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我的怪诞学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 发现

我的怪诞学园 昱甫 2369 2020.09.16 11:30

  教室里,秦既明走上讲台,缓缓扫视了一圈底下的学生,笑道:“这节课我们来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请大家拿出一张纸来。”

  看着学生们听话的拿出纸之后,秦既明又接着说道:“我上学的时候,不太喜欢我的某一个老师,觉得她尖酸刻薄,蛮不讲理。有一次学校举办活动,让大家为自己的老师画像。我把她画成了一只长着人脸的狒狒。这就是我眼中的她。她很受打击,幡然醒悟,改变自己的态度,最后成为了一名有责任心,有爱心的好老师。”

  “这节课,大家就为我们学校的老师来画像。大家可以在纸上画出自己眼中的老师,并且不用署上自己的名字。”

  下面的学生不可思议地看着秦既明,似乎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他说谎的痕迹。

  但秦既明神色坦然,丝毫不介意与他们对视。

  不过还是没有人开始,看来这个学校里的老师积威很深,学生们怕到了骨子里。

  不得已,秦既明只能忍着喉咙疼痛,又一次开口:“大家在害怕什么?倾听学生的心声,了解自己在学生心目中的形象,是老师发现自己的缺点,完善自己的一个好方法。大家不用写自己的名字,没有人会知道哪一副画是谁画的。相信我,接触久了大家就会知道,我跟其他的老师不一样。”

  苦涩伴随着干疼从喉咙深处泛起,但秦既明强行忍下,保持微笑。

  学生们开始欣然意动,但仍旧有些犹豫。

  班长举起来手,待秦既明点头示意,才小心翼翼的问道:“可是老师,这节不是语文课吗?”

  “韩暑同学,语文是一种语言和表达,画画也是一种语言和表达。既然殊途同归,又有什么不妥呢?知识是丰富且相互联系的,学习本来就不应拘泥于某一个固定的学科和范围内,不是吗?”

  或许是秦既明的声音很有蛊惑力,也或许是他所说的话让学生们觉得有道理,底下的学生开始铺开纸张,在上面画了起来。

  大半节课的时间很快过去,秦既明已经看到有人画完。

  他背过身去,面向黑板,说道:“大家可以把画正面朝下放到讲台上,不写自己的名字,我也不会偷看是谁交的画。”

  很快,秦既明听见有椅子挪动,有脚步声靠近,然后又急匆匆得下去。

  一直到再三确认所有人都交了之后,秦既明才转过身来,将那些画整理好。

  他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学生们看他的眼神不一样了。

  “我不会告诉给其他老师的,这算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秦既明笑着朝他们挤挤眼睛,伴随着下课铃声离开来教室。

  走廊上,秦既明看见其他的老师也从教室里走了出来。在离开教室以后,他们立刻又变得如同木偶一样,机械地往办公室走去。

  机械却极为迅速。

  不止他们,走廊上的学生也是,每个人都急急忙忙,神色慌慌张张,一派兵荒马乱。

  秦既明跟着其他老师回到办公室,发现自己的空桌子上多了两张纸,一张课程表,一张作息表。

  上面的课程安排极满,秦既明数了数,只是语文课,一周就足足有三十多节。作息时间更是严苛,从早上五点钟起来,一直要到晚上将近二十二点才能回到寝室休息。

  秦既明嗤之以鼻,转头看着办公室里的其他同事。他们趴在桌子上奋笔疾书,不停的写着什么。

  秦既明在里面绕了一圈,发现他们有的在写教案,有的在写各种不同的记录,虽然内容不尽相同,但笔迹却奇怪的一致,就像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我们的食堂在哪儿?饭菜好吃吗?”秦既明又开始试探起来。

  “宿舍是几人间?”

  “有没有空调?能不能洗澡?”

  “有无线吗?密码是多少?”

  不出意料,根本没有人回应他。

  秦既明换了一个话题,继续问道:“如果学生屡教不改,一直不听话,怎么办?”

  这一次,同事终于有了反应,他们齐齐转过头来看向秦既明,眼皮上翻,露出一双只有眼白的眼睛,一齐发出一种邪教信徒般狂热的声音:“感化他!感化他!”

  被十几个双眼尽白的人围在中间狂热的大叫,绕是秦既明,此刻也是一股寒气直窜脑勺,感到不寒而栗。

  好在刺耳的上课铃声及时响起,他们像是得到了某种命令,立刻起身离开办公室。

  秦既明长舒一口气。

  课表上这一节没有他的课,秦既明坐回自己的位置,翻看起学生们画的画。

  第一张上画的是一个木偶,但是木偶的手脚全都被折断扔在一边。

  第二张上画着一个布偶娃娃,但布偶娃娃十分破旧,被凌乱地扔在垃圾堆上。

  第三张上画了一幅哭泣的笑脸。

  第四张……第五张……

  残破的木偶,哭泣的布娃娃,是出现频率最高的画面。

  “真是出乎意料……”秦既明盯着手里的画纸:“我以为这些学生画出来的会是各种奇形怪状,面容狰狞的怪物,但看起来学生们似乎是在同情自己的老师?”

  “嗯?”秦既明迅速的拿起一张才翻过去的画纸。

  那张画纸上画的也是木偶,但却不止一个,而是许多。而且,在那些木偶身上,还画出来一条条扭曲的细线,最终交汇在一起,汇聚到了一个圆圈里面。

  在那个小小的圆圈旁边,还有一行短短的痕迹。秦既明将画纸快要凑到脸上,才看清楚那是四个极小的字——小心校长!

  这四个字十分浅淡,像是被写下又擦去,再写下再擦去了好几遍。

  “是哪位同学在提醒我。”秦既明将那张画纸叠好收拾起来:“给我打电话的人可能就是校长,他有某种途径或者能力监视着所有老师的动向。”

  “画上的圆圈应该就是代表着校长,他像控制提线木偶一样控制着所有的老师。”

  秦既明又拿起桌上的作息表仔细看看。

  “果然,我就觉得下课的时间很仓促,原来只有五分钟。难怪刚才走廊上的学生会那么慌张,五分钟的时间恐怕连上厕所都不够。”

  线索被串联到了一起,一条思路在秦既明的脑海中越发清晰来起来。

  “老师们只对与学生学习有关的话题才会回应,只有在上课的时候会变得正常。他们在校长的控制下,只知道让学生学习,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搁,盯紧学生,片刻也不能让他们放松。”

  “老师只是校长的教书工具,学生只是校长的学习机器!”

  “我在这个场景中的敌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校长。学生和老师,都可能成为对我有所帮助的力量。”

  秦既明为自己的发现而激动,但很快就冷静下来。

  “校长能够控制这么多老师,拘囿这么多学生,一定不是一般的怪诞。我没有武器,没有队友,难有胜算。”秦既明仔细思索着对策,整理自己的思路:“这件事情必须好好谋划,首先,我需要给自己找一些趁手的工具,还有帮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