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再现,‘无’之力量(下)

梦幻现实 血影 4709 2003.10.13 20:07

    我依然没有说话,吃过一次亏,就必须长一智,不管它说什么,我都不会理会的,它说话杀不了人,我只用注意它的动作就可以了,虽然我没有把握可以看见它的身影。

  “就是那次我们杀掉上一只克拉马。希尔穆尔,不对不对,是上一位克拉马。希尔穆尔,如果那么说,不是说我们也是一只了吗?你说是吧?”那个女声说道,声音越来越娇媚了。

  我还是没有说话,我的身体已经达到了颠峰状态,就等着它出手了,我知道,我出手是绝对不会有结果的,这一点已经证明了无数次。

  “哎呀,你真是没有幽默感,一直崩着一张脸,这样可不会有漂亮姑……”它的身体突然消失在那块石头上。

  又是用这种方法。在它的身形消失的同时,我就已经向一边闪去,我知道它会从我后面进攻的。

  “嚓”一声轻响,我躲过了身体的重要部位不被攻击,可是右肋还是被划伤了。是它的爪子,我看见几根又长又利的爪子慢慢缩回它的“狗”脚。

  它不是速度快,我察觉到了,刚开始我追逐它的时候,它只是一味躲闪,身上没有杀气,所以我一直以为它是速度比我快,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它可以快过风。可是刚才它刚开始行动的时候就露出了杀意,然而这个杀意却不是移动到我后面的。而是在前面没有移动,然后突然又出现在我的身后另一团杀意。

  身形可以因为速度快,像是突然消失一样,可是杀意却不能,那是一种感觉,一种气息,绝对不会因为速度快而消失,只会慢慢的移动,甚至可以因为高速的移动而使一个大范围内充满了杀意。这就是我在魔界经常使用的一个方法,有时甚至可以使一些胆小的魔兽直接死亡。

  空间魔法,我的脑海里一下冒出这个名词,难道是无数小说里说得空间魔法?这是我的梦,里面的一切都和我的现实有一定的联系,出现这个空间魔法也不奇怪,我定了定神,开始考虑怎么办。

  “嚓”它又发动了攻击,这次把我的左臂划伤了,可是仍然没有伤到我的要害。

  怎么办?刚开始以为它是速度快,我已经打好主意了,只用估算到它的行动路线,然后在前面等着它飞过来送到我的剑下就可以了,虽然可能有些困难,但是绝对可行,可是现在怎么办?我无法知道它的动向。

  它的进攻频率越来越快,我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不过都不是很严重的,它好像开始发怒了,攻击越来越快,力量也越来越大。我感觉快要承受不了了,不管伤口再小,可是只要过多,还是受不了的,何况我一直没有还手的机会,也根本没有办法还手,那个地之凯一直穿在我身上,可是怎么没有一点用处?难道我又要死了吗?我的心里非常的愤怒,被风神ling辱的感觉又一次出现了,又一次没有丝毫还手之力的被这个“哈巴狗”杀死吗?

  嗯?我突然一惊,我发现它的进攻竟然是有规律的,每一次新的进攻总是出现在我的身后,攻击的部位也总是我的腰部上下,它进攻了这么久,我竟然才发现。猪,我暗暗的骂了自己一句,如果这样的话,那我……

  在身上又添了一道伤口后,我往旁边一闪,没有继续躲避,我停了下来,挥剑向后刺去,这是我最大的力量和最快的速度了。这是一个赌博,如果不能成功的杀死它,我就死,然后大家一起死,我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噗”刺入东西的感觉,我心里一喜,成功了!这样的力量可以把那只“哈巴狗”刺个对穿,虽然我用的是短剑。

  “哎唷,好痛,你怎么用这么大的劲?如果不是我躲的快,就被你杀死了。”那个女声响起,颇有一些楚楚可怜的味道。

  唉~,我叹了一口气,看着那个黑色的狗头在不停的舔着前腿的伤口,那个伤口看来也不是很严重,它舔了两下,血已经止住了。那个白色的狗头看着我。看来你们都要命丧与此了,我看看地上的乔,站在那边像是雕像没有丝毫动弹的西格玛,尼亚,米娜,还有美丽的武威,我在心里说着,带着深深的歉意。

