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我的怪诞学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一条手臂

我的怪诞学园 昱甫 2102 2020.09.06 22:41

  面对秦既明的疑惑,对面的人显然已经无法回答。

  他已经不能算人,已然成为了一个新的怪诞之物。

  “头颅是从你的身上掉出来的,但斩下它的却不是你。”秦既明有些犯愁:“这些都是后话,眼下的难题是,我该怎么把你带去学园?”

  别说将他带到西郊103路公交车的终点站对面了,就是将他带出三附院,都需要想办法。

  “算了,先别想这个,先找齐他的身体再说。”

  这个大厅里面四周的陈列架上,至少摆放着上百个装有人体标本的玻璃皿,想要从中找出他的身体和四肢,是个不小的难题。

  而刚才王灵芝的头发都变成了灰白,恐怕没法再帮上忙了。

  看来,怪诞之物不仅在学园外面力量会受到压制,连现身都难以做到,而且如果强行使用力量,对他们的损耗也会加大。

  但未被收入学园之中的怪诞之物,似乎就没有这些限制。

  就像眼前这个新诞生的怪诞之物,他能够随意现身于此,随意活动。

  “咔咔嚓嚓……”一些细微的脆响出现,在一片死寂的标本库中显得格外醒目。

  秦既明循声照去,发现那些声音出现在怪诞之物的身上。

  手电筒的光束里,他肩膀上和腿窝处被秦既明用消防斧砸断的骨头,似乎正在逐渐愈合。而他的身形,也逐渐变得趋于正常起来。

  “他在变强。”秦既明当机立断,趁着他尚未完全恢复,立刻提起消防斧过去,朝他身上多处地方狠狠砸了下去。

  伴随骨头碎裂的声音,他再一次倒了下去,身体扭曲更甚。

  秦既明离开标本库的中间,开始从最里面的陈列架上找起。

  那些玻璃器皿中浸泡着得人体标本,看起来简直可以用触目惊心来形容。

  而秦既明不得不在半夜三更,独自一人,一个一个的仔细观察它们。

  “长期吸烟的人的肺部居然变成了这样!看来得劝老爸赶紧戒烟。”秦既明一边悚然的仔细看过每个标本,一边试图想一些办法缓解一下自己的紧张,好保持冷静。

  那些器官当中,有残缺的肢体,有畸形的部位,甚至有些像是解剖到了一半就放进去的,比如说剥去一半头皮和切开一半颅骨而裸露的大脑组织,或者剖开的腹腔,里面的脏器在外挂着。

  尤其是那些畸形死婴的标本,分外渗人。

  “这些标本的日期看起来时间都很长了。”秦既明的目光从玻璃皿的标签上扫过:“这个地方这么破旧,标签上的日期也都很早,像是废弃不用的标本都扔在了这里。”

  “在这里制作收藏品的人,一定是将不需要的部位摘取下来之后,装入玻璃皿,混入这些废弃的旧标本当中,就难以轻易被人发现。”

  秦既明游走在陈列架之间,但这里陈列的标本实在太多。

  “这里的标本至少有数百个,这么找下去无异于大海捞针,根本无法完成今晚的工作。”

  身后传来异响,那个怪诞又站了起来。

  不过,秦既明此时远在陈列架后,那个怪诞之物站起来之后,似乎并没有立刻发现他。

  它开始在标本库里面徘徊起来,犹如一只丧尸。

  “工作内容里说要将它带到学园,可并没有要求怎么带过去。”

  秦既明看看自己的手里的消防斧:“杀死管理员之后,安抚他的工作就被学园视为完成了。不知道砍死这个怪诞之物,会不会也获得同样的效果。”

  “我只有四百绩效点,如果砍死它之后工作内容并没有完成,不知道够不够扣的。”

  正犹豫间,那个怪诞之物似乎突然发现了什么,开始朝着标本库的最里面挪了过去。

  到了那排陈列架前,它停了下来,开始在那里来回徘徊,像是在寻找什么而不得。

  秦既明立刻产生了一个猜想:“难道随着它变强,开始能够隐约感知到自己的身体在哪里了?”

  拿着消防斧走到一边,故意朝它喊了一声:“嘿,老弟!”

  怪诞之物立刻扭头过来,发现了秦既明,它先是往陈列架上看了一眼,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才向秦既明冲了过来。

  “动作果然变快了!”

  秦既明站到手术台后摆好架势,等着它冲过来。

  借助手术台的阻拦,它没能直接冲过来,只得伸出手臂抓向秦既明。秦既明后退一步,举起消防斧,朝着它的肩膀狠狠砸了下去。

  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声音,那条手臂立刻耷拉了下去。秦既明一刻不停,消防斧接连砸过去,它的身上立刻出现了数个大小不等的凹陷。

  在确定了怪诞之物一时半会儿不能爬起来之后,秦既明马上奔向刚才它驻足徘徊的陈列架前。

  那排陈列架上多数都是手臂,秦既明从中仔细查看。

  经过福尔马林的浸泡,那些手臂除了粗细和形状之外,看起来都差不多。

  但如果仔细辨认的话,还是能够看到一些差别。

  长期经过福尔马林的浸泡的肢体会变得干结而略微发暗,而短期浸泡的人体组织则仍旧十分新鲜。另外,仔细辨认伤口处皮肤下的碎肉屑,与新鲜的伤口也有区别。

  “找到了!”秦既明的目光锁定了其中一个玻璃皿。

  那里面的手臂乍一看与其他玻璃皿中的没有什么区别,但假如凑近仔细观察,会发现它仍有光泽,且皮肤似乎更有弹性,并不干结,颜色也不暗淡不泛黑,伤口处隐约透着殷虹,很是新鲜。

  秦既明指着玻璃皿,朝那个怪诞之物说道:“这是你的一条手臂,如果你愿意试着相信我,我会继续帮你找回其他的身体。”

  伴随着强烈的想要让它相信的念头,一股极度难忍的苦涩从喉咙涌出,苦得秦既明直欲呕吐。

  喉中虽然痛苦,但秦既明心里却很高兴。

  鬼话连篇的效果超群,看来今晚的工作要出现转机了。

  怪诞以一种扭曲怪异的姿势翻过身子,它抓过玻璃皿,从里面揪出那条手臂,突然张开了嘴,将手臂用力的塞入了喉咙。

  秦既明后退了一步。

  怪诞之物用力将手臂往里塞,将它的喉咙撑得变形也不停,整条手臂被它硬生生顺着喉咙塞了进去,只剩下几根扭曲的手指伸在嘴外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