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我的怪诞学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幻觉

我的怪诞学园 昱甫 2104 2020.09.08 12:02

  等回到住处,早已经天色大亮。

  精神保持在高度集中和紧张状态下一个晚上,此刻心神松弛,困意袭来,就再也按捺不住了。

  不过刚倒在床上,手机就突然铃声大作。

  撑起身子接通电话,秦既明父亲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既明,你怎么打这么多钱回来?”

  秦既明早已经有了说辞,答道:“完成了一个重点项目,公司发的奖励,放心。”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秦既明的父亲发出了一声叹息:“都怪爸看错了人。”

  “会好起来的,放心吧,有我呢。”秦既明笑了笑,安慰着:“我这边工作很顺利,挣得越来越多,用不了多久,咱家的钱就回来了。”

  电话那头继续沉默,倒是秦既明母亲的声音从旁边飘过来:“行了行了,谁还能没办砸过几件事呢?咱们一家三口总能过去的。对了儿子,以后直接转到卡上,支付宝提现还得付手续费呢!”

  秦既明不由咧开了嘴,家中父亲性格沉郁老实,反而是他母亲开朗乐观得多。

  知道这是母亲在出言宽慰,于是也在电话里附和:“对的,爸,你管理好自己的身体,其他事情不要想。我手头还有一个大项目,如果顺利完成,比这次只多不少。大城市里机会还是很多的,咱们那些钱,在这边都不够人家看的。”

  又说了一会儿近况,终于挂断电话,秦既明眼皮再也挣不住,鞋子未脱就直接倒头便睡。

  但睡着后的滋味却不好受,一个梦套着一个梦,全都是荒诞不已的画面,总有一种诡异的感觉挥之不去。

  等惊醒过来,天色已经昏暗,头中晕晕沉沉,犹如得了重感冒一般。

  屋内安静极了,秦既明甚至能够听见楼上的脚步声。

  但听着听着,却又似乎参杂了一些莫名的人语,嘈嘈切切的,像在小声嘟囔,又像在掩嘴偷笑。

  那些莫名的低语随即又变成了一片惊慌,像是从渺远时空外传来的呼救与哀嚎。

  这些声音从四面八方汇集过来,逐渐将秦既明淹没。

  “怎么回事?”

  秦既明开始大口的喘气,猛得站起身子,不由喊了一声:“谁?!”

  周围的声音瞬时褪去,重归死寂,一时间屋内只剩下秦既明自己的心跳与喘息。

  一连喘了好一会儿,心跳这才平息下来。

  可等秦既明刚准备坐下,突然又嗅到了一丝焦味。

  像是电路烧了之后散发出的气息,始终萦绕在鼻间。

  秦既明连忙将屋里的灯全都打开,逐个检查屋里的每一处电路和插座,但那些地方都完好无损,也没有漏电或过载的痕迹。

  “这种焦灼的气息有些熟悉……”秦既明环视屋内。

  突然,他一步跨到床边,伸手抓过背包,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全都倒了出来。

  东西散落了一地,消防帽和防毒面具看起来都毫无异样。

  捡起消防斧紧紧握住,安全感重新回来。那些异样的感觉如同潮水般迅速消退下去。

  诡异的感觉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小屋里又像平日里那样给秦既明带来温馨的感觉。

  “我是不是心理出问题了?”秦既明放下消防斧:“但愿不要成为精神病。”

  “与恶龙缠斗过久者,自身亦成恶龙。常凝视怪诞者,不知道会不会终成怪诞。”

  盯着满地从背包里倒出来的东西,秦既明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期间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直到“嗡嗡”声想起,打破了房间里的死寂。

  看着手机迟疑了片刻,秦既明解锁屏幕,查看新进入的通知。

  日常工作——招生工作不可荒废,你要继续发布能够体现学园特色的招生信息,随时准备吸引足够优秀的学员。需在天亮之前完成。

  还好,今晚的工作不难。

  秦既明刚松了一口气,随即又联想到昨晚的遭遇,不禁又感到头疼。

  万一又一次成功吸引到新的学员,岂不是还要经历一次昨晚那种麻烦。

  但也只能继续照做。

  秦既明打开电脑,将之前用过的广告词再一次往各种论坛贴吧里粘贴,直到手机上收到工作完成的提醒,二十绩效点到账。

  合上电脑躺下,秦既明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租住的小屋这么安静过。以至于有了一种隔绝世界的错觉。

  他这时候莫名想要到人多嘈杂的地方去,比如楼下不远处的大排档。

  这种冲动一旦生出,就再也难以抑制。

  在忍耐了八分钟之后,秦既明翻身起床,走出门去,疾步穿过窄巷,到了一条热闹的夜市街上。

  辛苦讨生活的人现在才刚刚开始坐下来,享受片刻属于自己的时光。

  或笑或哭或吵或闹的各种声音交织着,呛人的烧烤烟火充斥小街,却也因为这种人气,莫名让秦既明感到心安。

  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

  秦既明寻找了人最多的一家坐下来,随便点了些东西。

  但喉咙干痛,其实是吃不下的。

  只是为了坐在人群里面,多感受一会儿这种心安的感觉。

  但没过多久,这份心情就被旁边的对话打破了。

  “听说没有,昨天晚上三附院的地下标本库出事了。”旁边一桌上的某个人说道。

  像是故意让秦既明听似的,另一个人声音不小的接过话头:“怎么没听说,早上就已经上新闻了。”

  “你说,那玩意儿也有人偷?”

  “新闻上说是未知原因导致架子倒了,标本瓶摔碎,给里面的标本造成了破坏,可没说有人偷。”

  “我跟你们说,绝对是进人了。”另外一个人压低了些声音,但因为秦既明一直留心,所以还是能听到:“门上的锁都不见了。”

  另外两个人笑起来:“你又知道了?”

  “那可不是,保安我老乡,听说了的。”

  “就你老乡多。”另外两人又开始大笑。

  三人的话题很快换成了其他,但秦既明原本的心情却一点儿没有了。

  掏出手机搜索,果然本地新闻上已经有了。

  但新闻里面只提到,三附院的地下废弃标本存放库因为未知原因导致陈列架倒塌,造成大量标本被破坏。不过那个标本库里的标本都是已经废弃,等待集中处理的,因此损失不大。

  新闻里虽然没有提到什么,可还是给秦既明带来了一些不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