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七年战争

梦幻现实 血影 8643 2004.02.13 21:22

    我不愿意劝说全世界的人团结起来,因为如果只有一个,两个人不愿意团结起来的话,那对这个世界的发展并没有什么大碍;如果所有的人都不愿意团结起来,那么这个种族也就并不值得拯救。不过所幸的是,人类在这段时间内,真的非常的团结,即使是暂时的。

  ——《捍卫者传记》之“血影传”

  ※※※

  “雪鹰啊,明天就算大年三十了,你已经有六年没有回来和我们过年了,明天就回来和我们吃一顿饭吧。”电话里,母亲的声音带着一些期望。

  “好的,妈妈,如果明天没有任务,我会回来的。”我有些心酸,算一算,的确已经六年没有回家过年了,我却没有什么感觉。

  “你要是真的有任务,就不用着急了,自己小心一点。小琴已经会叫妈妈了,可是却一直没有见过你,她们母子两也希望你可以回来,蕾蕾现在正在教她叫爸爸呢,你要不要和她们说两句?”母亲在电话里说道。

  “不用了,我现在有些忙,明天我会尽量回去的。”我连忙说道,即使只是几句简单的问候,我都有些不想面对,这么多年我一直生活在矛盾当中,我不知道我这么做到底是错是对,或者有的事情本来就没有对错之分。

  “那好吧,你自己注意身体。”母亲没有坚持,对我这样的回答似乎已经习惯了。

  “好的,你们也是,特别是父亲,他年纪有些大了,经常去医院看看。”我说道。

  “嗯,明天尽量回来啊。”母亲又叮嘱了一遍。

  “嗯,再见。”我说道。

  “再见。”母亲也这样说道。

  “行了,罗,谢谢。”我对罗说道,示意他可以中断通信了。罗越来越像一个超级电脑了,世界上一切事情他都可以准确的处理,从难民的食物住宿到各集团军的调遣,罗都可以处理得井井有条,我把他当做一个通话设备似乎是大材小用了,但是事实上却是没有丝毫的印象,就如同一台普通的电脑在使用时打开一张小小的图片一样,不会影响到他的其他工作。

  “血影,这么多年你的心情都不好,即使你是一个捍卫者,这也对你的身体非常不利,你最好注意一下。”罗有些担心的说道。

  “好的,我会注意的,你去忙你的吧。”我慢慢的闭上眼睛,斜躺在靠背椅上,我感觉有点点疲惫。

  “血影,你……”罗虽然远在千里之外,可是我的动作他似乎看在了眼里。

  “我真的没事,只是有些累,坐一会就好了。”我说道。

  “那好吧,明天如果真的有什么事,就让考拉帮你照顾一下吧,他不会过春节的,你还是回去看看你的父母和妻女,他们也不容易。”罗说道。

  “嗯。”我淡淡的回答了一下。罗没有再说什么了。

  闭目静静的坐了一会,我感觉好多了,我知道我的疲惫并不是我身体上的,而且心灵上的疲惫,我也想可以时刻保持内心得轻松,也确实可以做到,可是这样得时候真的非常的少。

  睁开眼睛,我看着天花板,心中想起了王茹,看起来她和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异,可是她身体的结构和开始的时候却是迥然不同的,我想再有一个月的时间,我就可以把她的身体恢复如初了,那个时候她就可以回到我的身边。这么些年来,我尽量的不浪费我的时间,我总是在思考着怎样可以让我的治疗魔法可以更加精确的让王茹的身体细胞可以更快的恢复成原样,而且也确实取得了成效,否则真的要几十年的时间,不像现在,只花了将近七年就可以完成了。

