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暮云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回 萦心曲(1)

暮云碧 吴小舰 3303 2021.01.14 09:17

  白衣雪和汪琬连夜出谷,等下了山,东方已是露出了鱼肚白。

  二人一路行来,山道两侧遍布杂乱的灌木丛,出了谷后,才发现鞋子上沾满了泥土,衣服也都被灌木扯破了,颇为狼狈。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禁莞尔。

  白衣雪回望蹉跎谷,但见远岫烟云,谷口被一片云雾遮蔽,已是模糊难辨,暗想:“袁师母经年生活在这与世隔绝的荒谷中,形单影只,其实是个可怜之人。师父他老人家倘若得知了袁师母的下落,不知他会不会前来寻她,再续前缘?二人相见,不知又是怎样的情形?”

  汪琬见他望着山谷发呆,笑道:“怎么?你还想回到谷里去吗?不怕我师父再把你关起来?”

  白衣雪苦笑道:“我是再也不敢踏入蹉跎谷半步了。”

  汪琬心下歉疚,说道:“这都怨我,要不是我硬拽着你来,你也不会遭此困厄。”

  白衣雪叹道:“那也怨不得你,只怨我坏了你师父谷中定的规矩。”顿了一顿,说道:“我们一溜烟走了,你师父会责罚你师姐么?”

  汪琬笑道:“你放心吧,袁师姐毕竟是师父的亲生女儿,一直视为掌上明珠,师父不会过于为难袁师姐的。”

  白衣雪听了,心中稍安:“是啊,袁师母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疼爱还来不及呢。”说道:“那就好,汪姑娘,事已至此,你师父是决计不能再去求她了。我们走吧,去会一会那位神秘的笑面大盗。”

  汪琬本来掐指一算,离笑面大盗约定的期限已不过两日,但白衣雪被蹉跎客一番折辱之后,是否还肯施以援手,心中实难确定。一路上她都在暗暗寻思如何向他张口,听他自己主动提出,不禁心花怒放,一对眸子荧光闪闪,喜道:“‘口言之,身必行之。’白大侠言而有信,小女子不胜感佩。”

  白衣雪微微一笑,道:“走吧。”

  东阳城离蹉跎谷不过几十里,二人脚程甚快,晌午时分便进到城内,汪琬领着白衣雪直奔城南的通威镖局。

  来到大门,白衣雪见那镖局绣闼雕甍,门顶的匾额四个遒劲的大字“通威镖局”,下面还有一行金光闪闪的小字:“婺州第一镖局”。

  白衣雪心底暗赞一声:“好气派!”再行得近了,但见镖局漆黑的大门上,怒目圆瞪的螭首,獠牙叼住门环,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显得威风凛凛,大门的两侧,则写有一副大红的对联,笔墨雄健,字体骨气劲峭:

  “镖行天下,带三分笑,走南闯北以和为贵,懋德是本;人在江湖,求一世稳,戴月披星惟安是福,大义当先。”

  镖局的大门矗立着七八名精壮英武的汉子,见到了汪琬,人人脸上均露出喜色,纷纷迎将上来,口中嚷道:“大小姐,你可回来了!”更有人飞奔着去通报总镖头汪元通去了。

  自从爱女不辞而别之后,通威镖局的总镖头汪元通可谓是度日如年。他四十多岁才生下了这么一个乖巧伶俐的女儿,对之疼爱不已,如今女儿数日不见了踪影,如何不叫他心急如焚?连日来他尽遣手下的镖师、趟子手外出寻觅,却始终一无所获,弄得他茶饭不思,整日坐在屋里唉声叹气。今日乍闻女儿平安归来,自是欢喜得老泪纵横,原先满腹的怒火与埋怨,在见到女儿的那一刻,也都瞬时烟消云散了。

  汪元通紧紧搂着宝贝女儿,连声说道:“琬儿,琬儿,你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柔声安慰了许久,忽又举起手掌,作势欲打,说道:“你个死丫头,这些日子去了哪里?你看把你爹爹急的,白头发都不知长了多少根。”

  汪琬见他形容憔悴,垂泪道:“爹爹,都是女儿不好,女儿知错了。”

  父女二人哭哭笑笑,好不容易情绪稍微平复了些许,汪琬便将白衣雪引荐给汪元通。汪元通见他不过是位乳臭未干的小子,竟要前来擒拿笑面大盗,不免满腹疑云,担心女儿年幼无知,多半是受了白衣雪的蛊惑,名为助拳,其实不过是为了赚取一些酬金而已。

  汪元通老于世故,自是不动声色,待得安排了白衣雪住下后,立时拉着女儿来到后堂,详细询问了一番。

  汪琬将二人的际遇细细说来,汪元通方知人不可貌相,江湖之中英才辈出,这才打消了先前的重重疑虑。寻思着蹉跎客如能亲来,也未必敌得过那笑面大盗,此人功夫深不可测,犹在蹉跎客之上,当真是菩萨保佑,天降贵人,助他全家得脱大难。

  汪元通对自己先前的诸多疑虑颇感歉仄,当晚便在镖局设下筵席,替白衣雪接风洗尘。席上东阳城内的知县、县尉和捕头等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一一受他邀约而至,场面极为隆重。

