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我的怪诞学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副作用

我的怪诞学园 昱甫 2206 2020.09.09 18:01

  秦既明戴着防毒面具在床边枯坐半晌,摘下来之后,又等了大半天。

  可是那种幻觉并未出现。

  “或许我应该用摄像头对着试试。”

  秦既明戴上防毒面具,打开手机的前置摄像头,对准自己。

  屏幕上并没有什么反应,直到秦既明按下录像按钮。

  随着录像开始,手机屏幕的画面里,顿时被一片烈火遮蔽,而那种被烧灼的痛感,也开始渐渐出现在秦既明身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秦既明的表情也越加狰狞起来。

  犹如置身在烈火中一样,剧烈的热感和疼痛交织,并且愈加强烈。

  秦既明立刻脱下防毒面罩,录像中的火焰随之消失,他身上的剧痛也随之褪去。

  低头看看皮肤,身上皮肤通红且有所褶皱,距离被真正的烧伤已经不远。

  将防毒面具装好,然后把消防斧放在手边,秦既明坐在床沿上安静的等待着。

  时间渐去,外面天色也开始昏暗起来。

  将沉的夕阳洒下辉光,好像将一切都渲染上了一层血红。

  渺远的声音突兀地出现在耳畔,烧焦的气息也开始在鼻间隐约萦绕起来。

  痛嚎和求救的声音似乎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但却匪夷所思的清晰。

  这一次秦既明的感觉更加清晰,就好像自己身临现场,周围尽是惨叫与哭声,伴随着难闻的气味,甚至似乎能够感受到火焰在周身燎过。

  “果然又出现了。”

  因为早有心理准备,当这种感觉又一次出现,秦既明反而能够保持镇定,来感受这种感觉。

  而在镇定的情绪下“冷眼审视”周遭的幻觉,就可以将自己代入到旁观者的角色。

  “周围都是烈火和惨叫着求救的人,戴着防毒面具的人站在火场中间,冷眼旁观着一切,将所有惨状尽收眼底。”

  “只是如今,戴面具的人变成了我。”

  秦既明提起手边的消防斧,周围的幻觉如潮般褪去。

  “如今看来,问题真的很可能就出在防毒面具上,算是使用它的副作用。”秦既明审视着防毒面具,又看看自己手里的消防斧:“这把消防斧同为从怪诞学园当中带出来的东西,会不会也有副作用?”

  这一发现不禁让秦既明有些担心。

  这把能够对怪诞之物造成特殊伤害的消防斧,是如今秦既明出入怪诞学园,和面对怪诞们最大的倚仗,也是秦既明最常使用的工具。倘若它也有什么副作用,那问题可就大了。

  不过,眼下好像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

  “先用着。”秦既明将东西都收拾好,然后开始热身准备锻炼:“打铁还需自身硬,我要更加积极一点。一副好体能就算是逃跑也能跑快些。”

  锻炼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因为已经真切的关乎性命,所以也不得不咬牙坚持下去。

  等锻炼稍微告一段落,身上臭汗未干,手机就传来了提示。

  ——日常工作:又到了上课时间,某个不听话的学生已经连续几次没有出现在教室。当老师提问的时候,有位同学战战兢兢的举起了手,说在东湖边见过他。去找到他,让他回到教室。

  ——长期特殊工作:这个学生能力出众,但他的目光却总是让人不寒而栗。作为辅导老师,你需要了解他的内心想法,努力去开解他。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你将拥有足够的时间去进行。

  秦既明握着手机,眉头皱起。

  这项长期特殊工作第二次出现,是不是怪诞学园在提醒他,不能再拖着了?

  但这项工作毫无头绪,不过,今晚的日常工作可能会是一个契机。

  能力出众又不合群的学生,在学生群体中应该会有一定的知名度。如果完成了日常工作,或许能够从逃课的学生口中打听出来。

  “选修课必逃,必修课选逃。”不知道为什么,秦既明突然想起来自己上大学的时候,同学间流传的这句话。

  那时候他自己也没少逃课。

  “不过现在身份不一样了,逃课可不是一个好习惯!”秦既明笑了笑,背起早已整理妥当的巨大背包,转身出了门去。

  或许连秦既明自己都没有发现,面对怪诞学园的工作,他的心态已经开始慢慢产生了变化。

  西郊是东都市相对最偏僻的一个郊区,距离市区最远,人也相对最少,所以最晚的一班公交车只到七点半。

  七点半去无疑太早,但错过这一班车,就只能坐出租了。

  但今天也不知是怎么回事,等了将近二十分钟,硬是没等来一辆空车。

  无奈之下,秦既明想起上一次晚上从三附院出来,往西郊去的时候,出租车司机给过他一张名片。只得拿出来,拨了电话过去。

  电话没响多久就立刻接通,秦既明问了过去:“师傅,有空去西郊一趟么?”

  “西郊?有点儿远,这会儿市里面生意好啊,不太想往那转,回来多半得空车。你要急着想去,得加钱。”

  “行吧,可以加钱。”秦既明叹了口气,报上了自己的位置和特征。

  “好嘞,我现在刚拉人到三附院门口,等着,最多十分钟就到。”师傅自信的报上时间,挂断了电话。

  十分钟从三附院到这里?

  秦既明啧啧嘴,对这技术表示服气。

  果不其然,十分钟之后,一辆出租车一脚刹车猛得停在秦既明跟前。

  “小哥儿,是你打得电话吧?”司机摇下车窗,问道。

  “师傅开车挺猛啊!”秦既明开门坐进去。

  “小哥儿又加班了?”司机看见那个硕大的背包,已经想起来了秦既明:“西郊那边虽然便宜,可是也太偏了。你不如去南郊租房子,贵不了多少钱,但好太多了。”

  秦既明知道司机是好心,于是点点头:“有这想法。”

  两人有一言没一语的胡乱搭话,将秦既明送到西郊之后,那边果然已经看不到什么人影了。

  “瞅瞅,跟荒郊野岭似的,连个人影也没有。主要是这边连山,不好发展。”临走时司机又道:“小哥儿,想去南郊租房子的话,老哥儿我也有门路,记得考虑考虑啊。路子绝对正,家里亲戚的空房。”

  说完,也不等秦既明回话,一脚油门就不见了——眼下正是市区打车的高峰期。

  秦既明站在103路终点站的站台上,用力往对面望。

  黑漆漆的夜幕仿佛要吞噬一切,但极目而望,仍能看到轮廓根本不似怪诞学园里的建筑。

  “所以它可能是另一个空间?”秦既明心里思索,迈开脚步,走了过去。

  黑雾如期而至,包裹住秦既明,将他推入了学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