  这些年,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如果按照罗说的那样,只要把王茹的身体恢复得和原来一模一样,她得意识波就可以激活,那么如果我可以制造出来一个红儿的身体,武威的身体,西亚莉丝的身体,那么只要可以寻找到他们的意思波,不就可以让他们来到这个世界吗?要把一个实体从另一个世界,或者说从我的梦里带出来,似乎有些好笑,可是如果只是一个意识波,那就比较的实际。可是问题就在于,我根本就不知道她们的身体结构到底是怎么样的,尤其是红儿,那个千变万化的风元素生命,根本就不存在一个固定的身体,西亚莉丝也是,如果按照罗的理论,她们就根本不可能存在意识波到这个世界就可以复活的问题,罗的理论似乎就不正确。然而从罗的理论上来看,又找不到什么不对的地方,我想如果询问罗,一定可以找到一个答案,我的智慧和罗相差太远了,尤其是在这种科学理论上,可是我又不愿意告诉罗这些事,我觉得有的事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同时我也更愿意用我自己的力量把他们带到这个世界来。

  很多人都说美女环绕的生活对一个男人是最幸福的生活,年少的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真的到了这个时候,我非但没有一点幸福的感觉,而且随之而来的,却是痛苦和矛盾。两年前,我和我原来的女友结婚了,从我作出这个决定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这个决定是错误的,但我并没有因此而改变,我的女友仅仅比我小一岁,如果按照地球上的时间来算的话,她现在已经二十六岁了,这对于一个地球上的姑娘来说,已经不小了,无论是她的父母还是我的父母,都催着我们,我一直在推托着,**也常常帮我,一般都是以工作上的事来当作借口,但是谁都知道这样拖也不是办法。

  婚礼就是在他们住的“伊甸园”内举行的,**是主婚,婚礼非常的简单,在这个地方不可能,也没有条件举行多么隆重的婚礼,何况我的身份只不过是**手下的一个高级部门负责人而已。在十个月以前蕾蕾生了一个女孩,全家都很高兴,小东西的名字是母亲取的,叫做王雅琴,我仅仅是抱过她三次,因为这十个月来,我也只回去了三次,我甚至有不敢面对这个小生命的感觉,她的出生,只是意味着又一个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上受苦了。我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主动找到了金上将,让他好好的给我照顾我的家人,最好不要在我的孩子身上打什么主意,否则我不敢保证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我并没有用威胁的语气,因为谁都明白一个父亲说出这样的话绝对不可能是什么玩笑,而他做得也非常的好,没有怎么胡来,因为我同时也委托了罗,相信那些人毕竟不保险。

  “伊甸园”是一个名字,本来那个地方不叫做伊甸园的,它原来的名字叫做“生命延续研究所”,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用伊甸园来称呼它,所以它就叫做了伊甸园。那个地方就是太平洋底修建的那个基地,我不在乎那个地方叫做什么,只要它是安全的,可以保证人类生命的延续,可以保证我的家人的安全,那就足够了。然而事实也证明它确实可以做到这一点,七年多来,唯有这一个建造在太平洋最深处,时刻有着我的数层结界保护着的“伊甸园”没有受到一点点的攻击,这里面的人似乎已经忘了外面在发生什么,他们很多人的脸上,都时刻洋溢着欢乐的笑容。

  其实严格的说起来,那里已经不能算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基地了,因为在五年前,也就是这个基地在建成后的两周年的时候,罗向我提出了扩建这个基地的计划,虽然这个基地可以容纳三十五万人的正常生活,可是比起世界上的几十亿人,三十五万的人数实在是太少了,我没有多说,用魔法又开辟了一些的空间,让他们自己去建造,因为害怕原来那样的魔法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改良了自己的分水术,让它只在水底形成一个如同气泡一样的空间,不过要抵住上面万亿吨的水压,这样的魔法要耗费我不少的力量,这也就意味着在同一时间,不可能开辟太大的空间,因此现在在伊甸园周围新建造的区域也只能容纳五十万人左右,说那里是一个小型的水下城市更加恰当吧。

  世界上其他的地方也建造了不少的水下基地,但是因为技术和我们捍卫者的原因,那些基地的建造深度都不是很深,也没有我的结界保护。罗的立场非常的明确,他想的就是重点建造和保护伊甸园,其他的地方只是做一些技术上的简单支持而已,我也因此少了不少麻烦。

