷惑之余又有些尴尬了,“有何可笑之处?”

  他像是在喝问,但江许却没有因此止住笑意,反倒越发得意,“所以说你还差得远呢!”

  就在林隼即将发怒之际,江许又从容言道:“既然袭击你们的都能是四只猫妖,那又是谁规定与妖勾结的人,就只能有一个呢?”

  林隼这才茅塞顿开,但却还是不解,于是只得恭敬请教,“莫非大人已经知道这人......这几人是谁了?”

  “自然知道。”江许自得地说,同时他用一种挑逗的眼神望着林隼,让后者极为不自在,却又无可奈何,持续了一小段时间后,他才心满意得地接着往下讲,“并且已经想到了应对的方法。”

  但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又表现得极为失落且有一丝不舍,然后便扔下林隼呆愣在原地,自己则跑去妖狱厨房找掌厨大妈了。

  “赵大娘你这手艺不行啊!那鱼脆骨黄胖胖连看都没正眼看一下。你再做一个!不吃饭可急死我了!”

  ......

  “真的没关系吗?”

  从县衙出来后,看见那些见到了公告的百姓们的反应,那位跟在蒋巍身后的络腮胡白玉将军也是不由感叹。

  毕竟这次自家缉邪侯以公务为名帮自家两个小子脱罪,可是真的引发了民怨啊。

  但蒋义山除了摇头叹息之外,也没有过多的说辞了。只是讲了一句:“为这破事也辛苦你好几天了,今天难得出来,带你去吃顿好的吧。”便领着自己这位得力下属进到了宫城里。然后竟然直接找到了负责御膳的大厨给他们做了四五个小菜。

  这就是这个世道缉邪侯地位的体现了。

  再加上从县衙出来之后,也早不是正午时分了,距饭点还有一段时间,大厨做完饭以后便也去休息了,此时厨房里极其清静。兄弟俩便直接在这御厨房边吃喝,边谈论了起来。

  “进先我问你。”蒋巍将一片黄金色泽的瘦肉夹进嘴里的同时言道,“山魅的目的,是不是缉邪刃?”

  “自然是。”名为进先的络腮胡中年男人严肃答道。

  “那若是缉邪刃被他们得到了之后,他们第一时间会做什么呢?”蒋巍又夹了一块酷似翠玉的糕点。

  中年男人思索了片刻,然后又猛地一拍手,只觉得豁然开朗,“必然是去拿缉邪刃解开吊坠的封印!如此的话,我们便可知道是何人拿走了吊坠!又是何人与山魅勾结了!”

  “但是我身上的那把缉邪刃是假的。”蒋巍平静地言道,又饮了一口乌鸡汤。

  而那位白玉将军,刘争刘进先却是不禁将身子又坐直了几许。

  ......

  康伯府内,一夜无话,湛准抱着图中美人睡得憨实,江许看着猫咪终于肯吃饭了也是欢喜;蒋巍躺于床上,两只眼睛瞪着天花板心里却是发愁,因为对他来说,所谓换刀计,只是一个保底的计策,如果可以的话,他是真的希望自己的两个儿子能够在自己的计策施行之前做出一些出色的表现啊。

  而第二天早上,城内的鸡还未鸣呢,整个永乐街就完全热闹了起来,堆积了至少上万人吧,甚至不止!

  “杀人!偿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