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枭雄之明末争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公公好手段!

枭雄之明末争霸 冷月破刀 3822 2020.09.16 20:15

  达阳这话确实让在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之前无论是张亦隆还是于硕或是胡新明都没把达阳所谓的安答当回事。

  乐木吉和那姑娘齐齐一愣,但很快都反应了过来,一起躬身行礼:“遵命!大人!”

  于硕略一犹豫,还是决定把话说完,反正达阳已经给了面子,不接就是自己不对了。“乐木吉管家,今天的事就这么过去吧,你以后别为难那姑娘。”

  乐木吉心中一动,躬身更低,“是,大人!一切遵照您的命令!”

  达阳刚要让大家回包里谈点正事,远处却传来密集的马蹄声。不等达阳发问,一名亲兵从营地外快步跑过来,兴奋的说道:“回禀大人!胡德尔金大人回来了!还抓了一个活口。”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兴奋了起来,特别是杨大乖,他眼中闪过的寒芒让穿越三人组同时感到脊背发麻!

  达阳哈哈大笑着,这是今天他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有了活口,他就能抓住乌哈图的小辫子,不怕这条“草原之狐”不服软,而且有些疑问也只能是由这样的活口才能回答。

  不一会儿,胡德尔金就就带着几十名亲兵押着一个被绑成棕子般的大金卡伦兵走了过来,胡德尔金上前一步,兴奋的说着:“大人,我抓到个活的!”

  原来胡德尔金在看到袭击者分散逃跑后,就马上将手下一百余骑兵分散成三队,10骑去追逃向北方的二人,30骑去抓往东北跑的四骑,自己率领剩下的亲兵来救援达阳。这也是他的一点私心,自己负责的营地遇袭,死伤过百,这要是再不立点功,就算是达阳不怪罪自己,汗王那里也不会有好果子给自己吃。

  幸亏分兵及时,追向北方的十骑杀了一人,活捉了一人。虽然追向东北方的30骑还没回来,但胡德尔金已经觉得可以交差了,能抓到一个活口确实需要足够的运气。在留下标记后,胡德尔金就赶紧押着唯一的活口回来了,毕竟夜长梦多,这人要是在见到达阳大人前死在自己手上,那就真是白费力气了。

  达阳走到那名卡伦兵面前,接过胡德尔金递过来的马鞭,用鞭捎抬起那人的下巴,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毫无疑问,确实是金人。而且达阳几乎可以确定,这人不是伦兵就是红白摆牙喇兵一类的精锐,也肯定是乌哈图招来的。

  但这一切都需要这人亲口承认。

  卡伦兵用阴鸷的眼神看着这个足够幸运的土默特部小台吉,要是这人的运气再差一点,自己的荣华富贵就要到手了。

  一丝狞笑爬上了达阳的脸,“把这位好汉吊起来,赏他五十鞭!”

  面对着随时可能加身的酷刑,卡伦兵的脸上没一点表情,五十鞭子而已,算得了什么?

  “哟,达阳大人,不用那么暴力!把这位好汉交给我吧。”杨大乖这一开口,穿越三人组就齐齐小退了半步。

  卡伦兵的脸色也瞬间变得极其难看,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说话不男不女的家伙绝不是什么善茬,等待着自己的恐怕不是鞭子那么多简单的刑具了。

  达阳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很明显,他是知道杨大乖想干什么的,而且多少有些反感。

  只不过想到这些人两次要杀自己,自己需要同情这些家伙吗?

  当然是不需要的。

  杨大乖见达阳没意见,伸手叫一个亲兵过来,“你去把我的东西拿过来!”