  “我早就说过,不要和他闹,直接杀死他,然后吃他那个奇怪的大脑就可以了,你偏要和他闹,闹什么?我们竟然受伤了,这下你满意了吧。”那个黑头舔完伤口,那个男声响了起来,可是我没有看见它的嘴在动。

  “我又没有想到他可以伤害到我们。”女声似乎有些委屈。

  “好了,下面的使就交给我了,你不要管。”那个男声说道,声音里的那份稚嫩一丝也没有了。

  我心里又燃起一丝希望,如果用刚才那种攻击方式,它们肯定不会再犯同一种错误,我只有等死的份了,可是听它们说话的口气,似乎不会像刚才那样攻击,只要不是那种完全没有轨迹可寻的进攻方式,凭着我的经验和速度,可能还是有一点反抗之力的。

  “哼!”那个男声哼了一声。

  我身形一动,以为它要发动攻击,可是它没有,仍然站在原地。

  我的神经高度紧张,同时做好了应付任何情况的准备,我不知道它会发动什么样的进攻。

  我看见那个黑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手中的剑握得更紧了。但它依然没有什么其他得动静。已经一分钟了,它要干什么?我问自己,可是我不敢轻举妄动,仍然等着它,想看看它会用什么攻击方式。

  什么?我看着眼前那个“哈巴狗”得变异,我心里充满了震惊。它得身体在不断得膨胀,身上的毛也在不断的张长,它两个头也在变大,头上长出了尖角,獠牙也慢慢的长了出来……

  “几千年没有变回正身了,还有一些不习惯呢。”那个男声说了一句,然后那个变异的魔兽身体抖了抖,仿佛是在舒活筋骨。

  仿佛传说中的地狱犬,可是只有两个头,身上依然是黑白相间的,四只脚的正面都有一排尖尖的骨刺,白头头上的角依稀有一些白色的雾气在盘绕,黑头头上的角却是黑色的雾气,几乎和我一样高的身体上的兽毛在无风自动,像是在展示着什么,那条细长的尾巴在身后不停的摆动,像是一条有生命的东西。

  “可以让我们变回正身,而且你还是个人类,真的很了不起。我要发动进攻了,希望你不要辜负我为你变回的正身。”那个男声说道,带着一些威严,真的是个王者。

  我吸了一口冷气,这样的魔兽我想都没有想到过,不过现在不是惊叹的时候,我注视着它,它那两个角一定有什么古怪,小心些,我对自己说。

  “嗖”白头的嘴一张,一个白色的光球飞了出来,把黑夜中的森林瞬间照成了白昼,我的眼睛突然一花,但是身体还是马上闪开了。

  “轰轰轰~~”连绵不断的声音传来,我转过头一看,什么?无数树木被那颗光球击倒,而且那个光球还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一直向前飞,不到一秒钟,一条“大路”就被开发出来了,那个光球最终消失在远方的黑暗之中。那条“大路”也望不到尽头。

  太强了,竟然有这么恐怖的力量,我发现自己有了一丝害怕。就是这微微一顿的时间,我的心口一闷,好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但是又没有什么痛苦,而且那种闷的感觉也马上消失了。

  “哦,竟然有对暗黑系免疫的人类,真是太奇怪了,我对你越来越有兴趣了,我怀疑你是不是个人类啊。”那个黑头看着我,发出了那个男声,带着一丝惊讶。不过嘴巴依然没有动。

  怎么在这个时候发呆?魔界多年的历练,数十次的死亡难道还没有教会你随时保持警惕吗?仅仅一年安定的生活就磨灭了你的意志吗?我暗暗的责怪自己,如果不是因为使用了那个什么盾牌,让我对暗黑系免疫,或者它使用那个光球,我可能现在已经粉身碎骨了。马上平静下自己的心情,我仔细注意着那个魔兽。

  “好吧,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那个男声又说道。

  “嗖”又是一颗光弹,“嗖”接着又来了一颗……它发射的速度越来越快,虽然比起第一颗来要小得多,但是我还是知道一旦被击中,我可能就是一堆烂肉了。它很聪明,没有再使用那个暗黑球了,一直是光弹。

