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我的怪诞学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通过

我的怪诞学园 昱甫 2122 2020.08.25 07:42

  秦既明觉得自己睡了极长的一觉。

  但似乎做了一个又长又累的噩梦,恢复意识之后非但没有感到有所休息,反而更加疲累。

  刚动弹了一下,发觉脑后搁得发疼,似乎不是自己的荞麦枕头。

  习惯性的抬手往旁边摸,抓住的也不是手机,而是某种黏黏糊糊的东西。

  秦既明一个激灵,惊醒过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本仿佛在血水里泡过般的笔记本,秦既明陡然一惊松开手坐起来。

  一瞬间,噩梦里支离破碎的各种恐怖画面又都涌上心头。

  究竟是那本来就不是梦,还是仍在梦中未醒?

  急促的呼吸了几次,秦既明冷静了下来。之后,他清醒的意识到,之前发生的事情绝不是梦。

  外面天色灰蒙,黑暗变得不那么浓重。

  秦既明先抓起手边的消防斧,用斧头挑过来背包看向里面,消防帽和八音盒都还在。

  之前那种不可名状的悚然,已经不知何时褪去了。

  捡起笔记本塞入背包,重新背上之后,他来到窗前,望向窗外。

  奇怪的是,即便天色已经开始变亮,可仍旧看不到这所学园的原貌。底下有一层浓雾,也是灰蒙蒙的,像是站在雾都的楼宇之上。

  天边突然出现一丝光亮,秦既明的手机嗡嗡几声。来不及掏出手机,周围突然被一片浓雾笼罩住,将秦既明包裹起来。

  下一瞬,秦既明眼前的景色一变,回到了西郊103路公交车终点站的站台。

  此刻刚刚天亮,路上没有行人,街道湿漉漉的,还留着昨晚大雨过后的积水。

  秦既明掏出手机,上面来了几条短信。

  “秦既明先生,您的面试已经完成。对于您在面试中的表现,我方感到十分满意。您非常适合这个职位,相信您一定能够在这个职位上实现您的人生价值。欢迎您的入职,您的工作将从明晚正式开始。具体员工细则及福利待遇,请点此下载。”

  接着第二条短信上写着:“温馨提醒:与您的合约已经开始生效,请勿轻易旷工、离职,及泄露本学园的情况。否则按照合约,您将成为怪诞中的一员。又及:根据您的面试表现,我们为您悉心准备了一份入职礼包,将在明晚您的工作正式开始时为您送上。”

  秦既明觉得自己被抽干了体力,几乎要站不住。也不管地上的水迹,坐在了路沿石上。

  然后又回到第一条短信上,点击了“点此下载”四个字。页面跳转,很快就下载安装完毕。

  在秦既明的手机上,多了一个名叫“怪诞学园”的应用。

  点开之后,里面只有业务、绩效、个人资料三栏。

  秦既明收起手机,此时天已经大亮。他朝着路对面远望过去,那里的确是一片荒地,中间只有一座破败的两层小楼,看上去像是钉子户,还有人正在上面刷牙。

  “明晚……”秦既明收起手机,发愣了片刻之后清醒过来:“我似乎不小心接触到了世界的另一面。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不想变成昨晚那些怪诞中的一员,就必须要早做准备。”

  秦既明沿路往回走,坐上公交车回到城市。

  下来车,秦既明给自己的上司打电话请了假,将消防斧送回自己的住处之后,直奔保险公司,用自己银行卡里大部分的余额购买了几份高额意外保险,受益人写上父母。

  “就算是为了过去等待期,给父母留下养老钱,我也要多撑些时间。”

  如果自己有幸能撑过去等待期,高额的理赔会让父母有所保障。如果不能,也可以退还已交款。

  离开保险公司,秦既明去了消防队,花了些功夫,打听到已经被追为烈士的刘志刚的家庭地址,直奔那里过去。

  昨天晚上刘志刚多次帮助他,秦既明是个说话算话的人。

  刘志刚的家在老城区,一栋看起来时间已经很长了的老住宅楼里。

  秦既明敲开门之后,一眼就认出了开门的女人,正是照片上那个。

  “你……”女人疑惑的看着秦既明。

  秦既明后退了一步,答道:“你好,我叫秦既明,是志刚的朋友。我来看看你们需不需要帮助,顺便带了一件志刚的遗物给你。”

  “志刚的朋友?”女人面容憔悴,上下打量了一番秦既明,有些警惕的说道:“我也不认识你啊,以前没有听志刚说过。”

  秦既明叹了口气,取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电话号码,然后从背包里取出消防帽,一起递过去:“这是我的电话,如果需要帮忙,可以打给我。这是志刚的帽子。”

  刘志刚的妻子一愣,顿了顿,伸出手来,有些颤颤的接过帽子。

  那张照片本来被秦既明放回了原来的位置,但在她接过消防帽的一瞬间,照片却突然从里面落了下来。

  “这是——”刘志刚的妻子忙蹲下来捡起照片:“志刚……”

  她定定的看着照片后面的“我爱你们”,泪水一下涌了出来。

  秦既明没有安慰,这种痛失爱人的痛苦,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不会真正懂得的。所以出声也是聒噪,不如让她自己发泄一下心中的悲痛。

  女人恸哭了许久,情绪终于渐渐稳定。她收起照片,却将帽子又递给了秦既明。

  “我只要这张照片就够了。”刘志刚的妻子说道:“这是我和宝宝的第一张照片,他当时忙得回不来,我就发给了他。没想到他印了出来。”

  秦既明看看她递过来的帽子:“这顶消防帽……”

  刘志刚的妻子摇了摇头:“我不想看见这些东西了!一看见这些东西,就控制不住的去想志刚被火烧的样子……”

  她又甩了甩头:“谢谢你。”

  消防帽是刘志刚的寄身之物,秦既明也不知道将这东西给了别人,会出现什么后果。

  而且明晚恐怕还需要刘志刚的帮助。

  所以犹豫了一下之后,秦既明接过了消防帽:“那我就不打扰了,如果需要帮助,一定给我打电话,我会尽力帮助你们母子的。”

  一股似有若无的热感顺着消防帽传到秦既明的手上,秦既明一惊,那热感随即就消失了。

  难道那些怪诞之物在离开了学园之后还能活动?

  将消防帽重新装回背包,秦既明离开了刘志刚家,开始为了能够让自己明天晚上活下来,去做些准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