  现在地球上的局势还算是比较的乐观,依旧生活在地面上的人还有十一亿,虽然只有战斗刚开始时地球人数的五分之一,但是也还是不错了,如果这个历练就这么结束了的话,我们也算是成功了,十一亿的数量已经完全可以支撑地球生命的延续,可惜的是,谁都不知道这个历练到底要持续多久,至少现在没有丝毫停止的趋势。

  那些人已经有些习惯了这样不知道明天的生活,不过不管怎么样,人总是还要活着的,在经过了一年多无谓的逃往后,大多数的人都选择了定居,即使他们选择的定居点很有可能明天就被化为灰烬。地球上无数的新城把敌而起,不过规模都不是很大,最多的也不会超过十五万人,因为越大的城市被攻击的几率就越大,这一点谁都知道,何况也没有太多的地方可以建造超大的城市,无节制的大量使用各种核武器,对地球的破坏并不比异宇宙生命的破坏好多少。有时候心情好,我会用一些魔法去净化被污染的土地,不过被污染的地方太多了,我可以挽回的实在有限,而且我也不是真的这么高尚,愿意做一个清理战场的清洁工。

  来访者又干掉了五个,加上以前的两个,已经有七个了,和我们捍卫者的数量一样多。它们的形态各异,攻击方式也都不一样,有的会说话,有的又不会。但是它们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强!如果这样的来访者一次来两个,我们就完全没有一点胜算,幸好它们每一次都只会出现一个,而且虽然很强,它们的力量相差却并不是很大,让我们有些头痛的是它们各自具备的特殊技能,尤其是第四个来访者,它竟然有着可以让我们捍卫者产生幻觉的精神力量,幸好罗的特殊技能也是精神力量,在罗的帮助和自己的努力下,我们终于清醒了,否则光是我和小刀的战斗就可以让整个亚平宁半岛沉没,不过那一次罗倒是因为力量的过度耗费进入了普通意义上的死亡。

  我们捍卫者的力量也在不停的提升,不过我们没有谁会觉得高兴,这样的战斗生活并不适合我们这些本来是学生,舞蹈老师,生物学家,运动员的捍卫者,如果非要说高兴的话,大概也只有我了,虽然依然不知道怎么可以把红儿她们带到这个世界来,但是更强的力量总是对我有帮助的,而且我也不用老是死亡,那种复活的痛苦远远超过了在那个世界的痛苦,而且还一次比一次强烈,到现在为止虽然仅仅死亡了三次,不过我已经受不了了,我不知道再这样下去,我是否会因为极端的痛苦造成精神崩溃。

  有的时候我倒是有些希望来访者快点来,因为虽然每次我们都战斗得非常的辛苦,而且还有死亡的危险,不过经过几次来访者的进攻,我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规律,只要来访者被消灭,随后的一段时间内就不会有任何的战斗发生,时间长短并不相同,最短是两周,最长是一个半月,这也就是说在这一段时间内,我们可以轻松的休息一下了。

  每一次战胜了来访者,罗都会找出一天的时间来给我们捍卫者组织一个聚会,目的当然是为了让我们捍卫者相互有更多的了解,我还知道罗也有着让我和其他几个捍卫者可以融洽一些,虽然效果没有达到罗预期的那样好,但是也比刚战胜第二个来访者时要好得多,很多时候我们还要相互开一下玩笑。第七捍卫者图唐卡门有时来,有时不来,也没有和我们建立意识波的联系,他算是最奇怪的一个人了,不过只要有来访者,他都会出现的,我对他唯一的了解就是知道他的长相和他的力量。我有时可以感觉到他的大致方位,有时又不行,我想可能是我的暗黑力量和他的死亡力量有一些相同之处的原因。因为包括罗在内的其他捍卫者都是完全的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罗一天到晚都是非常的忙,除了和我们少有的几天聚会以外,他几乎没有一点点的休息;安妮和索诺的关系和原来并看不出来什么太大的改变,不过倒是非常的明确;而最清闲的算是总露出一番笑脸的考拉了,只要没有事,他就会世界各地的寻找各种生物来研究观察,有时还要把异宇宙的那些生命做成标本来研究;但是最让我迷惑的还是小刀的表现,她对我说话的语气总是有些冷淡,可是却经常的邀请我去喝酒,一旦有战斗发生,只要我出动,小刀就绝对会出动,而且还是和我奔赴一个战场。我总是提醒自己注意自己的言行,既不要让小刀认为我会接受她,也不要让她受到伤害。不过我知道我心里也是有些喜欢她,因为只要几天不看见她,我的心里就有些空空的感觉,但是理智一些总是好的。