  那亲兵脸色一白,马上点头离去。

  穿越三人组敏锐的注意到了,周边的亲兵都微微往后退了一小步,看来这些人对于杨大乖接下来要干的事情很清楚,这让穿越三人组更加好奇了。

  不一会儿,亲兵就把一个牛皮制成的小袋拿了过来,杨大乖接在手中,脸上闪现出一种兴奋到几乎失控的光彩,简直就好像小孩见到了最心爱的糖果一样。

  张亦隆有种不好的预感。

  “刷”一声轻响,杨大乖抖开了牛皮袋,里面从长到短从大到小整齐排列着上百根大小不一的钢针!最长的足有三十厘米,而最短犹若牛毛!这些钢针在营地篝火的照耀下闪闪幽幽的寒光。

  张亦隆和于硕俱是脸色一变,双双往后大退一步,原地只留下一脸不解的胡新明。小胡反应慢了几秒,但还是很快就大致猜到了这些钢针的用途,赶紧往后退到张于二人身边。

  杨大乖根本不理会周边这些人怪异的神态,用最真诚的笑容对着那名还不知道自己未来凄惨命运的卡伦兵说道:“我这人没别的本事,只不过擅长于开发别人注意不到的细节。比如说,让男人明白有些东西是有用的,而有些东西实际上是没用的。”

  说话间,杨大乖的眼神把那个卡伦兵从头到脚看了一遍,仿佛是一个雕刻大师在认真的看着一块泥坯。尤其是他的眼光扫过卡伦兵的某个部位时,在场所有的男人都瞬间觉得有股凉风从两腿间刮过!

  杨大乖满意的点点头,用尖厉的嗓音吩咐着亲兵:“真不错!我就喜欢壮实的汉子!把他衣服解开!”

  亲兵为难的看向达阳。

  达阳无奈的咳嗽了一声,示意杨大乖控制下情绪。

  杨大乖也醒悟了过来,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遂对达阳躬身行礼,然后让亲兵把那个卡伦兵押到一个空闲的蒙古包里。

  达阳苦笑着把穿越三人组让进蒙古包里,乐木吉则让侍女进来重新换了新奶茶。

  达阳看了看有些凉了的手把肉,有些忧心的问了句:“三位大哥吃饱了没有?”眼睛却看向于硕。

  于硕刚想要说自己还能再来点,被身边的胡新明轻打了一手肘,赶紧笑着说:“吃饱了,咱们喝奶茶吧。”

  达阳长呼出口气,示意众人保持安静,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片刻之后,一声混杂了极端痛苦和无尽绝望的凄厉哀嚎声从包外传来,包内五人都算是见识识广,但听到这一声包含了男性最绝望的惨叫声还是齐齐哆嗦了一下。于硕和张亦隆对视了一眼,这位杨公公果然是东厂高手!

  胡新明这才后知后觉的明白刚才杨大乖手中那一套钢针的真正用途,他用有些颤抖的声音问达阳:“达阳兄弟,这位杨公公不会把那个金人给切了吧?”

  达阳苦笑着给出了一个更加恐怖的答案:“相信我,他要是直接切了,就不会有这么夸张的动静了,对于那个倒霉金人来说,真切了也算是一种幸运了。”

  胡新明更加好奇了,“此话怎讲?”

  达阳长叹一声,看来应该是见识过那幅凄惨画面了,“切了只是一刀之痛,杨先生手中的那套钢针,能让人体验无数次切了之痛,你想想,一刻钟内被切个几十次。”

  胡新明感觉到一股恶寒顺着脊背爬遍全身,低声骂着:“我这是好奇害死猫啊。”

  于硕伸手拍了拍小胡后背,感谢他刚才制止了自己继续吃手把肉的,否则现在是吃也不是,吐也不是。

  达阳示意众人重新坐下喝茶,“杨先生遇到类似事情会比较……兴奋,所以刚才应该是忘了把那人的嘴堵住,现在应该听不到声音了。”

  其余四人俱是长舒口气,毕竟这时不时来这么一声惨叫,还怎么讨论正事?

  达阳把乐木吉叫过来,非常严肃对他说:“你出去传令,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五尺之内,违令者立斩!一会儿杨先生那边有结果了,你带他进来,明白了?”