  速度不快,我还可以躲过去,我不敢往乔他们那个方向躲,害怕哪个光弹一旦碰着他们,他们就连清醒得机会都没有了。

  后面不停得传来树木倒塌得声音,我依然左右躲闪着,试图可以靠近他,刚才有几个风刃飞了过去明显击中了它,可是它连一点伤都没有,是对风系免疫得。这点我不奇怪,魔兽之王就算对所有魔法免疫我都不奇怪,只要我知道它对物理攻击不免疫就可以了。

  它好像看穿了我的意图,光弹得发射更快了,完全不给我靠近得机会,如果我想凭速度冲过去,可能还没有到它面前我就成为一堆肉泥了。怎么办?我完全没有办法,风系无效,那个地之凯好像能量用完了一样,没有一点作用了,我又不能靠近,和它毫时间吗?我问自己,也许这是个不错得办法,我和风都不会累,它是魔兽,不断得发射这些东西,总是会累的巴。我在心里盘算着,他们看来没有什么危险,虽然周围还是站着不少其他魔兽,可是和他们一样没有动,不会有危险得。

  没有任何声音,我的左大腿传来一阵剧痛,我的身形一顿,马上一个光弹从我左边擦过,我的左手一凉,我知道我的左手没有了。唉~,还是要死了,看来人真的不能和魔兽之王相抗衡啊,我对自己说,我看见我的大腿上插着一根细细得毛,穿过了我整个大腿,是它身上得,原来刚才它不停得发光弹只是想吸引我的注意力,这根毛才是它最终得意图,唉~,和它战斗到现在,我一直都是处于被戏弄得角色上,我真是连一只兽也不如啊。我闭上了眼睛,等着下一颗光弹得来临。

  嗯?没有预想得攻击,只是感觉身上被什么东西紧紧得缠着,睁开眼睛,我发现它已经停止了发射光弹,只是身上得毛延伸出很多来把我紧紧得捆住了。

  “唉~,你让我有些失望哦,我只是用了两个小小得技能就把你抓住了,不过说实话,你是我见过最强得人类了。”那个男声带着一些惋惜得说着。

  我没有说话,我也无话可说,我的力量的确太弱了,等复活后再去寻找那个什么‘无’之力吧,身体不是没有被吃过,不过这一次只是被吃掉大脑,也没有什么。可是复活后就只能自己在魔界寻找了,看着那边那几个仍然一动不动得,只认识一天得朋友,我叹了一口气。等着他来吃我得大脑了,我已经没有一丝力量了,那个捆绑着我的毛似乎还可以吸收我的力量,我现在全身软软得,断了得那只手也没有什么感觉,只是觉得有血在流。

  “好东西总是要留到最后吃,虽然被控制后得人脑不是很好吃,可是还是比那些魔兽得大脑强,先吃这个吧。”它说着,向乔慢慢得走去,身上得毛依然捆着我,但是变长变细了。

  “不要——”我用尽最后一丝力量叫道,然后不停得喘气,在这个世界第一次感觉到真正得累了。

  “呵呵,你不要这么激动,你们人类不是一样要吃比你们弱小得动物吗?我还知道你不久前才吃了一只卡里卡亚,我为什么就不能吃你们呢?”它一面说着一面抬起左脚,脚尖伸出一根长长得指甲,慢慢向乔得头伸去。

  “不——”不知道哪里来得力气,我挣扎着站了起来。

  “咦,被我得“吸魂之绳”捆住竟然还可以站起来,你真的不是一个人类啊,不过可惜,你的力量太弱了,不能对我形成威胁,看你的眼神,难道想过来踢我一脚吗?呵呵”它的指甲在离乔不到半厘米得地方停了下来,似乎是想讽刺我得无力,它的语言带着明显得嘲讽。

  “你真的想救他们吗?可惜你没有这个力量啊。”不知是不是想继续嘲笑我,它得指甲以及其缓慢得速度向乔得头移去。那个黑头还转过来看着我。

  “你他妈去死吧。”我得愤怒前所未有。我就是死也要踢你一脚,我心里想着。右腿一蹬,竟然向它飞了过去。

  “什么?‘无’之……”这是我最后听见得声音,那个声音带着极度的恐惧,我没有感觉到踢到了什么,只是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