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离家的路上(end)

梦幻现实 血影 14786 2004.03.11 16:27

    我还是坐在沙滩上,觉得有些孤独,罗走了,索诺和安妮也走了,图唐卡门完全没有音信,以他的性格想来也不会主动来找我们的。没有想到真的就这么结束了,结果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本来我以为最后可能要大战一场,可是想不到竟然这么快就结束了。

  我决定明天就回家去一趟,然后吧贞子娶过来,我并不是很担心茹儿和蕾蕾会容不下她,只要有茹儿在,应该就没有问题了。想着以后就可以过我一直以来想过的生活,我心里稍稍高兴了一些,唯一的遗憾就是心中那种不祥的预感依然存在。

  难道还没有真正的结束吗?这些天来我已经问了自己不知道多少遍这个问题,可是却始终无法得到肯定的答案,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都不可能再有异宇宙的进攻了,可是我心中那种不安却一直没有消失,为什么呢?

  “血影,该吃饭了。”耳边响起了贞子温柔的声音。

  “好的。”我拿起身旁的衣服站了起来。我一直想着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而贞子也是一样的想法,在这个没有人迹的海滩,我用土系魔法制造了一栋小房子,而贞子就像一个小妇人一样的给我做饭,虽然她并没有真的成为我的妻子。

  也许我有些自私,躲在这个地方是对考拉为了救我而离开的一种自责,但是这种自责同样也是对我的家人的一种不负责,茹儿和蕾蕾一定非常担心我,还有我的父母,我是该回去了。我真的有些庆幸我一直隐藏着自己的身份,而贞子也是和原来完全不一样,我们就快有平静安宁的生活过了。

  “贞子,我们明天回去吧,我有些想他们,同时也可以把我们的事定了。”我拿起我自己做的碗,我倒从来没有想过会用我强大的力量来造房子,来做碗,不过在平静的日子里,我的力量也只能做这些了吧。如果去打工,一定可以挣很多钱的。我心里突然很没有志气的想到了这个,我自嘲的笑了笑。

  “嗯。”贞子往我的碗里夹了一点菜,虽然条件很简陋,可是贞子的手艺的确不错。

  “怎么了?”贞子看见我突然放下碗,往门口走去,有些奇怪的看着我。

  “有人来了。”我回答道。新生的贞子的确比原来那样好多了,可是她的力量却也同时减弱了很多,连这么明显的气息都感觉不出来。我知道这是因为贞子原来的力量就是以那种强烈的仇恨作为支柱,一旦那个仇恨消失,贞子的力量大幅度下降也是正常的。

  “哦。”贞子站起来,跟着我一起走到了门口。

  天边出现了一个小型的飞行器,是那些地球科学家从异宇宙生命那里学来的,从那些异宇宙生命那里,地球人学到了不少东西,可是代价也太大了一些。

  “是血影先生吗?”是一个中国人,我依稀记得他的样子,好像就是那会带我去见那个什么金上将的年轻军人。

  “是我。”我坦白的承认。虽然我现在是本来面貌,可是既然他们来到了这个除了我们方圆五十里没有任何其他人的地方,自然可以肯定我就是血影了。我的秘密只有**和金上将知道,难道是他们找我有事吗?我已经很久没有和金上将还有**联系了。

  “金上将说有要事找您商量,请您于明天中午到这个地方去。”虽然我的外貌变回了普通人的样子,可是对一个强大的捍卫者,他依然异常的恭敬。

  “好的。”我结过他手中的一个信封。

  “如果没有其他的吩咐的话,我就走了。”那个年轻的小伙子礼貌的鞠了一个躬。

  “我会准时到的。”我点了点头。那个小伙子打开飞行器,向远处飞去。

  “什么事?”回到屋里,贞子给我重新盛了一碗热饭,坐到我的身边。

  “不清楚,只是让我明天上午务必准时到太平洋上的一个地方去,不知道那个老狐狸要干什么。不过我也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把有些事情交代下去,免得以后我们有麻烦,这个世界地球联盟怎么处理已经和我们完全的没有关系了,这些是地球人自己的事。”我说道。

  “嗯,以后我们找一个平静的地方一家人快乐的生活就好了。”贞子高兴的喂了我一口菜。

  到底要干什么?虽然我说得非常的轻巧,但是我自己知道绝对不会这么简单,因为在我看信的那一瞬间,我心中那种一直没有消失的不祥的感觉前所未有的强烈,我几乎已经肯定明天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

