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我的怪诞学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6章 楼梯间的高跟鞋

我的怪诞学园 昱甫 2478 2020.09.17 21:17

  楼梯间里什么声音也没有,全然不像是一座正常的学生宿舍楼。

  秦既明枯坐在台阶上,居然感到有些无聊。

  消防斧的斧尖杵在地面,在台阶上画出一道道白痕。时间一点点过去,秦既明猛然发觉,“今晚”的时间比“昨晚”要长的多。

  “昨天晚上”他刚躺下来,外面的天色就大亮了。今晚的晚自习已经结束了这么久,外面仍旧是漆黑一片。

  “这个场景里的时间也很古怪,如果按里面的时间来算,我已经在这里待了两天了。奇怪的是,两天没有睡觉,竟然没有困意。”秦既明仔细审视着自己的身体,除了肩膀的烧伤仍旧疼痛之外,其他都没有什么异常。

  “劳累感是不会骗人的,现在我没有感到劳累,是不是说明场景之外的真实时间其实并没有过去多久?”

  正思索着,周围突然一黑,楼梯上和走廊内的灯全都熄灭了。

  熄灯的时间已过,蛰伏在黑暗里的一切都开始蠢蠢欲动。

  秦既明默默站起,无声无息的沿着台阶而上。

  他屏住呼吸,悄悄靠近楼梯间门口,仔细听着走廊里的动静。那里没有声音,秦既明小心翼翼的踏入走廊。

  “老师?”

  罗俊和那几个学生听话的守在那里,秦既明刚进入走廊,他就发现了。

  秦既明点了点头:“你们之前说那个声音是在午夜出现的,现在还早,干等着有些无聊,过来找你们说会儿话。说起来,你们那么多人都听见那个声音,就没想过出来看看?”

  “老师,回到寝室后我们不能离开寝室的!”罗俊摇了摇头。

  秦既明看着他:“为什么?”

  罗俊立刻就要回答,但是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说不出什么理由。

  其他几个人也都一样。

  就像学生们绝不会在晚自习结束后还停留在教室一样,他们并没有什么理由,只是冥冥中有一种感觉,觉得不应该停留在教室里,或是离开宿舍。

  见他们答不上来,秦既明笑了笑:“那换个问题,你们是怎么来这所学校的?”

  “老师,那还能怎么来,我就是……”罗俊的话又停下了,顿了顿:“就这么来的嘛。”

  “那你的小学是在哪里上的?爸爸妈妈来探望过你吗?你过过周末吗?周末他们来接你回家吗?”

  一连串的问题被秦既明抛出来,罗俊的嘴张了又张,但没能回答出来一个字。

  他的脸变得惨白,犹如一张蜡纸,惊恐的望向秦既明:“老师,我……我怎么会都不知道?”

  另外几个学生也是同样的神情,他们都没有办法回答秦既明的问题。

  秦既明挨个拍拍他们的肩膀:“我也不知道,但我会帮你们找到答案的。也许,我们今晚的行动,就是通往问题答案的一小步。”

  罗俊重重的点了点头,他目光看向楼梯间,与秦既明一起等待着。

  死寂使黑夜显得尤为漫长,而漫长又无声的黑暗也将时间的流逝衬托的无比缓慢。

  整栋楼里一丝声音也没有,仿佛周遭一片虚无。

  不知道过去里多久。

  突然,一阵高跟鞋底撞击地面的声音毫无征兆的响起在楼梯上,秦既明立刻攥紧了手里的消防斧,同时竖起一根指头,朝拉他衣服提醒他的罗俊暗中示意,让他保持安静。

  高跟鞋的声音渐渐从台阶上来,越来越近。声音从秦既明他们身侧的楼梯间过去,继续往上走。不多时,脚步声又一次变近,沿着台阶下去。

  它就在这几层楼的楼梯间里不停上来下去的徘徊,果真如同学生们所说,并不往走廊当中去。

  秦既明听着声音仔细分辨,以他们躲藏的这层楼为原点的,高跟鞋的声音往下走过三层就会折返,往上走过一层就会转身下楼。

  这栋楼一共也就只有五层而已。

  “我准备等它再次下楼的时候跟上去。”秦既明压低声音对罗俊他们说道:“我下去之后,你们先回寝室里待着,不要再出来。”

