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我的怪诞学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 保洁员

我的怪诞学园 昱甫 2321 2020.08.29 00:20

  三零三教室就在眼前,秦既明没有急于进入走廊,而是握住消防斧在楼梯间里警惕了一会儿。

  他工作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所以要确定没有什么东西跟上来。

  屏住呼吸等待了一会儿,并没有什么动静。

  秦既明进入走廊,往三零三教室过去。

  “教室是被不听话的学生弄乱的,它们可能还没有离开。”脑中闪过那些纸人渗人的脸,秦既明做好了准备,慢慢向那里靠近。

  黑漆漆的走廊,一眼看不到尽头,两边的教室全部紧闭,门上的小窗口沾满了灰尘,模模糊糊,看不清教室里的究竟隐藏着什么。

  秦既明握住把手,轻轻将门推开。

  出乎意料的,教室的地面上看不到什么垃圾,除了桌子有些凌乱之外,这间教室里几乎可以称得上一尘不染。

  而且,桌子的凌乱程度,也跟工作内容里所形容的“一团糟”有着很大的差距。

  “这里被人打扫过。”秦既明蹲下身子,用手电筒照着地面,能够隐约看见地上被拖把拖过的痕迹。

  “很可能就是刚才那个保洁员。”

  秦既明起身关上门,在转过身的一瞬,灯光扫过地面,不经意间,他发觉地上的痕迹有些奇怪。

  那是在靠近门口的位置,应该是痕迹的末尾。

  “怎么感觉像是一张人脸?”秦既明用手电筒照过去仔细辨认。

  之前的痕迹因为一路拖过来,被拖的很长,所以不可辨别。但在痕迹的末尾,就能看到一个人脸的大概轮廓。

  感觉就像,一个人面朝下被拖了过来,在门口稍作停留之后,被直接提起来,使脸部离开了地面。

  秦既明直起身子,扫视教室:“所以有人替我完成了整理教室的工作,那我要做些什么?”

  过去将几张略显凌乱的桌子摆放整齐之后,秦既明的手机震动了几下。

  取出手机之后,上面的工作内容一后面多了一个括号,里面标注了“已完成”三个字。

  “这就完成了?”结果出乎秦既明的意料。

  不论怎么感到意外,工作内容总归是完成了一项。秦既明要立刻开始着手进行第二项工作。

  退回到教室门后,握住把手,秦既明拉开了门。

  心跳陡然加快,秦既明的呼吸一下变得急促起来。

  门外一长串的脚印,从楼梯间延伸出来,一路走过来,在这扇门外停下!

  秦既明立即后退,将教室门重又关上。

  临关门的一瞬间往上扫了一眼,但那里什么都没有。

  关上门之后,秦既明警惕的盯着门口。

  “地上的脚印一直到门口为止,都很清晰明显,而后面又没有新的脚印,说明它是停下在了门外,没有再离开。”秦既明紧盯着那扇门:“但我在门外没有看见什么东西,头顶天花板上也没有。”

  秦既明拍拍头上的消防帽:“志刚,你有没有发现什么?”

  伴随着一股热流,刘志刚的虚影出现在秦既明的面前。他看上去有些虚弱,见到秦既明之后,他先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明哥,多谢你帮我完成心愿!”

  “应该的,我答应过你。”秦既明点了点头,他不知道刘志刚有多大,但既然刘志刚这么称呼了,他也没有纠正,而是又问道:“你觉察到这个教室里有什么异样了没有?”

  刘志刚摇了摇头:“那天晚上被那些可怕存在的气息沾染之后,我变得迟钝了许多。”

  “你帮我盯着些。”秦既明说完,拿起手电筒靠近门后。

  透过门上的小窗口,秦既明将手电筒照向走廊。

  那些脚印呈现出略显粘稠的黑红色,看起来有些眼熟。

  秦既明立刻想起上楼梯时被拽掉的玻璃瓶,这些脚印留下的痕迹像极了里面盛放的血。

  “是不是刚才在楼梯上拽我的东西?”秦既明摸摸腰带上的瓶子:“看来这个东西并不怕公鸡血,网上说的东西可信度还是不够。”

  “难道是工作内容中提到的‘不听话的学生’?我上来之后并没有遇到过像是学生的东西,极有可能是它们藏了起来,准备在对付我。”

  “不过,假如这些不听话的学生敢于藏起来对付我,那它们也可能敢于对付其他整理教室的人。它们为什么没有对付之前下楼的保洁员?”

  “或者……”

  秦既明眉头皱了皱,走到教室门后。

  手电筒的灯光,透过门上的小窗户照射出去。仔细观察,地上的血脚印每组当中一个略大,一个略小。

  偏大的脚印向周围扩散更开,偏小的则没有。可以看得出来,偏大的那个脚印下落力度较大,而偏小的脚印下落力度较小。

  也就是说,留下脚印的人走路时双脚是不平衡的,是跛脚。

  “果然!”秦既明又地头照照地上那张像是人脸般的痕迹:“看来这个工作任务的难点不在整理教室和对付不听话的学生,而在这个保洁员。刚才它的让路只是故意让我放松警惕,我上楼梯之后它就试图拽我下去,被我挣脱。”

  “而现在,它已经到我的面前了。”

  秦既明举起手里的消防斧,心里思索着该怎么对付这个保洁员。

  它的力道很大,刚才在楼梯上秦既明就已经领教过。但碍于跛脚的缘故,它的速度不快。所以刚才在楼梯上没有来得及追上来,才能被秦既明挣脱。

  就在秦既明警惕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声音。像是什么东西刮过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立刻关掉手电之后,秦既明凑近教室门上的小窗口,往外面看去。

  是那个保洁员!

  他正弯腰埋头,用拖把极尽用力的拖着地面上的脚印,好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因为太过用力,所以拖把在地上刮出刺耳的声音。

  “弄脏了!又弄脏了!怎么总是弄脏!该死!真是该死!妈妈不让……必须弄干净!”保洁员的嘴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嘟囔,每个词都咬牙切齿。

  秦既明准备的公鸡血很黏,在保洁员用力拖了之后,非但没有擦去,反而拖成了一大片。

  “该死!该死!怎么弄不干净!该死!”保洁员更加用力的拖起来,越来越生气,终于恼怒到了极点,用力将拖把狠狠砸在了地上:“该死!”

  拖把应声而断,把手掉落一旁。下面的墩布滚了出去,正停在了教室门外。

  秦既明心里一惊——那赫然是一个脸已经被磨得血肉模糊了的人头!

  拖把的把手从它的脖子刺了进去,长长的头发因为沾满污渍而缠绕成团,形如墩布。肥硕的脸上已经血肉模糊,面目全非。

  “啊!”保洁员惊慌失措的扑了过来,跪倒在地,双手捧起头颅,犹如虔诚的教徒一样。

  他慌忙整理着人头上的头发:“对不起!妈妈!”

  蓦得,他好似觉察到了什么,猛然扭头过来。

  一对散发着癫狂与迷乱的双眼,正对上小窗口后秦既明的眼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