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感情漩涡

梦幻现实 血影 7374 2003.10.25 19:07

    世界上最可怕得,不是凶猛的魔兽,不是穿肠的毒药,也不是任何恶魔鬼怪,最可怕得,是一个漩涡:感情的漩涡。只有在你真正得掉进去后,你才可以真正的知道它的可怕。

  ―― 自传之《梦里柔情》 ××××××××××××××××××××××××××××××××××××××× 唉~,我发现自己好像老了,总是爱叹气,这不是个好现象,从我现实中的岁数算起来,我才三十多岁,正是而立之年,在我们那个世界,也只是创业的初期,最有活力的时候,这个世界的人在三十岁时,大概和一个小伙子一样吧,为什么我老是叹气呢?在这个世界里呆上几百年,我已经有这个打算了,虽然我知道那个力量的强大,但是我现在还是可以说没有什么头绪,风神的力量我也见识过了,而且那只是百分之五,如果他使用百分之一百的力量,我不能想象是什么情景,这个魔界的一个兽王,如果不是我莫名的又一次用出了那个什么‘无’之力,可能早就死了,现在还在忍受复活的煎熬吧,听它的说法,他用的也只是两个小伎俩,我就几乎没有还手之力了。

  在人间界,我两剑就击败了一个什么“剑圣”,对于人类来说,我几乎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存在了,连乔和西格玛他们都这么不可理解的看我,可是在魔界,在天界,我连个屁都不是,随便遇见一个什么神,一个什么厉害点的魔兽,我几乎没有什么还手之力,难怪那个什么冒牌的创世神不让魔界的人出去,可是为什么又要让天界的烂神下来呢?

  仔细想了想,我在这个世界里好像一直在干着莫名其妙的怪事,先是花了一年学着当贼,然后马上被打到魔界修炼,出去后又被羞辱,然后又去杀国王,现在又到冒险团队里了,跟着他们毫无目的的寻找着我手里的盾,呵呵,真是好笑啊,我在心里笑了笑,颇有一些自嘲的味道。

  唉~,寻找力量的路,到底还有多长啊?我又暗暗的叹了一口气,未来真的有一些迷茫啊,曾经幻想着到这个剑与魔法的世界,可是真的来了,又……

  “我不想叫你师父。”武威突然说了一句,打断了我的思路。

  “嗯?”我没有听见她说什么。

  “我不想叫你师父,听着好别扭。”武威又说了一遍 “哦,你不是现在已经没有叫我师父了吗?何况我本来就不是你的师父。”我随便回答了她一句,我想继续我的思路。

  “你怎么这么年轻就当了坎比特的师父了?你看起来就比我大一点而已。”武威问着。

  我没有说话,这个问题武威问过我好几遍了,每次我都叫他去问坎比特,可是没有过两天她又来问我。

  “你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有多大吗?”武威睁着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我。

  对啊,我到底有多大?真的算时间我是三十多岁了,可是我绝对不会变老,样子一点都没有变,那么我就算二十一岁,可是我觉得我的心好像已经很老了,四十,五十,或者更老。

  “你知道吗?我喜欢和你说话。不!应该是喜欢对你说话,你总是不回答我,不过我不介意,只要你在我身边听我说话就好了。”武威似乎已经习惯了我的沉默,没有一丝不快,仍然自顾自的说着,就像在王城马亚纳一样。

  “昨天晚上你说你会保护我,你说的是真的吗?”武威又突然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嗯?哦!是的,昨天晚上有一只魔兽差点伤害到武威,我过去把它杀了,随口说了这句话。“是的。”我回答道。

  “是永远都会保护我吗?”武威的问题不断。

  我看着她,眼里露出询问的眼神。

  “你昨晚好吓人啊,杀了这么多魔兽,一身都是血,可是我不怕,我觉得你好威风呀,想我们的保护神。”武威的连微微一红,换了一个话题。

  神?我听见这个词,心里苦笑了一下,普通的人把我当作神,可是真正的神把我当作什么呢?一条狗吗?为了下一次的玩弄,先放我一条生路。我心里不自主的抽动了一下。

  “我那次告诉你我有个喜欢的人,其实是真的哦,你想不想知道是谁?”武威作出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很是可爱。