  “贞子,明天我一个人去,你就在这里等我。如果我没有回来的话,就请你好好的帮我照顾我的家人。”那种不祥的感觉让我对明天的事情非常的不乐观,我必须要小心点。

  “嗯?血影,你怎么说这种话?”贞子温柔,但是也同样的聪明,我的话马上让她产生了警觉。

  “我的意思是也许明天他们找我是有非常要紧的事让我去做,如果真的非常的重要,我自然不可能推迟了,毕竟还是地球人。如果真的要我去做到其他星球去之类短期不可能回来的事,你也不用担心,帮我照顾一下我的家人。”我连忙掩饰着。我心中真的不愿意让贞子再提着刀去战斗了,历练结束,让贞子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的生活是最好的选择。

  “我看看。”贞子对我的解释显然不满意,抢过我手中的信看了起来,她本来就是学中文的,这个信自然不是问题。

  “贞子,不要担心,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叮嘱罢了。不过如果我没有回来,你一定要帮我照顾我的家人,你也知道我是绝对不会死亡的,大不了就是离开一段时间而已,不可能不回来。”我知道从那封信里面贞子绝对看不出来什么,我说这样的话只是因为的预感而已。

  “还有,贞子,现在地球上应该不可能有谁知道你是一个捍卫者了,如果想好好的生活,就一定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知道了吗?”我又说道。贞子不像我,还可以通过我的父母亲人来追查到我的本来身份,可是贞子却没有家人,连朋友都没有,现在外貌也完全和原来不一样,气息也非常的弱。从今天那个小伙子看了贞子一眼,没有任何反应的情况来看,的确不可能有人认得出贞子是一个捍卫者。

  “血影,你真的有些奇怪,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分担不好吗?”贞子把信递过来,有些担心的看着我。

  “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你一定要记住,做什么事情一定要谨慎。还有就是,如果我真的有什么意外,你一定要帮我照顾我的家人,我的孩子,好吗?”我说道。心中那种不祥的感觉又突然非常的强烈,让我也不敢托大。

  “血影,你到底怎么了?”贞子对我这种表现非常的奇怪,从她认识我以来,我还从来没有这么出现过这种不自信的情况。

  “答应我,好吗?”我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哦,好的。血影,你到底知道什么?”贞子虽然答应了我,但是却依然非常担心的问着我。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感觉不好而已,也许是因为从那种战斗的生活突然回到了这种平静的生活,然后又有事,有些不习惯吧。”我说道。

  “但愿如此。”贞子也不再多问了,但是依然担忧的看着我。

  “好了,你去睡吧,我想到外面去坐坐。”我放下手里的碗,默默的走了出去,贞子听话的没有跟出来,她知道我需要真正的静静。

  明天到底是什么事呢?坐在沙滩上,我听着潮汐的声音,心中的疑惑始终得不到答案。不祥的感觉非常的强,可是什么事情可以威胁到我呢?如果是金上将发现了强大的敌人,甚至是来访者一样的强者,需要我去战斗,那也不可能让我明天才去,而且如果还有来访者一样的东西,罗他们也不会走,现在我一点也感觉不到他们的气息,不知道已经到宇宙的什么地方去了;如果是要对我不利,也不应该啊,我帮助地球通过了这个历练,不知道流了多少血受了多少伤,怎么也不应该对我不利,何况凭着现在地球上的武器,根本不可能会对我造成什么伤害;如果是需要我帮助他们在地球稳定后重新分配利益,大不了我就是一口拒绝,怎么样也不可能出现不祥的感觉;如果……

  我想了一晚上,天边已经开始泛白。可是却始终没有一点头绪,而心中的不祥却越来越强,到底怎么了?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越想越烦恼。

  我站了起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海边有些微咸的空气,心情稍稍好了一点。不要管了,反正也就是一会的事,到了自然什么都明白了,我对自己说了一句,然后回到了那间简易的房子里面去。

  “要走了吗?”贞子同样一夜没有睡,看见我进来了,有些忧虑的看着我。

  “嗯,等一会就走。”我坐着贞子的身旁。

  “血影,如果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我会怎么样,也许真的像是那个大长老说的一样神形具灭吧。你一定要小心一些,回来啊!”贞子轻轻的靠在我的肩上。

  “嗯,我会的。”我始终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连回答这样一句话都如此的没有信心,我到底是怎么了,到底会发生什么?我又一次问了一遍自己。

  “好了,我走了。”时间不早了,已经到了约定的时间,即使到目的地只需要不到一分钟,但是也不能再耽搁了。

  嗯?他们要干什么?我停在目的地的上空,看着海面上停留着数以千计的各种军舰,还有数十艘航空母舰。难道他们真的想攻击我?我想到,可是我自己都不太相信,他们难道认为他们可以对我造成伤害吗?提高了自己的感知能力,我又发现了几十公里以外有很多战斗机向我靠拢,水底也有着几百艘潜艇。

  “王雪鹰,投降吧!”一个巨大的生意从一艘航空母舰上传来。

  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那艘航空母舰。这些人真的蠢到攻击我们捍卫者吗?有什么目的?

