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我的怪诞学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 恐惧会议

我的怪诞学园 昱甫 2075 2020.09.13 19:04

  电梯门后嘎吱作响,里面的电梯似乎正在运行。

  指示灯一层一层的闪过,有人乘坐电梯下了楼。

  秦既明的心跳不可抑制的加快,一边深呼吸,一边提着背包沿步梯往下走去。

  考虑到消防斧目标太大,背包万一不被准许带入会场的情况,秦既明在步梯上停下来,从背包里抽出剁骨刀,塞在皮带里,用上衣盖住。

  越往下走,越是漆黑阴冷,通往地下一层的楼梯似乎有着无限长,一如之前走过的三附院废弃人体标本库的地下甬道。

  秦既明停下脚步,关上手电筒,让自己的眼睛开始适应黑暗。

  待稍微适应一些之后,开始摸索着继续往前行进。

  身侧不断有仿佛是从另一个空间传来的脚步声经过,那些声音十分清晰,但却带着一种渺茫与疏离感,因此给人的感觉却又十分渺远。

  像是近在咫尺,又远在天涯。

  这些错乱而渺远的脚步声带给秦既明了不小的压力。

  纵是地下一层阴冷得令人止不住牙齿打颤,他的后背也已经不知何时被汗湿。

  终于,秦既明看到了一扇门的轮廓。

  那里空无一人,只有墙上的一台指纹签到机,不时发出“滴——”的一声。

  秦既明站在那里停留了一会儿,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缓缓走了过去。

  签到机又发出声响,秦既明抬眼往屏幕上看过去。

  不出预料,上面的字迹模糊不清,一团乱码。

  在屏幕上恢复正常之后,秦既明深吸了一口气,抬起自己的手指按上去。

  “滴——”的一声签到成功的提示,屏幕上出现了秦既明的头像,旁边还有几行关于秦既明的信息。

  “签到成功。秦既明,正式员工(0级)。”

  很快,小小屏幕上的个人信息消失,轮到其他人签到了。

  秦既明抬步迈入。

  像是在照顾他一般,在秦既明进门的一瞬间,会议室里突然亮起了一片昏暗无力的灯光。

  一瞬间,空荡荡的会议室里,却好像有无数目光凝视了过来,让秦既明浑身犹如针扎一般,竟有一种全然暴露的难堪之感。

  秦既明往后几排扫去,那些会议桌上摆着名台,但上面的字一个也看不清楚。

  后几排居然没有他的名字,秦既明眉头拧起,只得往前走去。

  昏暗的光亮犹如烛火不时闪烁摇曳,秦既明慢慢往前走,直到第一排,才看见了自己的名字。

  “哪个单位会把新人的座位排在第一排?!”

  秦既明提着背包走过去坐下,能将背包带进来,多少让他有了些安全感。

  随着他的坐下,烛火般昏暗的光线骤然熄灭。

  黑暗降临,那股被注视感更加强烈了。周围好像有无数人在围观着他窃窃低语,让秦既明如坐针毡。

  渺远又近在耳畔的嘈杂声越来越大,那些纷乱无章的声音围绕着秦既明,好像要撬开他的脑袋钻进去。

  异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心脏不可抑制的剧烈跳动。

  脑子里沸腾一般,无数繁杂的想法与念头凌乱而无序的交织在一起,不停泛起又消失,并变得越加诡异,越加扭曲,越加疯狂。

  天旋地转,有一种精神错乱,理智将失的感觉。

  秦既明想起工作内容后的提示,立刻紧紧闭上眼睛。

  双目紧闭,黑暗彻底降临,秦既明像是被扯入了一片无垠的幽暗深海,陷入凝如实质的浓黑,在浓稠与粘滑里不停下沉。

  不知何处又像是四面八方传来的窃窃低语仍旧回响在耳边,但头脑中的错乱感却逐渐减轻了许多。沸腾的大脑也渐渐平静了下来,总算从失控的边缘挣扎了回来。

  秦既明大口喘着粗气,汗水从头皮,从脸颊,从须角眉梢不断落下。

  那种滑腻粘稠的挤压感却始终萦绕在周围不散。

  不可知,不可视,不可名状。

  秦既明不敢再睁开眼,怕自己下一次睁开眼时,就会陷入错乱与疯狂。

  眼睛闭上之后,似乎其他一切的观感都被放大了。

  黑暗中,明明是在地下的会议室里,却似乎有夜风吹入屋内,好像一双无形的手拂过秦既明的脸庞。

  周围似乎有隔间的门扉轻轻晃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又似乎有水珠顺着墙壁落在了地上。

  墙内的管路里似乎有虫子在乱爬,沙沙作响。耳边隐隐有气流吹动,像有什么东西在秦既明四周徘徊。

  杂乱无章的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嘈嘈切切清晰地围绕在耳旁,却又如渺远的呢喃般听不清楚。这种矛盾的感觉令秦既明异常不适。

  忽而,周围在一瞬间里骤然死寂下来,那些声音全都一下消失了,黑暗里变得针落可闻。

  一股难言的、不可抑制且深入骨髓的的恐惧感弥漫开来,秦既明浑身发抖,任凭如何忍耐也无法抑制,甚至几欲昏厥过去。

  紧接着,一种无法形容的语调出现在周围,它全然不同于秦既明听过的任何语言,它像是一个人在远处呢喃,又像是无数人在耳旁低语,像笼罩在无垠深空,又像回荡在幽深海底。

  那个声音仿佛带着蛊惑的魔力,让秦既明无比想要睁开眼睛看看。

  这种冲动一旦出现便不可抑制,疯狂地在秦既明心底滋生蔓延。

  “不行,决不能睁眼,刚才就已经快要精神错乱,现在要是睁开,一定会立刻疯掉!”秦既明的理智在警告他自己。

  但理智的力量似乎在迅速衰弱,心底的冲动变得愈加强烈起来。

  秦既明的眼皮在剧烈地抖动,但抗争的力量越来越弱。

  理智将失,秦既明突然抬手放在肩膀上,指头用力扣住伤口,死死往里摁下!

  剧痛瞬间袭来,心脏似乎都停下了一刹,秦既明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但头脑却因这阵剧烈的痛楚而清醒了过来。

  黑暗里,秦既明大口大口喘起粗气,剧痛延续着,反倒令他精神得以集中。

  不敢想象,如果一旦睁开眼睛,后果将会如何。

  无法名状的恐惧感,以及它所带来的骨头的战栗仍未消退,但秦既明没有了想要睁眼的冲动,总算能坚持下去。

  可就在这时,一道晦涩莫名的念头,却猛然间突兀地闯入了秦既明的脑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