  我还是没有说话,我现在的心情不太好,不想和她闹,不过我也不会反对一个漂亮的姑娘坐在我旁边说话,而且她的声音还非常的好听。

  “你猜猜吧,就是这个帐篷里那个男的哦,你知道是谁吗?”武威说完突然躺了下去,用旅行用的被子盖住了自己的头。

  我吗?她喜欢我吗?其实我又何尝不知道她的心呢?从她每天都来找我,和坎比特他们越来越疏远,什么事都给我说,喜欢坐在我旁边,一直到昨晚我不得已吻了她的嘴,她也没有生气,还一脸的羞红。我不是个傻瓜,我交过的女友并不多,可是在我们那个世界,报纸,书籍,电视,电影,广播……无数的媒体都会谈论“爱情”这个永不落伍的话题,女孩子对于感情的反映,大概无论哪里都一样吧,何况这个世界本来就是来自我的思维。

  “你不喜欢女孩子吗?”武威在被子里躲了一会,发现我没有回答,露出一个小脑袋看着我,还伸手拉了拉我的衣角。

  “不,我喜欢女孩,喜欢可爱的女孩。”我没有什么犹豫,这一点我很确定,我曾经无数次的说过:“老婆,不要找太漂亮了,不稳当,找个可爱听话又贤惠的最好。”说到可爱,我的心又抽动了一下,我真的把现实中的女友忘了吗?我真的变心了吗?为什么我一想起那个女友,我的心总是不争气的加快跳动速度呢?我暗暗的问着自己。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呢?我不可爱,我不听话吗?我是不贤惠,可是我会学的,真的,明天我就做饭给你吃好吗?”武威突然又坐了起来,看着我说。

  我不喜欢她吗?难道我真的敢说:‘武威,我一点都不喜欢你’吗?我一直都在欺骗我自己,刚开始的时候,我真的想杀了她,可是没有几天我就下不了手了,如此美丽可爱的一个女孩,谁忍心下手呢?我把她带出王城,却没有把她像计划中那样安排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好好生活,随便以一个“漂亮姑娘危险”的借口就带在身边了,我敢说,我真的没有一点私心吗?昨晚吻了她,我也敢说,我没有一点杂念,仅仅是为了让她不说话吗?我不是个圣人,我喜欢漂亮可爱的女孩。在现实世界中,我一直都是最先提出上街“打望”美女的人。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随便,你是坎比特的师父,和我也没有说过几句话,我就这样,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很……”武威可怜巴巴的看着我,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没有。”我说了两个字。的确,我喜欢耿直一些的女孩,那种扭扭捏捏装纯洁的,我是最讨厌的了,喜欢,就一定要说。我还记得我和我现实中的女友开始时的情景。那时,我和我的女友认识没有几天,有一天我对她说:“做我的女朋友好吗?”她没有直接回答,只是伸出两只捏成拳头的手对我说:“有一只手里有一颗巧克力,你要是猜中了,我就答应你。”我随便点了一只,她把手打开,真的有一颗巧克力,我觉得非常幸运,虽然我对这种靠运气得来的感情有一些不舒服,可是,毕竟是有机会了。可是我的不舒服仅仅持续了一秒钟,因为一秒钟以后,她把另外一只手也打开了,同样有一颗巧克力,那天,我就吻了她。几年来,我们感情一直非常的好,到了这个世界,我就把她忘了吗?