  金上将除了让我协助他们研究我的力量以外,也没有再跟我提过什么其他的事。我给他们制造的那个愣了棒子已经不能再称之为棒子了,数十次的增加强度,那个东西直径已经达到了半米,高度有一米半了,而且前一段时间我把王茹身上的结界力量也转移了一部分到那个柱子里面去,虽然我不能施展出那样强大的力量,可是转移力量倒是没有问题,我一直想知道我怎么会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对金上将如此频繁的要求我增加强度我有些不以为然,我不认为他们可以真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研究透彻我的力量,连罗都不行,他们怎么可以呢?不过我还是尽量的满足他们的要求,同时也一直没有让罗他们知道我在做这件事,罗也没有问过我怎么会气息突然的消失,只是在我们聚会的时候有意无意间的说了几句让我们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清楚自己的身份之类的话,我自然知道他是在专门针对我说的。

  罗不常告诉我们地球联盟内部的情况,我们也都没有兴趣知道,只是罗现在说话总是有点莫名其妙的,经常说出一些“你们应该有心理准备”“你们也应该为以后想想”之类的话,但是当我们问起他怎么会说这样的话的时候,他又不会再往下说了,连我都认为他可能是因为过度的工作让精神有些不正常了,虽然我自己都觉得这样的想法有些荒谬,一个特殊技能就是精神的捍卫者竟然会精神不正常。但是在我心里又隐隐觉得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可是我也说不出来。

  “碰!”一声脆响,把陷入沉思的我惊醒过来,我放下手里的酒,把视线从天花板上移到了声音的来源处,是一个已经被摔得粉碎的玻璃杯。

  “******,那些什么捍卫者实在是太******龌龊了。”一个有些尖尖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是一个裸露着上身的金发男人。

  “嘴巴放干净点,如果不是他们,你现在可能已经连骨头都找不到了。”一个头上扎着一条红色布带的褐发大汉借口说道。

  “哼,只有你们这样的蠢货才会被他们假仁假义的行为骗倒,他们只不过是想借此机会名利双收而已。”那个金发男人说道。

  “你什么意思?”褐发大汉说道。

  “你难道没有听说那个驻守澳洲区域,叫做阿齐兹•萨姆斯丁又获得了一枚金星勋章了吗?”金发男人不屑的说道。

  这里是亚洲南部一个小城里的一个小酒馆,也许现在这个时候的人都需要麻醉自己,包括我,所以这里也是在这个世界里面最热闹的一个场所,我经常到这些地方来喝一些廉价的烈酒,也可以听见现在的人们的心声,就像现在一样,有时我甚至还会参与一下。一年来世界各地的人胡乱的逃往,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已经形成了现在的格局,每一个城市都有各个民族的人,光是现在这个酒馆里面大概就有七八个不同民族的人,甚至还有两个棕色人种。

  “那又怎么样了,有本事你也去得一个啊。”坐在最角落里面的一个小个子男人阴阳怪气的说道。

  “对呀,去啊,欧欧……”酒馆里面唯恐天下不乱的人都笑着开始起哄了。

  我也微微的笑了一下,那个金发男人并没有乱说。我都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地球联盟的高层作出了一个对我们嘉奖的决定,这么多年来我已经记不清楚参加了多少次战斗了,除了强大的来访者以外,其他的异宇宙生命就是一个单纯的多,即使有的异宇宙生命会对我们之中有的人的力量免疫,但是总的对我们捍卫者来说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让我们有时没有办法去抵挡同一时间其他地方发生的战斗而已,那里的人也只有靠自己了。不过有些好笑的就是地球联盟对我们的嘉奖,几年来我的军衔已经被封为了四星上将,即使我连给我的那套军装都没有穿过一次,奖章更是不计其数,其他的捍卫者情况也差不多,我们都对罗说过不要做这个像是闹剧一样的颁奖,不过罗说他也没有办法,那些人的态度是在是过于强硬了,而且这也不是什么原则上的问题,如果我们坚持不要,还会引起普通人类的不满,这是没有必要的,于是我们也就勉强的接受了。