  高跟鞋的声音又一次上来,等它再度折返,走下楼梯,秦既明悄悄的将手机屏幕调成常亮,然后按下电源键息屏之后,潜入楼梯间,从后面跟了上去。

  起初秦既明不敢跟得太近,因此他只能隐约看到一个人的轮廓。

  那似乎是一个女人,极长的头发一直垂到小腿的位置,随着它的走动而两边摇摆。

  它走得很慢,秦既明也只能慢慢跟着。

  一直跟到二楼,它即将折返,秦既明闪身躲入二楼走廊,透过门后的缝隙往外看着。

  那道身影缓缓上来,它的头发同样遮住了脸,根本看不清楚面容。

  它隔着门从秦既明的脸前经过,继续往上走。等它走过转台,秦既明在口袋里解锁手机,然后朝台阶上扔了过去。

  手机落在地上,发出一声响动。

  楼梯上的身影立刻一顿,缓缓转过身来。

  秦既明没有急于现身,没有刘志刚他们在身边,他必须更加小心谨慎。

  那个身影慢慢走下楼梯,走到手机前。

  手机屏幕上的光线照在它身上,秦既明得以窥见了一丝它的样子。

  它的头发十分干枯,脸也极其干瘪,上面满是惨白,两只眼睛上翻,好像没有眼睑,鼻子也枯小难辨,唯有嘴唇涂抹的一片血红。

  “谁……出来……”它的声音发出,但秦既明借着手机屏幕的光亮,却发现它的嘴只是蠕动了几下,根本没有张开。

  好像带着一层面具。

  而且,这个声音好像有些耳熟。

  蓦的,它突然抬起了头,视线一下凝到了秦既明这边。

  隔着门缝,秦既明听见它发出阴恻恻的笑声:“我已经发现你了,真是有力量的心跳。”

  它的嘴好像突然变利索了,说的话也连贯流利起来。

  而秦既明也终于猛然想起为何会觉得它声音有些熟悉。

  “谁能想到年迈的宿管是个大佬呢。”秦既明从门后走出来,消防斧被他紧紧握在背后。

  身份被识破,宿管发出阴森的笑声,他抬起双手揪住自己的头发,开始用力往下拽。

  头发连同头皮一起被揭下来,同时还发出一阵阵黏连的声音。最后是整张脸,与头皮连在一起,一直到脖子边缘,都被撕了下来,像兜帽一样,只不过是挂在胸前。

  宿管那张老态龙钟的脸映入秦既明的眼帘,他小心翼翼的将揭下来的面具叠好,眉眼间的神情好像他叠的不是一张脸皮,而是自己的至宝。

  将那张面皮好好收拾起来之后,宿管才又看向秦既明,一边上下打量着他,一边说着:“虽然我用不成,但倒也不介意再多一张垃圾藏品。”

  “如果不想让人知道你的变态癖好,其实用不着这么麻烦。”秦既明稍微靠近了半步,说道:“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手机里录的视频就不会流传出去。”

  宿管隐隐不怀好意的看着秦既明笑笑,又细又长的尖利鞋跟狠狠剁在手机上,一下刺穿了手机。

  锂电池冒出一股浓烟,宿管毫不在意。

  秦既明无所谓的哂笑一下:“有录像的手机我怎么会扔出去,我又不止一部手机。”

  秦既明的话音刚落,他就陡然前冲,扑向了秦既明。

  秦既明早有防范,在他冲过来的一瞬间就已经将消防斧从后背直接挥出,迎头砍上。

  但目标却不是他的头,而是他塞入衣服里的那张面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