  “昨晚你亲,亲……我,那是我的第一次。”武威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

  唉~,我到底是怎么了?我一直对自己说,我的一生,只需要一个爱我的,我也爱着的女人就可以了。可是现在……

  “我喜欢你。”武威突然扑过来抱着我。

  “骗子!”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是黄灵儿。

  “你这个骗子,昨晚我们就不该救你。”黄灵儿的声音非常的大,但是只是对我而言,武威依然抱着我。

  我没有骗谁,没有,我没有,我在心里喃喃的说着。我的反驳,我自己都觉得是如此的苍白无力,我真的没有骗谁吗?我问着自己。

  “你那天拒绝我的时候,我很伤心,可我也高兴,我为红儿姐找到这样专情的人感到高兴,可是想不到现在才多久,你遇见一个漂亮的女孩就马上变了,你喜欢漂亮吗?我和红儿姐都可以变得比她漂亮一百倍。你这个骗子!!”黄灵儿在我耳边大声的叫道。

  我没有骗红儿,我真的没有骗红儿,我爱她,每天我都想她,真的,我在心里叫着。的确,我没有骗红儿,我爱她,我想她回来,真的想。

  “你现在还抱着那个什么武威公主,你还好意思说没有骗红儿姐,没有骗我们。”黄灵儿寸步不让的逼问着。

  我连忙把武威推开,她抱得有一些紧,我费了一些力气才把她推开,她瞪大了眼睛看着我,眼眶里又有泪光在闪动了。

  “你这种人,见到漂亮姑娘就变心,我们真的不该救你,如果不是我感觉得到红儿姐对你得爱恋,昨晚我就让你去死,骗子。”黄灵儿依然不放过我。

  你感觉得到红儿了吗?我不在乎她骂我,我只是听见她说她感觉得到红儿了。

  “你也会担心?是想着左搂右抱吧,你看,那个公主还在看着你呢。”黄灵儿尖刻得说到,我没有想到黄灵儿竟然会如此尖刻得讽刺着我。

  对不起,我错了,告诉我红儿得事吧,她多久可以回来?我焦急得问到,甚至还有一些哀求。毕竟红儿才是我最担心得人。

  “没有问题,你只用答应我一个条件。”黄灵儿得声音突然不带一丝感情,这让我有些感觉不对头。

  “你只用发誓,再也不理这个公主,再也不见她,不和她说话,这就够了,要求不高吧。”黄灵儿没有什么停顿,继续说道。

  可是,这里是魔界,你难道要我把她丢在这里吗?我觉得非常震惊,一个连看见别人受伤都要难过得风元素,怎么会这么残忍。

  “我没有这么不近人情,我知道你是怎么离开这个魔界得,那个神殿对吗?以我们得速度,最多三天,我们就可以找到那个神殿,然后带你们到那里让她离开。不过在此期间,你绝对不能和她说一句话,你可以答应吗?如果你答应,我马上就告诉你红儿姐得事。”黄灵儿回答道。

  为了红儿,把武威抛弃掉吗?我看着武威,她也正在看着我,眼泪已经流了下来,可是她没有哭出声来。

  “你不用答应了,你只用这么一犹豫,我就知道你的想法了,我真为红儿姐不值,怎么会喜欢上你这个人类,看红儿姐回来你怎么办。”黄灵儿没有等我作出决定就说话了。

  我知道黄灵儿不会再说话了,的确,我真的忍心把武威扔回大陆吗?我对她没有感情吗?可是像黄灵儿说得一样,红儿回来我怎么办?怎样面对?行动上,我没有作出什么对不起红儿得事,可是我的心里呢?我没有想过武威吗?我对武威没有一丝感觉吗?我不断得责问着自己,可是我自己也无法回答自己得问题。

  “你怎么了?你真的讨厌我?”武威见我半天不说话,终于忍不住问我了,带着一丝哭腔。

  我没有回答,也无法回答,我回答什么呢?难到我告诉她,武威,我不讨厌你,相反得,我还很喜欢你,可是我有爱人了,我的爱人是风,浪漫得风。红儿可能不久就要回来了,如果接受了武威,到那时我该如何面对红儿?我甚至还想,如果我回到了现实,我该如何面对我原来得女友?如果说我已经变心了,为什么十年了,她得音容笑貌没有一点消失,仿佛是在昨天才和我分开得,只是我想的有一些少了。我对红儿,到底是爱,还是因为她为了我牺牲了自己,我心里产生得愧疚让我觉得我爱上了她?这个问题我一直在想,可是每次一产生这个念头,我就觉得好像对不起红儿,马上压下这个想法,可是到了现在不得不面对得时候,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武威,这个漂亮可爱得女孩在我心里,到底又是处于一个什么地位啊?

