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我的怪诞学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人体标本

我的怪诞学园 昱甫 2114 2020.09.05 21:00

  走廊内一片阴寒,秦既明慢慢往前走,约莫过了将近十分钟,这才发现另一道门。

  这扇门大开着,一股股的冷风就是从这里吹出来。

  将手电筒的光调弱后打开,秦既明终于得以窥见走廊的全貌。

  光秃秃的墙壁上什么也没有,显得十分破旧,乍一看倒是跟怪诞学园里的建筑有些相似。

  门后是一段长长的往下延伸的通道,并不是楼梯,而是大约两米宽的旋转斜坡通道。

  “难道是医院以前的旧楼?”

  以前电梯尚未普及的时候,医院里也没有电梯,因此有专门的这种旋转斜坡通道,用来推病床和那些不能下床的病人。

  “不可能是医院的旧楼。这种通道一般都是在住院部内,可没有住院部会修在地底下。”秦既明站在门口,望着那向下旋转的通道:“所以是运送尸体的通道了?下面就是医院的太平间?”

  “不过也有可能是医院的杂物仓库,这个通道是用来推杂物的。”秦既明只能这么开解自己,即便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不想自己变成怪诞之物,工作内容就必须完成。秦既明只得硬着头皮踏入通道,往下走去。

  阴冷的感觉更加强烈了,同时伴随着一丝若隐若现的气味。但秦既明之前并未嗅到过这种气息,分辨不出是什么。

  通道很长,又下了十分钟,这才看见第三道门。

  “太平间也不用修的这么深吧?”秦既明熄了灯光,站定在那里,等待自己的眼睛适应一会儿黑暗。

  片刻之后,秦既明步入了门后。

  又是一截长长的走廊,通过之后,是第四道门。

  秦既明停下在第四道门前:“奇怪,这些门为什么都是大开着的?为我开门的‘人’这么热情的吗?”

  继续往里面进,原本那股似有若无的气味变得更加明显了一些,似乎是某种消毒水或其他什么化学物质的气味。

  “福尔马林?”秦既明心里暗自嘀咕:“虽说我没有闻过,但看周围的样子,估计就是了。”

  “三附院的硬件条件规格很高,按说太平间不应该会这么破旧。”

  想到自己即将面对一堆死人,秦既明禁不住的感到从心底升出一股寒意,毛骨悚然。

  蹑手蹑脚的继续往前走,通道似乎变窄了,秦既明可以感受到两侧似乎有什么东西。

  打开手电筒,一丝亮光骤然出现,一张被撑开展平的婴儿人脸突兀的出现在秦既明眼前。

  “什么?!”秦既明吓了一跳,忙向后一退,又撞上了什么东西。

  回头一瞥,赫然是一个从脖子到下体都被剖开的躯干,飘浮在玻璃瓶中,两个被挖空成圆洞的眼眶直勾勾的盯着秦既明!

  这才发现,这条走廊的两边各摆放着一排陈列架,上面摆放着许多透明的玻璃瓶,里面浸泡着各种不同的人体部位和器官,排满了整条走廊!

  “这可不是太平间会有的样子。”秦既明呼吸变得急促,目光从两侧的陈列架上扫过。

  “三附院是医学院的附属医院,有人体标本也无可厚非。但人体标本难道不应该是在医学院里面?”

  饶是秦既明平日胆大,猛然间见到如此多的,或被解剖开,或畸形的人体标本,也是心惊肉跳了好一阵子,仍旧迟迟不能恢复平静。

  但前面仍有一扇门,说不定新生就在第四扇门后。

  秦既明的心仿佛被一只拳头狠狠揪着,只得继续硬着头皮往前走。

  推开第四扇门,随着手电筒的光线进入,里面被照出了一个极开阔的大厅。

  大厅周围全是走廊里那种陈列架,中间摆放着一张手术台。

  蓦地,秦既明忽然感到后背上的背包中好像有什么东西迅速鼓胀起来,忙扭头一看,就见一团乌黑的东西从背包口猛得挤出来,朝上一冲,顿时“砰”的一声,与什么东西撞到了一起。

  下一刻,那乌黑的一团就犹如章鱼的触手一般,一下又缩回了背包里。

  随着撞击,秦既明这才看清楚一个人影往后踉跄退了几步。

  直接将手电筒推到最亮,朝着那人脸上照过去。

  强光刺眼,那人下意识的挡了一下眼睛。

  仅是这一瞬间,秦既明一斧头就已经砸了上去。

  斧背砸中他的肩膀,那个人顿时一声痛呼,胳膊一软,手里的东西哐当掉在地上,正是一把剁骨刀。

  “是人?”秦既明见他痛得几乎站不住,大吃一惊。

  心里暗下庆幸,幸好刚才急忙之下顺手提起斧头就打,是用斧背砸上,而不是劈砍过去,不然这下就是人命血案了。

  秦既明继续用强光照向他的眼睛,以免他看见自己的样子。

  心中反而比见到怪诞之物的时候,更加慌张一些。

  毕竟,伤人犯法。

  万一是医院的人,那更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秦既明只会被当成一个怀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私自闯入医院标本间的不法分子。

  “你是什么人?”秦既明开口问道,他的嗓音十分沙哑,根本不用刻意改变:“大晚上拿着凶器鬼鬼祟祟来这里做什么?!”

  秦既明决定恶人先告状,先占据道义的上风。

  那人被照得睁不开眼睛,听见秦既明问及,突然冲了上来,要往秦既明的身上撞。

  秦既明有所防备,闪身躲开,那人回头想要去抓地上的剁骨刀,被秦既明发觉,朝着他受伤的肩膀上用力推过去,疼得他身子一崴,翻到在地。

  他失去了反抗的能力,秦既明也冷静了下来。

  “医院的人不会拿着剁骨刀,更用不着偷偷摸摸进来。”

  秦既明捡起剁骨刀,警惕的盯着他。

  这个人十分危险。

  刚才,如果不是背包里的东西在后面帮秦既明阻挡了他的偷袭,使秦既明发现了他,并在他吃惊于背包里那团东西的瞬间,给了秦既明砸中他的机会。

  那么此刻躺在地上任人宰割的,就要换成秦既明了。

  那团犹如章鱼触手般的东西,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王灵芝的头发。

  她发现了背后有人要偷袭秦既明,于是从画室登记册中伸出头发,挡下了攻击,提醒了秦既明,也使秦既明有了反击的刹那时机。

  “嘿嘿嘿……”从那人的口中发出难听的笑声,在他鼓囊囊的衣服下面,有个东西突然滚落了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