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足坛菜鸟少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 球队大巴的故事

足坛菜鸟少帅 一诺千心 2061 2020.08.01 22:22

  李志杰上车之后坐在离司机最近的座位上,问司机道:“你叫什么名字。”

  司机边开车边答道:“我叫阿雷佐,先生。”

  李志杰一只手搭在栏杆上,大巴车正在排队进入球场的停车区。

  “你一直给米兰开车吧。我上任第一场比赛我记得司机就是你。”李志杰找点话题聊。

  “是的,我给米兰开了10年车了。”阿雷佐自豪道。

  谈到自己的职业故事,阿雷佐的话匣子就打开了。

  “我开大巴车也有几十年了,之前给别的球队也开过,见过大巴上有趣的事情太多了。”

  阴谋、对抗、意外、中弹、歌声、性、庆祝、斗殴......

  球队大巴上发生的故事,其实一点都不少于更衣室。

  “就单单是大巴车上球员们找座位都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先生您这还没怎么执教过。

  等时间长了你就仔细观察就能发现这里头还有很多道道呢。”阿雷佐笑着跟李志杰描述道。

  一般来说球队大巴前两排是教练组成员的位置。

  主教练更喜欢坐在驾驶员身后的位置,球员们则在后面自由地选择座位。

  对于阿雷佐的话李志杰毫无经验,他没怎么关注过后面球员是怎么坐的,没想到就这个还是有说法的。

  名宿皮雷曾说:“作为年轻人,你要等老将们都坐下后再选择自己的位置。

  也就是说,大家都坐下,你才能知道哪个地方有空。这和在餐桌上是一个道理。”

  曾短暂入选法国队的前巴黎圣日耳曼后卫贝尔纳·门迪,就是个“懂事”的乖孩子。

  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在大巴外等所有人上车,亨利看到了,就让我坐在他旁边。

  这是一个事关尊重的问题,但这在以前有效,现在就不太行了,到处都是刺头……”

  当然,也有些老将压根儿不在意座位,比如1998世界杯冠军中卫勒伯夫。

  “我通常都是看心情,齐祖、布兰克和巴特斯有固定位置,其他人都是随便坐。

  要么一个人坐在角落安静打电话,或者几个人凑一起玩牌。

  有些球员总是坐同一个位置,因为迷信。

  只有博格西昂经常坐在司机后面那一排,因为他要给我们放音乐。”

  普拉蒂尼那一代法国国脚,没少跟着大巴在欧洲四处旅行。

  当时来说,那是最便捷、最便宜的交通方式。

  那时的球员更加安静,个人有各自的习惯,没人会因为坐到车内厕所旁边而不满或抗议。

  前国脚巴蒂斯通回忆说:“在我看来,座位在哪里一点儿都不重要。我喜欢坐在前排靠右,但没有什么特定规则。

  我记得米歇尔(普拉蒂尼)喜欢在车上走来走去,和所有人谈话,鼓励他们。

  因为球队座位这个事情,也发生过冲突。

  2008年欧洲杯,法国队表现不佳、成绩糟糕,队内气氛沉重。

  一次训练结束后,纳斯里回到大巴、坐在了亨利的固定座位上,加拉看到后很不爽,要他换个地儿.

  “他(纳斯里)看着我,然后戴上了耳机。这时蒂耶里(亨利)上来了,走到了自己的座位前,并用手势示意纳斯里换个位置,但他仍旧戴着耳机看车外。

  蒂耶里对他说:‘你知道这是我的位置,为什么还坐这儿?’那家伙还是一动不动。

  蒂耶里随后看着我说:‘难以置信!’最终那个傲慢的家伙还是起身走开了。”

  阿雷佐继续说道“这都算是小插曲了,真正有意思的情况多的是呢。还有争吵。

  像那次著名的10年法国大巴车上众人皆知的那次冲突。新星古尔库夫差点和球队大佬里贝里、阿内尔卡打了起来。

  我们这些开大巴的开时间长了,什么事情都见到过,我感觉我要是退休了,关于球员们在大巴上的趣事能写一本书了。”阿雷佐打趣道。

  “像有些球员赢球后就很激动,在大巴车里上蹿下跳的,有的球员即便赢球了也是无动于衷,一脸平静。”

  “还有可能会发生车祸,我开了几十年车了,也发生过在路上与其他车辆碰擦的事,不过我们一般都是让工作人员商量赔偿事宜,大巴依旧直接前进。”

  所以足球队大巴都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圣艾蒂安队长拉尔凯回忆说:“我们在摩洛哥就遇到过一次事故。当时司机自信能开过去,但实际情况根本不像他想的那样,大巴的一侧擦伤严重……好在车还能动,没耽误前进。”

  最搞笑的是,2008年底在多哈跟随拜仁集训时,里贝里坐到了驾驶员的位置上,这家伙居然还点火前进了几米。

  这个玩笑造成了不小的损失,由于驾驶不当,大巴撞上了广告牌!

  “再跟您说件好玩的事,李志杰先生。

  15年的时候,米兰由于太穷了,将球队大巴以15万欧元的价格出售了,并且将球队的运输业务外包给了其他公司。

  就为了节省每年30万欧元的开支。这件事一度让我们沦为笑柄。”阿雷佐谈起往事,当时的丢人现在则更多是被当做笑梗。

  谈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目的地,李志杰下车前又转身看了看那名司机:“阿雷佐,是吧。我记住你的名字了,听你讲故事很有趣。”

  “谢谢您,先生,”阿雷佐露出一排白色整洁的牙齿,笑道。

  目送李志杰跑向球场内部后,阿雷佐哼着歌,把大巴停在了停车场的位置上。

  离比赛结束还有将近2个小时的时间,他可以好好休息。

  等着比赛结束,再把他们送回去。

  “希望米兰能赢球呀,我还是喜欢看大巴里大家欢庆一堂的氛围。”阿雷佐躺在大巴后排座椅上,嘀咕道。

  等李志杰赶到更衣室的时候,主力球员已经换好了装备,正准备去球员通道。

  李志杰就站在圣西罗更衣室的门口,和他们挨个击掌,给他们加油。

  轮到凯西的时候,凯西躲了过去,笑道:“头儿你这体能不行呀,这都多少分钟了你才到,还是缺乏锻炼啊。”

  李志杰严肃道:“你明天训练场上加练10公里。”

  然后一把把凯西往后退去,接下去和下一为球员击掌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