  “王雪鹰,枉自你是一个地球人,竟然对地球同胞如此残忍,你还有什么资格活在世界上,你不感到愧疚吗?”那个声音挺起来到颇有一些义正言辞,不过在我的眼里却是如此的滑稽。

  “明说吧,你们要干什么?”风元素的加持下,我的声音远远盖过了那个高音喇叭的声音,我脚下的几艘军舰被硬生生的震成了两截,被震死的人也不少。

  “王雪鹰,你现在竟然还如此嚣张。十年前你无缘无故的杀死二十多万人,纽约,莫斯科,伦敦……,这么多无辜的人,都死在了你的手下,你竟然还试图把这些罪行转嫁到外星人的头上。本来我们秉着让人改过自新的原则,给你找了一个另外的身份,希望你可以用你的力量为地球上的人做些好事,可是呢?在伊甸园的上空,你疯狂的攻击罗和其他的捍卫者,到现在也是一样,不但毫无理由的用及其残忍的方法杀死了我们地球联盟的重要官员山本次郎先生,到现在还凭着你的力量耀武扬威。”那个声音沉默了一会,马上又响起来了。

  “哈哈哈哈……”我突然反应过来,原来这些人只不过是想狡兔死,走狗烹而已,已经通过了这个历练,这些人自然不会容忍我这样的强大的人存在。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想不到我竟然还是如此的“罪孽深重”,连攻击我的朋友的罪名都搬了上来,我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

  “血影,怎么了?”贞子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一些软弱无耻的小狗在我耳边狂吠而已。”我回答着小刀,又接着开始我嘲弄般的大笑。

  “血影,你……”贞子并没有理解我的意思。

  “罗啊!罗!难道你们就是因为这个离开的吗?你们会怕这些狗贼吗?”我突然止住笑容,仰天长叹道。

  “王雪鹰,不要在执迷不悟了,赶快投降,我们地球联盟会给你一个公平的裁决的。”那个声音有些颤抖,感觉得出来说话的人也非常的害怕。

  “投降?就凭着你们?哈哈哈哈……”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笑的笑话,就凭着这些人类,就要我这个捍卫者投降?

  “裁决?你们还要裁决我?哈哈哈哈……”我感觉我的眼泪都要笑出来。

  “如果你们真的想我投降,想裁决我的话,凭着你们自己的本事吧,只要你们可以让我移动一毫米,让我受一点伤,流一滴血。我就投降。”我突然停住狂笑,冷冷的说道,仿佛刚才震毁了机架飞机的笑声和我完全没有关系。我没有一点指望这个问题可以和平的解决,我也不是没有想过我会受到鸟尽弓藏的待遇,但是也没有想到这些人真的敢这么做,而且还这么快。

  并没有任何人向我发动攻击,不仅仅是因为我刚才的力量,而是我十年来的战斗已经让我在地球人的心里烙下了一个近乎于“神”的地位。

  “王雪鹰,你这样……”那个声音似乎想说什么。

  “不动手吗?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冷冷的打断了那个声音。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地球人报答我什么,我唯一想的就是让**给我点钱,然后带着家人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开始过平静的生活。想不到虎无害人意,人有伤虎心,那我就不客气了,只要想对我不利的人,就是我的敌人,而我对我的敌人,从来都不会有丝毫的手软的。

  我的身体慢慢的被一团亮白的光芒包围着,光球越来越大,越来越亮。“轰!”一声巨响,从光球中迸发出来无数的光柱,飞向空中的飞机,飞行器,海面的舰艇,海底的潜艇。

  “轰!”“轰!”……,爆炸声不停的传来,被击中的东西瞬间就被炸成了灰烬。

  “哼哼哼……,还要再来一次吗?”我一面冷笑,一面看着那个我刻意没有攻击的航空母舰说道。仅仅是这一招,天上除了我,已经没有一个还在飞行的东西,海面上也全是舰只残骸,偶尔可以看见几个海军趴在残骸上,海底的潜艇已经全部沉了下去。

  “王雪鹰,你……你……你这么做,难道……难道对得起地球的同胞,对……对……对得起你得父母吗?”那个声音结结巴巴的说道,没有被吓死已经非常的不容易了。

  “什么?你什么意思?”我心中不祥的感觉突然变得及其的强烈,我顾不了太多,飞身落在那首航空母舰上。

  结局A“让你看看……看看这个。”那个声音响了起来,同时一个年轻的军人从甲板上的一扇门里面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盒子。