  那东阳的知县和县尉,见汪元通对白衣雪礼敬有加,心下均想,你老汪是不是老糊涂了,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如何能擒住令人闻风丧胆的剧盗?席间他们却也不加点破,只是对白衣雪赞不绝口,一个劲地说他武艺高强,擒住笑面大盗定然易如反掌。知县和县尉的一众属下观貌察色,见长官如此,也都纷纷上前给白衣雪敬酒,对他大加吹捧,唯有汪元通的大弟子邝天石神色倨傲,既不敬酒也不搭话,对白衣雪态度十分冷淡。

  次日便是笑面大盗相约前来取钱的日子,通威镖局外松内紧,人人如临大敌,全神戒备,惟有白衣雪一人神情轻松,见到汪元通、汪琬父女俩说说笑笑,只字不提笑面大盗的事,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汪元通嘴上虽是不说,心底不免犯起嘀咕。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汪元通再也忍耐不住,说道:“少侠,今晚大盗就会到来,你需要多少帮手?老夫也好提前做些准备。”

  白衣雪微笑道:“总镖头手下共有多少人?”

  汪元通道:“镖局里的镖师和趟子手,加起来有三四十人,再加上知县和县尉安排的人手,总共有五十余人,少侠如若觉得不够,老夫再去他家的镖局请些人手来,如何?”

  白衣雪见他神色颇为凝重,问道:“总镖头,那大盗当真是神出鬼没,在东阳城内能够来去自如?”

  汪元通自忖:“老夫一家数十口的身家性命,可都系于你手,今晚容不得有半点的闪失。”正色道:“白少侠,老夫知道你本领高强,寻常的盗贼自是手到擒来,不过这个笑面大盗,万万小觑不得,就连鲁县尉都感叹说,他缉盗捕凶二十余年,也从未见过如此狡悍的剧盗。今晚须多布置些人手,务必将他缉拿归案。”

  白衣雪笑了笑,说道:“总镖头不必了,我一人足矣,无需任何的帮手。”

  汪元通听了,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面如土色,怔怔地说不出话来,暗想:“笑面大盗来去如风,手段狠辣,你如此托大,万一失了手,倒是一走了之,我这全家老小,数十口人的性命,可就危矣!”

  他尚未作答,座上的邝天石一声冷笑,说道:“你以为那笑面大盗是一般的小蟊贼,等着束手就擒?”

  汪元通喝斥道:“天石,不得无礼!”转而向着白衣雪道:“小徒出言莽撞,冒犯了少侠,还请勿怪。”

  白衣雪微笑道:“不碍事。”

  汪元通沉吟片刻,说道:“不过小徒的话,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数月以来,笑面大盗在我东阳城内横行无忌,官府的捕快倾巢而出,竟是拿他没有一点办法。古话说得好,凡事宜未雨而绸缪,毋临渴而掘井,老夫还是提前多备些人手,总是多一分成算。”

  白衣雪笑道:“总镖头多谋善虑,原也不错,只是不必如此兴师动众,我现在只有一个担心。”

  汪元通道:“哦?白少侠请说,只要老夫能够办到的,老夫全力去办。”

  白衣雪摇了摇头,道:“我现在担心的是,镖局里的动静太大,笑面大盗倘若得知了风吹草动,今晚不肯现身,岂不误了总镖头的大事?”

  汪元通呐呐地道:“这个……这个……”

  汪琬站起身来,笑道:“爹爹,既然白少侠说无需帮手,那你就不要添乱了。”

  邝天石脸上青筋凸起,斜睨了一眼白衣雪,心想:“一个小白脸,能有多大的能耐?你轻易骗得了师妹,可骗不了我。”高声说道:“师妹,捉拿笑面大盗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闹着玩的,咱们通威镖局数十年的威名,还有数十口人的身家性命,可谓千钧系于一发,如何能够儿戏?”

  汪琬冷冷看了他一眼,嗔道:“谁儿戏了?哪个儿戏了?你自己没这个本事,当别人也没有么?有本事你去将笑面大盗擒了来。”

  邝天石闻言,霍地站起身来,一张脸涨得通红,瞧瞧白衣雪,又转头瞧瞧汪琬,大声道:“好啊,师妹,你也不用拿话激我,我邝天石虽技不如人,却也绝非贪生怕死之徒,今晚我便与笑面大盗拼个你死我活。”

  汪琬白了他一眼,道:“呸,谁稀罕你去拼命了?拼得着吗你?”邝天石怒不可遏,脸上的肌肉都扭曲了起来。汪元通的二弟子吴天风、三弟子康天河等人见了,纷纷出言劝解。

  汪元通叱道:“琬儿,你怎么和你大师哥说话的?大敌当前,你还嫌不够闹腾么?”向白衣雪一拱手,苦笑道:“小女和小徒倒叫白少侠见笑了。”

  白衣雪瞧了一眼邝天石,暗忖:“此人虽有些鲁莽,倒也不失为是条血性的汉子。”笑道:“既然总镖头有这番心意,我今晚就向总镖头借一个人。”

  汪元通微微一怔,问道:“哦?借一个人?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