  乐木吉明白这是要谈正事了,马上回答道:“大人放心!我会亲自负责的!”

  等乐木吉离开后,达阳亲自走到包门边听了一下,确定门口的亲兵也离开了,这才重新给穿越三人组每人倒了一碗奶茶,这才坐下来,犹豫了好一会儿,这才抛出一个重磅话题:“我知道你们三人不是来自什么诺罗斯部,但是,我也不想追究你们的来历。”

  于硕刚要说什么,就被张亦隆制止了。

  达阳给自己倒了一碗酒,一口饮尽,这才接着说道:“我不怕三位大哥对我起杀心,我的命是三位救的,什么时候想拿走都行。我只是希望三位能真正把我当成你们的安答。按蒙古人的传统,我应该分一半家产给你们,甚至是我的权力。但是我不能把权力分给你们,我只是土默特部的小台吉,我还有父汗,我要对我的部众负责。所以我就想问三位一件事,你们想要什么?”

  见三人沉默不语,达阳接着说道:“土默特部虽然只是右翼三万户之一,但也有十余万部众,几百万牛羊马匹,我可以给每位恩公拔一千户部民,让他们供养三位恩公。说句自大的话,别说让三位恩公过上人上人的生活,就是三十位,也供养的起。”

  说到这里,达阳眼中闪烁起锐利如刀的光芒,此时的他才真正显露出一位蒙古部落年轻台吉应有的锋芒,“但是我不觉得三位恩公想过这样的生活,我想听听三位恩公的想法。或者说,三位恩公到草原上到底意欲何为?”

  穿越三人组互相看了一眼,于硕身子略微后倾,表示这种麻烦事交给张哥你负责了。胡新明笑着端起了奶茶,小口品着,也是同一种无声的表态。

  张亦隆点点头,看来自己只能赶上鸭子上架了。不过,谈判要有谈判的技巧,张亦隆也要抛出同样重量的话题,否则就要被达阳牵着鼻子走了。

  “达阳兄弟,我相信你有能力让我们三人过上人上人的生活,这点我毫不怀疑。都不用一人一千户部民,三人共享一千户就足够让我们过上吃喝不愁,天天醉生梦死的生活了。有一点,达阳兄弟,你可能猜错了,如果可能的话,我们确实想过这样的生活。”

  说到这里,张亦隆在心中哀叹一声,一千户部民,也就是说有三四千多人天天就想着供应自己三人吃喝用度,这种咸鱼翻身的待遇简直就是走上巅峰的人生赢家才会有的啊!自己甚至都不用担心这一千户部民会辞职会跳槽,统统没有的事。这些人天天只会想着如何让自己和二位兄弟过得幸福快乐!什么是神仙日子,这就是!

  张亦隆从未感觉到离人生梦想的距离如此之近!

  可惜啊,现在是明末乱世,如果是俺答封贡时代,张亦隆不介意当条幸福的咸鱼。毕竟自己最大的理想就是不用上班就能日进斗金。

  伸手示意达阳不要打断自己,张亦隆接着说了下去:“但是,这种日子是过不了几天的。我这么说不是担心达阳兄弟供养不起我们三人,绝对没有这样的意思。我明白一个蒙古部落台吉的财力和权势。形象点说,如果你是一棵大树,我们当然可以在树下乘凉,但如果这棵树快要倒了呢?”

  达阳双眉紧皱,“你是说,我们土默特部有危机?还是说我这个台吉的位置不稳?”

  张亦隆给出非常肯定的答案:“你们土默特部可以说危在旦夕!”

  达阳脸色剧变,刚要追问下去,乐木吉就在门外喊了一句:“大人,杨先生的事办完了,我们进来了。”

  张亦隆和于硕同时抬腕看表,不到十五分钟?这位杨公公就从一个精壮汉子身上问出了需要的口供?

  这位杨公公真是好手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