  “波!”一声轻响,我手指一弹,两道光束飞出,把那个盒子击碎。

  “什么?”我突然愣在了原地。眼前的景象让我几乎心胆俱裂,竟然是一个人头,赫然便是**,那个让我想起来就恐惧的景象竟然是真的,在战斗刚开始我撕开空间时看见的景象竟然是真的。

  原来另一个空间就是这个世界的另一个时间,我突然明白了。原来我的宿命早就已经注定了,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意味着已经结束了,这就是我的结局,又一次亲人的离开,我同样的无力挽回。我也明白了罗为什么说过“我们没有未来”这样的话,也明白了为什么图唐卡门会说“一群蠢货”这样的话,一切都明白了,明白了……

  我看着**的头颅,他老了很多,可是同样也没有闭上眼睛,那双眼睛里面充满了仇恨和愤怒。

  “**,我一样会给你报仇的。”我平静地道,火焰包裹着头颅,瞬间把他化成灰烬。

  “哼哼……哈哈哈……”冷笑慢慢地变成了狂笑。我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但是只有一个信念在我模糊的意识里面却异常的清晰,那就是:“杀!”

  “用整个世界来补偿你们的卑微吧。”我的背上慢慢地出现两个巨大的龙翼,青色的龙鳞开始覆盖我的全身。

  龙翼缓慢地扇动着,刮起的大风把停在航空母舰上的飞机全部刮到了海里,浓烈的杀意让海水也开始沸腾。

  “血杀!”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词突然产生在我的脑海中,我一声怒喝,一把同样覆盖着龙鳞的长剑出现在我的手里。

  “王……王雪鹰……鹰,你再看看这个。”那个声音突然变得极其得流利,我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胆子变大了。不过无论是谁,都必死无疑,这个被我们拯救的世界马上就要毁在我的手里。

  甲板上慢慢生起了一个大屏幕,已经完全龙化了的我静静地看着,给一个即将毁灭了的世界最后一个说话的机会。我心里这样想着,我尊重死亡,尊重死者。

  “雪鹰,真的是你吗?”“鹰,是你吗?”大屏幕上出现了两个人。

  “什么?”我手中的血杀“当”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妈妈,蕾蕾。”看着屏幕上的人,我的头脑清醒了许多。

  “雪鹰,真的是你?”“鹰,你怎么会……”屏幕上的人惊讶地看着我,她们身后站着两个拿着手枪的士兵。

  “噗——”我心口如同被重锤狠狠地打了一下,一口鲜血喷出,我跪倒在地上,身后的龙翼慢慢地消失,身上的龙鳞也开始消失。

  “你们,你们……噗——”我想说什么,可是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血影,你怎么了?”贞子的声音非常的焦急。

  “哼!自作孽,不可活。你这个杀人魔王也有今天。”那个声音非常得得意,从舱门里面走出来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穿着五星上将的衣服。

  “你要怎么样?”我嘴角不停地流出鲜血,看着这个男人,我艰难地站了起来。

  “做什么?很简单,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把你的力量传给我们的士兵,然后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不然,哼哼!”那个男人得意地走到我的面前。

  “戴罪立功,戴罪立功,戴罪立功……”我嘴里喃喃地道,我的眼睛看着远方,远方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条细细的地平线。

  “不要想救他们,我们研究过你,你从南极到北极虽然只需要不到一分钟,可是我们的通信可以在一秒钟不到的时间从南极到达北极。“你的父母、妻子、还有你的女儿,都被安置在地球上不同的地方,就算你可以救得了一个,其他所有的人都必死无疑,再说了,你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吗?哈哈哈……”那个男人得意地看着我,刚才的惶恐已经完全不见了。

  “你们伤害他们试试……”我咬牙说道。

  “哼,你救救他们试试。”他毫无惧色地看着我,而且眼神里面充满了嘲讽。

  “你们如果敢伤害他们,我会让整个星球都不复存在。”我看着大屏幕一字一顿地道。

  “现在还嘴硬,不但你要把自己的力量交出来,还要把那个叫做织田信长的捍卫者给我们找出来,让他听我们的话,否则……”他走过来往我的脸上拍来,似乎肯定我不敢还手。

  “啪!”我抓住他拍过来的手,冷冷地看着他。

  “你要怎么样?要是伤害我……啊——”话没有说完,他就开始惨叫,我的暗黑之力已经开始吞噬他的身体。

  “我会离开,我会离开……”看着大屏幕,我开口说道,我知道有更高级的人可以听见我的话。

  “可是,如果你们敢伤害他们,这个就是你们的榜样。”我手里提着的已经是一个没有一丝血肉的骷髅。

  “好,血影,只要你离开,我们可以保证你家人的安全,但是你必须保证永远不能回来。”

