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我的怪诞学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8章 各怀心思

我的怪诞学园 昱甫 2233 2020.09.18 19:43

  楼梯上,宿管不止一次的忍不住朝秦既明伸出锋利的指甲,但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最后都忍住了。

  秦既明自然不会不暗中防范。他将宿管的举动收在眼底,心里盘算着到时候如何让宿管被校长杀死。

  “或许宿管的心中也抱着跟我一样的想法。”秦既明的心如明镜,怪诞的狡诈他可是见识过的。

  既然都想坐收渔利,那就看看最终谁会坑到谁吧。

  秦既明的上楼的速度比宿管快得多,与其说是宿管带路,倒不如说是秦既明在领着宿管。

  一直上到四楼,秦既明才停下来,随手指了指身旁的一扇门。

  宿管从身后拿出一大串钥匙,在里面哗啦啦的挑出来一把,将门拧开。

  秦既明站在外面不动。

  宿管恨恨的瞪了一眼,自己先进去宿舍,秦既明又等了片刻,才用消防斧将门推得更开了一些,这才走进去。

  宿舍里面的那几个学生直板地仰面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秦既明靠近过去,抬起消防斧推推他们的身子。他们的身体十分僵硬,看起来更像是尸体。

  宿管在旁边裂开嘴发出怪笑,比划着示意:“头,看头。”

  秦既明朝一个学生的头上看过去,乍一看之下并无发现。秦既明皱了皱眉头,将那个学生翻了个身。

  这下,他看到一根形如虫足般的东西,正刺入那个学生的脑后,并随着一下一下的涌动,往他的脑中注入了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秦既明看着那根渗人的,犹如甲虫的触足般,并且还不断涌动着的东西,感觉有些反胃。

  “感化。”宿管又发出怪笑,似乎在谈论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对于不听话的学生,就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感化他。校长是这么说的。”

  秦既明撇撇嘴,对“感化”这个词又有了新的理解。

  宿管的双眼中又发出不怀好意的神色,盯着秦既明:“你不是一个听话的老师,要不了多久,你就要接受校长的感化了。”

  “那是你对我还不了解。”秦既明故意做出无所谓的姿态,像是下意识般地随手挥了挥消防斧,仿佛已经胜券在握:“其实我对物理感化的手法也有一些心得,正好可以跟校长一起交流交流,说不定谁感化谁呢。”

  秦既明自信的样子,让宿管产生了一些忌惮。它不再开口,站到了一旁。

  等秦既明确定每个睡着的学生脑后都被插入了那个类似虫足的东西后,他领着宿管,回到了罗俊他们的宿舍。

  看见宿管跟进来,几个学生吓得大气不敢出。

  “不用怕,宿管已经答应过我,不会追究你们几个没有按时睡觉的事情了。”秦既明语气温和地对几个学生说道:“而且,我希望你们从现在起,不要睡着。”

  几个学生不明白:“什么?”

  “跟我来。”

  秦既明领着几个学生出去,打开附近的另外几间屋子,让他们看到了发生在那些睡着后的学生们身上的事情。

  “这……这是什么?!”那几个学生惊呆了,他们不由自主地往自己脑后摸去。

  被虫足一般的东西深深刺入后脑,并且还看到它往里面一股一股的注入着什么,这种场景令他们不寒而栗,隐隐感到脑后生疼。

  趁他们被吓得愣住,秦既明在他们耳边开始低语:“今晚你们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你们脱离了校长的控制,获得了一半的自由。相信你们一定能够为其他同学也带来自由,而你们也终将在这个过程中找回自己。”

  “一半的自由?”几个学生过于震惊,此刻脑中一片空白,不由得顺着秦既明的话头想了下去。

  秦既明点了点头:“另外一半,或许可以去教室里看看。现在要去吗?”

  几个学生面面相觑,罗俊有些艰难的开口:“老师,我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要紧张,你们只是被一个稍微强大一点的执念控制了。等你们都找回自己之后,团结起来就能打倒它。”

  秦既明尽量保持着微笑与镇定,尽管喉咙中的苦涩与干疼愈加严重,但他还是不遗余力的安抚着几个学生们的情绪。

  事实摆在眼前,可怕的虫足就插在那些熟睡的学生脑后,他们不得不相信。

  秦既明给与他们接受的时间,没有立刻打扰他们。而是扭头问向宿管:“这些东西要怎么中断?”

  “控制这些的在监控室里,只有毁掉监控室里的那些,才能中断。但校长就在监控室里。”

  秦既明想了下,又问:“如果我现在把这些东西拔出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会引来校长么?”

  宿管摇了摇头,但是却看起来满含期待:“我没有试过,但你可以试试。一定会很有趣。”

  但它的期待落空了,秦既明没有去拔掉那些虫足,而是带着几个学生离开了屋子。

  “宿管似乎很希望我能现在就拔掉这些虫足。但现在不需要我去拔掉,明天上课的时候他们自会复原。我需要做的,就是明天晚上阻止他们回到寝室睡觉。”秦既明的头脑清楚,并没有冲动:“或许我可以将他们留在教室里,让他们不被‘感化’的同时,直面课桌里的自己。”

  秦既明思考着计划的可行性:“不过这样一来,一定会引起校长的注意。”

  “或许我可以跟今晚一样,等其他学生接受‘感化’后,将一部分人带出来。”

  “相比把整班学生留在教室里,这样做的动静会小一些。从现在的结果来看,少了四个学生并没有引起校长的警觉和注意。”

  想到这里,秦既明对宿管和那四个学生说道:“今晚的行动就到这里,这件事情你们几个要绝对保密。明天晚上,你们要拖住班级里其他的同学,离开教学楼后不要让他们进入宿舍,等我过来。今天晚上,记住千万不要睡觉!”

  将四个学生叮嘱好之后,秦既明与宿管一起离开屋子。

  回到一楼,秦既明对宿管说道:“明天晚上,你只需要提前几分钟锁紧宿舍大门。无论外面那些学生如何叫门,你都不要打开。做完这件事情,我就把你的东西还给你。”

  “锁紧门不打开?”宿管对秦既明的安排不能理解。它脸上露出警惕的神色,低头思索着。

  喉咙里涌现出苦涩,秦既明的声音似乎具有蛊惑的魔力,笃定地说道:“只有绝望的困境才能激发潜能,想要让学生们觉醒,就要让他们直面校长。你要做的,就是切断他们的后路。”

  秦既明的话听起来很有道理,宿管仔细思考了片刻,最终点了点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