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我的怪诞学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你看见我的身体了吗?

我的怪诞学园 昱甫 2243 2020.09.06 18:47

  借助手电筒的灯光,从那个人鼓囊囊的衣服下面滚落出来的东西赫然映入眼帘。

  那竟然是一个人头!

  “偷标本?”秦既明心中松了一口气。这就成了见义勇为,且他偷袭在先,一下打伤他也算是正当防卫。

  秦既明的视线下移,想要掏出手机录像,不过,却突然有了意外的发现。

  “不对!”他看向地上的人头,脖子处的痕迹并不像是在福尔马林中浸泡过的样子,也比周围玻璃瓶中的标本要脏上许多。

  瞳孔收缩,心跳加速,秦既明缓缓靠近,手电筒的强光渐渐爬上脖子处的断裂伤口。

  尚有一丝血迹存留,在伤口的边缘处呈现出黑褐的暗红。

  见秦既明停下脚步,那个人又一次发出诡异的笑声:“你看到了我的新藏品!”

  秦既明盯着地上的人头,忽然间,像是眼花了一下似的,他仿佛觉得那个人头朝他挤了一下眼睛。

  一愣神的功夫,地上那人突然蹿跳起来,又扑向了秦既明。

  失去了先机,秦既明就来不及反应。但那人脚下突然一个踉跄,踩住了地上的人头,自己反而摔到了秦既明的跟前。

  “人头刚才是在这里么?”秦既明看他倒下,扫了一眼地上的人头。它刚才似乎并不在这个人冲过来的路线上。

  秦既明抬起消防斧,没有任何犹豫,一下砸到了那人的腿窝。

  他在地上翻滚痛嚎起来,秦既明冷冰冰的盯着他,和地上的人头。

  “不知道新生指得是谁。是这个杀人凶手?还是那个可怜的受害者?”

  盯着他们,秦既明缓缓开了口:“楼梯上有追逐打闹的脚步,操场上有来回弹跳的篮球。课桌上慢慢浮现出一张人脸,教鞭上隐隐渗出一丝血迹。隔壁班传来一声声尖笑,厕所里飘出一阵阵哭声。到处都是嘈杂的人语,哪里都有师生的说笑。夜半十二点,死寂一片的校园,突然沸腾了起来。”

  如果新生是看到了发在网上的广告词,才被吸引,而愿意成为怪诞学园的新生的,那他对这段广告词一定不会陌生。

  随着秦既明开口,地上的人头慢慢动了起来,转向了秦既明这边。原本痛嚎的凶手也突然闭了口,竟然缓缓站了起来!

  “都有反应?”秦既明愣了愣,不禁有些吃惊。

  原本被秦既明击倒在地的人,开始朝着地上的人头走过去。

  他的肩膀和腿窝被消防斧重击,因此一边胳膊耷拉着,一条腿也扭曲无法直起,一摆一晃的过来,形如电影里的丧尸。

  “这段广告词难道被学园赋予了特殊的力量?”秦既明看着他的反应,不明白为何自己念出广告词之后,他会变成这样。

  秦既明后退了几步,警惕的盯着他。

  那人走到人头前面,弯腰抓住人头的头发,将人头提了起来,转向了秦既明。

  “我的……身体……”他说:“你看见我的身体了么?”

  他的语气变得呆滞,似乎只是无意识的呓语,并提着人头一步一步踉跄着靠近过来。

  “你看见我的身体了么?”每走一步,他都要问出一句。

  “被分尸的人进入了他的身体,他此刻被那个头颅控制着。”

  秦既明明白过来,可那人已经到了他的跟前:“你看见我的身体了么?是不是你拿走了我的身体?还给我!还给我!”

  他突然向秦既明扑了过来,似乎想要将秦既明的身体夺为己有。

  秦既明用消防斧挡住他,用力将他推翻,但他挣扎了几下之后,又一次站了起来。

  他已经成为了怪诞之物。

  “看来,不帮他找回身体,他是不会乖乖跟我去学园了。”

  深夜里,在摆满破碎和畸形人体标本的地方,一边提防着不停靠近过来想要攻击自己的怪诞之物,一边寻找残缺的尸体,这真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经历和体验。

  “脖子上的血迹很少,这里也没有见到大量血迹,说明标本库不是他被杀死的地方。”秦既明一边寻找,一边分析着:“所以将他带来这里,是为了抛尸?那可就不好办了,其他的身体部位,可能已经被抛到了别的地方。”

  “王灵芝?”秦既明试着呼喊了一下。

  一缕发丝从背包里面钻了出来,搭在了秦既明肩膀上。

  她刚才救了秦既明,现在回应了秦既明的呼唤,这终于证实了秦既明之前的一个猜测,那就是从学园中带出来的怪诞之物,离开学园后仍旧能够活动。

  只不过,目前看来,会受到某种限制而被极大削弱。

  王灵芝只能伸出头发而不能现身,刘志刚甚至只能传递出一丝似有若无的暖流。

  但这至少让秦既明觉得自己并非一人,心中获得些许安慰。

  “我需要找到这里藏着的其他新鲜的尸体,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帮忙。”秦既明问道。

  消防帽上热流稍纵即逝,但王灵芝的发丝却从秦既明的肩膀上下来,似一条小蛇一样贴着地面延伸了出去。

  发丝爬上那人的身体,他流露出挣扎的样子,但似乎无力抵抗,很快就被那些发丝缠绕上去,刺入了他手里提着的人头上。

  秦既明只觉得眼前的景象一变,自己似乎出现在了某个地下室里面。

  昏黄的灯光下,一个赤裸着上身的男子,坐在沙发上,另外一个人则附身跪倒在地,将头贴在他的腿上。

  “我的一切都是你的,我的财产,我的身体,我的生命都是你的,请允许我做你的藏品吧!”

  坐在椅子上的男子笑了起来:“真是不错的转化,成为我的藏品吧。”

  画面转变,眼前又变成了标本库。

  赤裸上身的男子站在手术台前,并不是被秦既明用消防斧砸残的样子。

  “所以这也是一副画面。”秦既明联想到之前通过发丝看到王灵芝的遭遇的情景:“看来这就是王灵芝的特殊能力。”

  手术台已经被打扫干净,上面摆放着数个玻璃皿,在玻璃器皿当中,分别放着不同的人体。

  而在他的手上,正捧着一颗头颅,轻轻亲吻:“你甘愿奉献自己,成为我的藏品,这份情谊我至少感受到了。”

  画面突然闪烁,如同信号不稳的老旧电视,接着眼见的景象好似玻璃碎裂,成了一片一片。

  回到现实,乌黑的发丝变成了一片灰白,无力的垂落下来,回到了背包里。

  怪诞之物失去了发丝的牵制,继续向秦既明靠近过来。

  “其他的身体部位被放入玻璃皿,混入了这些标本里面。”秦既明扫视了一圈周围的陈列架,又看向那个怪诞之物,仔细盯着他的脸。

  “但手术台前制作藏品的那个人不是你。这是怎么回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