  那边沉默了一会,一个地道北京口音的人回答道。

  “好,好,我永远不回来,不回来……”我咬牙说道。

  “血影,你到底怎么样了?我马上过来!”贞子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血影,马上用你的能力制造一个你自己替身出来。”耳旁突然传来罗的声音。

  我虽然奇怪罗为什么我已经感觉不到罗的气息了,但是他还在地球上,但多年的合作和信任让我在这个时候丝毫没有犹豫,罗话音一落,我便意念一动,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我身旁。

  几乎是在同时,身旁的空间突然一震,出现一个脸盆大小的空间裂缝,一只手从里面伸出向我抓来,我几乎是出于本能的要反抗,可是大脑突然一涨,意识迅速流失,是罗的精神攻击,我可以肯定,但为什么会这么强大,我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

  罗,为什么……

  “影,影……”一个耳熟之极的声音不停的在我怀里轻声重复着我的名字。是谁?我不停的在脑中搜索这这个声音的主人。

  不可能的,不会是她,我几乎不敢睁开我的眼睛,我朝思暮想的人儿啊,为什么我连睁开眼睛的勇气都没有?我害怕吗?不错,我是害怕,我怕这是我的梦,一睁开眼睛就会消失,让我静静的体会这一刻的温暖吧,我甚至还能感觉到她在我怀里所带来的温暖。

  “血影,为什么不睁开眼睛?不敢面对她吗?”罗的声音想了起来。

  “你醒了?!”一双温软的小手捧住我的面颊。

  “武,武,武……武威。”我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人儿,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嗯,嗯,是我……”武威脸上缓缓流下两行泪水,然后猛然扑在我怀里,大声的哭了出来。

  “到底怎么回事?罗!我的家人……”我看看四周的景象,是我在那个世界里面的房间,桌椅,家具,床,甚至连窗台上花瓶里面的花都是武威最喜欢的郁金香,恍惚之间我甚至以为自己在地球上十年的战斗是一个梦一般,可是房间内站着的罗,索诺和安妮却证明了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

  “不要担心……”罗示意微笑着说道。

  “他们呢?”长久以来对罗的信任让我马上平静下来,虽然依旧着急,但已经并不担心他们的安危了。

  “嗯,只顾着高兴了,和我来。”武威从我怀里抬起头,抹了一下眼泪,拉着我的手往外走去。

  索诺搂着安妮的腰,安妮看了我一眼,腼腆的笑了笑。这个亲昵的动作让我有些奇怪,索诺不是对女人这么主动的人,而安妮的性格也不可能是那种会腼腆的笑一笑,然后再任由索诺搂着的人,但这个时候我想着的是我的亲人们,自然不会再在这个问题上注意太多。

  家里的布置和以前毫无区别,只是多了一些盔甲鲜明的卫兵,他们看见我都恭敬的跪下行礼,在武威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客房。

  “他们……”到里间一看,我的父母,蕾蕾,王茹,贞子,还有其他的亲人都躺在地上,虽然双目紧闭,一动不动,但凭着他们的气息我可以肯定他们并未收到任何伤害,甚至连一点小病都没有。

  呼!我长长的送了一口气,虽然让我的父母亲人到这个梦中的世界来不是我的本意,但总比留在地球上要好得多,至少在这里可以绝对安全。

  “大人,圣皇陛下在大厅等您呢。”侍卫长跪下说道。

  “圣皇?坎比特?”我说道,看侍卫的表情我知道我没有说错。那个臭小子,怎么给自己封了个圣皇的称号?不知好歹,“让他等着,如果他有事可以先走,我这里还有些事情。”

  “这……”侍卫长迟疑道。

  “快去!还有,这里所有的人都出去。”我呵斥道。

  “是,是,是……”侍卫长连忙恭声回答道,带着众侍卫退了出去。

  “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看着罗他们说道,“你们不是都离开了吗?怎么会还在地球上?”

  “对,我的确是离开了,离开了好几亿年。”罗笑着说道,然后看了一眼索诺和安妮,“他们也离开了很久,有好几百万年了吧。”

  “是三百二十五万零七十六年。”安妮微笑着看着我。

  “你们……”我疑惑的看着他们,他们都不是喜欢开玩笑的人,更不是在这种情况下开玩笑的人。

  我看着罗的眼睛,他的目光给了我一种熟悉的感觉,一种很遥远,但是却无法忘记的熟悉:那个伟大的生命。

  “你……,时间!”我突然反映过来,“罗,你竟然能够穿越时间?”