  我的思绪越来越乱,我甚至不知道我到底在想一些什么,我的头有一些晕,我宁愿再和昨天那个魔兽战斗一次,大不了是死亡一次再受那种痛苦一次,那样也比现在舒服多了,我痛苦得闭上了双眼。

  “你为什么不说话?你喜欢我吗?你可以给我一个答案吗?”看得出来,武威真的非常得着急,同时也担心着我得回答。

  “武威,你还小,不懂得什么才是爱,以后你长大了,再问这个问题好吗?”我不是没有考虑过,武威对我的感情,可能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得小女孩对于英雄得崇拜,对于强者得崇拜,在普通人得眼里,我的确非常得强,强到可以潜入皇宫杀死你的父亲,然后再用一个风元素替代这么久连你都没有办法察觉。

  “你认为我是因为你得厉害才喜欢你得吗?你以为我是一个什么都不懂得小女孩吗?不!我不是,我考虑了很久,我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我喜欢和你在一起,不是因为你得强,而仅仅是因为我想和你在一起,在马亚纳,你从来没有动过手,那时我就已经喜欢你了,我喜欢你眼里得忧郁,喜欢你得沉默,喜欢你得一切。我知道,你一定有喜欢的人,但是她却不能和你在一起,对吗?我不介意,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如果你喜欢得人回来,我就离开,好吗?”武威得话语完全不像一个仅仅只有二十岁不到得女孩。

  我惊讶得看着她,我无法形容自己得感觉。没有动过手吗?你的父亲都是我一剑刺死得,连尸体都没有留下,现在你竟然这样。

  我的心里没有杀死他父亲得愧疚,因为她得父亲该死,我只是对这样一个女孩不值,怎么会爱上我这样得人呢?

  “这样你都还不答应我吗?我知道这里是魔界,西格玛他们得话我也听见呢,到了这里,可以说就没有机会出去呢,可是我还是义无返顾得跟你进来了,你真的是个铁石心肠得人吗?”武威开始有些激动了。

  “武威,不要这样,喜欢一个人,不是那么简单得,有的时候,也要为别人想想,你懂我的意思吗?”我没有办法解释,只能这样说。

  “我不懂,我只知道,喜欢就要说出来。”武威好像又变回了一个孩子。

  唉~,我何尝不是这么想呢?但是那时我是孤家寡人一个啊,现在真的遇见几个美丽得女孩,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或者说我是一个“博爱”得人,来者不拒?我一直最讨厌这样得欺骗女孩子得人呢,想不到现在我也要变成这样得人了吗?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得不了解自己,仿佛对于我而言,我自己是一个完全陌生得人, “影,让我和你在一起好吗?即使只有一天,一小时,甚至一分钟,我都非常高兴呢。”武威说着,又慢慢得靠了过来。

  我没有躲避,让她靠在我的肩上,我看见她得眼睛幸福得闭上了。我伸出手,轻轻擦了擦她脸上还没有干得泪水。

  唉~,我已经记不清今天叹了几次气了,我也不想像一个厌世得老头子一样,可是我没有办法啊,对于现在得情况我没有一点解决的办法,等红儿回来,难道要像那些故事里写得一样,一夫多妻,皆大欢喜吗?我不是那样得人,红儿也不是,武威也不是,或者,像以前世界里一本有名得武侠小说里一样,男的死了,所有得女人也死了,这下就没有任何烦恼了,可是,我死得了吗?快点找到那个力量,离开这个世界,也许会是个最好得办法,不过,我这样太自私了。有其他得办法吗?也许……

