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我的怪诞学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你的学生在等候你

我的怪诞学园 昱甫 2094 2020.09.14 17:48

  在103路公交车终点站等来第一班车,坐上之后,秦既明直接来到三附院。处理完伤口挂上水,刚躺下没几分钟,就发出了鼾声。

  直到被人推醒,秦既明猛然坐起。

  旁边的人看秦既明猛得坐起来,忙按住他的手臂:“慢点,小伙子,慢点!扎着针呢!”

  秦既明这才想起自己是在医院。

  “你该换药了。”

  经此提醒,秦既明抬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正输的这瓶已经见底了。

  “多谢!昨天晚上夜班,今天太困了。”秦既明一边道谢,一边按下床头的按钮。

  听见秦既明的声音,旁边的人大吃一惊:“小伙子,你嗓子怎么哑成这样?昨天听着不还好好的?”

  护士过来换了药,秦既明问了问,这瓶有些慢,至少需要一个小时。

  掏出手机定下闹钟,正准备躺下继续补觉,旁边的人又说:“没事,小伙子,你睡你的,我们帮你看着。”

  “没事,用不着麻烦,我定了闹钟。”秦既明笑道。

  “不麻烦,应该的,我们昨晚占了你的床的。”旁边的人朝秦既明说着:“你们年轻人辛苦,趁着这会儿补补觉。”

  “它闲着不也是白闲着!”秦既明拍拍病床:“我晚上都不会在这里,你们随意啊,犯不着再去租陪护床。”

  “那多谢你了小伙子!”

  秦既明喉咙剧痛,不想多说话,躺下闭上眼睛,却又一时间睡不着了。

  昨晚的场景历历在目——或者说昨晚的感觉,毕竟昨晚大部分场景都是闭着眼睛的漆黑一片。但那种感觉,却让秦既明对怪诞学园有了比之前都要深的理解。

  而且让秦既明产生了一种有了点底气的感觉,好像获得了某种背书。

  “虽然员工等级不同,但老子至少是员工,和那帮恐怖存在可是一个层级上的。尔等区区怪诞算什么。”——这种念头自然而然的产生,并给予了秦既明一种阿Q精神般的安慰。

  当然,这种藐视只是战略上的,战术上还是得重视再重视。

  思绪混乱当中,秦既明又一次睡着,中间换过两次吊瓶,直到下午两点多,才终于从医院出来。

  按照既定的计划,秦既明准备前往原公司办好离职,拿走自己的一些东西。

  来到楼下,不禁感慨万千。

  数天之前秦既明还是此间的一个小职员,庸庸碌碌终日奔波。如今却游走在怪诞与危险的边缘,体验这个世界隐藏起来的另一面。

  经历如此荒诞之事,真的是恍若隔世。

  尤其是走到熟悉的办公室之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起来。

  “小秦?”率先看见秦既明的同事有些意外:“听说你辞职了,真的假的?”

  秦既明点头回答:“是真的,张姐。今天来办理手续,把工位腾出来。”

  “人往高处走,另有发展是好事,先预祝你更进一步了。”

  这个公司的环境还好,没有小说里那些恶劣同事的桥段发生。

  秦既明很快办理好离职,与关系还不错的几个前同事们约好周末的饭局之后,就径直到大学城附近,寻找自己的新住所。

  大学城附近招租的很多,秦既明比没出校门的学生们又有相对更宽泛的价格容忍区间,因此并不难找到房子。中间也并无波澜。

  倒是在敲定房子之后,意外看见了一个眼熟的身影从楼上下来。

  “韩医生?”秦既明问了声好:“您也住这儿啊。”

  三附院紧挨着大学城,这里是大学城这块儿环境和户型最好的小区,三附院医生住在这里也不意外。

  但医生明显记不起来秦既明,略微有些尴尬,笑着点点头算是回应,便径直下楼离开。

  本来就是客套一下,秦既明也没觉得什么,利索收拾出来新屋子,只等明天把东西拉过来。

  坐在光板床上略微休息一阵,手机就震动起来了。

  “也没个休息日!”秦既明一边嘟囔,一边掏出手机。

  ——你的学生很期待与你见面,虽然身为0级员工的你或许会有些不寒而栗,但请相信他们一定是发自内心的欢迎你。请在午夜十二点之前到达十二号教学楼一零一,你的学生会在那里等候你。

  似乎又是一个棘手的工作内容。

  秦既明盯着手机直皱眉头,面对一个怪诞之物都够呛,何况是一群。

  但学园的工作从来不会因为秦既明觉得难而改变,收起那些无意义的叹气,他提上背包,再度出发。

  经过这段时间的工作,秦既明已经熟悉了这条路线。轻车熟路的来到西郊,确认车离开后,转身走向对面。

  黑雾涌动,秦既明进入学园。

  今晚的工作可能要面对一群怪诞,很有难度,秦既明需要做更多的准备。

  所以他直奔主楼而去,径直上到四楼。

  推开中间小教室的门进去,到窗前拉开椅子,拿起地上的八音盒。

  那上面之前所留的痕迹果然已经消失不见,此刻似乎更显光泽,仿佛打蜡一般。

  “见证我们友谊的时刻到了,今晚可能得请你帮帮我。”

  秦既明将八音盒装回背包,走了出去。

  秦既明去过十三号教学楼,所以找到十二号楼并不困难。当脚下又开始传来黏腻湿滑的触感,秦既明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教学楼的区域。

  每一脚下去,鞋底下都能扯起长长的粘丝,秦既明尽量不让自己去想那些会是什么东西。

  进入十二号楼,秦既明一眼就找到了一零一室。那原来是个大合教,能坐下两个系那种。

  心脏狂跳,不可抑制地感到紧张,秦既明嘴唇微动:“这么大一间教室,得有多少怪诞之物在里面等着我?”

  取下消防帽戴到头上,将剁骨刀用皮带抽在腰后,把登记册塞进裤兜,一手提着消防斧,一手牢牢握住八音盒,秦既明将自己全副武装起来,然后小心翼翼地踏入了一零一室。

  阶梯教室漫长而幽暗,秦继明的脚步声回荡其中,并渐渐相互交叠到一起,分不清究竟是从哪里发出。

  好像是脚下?抑或是四面八方。

  秦既明一步步走到教室的最前面,站定在讲台后。环顾四周,除了黑暗再无其他。

  但秦既明知道,午夜十二点才是学园中开始热闹起来的时刻,现在只是还不到时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