  “呵呵,我赢了吧?”罗突然笑了起来,对索诺说道,“我说血影会在三分钟内明白过来的。”

  “又是你赢!”索诺嘀咕着,然后看了看我,吼道:“臭小子,又害我输了,这下又要……”

  “好了,不要在这个时候发疯了,几百万年,你的性格竟然丝毫不改变,也真是一个奇迹。”安妮轻轻的拉了一下索诺的衣袖。

  “我……,几百万年,我还不是一样的喜欢你。”索诺温柔的说道。

  “才说你性格没有变,又马上这么油嘴滑舌的。”安妮笑骂道。

  看着两人肉麻的打情骂俏,我微微笑了笑,转过去对罗说道:“你用穿越时间的能力帮助我,不是在修改历史吗?”漫长的生命历程让我能理智的分清事情的轻重,当然,这种理智要建立在我的亲人爱人朋友的安全基础上。

  “哈哈,你不用担心,曾经我也有着这个想法,不愿意用我的这个力量来改变历史,这是不被允许的。可是我思索了八亿多年,终于明白历史是永远不会被改变的,万事万物都有他的定律,不是人力能够改变的。”罗笑着说道。

  “什么?”我不太明白。

  “这么说吧,如果我回到过去,那么在我们过去的那个时候就一定会有一个我出现,历史会因为我的出现而改变,可是事实上在我们战斗的十年里,并没有一个我出现,对吗?”

  “是的,那是你没有利用自己的力量回到过去。”

  “不,我回去了的,我甚至回去帮助我们通过了历练。”

  “什么?那你瞒着我们?那个时候有两个你?”我说道。

  “不,只有一个我,在我们历练的时候的确只有我一个,一个罗。”

  “你……”我不太明白。

  “其实人们对时间的认识一直局限在单一世界中,还有人说时间是不可逆的,否则如果一个人回到过去杀死自己,这就是完全无逻辑的问题。”

  “不错,的确是这样。”

  “可是事实上这个世界……,或者不能说这个世界,应该是一个更大的范畴,是由无数个平行或者交叉世界组成,每两个世界的差异可能是一个细微的立体空间,也可能是一个极短的时间,我从这个时间回到过去,其实并不是回到了我们经历过的‘过去’,而是另一个‘过去’,一个存在于另一个时间和空间中的过去。”

  “什么意思?”

  “呵呵,其实告诉你这些有什么意义呢?我知道你向往的生活就是平静安宁,和自己的家人,自己的爱人一起生活在这个你自己创造的,但是确实完全真实的世界中,不是很好吗?”罗本想继续解释,但是却突然笑了笑说道。

  “对啊,我知道这些有什么意义呢?”我也笑了起来。

  “时间和空间,思维和物质,本质上是一样的……”罗的身体慢慢的扭曲消失,话音落下,人也完全消失了。

  “罗走了,那我们也走了。”安妮在一旁说道。

  “希望你们永远幸福。”我衷心的祝福着。

  “武威,西亚莉丝呢?”我对着一旁听得一头雾水的武威说道。

  “他们,他们比你还厉害?”武威答非所问的说道。

  “西亚……”我并不想让她们知道我在地球上的事情,那不属于她们。

  “西亚,西亚……,你就知道西亚,难道你一点都不想我吗?”身后传来的细语声打断了我的话。

  这个声音!我猛然转过去身去,只见如同火焰一般的红色映入我的眼帘……

  结局B“让你看看……看看这个。”那个声音响了起来,同时一个年轻的军人从甲板上的一扇门里面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两个盒子。

  “波!”一声轻响,我手指一弹,两道光束飞出,把两个盒子击碎。

  “什么?”我突然愣在了原地,眼前的景象让我几乎心胆俱裂。竟然是两个人头,一个赫然是**,另一个竟然是茹儿。那个让我想起来就恐惧的景象竟然是真的,在战斗刚开始我撕开空间时看见的景象竟然是真的。

  原来另一个空间就是这个世界的另一个时间,我突然明白了。原来我的宿命早就已经注定了,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意味着已经结束了,这就是我的结局,又一次爱人的离开,我同样的无力挽回。我也明白了罗为什么说过“我们没有未来”这样的话,也明白了为什么图唐卡门会说“一群蠢货”这样的话,一切都明白了,明白了……