  “血影,该你了。”外面传来了尼亚轻轻得叫声,似乎是害怕吵醒了武威。

  “好的。”我把武威轻轻得放平,给他盖上了被子,她已经睡着了。昨晚没有睡,今天又扶着走了这么久得路,刚才还和我说了半天,她的确累坏了,才这么几分钟她就睡着了。

  坐在平原得草地上,我望着夜空,平原的夜空也显得这么得宽广。明天是个好天气,我对自己说,天上没有云,每一颗星星都这么明亮,魔界得天空比大陆还漂亮啊。看着浩瀚得夜空,我的心情好了一点。明天得事,明天得我去面对吧,我有些自暴自弃得对自己说了一句。

  一夜平安,天微微亮,西格玛就叫大家上路了,武威得眼圈黑黑得,显然没有睡好,不过她没有说什么,收拾着帐篷,毕竟是公主,有一些笨拙,尼亚后来过去帮了她。

  平原得旅程是无聊得,每天都是没有尽头得慢慢走,我不敢在和黄灵儿说话,她也没有再和我说话了,周围得风元素对我很不满,不过还是一直跟在我周围,武威似乎完全当这是一次旅游,魔兽得恐怖仿佛早就忘了,一天到晚总是跟在我身旁,有时还要唱两首歌给我们听,我都没有听过,不过真的很好听,大家都非常喜欢,尼亚和米娜有时还要跟着唱两声,尼亚甚至还要来逗武威,武威每次都躲到我背后,弄得乔和西格玛在一旁哈哈大笑。虽然杰克依然没有清醒,但是他肚子上得伤却已经完全好了。看得出来,大家得心情已经开始好转了。

  走了快一个月,才走出那个平原,看见前面是连绵得山脉。大家都很奇怪为什么这个魔界岛里面这么大,我也没有解释。西格玛还偷偷问我是不是来过魔界得,我没有回答,西格玛好像知道了什么一样得离开了。干粮早已吃完,不过幸好平原上动物不少,我们没有挨饿,路上也遇见一条小溪,获得了足够得水。总的来说,没有什么大困难,除了每天不停得走。路上发生了一件有趣得事,大概是在十天前,我们竟然遇见了一直只生活在森林中得变形兽,它还变成了尼亚得样子向我们走来,我一剑就刺穿了它的脑袋,看着“自己”慢慢得倒下,尼亚长大了嘴愣了至少十分钟,后来得几天,他看见我马上就声明他会说话,不是变形兽,然后远远得躲着我,也不来逗武威了,我们大家都很好笑。

  对于那个力量,我还是没有什么头绪,所以也没有离开他们得打算,一直尽职得做好一个冒险者该做得事。

  又走了两天,我们终于要到山顶了,武威象一个孩子一样跑得最快,想第一个登上山顶,因为离山顶只有不到一百米了,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我们都看着她在前面欢快得跑着,没有人和她争,她跑起来得样子也好可爱。

  “天啊!!”武威站在山顶一声惊呼,象一个雕像一样不动了。

  “怎么了?”前面得米娜连忙跑了上去。

  “天啊!!”米娜同样惊呼一声,再也不动了。

  “什么事这么大惊小怪得,大不了是几万只魔兽,有什么大不了得?”尼亚看出来没有什么危险,只是看见了什么让人惊讶得东西而已,边说边加快脚步往山顶走去。

  “天哪!!”同样得情况再次出现,尼亚也站在山顶不动了。

  乔和西格玛也觉得不对,乔抱着杰克和西格玛一起跑了上去,我也同样跟着跑了上去,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事让他们这么震惊。

  “天啊!!”我们三个异口同声,同样站在山顶不动了。

  高高得山顶上,几个人像雕像一样毫不动弹,良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