  我看着茹儿的头颅,她的眼睛没有闭上,不甘心的眼神异常的明显,她似乎在埋怨我没有能好好的保护她,似乎在责怪我的无力。留恋的感情也同样的明显,似乎在向我诉说心中的爱恋,似乎在告诉我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孩子。还是同样美丽,可是这个给了我无限****的姑娘真正的永远失去了她的生命,我知道我没有办法让她再复活了。

  扭动僵硬的脖子,我看着**的头颅,他老了很多,可是同样也没有闭上眼睛,那双眼睛里面充满了仇恨和愤怒。

  “茹儿,我会给你报仇的。**,我一样会给你报仇的。”我平静的说道。两团火焰包裹着两个头颅,瞬间把他们化成灰烬。

  “哼哼……哈哈哈……”冷笑慢慢的变成了狂笑,我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但是只有一个信念在我模糊的意识里面却异常的清晰,那就是:“杀!”

  “用整个世界来祭奠我的爱人吧。”我的背上慢慢的出现两个巨大的龙翼,青色的龙鳞开始覆盖我的全身。

  龙翼缓慢的扇动着,刮起的大风把停在航空母舰上的飞机全部刮到了海里,浓烈的杀意让海水也开始沸腾。

  “血杀!”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词突然产生在我的脑海中,我一声怒喝,一把同样覆盖着龙鳞的长剑出现在我的手里。

  “王……王雪鹰……鹰,你再看看这个。”那个声音突然变得及其的流利,我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胆子变大了,不过无论是谁,都必死无疑,这个被我们拯救的世界马上就要毁在我的手里。

  甲板上慢慢生起了一个大屏幕,已经完全龙化了的我静静的看着,给一个即将毁灭了的世界最后一个说话的机会。我心里这样想着,我尊重死亡,尊重死者。

  “雪鹰,真的是你吗?”“鹰,是你吗?”大屏幕上出现了两个人。

  “什么?”我手中的血杀“当”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妈妈,蕾蕾。”看着屏幕上的人,我的头脑清醒了许多。

  “雪鹰,真的是你?”“鹰,你怎么会……”屏幕上的人惊讶的看着我,她们身后站着两个拿着枪的士兵。

  “噗——”我心口如同被重锤狠狠的打了一下,一口鲜血喷出,我跪倒在地上,身后的龙翼慢慢的消失,身上的龙鳞也开始消失。

  “你们,你们……噗——”我想说什么,可是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血影,你怎么了?”贞子的声音非常的焦急。

  “哼!自作孽,不可活。你这个杀人魔王也有今天。”那个声音非常的得意,从舱门里面走出来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穿着五星上将的衣服。

  “你要怎么样?”我嘴角不停的流出鲜血,看着这个男人,我艰难的站了起来。

  “做什么?很简单,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把你的力量传给我们的士兵,然后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不然,哼哼!”那个男人得意的走到我的面前。

  “戴罪立功,戴罪立功,戴罪立功……”我嘴里喃喃的说道,我的眼睛看着远方,远方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条细细的地平线。

  “不要想救他们,我们研究过你,你从南极到北极虽然只需要不到一分钟,可是我们的通信可以在一秒钟不到的时间都从南极到达北极。你的父母,妻子,还有你的儿子,都被安置在地球上不同的地方,就算你可以救得了一个,其他所有的人都必死无疑,再说了,你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吗?哈哈哈……”那个男人得意的看着我,刚才的惶恐已经完全不见了。

  “你们伤害他们试试……”我咬牙说道。

  “哼,你救救他们试试。”他毫无惧色的看着我,而且眼神里面充满了嘲讽。

  “你们如果敢伤害他们,我会让整个星球都不复存在。”我看着大屏幕一字一顿的说道。

  “现在还最硬,不但你要把自己的力量交出来,还要把那个叫做织田信长的捍卫者给我们找出来,让他听我们的话,否则……”他走过来往我的脸上拍来,似乎肯定我不敢还手。

  “啪!”我抓住他拍过来的手,冷冷的看着他。

  “你要怎么样?要是伤害我……,啊——”话没有说完,他就开始惨叫,我的暗黑之力已经开始吞噬他的身体。

  “我会离开,我会离开……”看着大屏幕,我开口说道,我知道有更高级的人可以听见我的话。

  “可是,如果你们敢伤害他们,这个就是你们的榜样。”我手里提着的,已经是一个没有一丝血肉的骷髅。

  “好,血影,只要你离开,我们可以保证你家人的安全,但是你必须保证永远不能回来。”那边沉默了一会,一个地道北京口音的人回答道。

  “好,好,我永远不回来,不回来……”我咬牙说道。

  “血影,你到底怎么样了?需要我过来吗?”贞子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不回来——”我一声长啸,强大的气息瞬间把整个航空母舰震成了粉末。

  “哈哈哈……,哪管他涛生云灭,我自随那星月在天。哈哈哈……,哪管他涛生云灭,我自随那星月在天。哈哈哈……”我不知道我是哭还是笑,急速向着天空中飞去,飞过了蓝天,飞离了地球。

  “我自随那星月在天,在天——”我一声悲啸,撕开了身旁的空间,往里面跳了下去。

  眼前一黑,我失去了我的意识……

  浩瀚的宇宙,无尽的星空……

  “很伤心吗?”一个久违的声音响了起来。

  “是你?”我的声音非常的疲惫。

  “是我,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你做得很好,又帮助了一个文明通过这个历练。”那个声音回答道。

  “很好?哈哈哈……,很好,很好……”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在哭还是在笑。

  “的确很好,这么快就通过了历练。”那个声音似乎不理解我的感情。

  “我情愿不好,为什么我做了这么多,吃了这么多苦,最后得到的却是这个?为什么我连一个平静生活的权利都没有?为什么我拥有强大的力量,可是却始终无法保护我的爱人,我的亲人?”我愤怒的质问着他。

  “其实,你不用这么伤心,那些感情都不是真实的,只要你进化……”那个声音似乎想安慰我。

  “滚!进化,狗屁的进化,老子不想进化,我只要我的爱人,我只要我的亲人?”我愤怒的打断了他的话,都是******为了这个进化,让那些异宇宙的杂种到地球上来;都是******为了进化,地球必须经受这个历练。如果没有这个进化,什么都不会发生,我也不用受这些苦。

  “并不是只有你一个捍卫者是这样的,很多星球的捍卫者都是这样的结果,这和你们的文明程度有关的。”我不知道他是在安慰我还是在刺激我。

  “都这样?我们都这样,辛辛苦苦的保护着的人最后却给了我们最重的一击。这公平吗?”又是一阵强烈的疲倦袭来,我也没有那么激动了。

  “可是你们挽救了一个宇宙文明,这不是更重要的事吗?”那个声音对我的问题显得有些吃惊。

  “文明?这样的文明,不挽救也罢。”我没有力气再和他争论了。

  “你现在不适合谈论这个问题,我们以后再谈论吧。”那个声音说道。

  “不过你也不应该到另一个空间去,那个空间并不适合你,进去的话你的意识波会完全消失,真正死亡的。”沉默了一会,那个声音又开口说道。

  “不应该去那里?那我应该去哪里?”我苦笑着回答。

  “只要你的意识波并没有涣散,你就可以重新生活的,在另一个世界里面。”那个声音显得非常的诚恳。

  “也就是说你还可以帮助我到另一个新世界里面重新再开始吗?”我问道。

  “不错,一个新的生命,一个新的生活。”那个声音回答道。

  “我受的苦还不够吗?我本来想把那个世界里面的红儿,武威,西亚莉丝带过来,可是不但没有成功,连这个世界的茹儿,蕾蕾,贞子都一起失去了,还要我去受苦吗?还要我被更深的伤害吗?”我的情绪又有些激动。

  “这不是问题,只要我屏蔽你的思维波的某些部分,你就不会再有那些痛苦了,一个新的生活对你来说是非常重要,也是非常恰当的。”那个声音劝说着我。

  “让我失去所有的记忆,重新投胎吗?”我有些嘲讽的说道。

  “是的,只要不出现什么意外,你真的可以完全像另一个人一样生活。”那个声音又没有听出来我的语气,而是继续劝说着我。

  “谢了,我所有的痛苦都是拜你所赐,我不需要了,不需要更多的痛苦,我累了。”我闭上了我的眼睛。

  “那你准备怎么办?”那个声音有些担忧。

  “这样很好,看着宇宙的发展,看着星球的诞生,发展,消失,这样很好。”我真的非常的累了,我要休息。

  “好吧,如果你需要一个新的生活,随时都可以开始。”那个声音说道。

  我没有再说话了,他也没有再说话,很长时间的寂静,我知道他已经离开了,那个给了我强大力量,同时也给了我无数痛苦的生命离开了。

  我睁开眼睛,突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我听过的一首歌,我轻轻的哼了起来。

  “我早已经忘记了第一次看见妈妈是什么感觉

  早已经忘记了出生时的一切

  来时的路上毫不犹豫的丢弃着无数个执着和纯洁

  谎言就是我们之间的距离

  从来就没有一天记得是在想象中那美丽的阳光下度过

  可是我还在这里羞耻地呼吸

  什么地方都逃不出心里……”

  ——《梦幻现实》现实篇完 —全书完—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