  “你才是蠢货,按照他们来访者的力量,想统治这个世界都没有问题,还需要和那些外星人作战去争取那些不能吃不能穿的勋章吗?”褐发大汉更是不屑的反驳道。

  “那你说他们为什么迟迟不完全消灭那些外星人?”金发男人也毫不示弱。

  “你说怎么才叫消灭?他们每年消灭的外星怪物可比那些所谓的联盟军队多得多。”褐发大汉反问道。

  “不错,我承认,他们的确是在消灭着那些外星怪物,不过他们的消灭只不过是治标不治本而已,要真正的消灭那些外星怪物,就必须打到那些怪物的老窝里面去。看看吧,这么多年了,被杀死的外星怪物至少也有一百亿了吧,我们整个星地球上的人都没有这么多,可是现在他们却没有丝毫力衰的现象,为什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在距离地球不远处又一个外星怪物的老窝,它们一面被消灭,一面又在快速的生产繁殖,所以那些捍卫者一直杀,可是却一直都无法真的结束这个战斗。”金发男人马上说道。

  褐发大汉似乎被问住了,没有再说话。

  “要是我有他们那种力量,我就直接找到他们的老窝,把他们的老窝端掉,看他们怎么继续进攻我们的地球。”金发男人继续说道。

  是啊,我们又何尝不想这样呢?我在心里说道,可是要这么做,就必须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那就是必需要知道那些异宇宙生命的老窝在哪里。我们一直都不知道,所以也就没有办法,罗一直在寻找着这个问题的答案,可是连罗也没有办法,每一次那些异宇宙生命出现,都是突然的出现,唯一的一点线索就是空间会发生一些不正常的波动,可是这种波动罗分析不出来是什么原因,而短暂的波动之后,空间又马上恢复正常,和原来没有一点区别。所以我们也就一直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觉得有些像我那个世界的空间魔法,可是空间魔法不可能一次传送这么多的东西,而且空间魔法施展之后空间会留下一些精神力的残念,不会像这样没有一点痕迹。我又猜想可能是由和我们这个空间并行的另一个空间来的,可是我没有勇气再去看一下那个空间的事,几年前的那次我撕裂空间看见的景象我一直心有余悸,而且撕裂空间伴随的是强大的吸引力和周围事物的扭曲,这个想法并不是很站得住脚,所以我也没有对罗说。

  “哈哈,那以后我们不是就要宫城你为约翰大捍卫者了吗?”他旁边一个看起来好像是他朋友的人接口说道。

  “不客气不客气,如果我是一个捍卫者,我绝对不会像现在的那些蠢货捍卫者一样。”金发男人也是却之不恭。

  是啊,也许我们真的是蠢货,但是那些异宇宙怪物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呢?我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又在心里想到。

  “不管怎么说,捍卫者们为了我们地球战斗,你就不能骂他们。”褐发大汉没有什么反驳的话,但是却依然坚持为我们辩护着。

  “骂他们又怎么了?难道他们还会听见,还会来给我一拳吗?”金发男人讽刺的说道。

  “你……”褐发大汉乎的站了起来。

  “怎么了?难道你还要为捍卫者出头吗?哈哈哈,竟然有人为捍卫者出头,你们看见没有,看见没有?”金发男人看见比自己高一个头的褐发大汉,却没有丝毫害怕,还转过头对四周的人高声说道。

  褐发大汉没有再说什么,几步冲上去一脚提在了脸还望着身后的金发男人的胸口,把金发男人连人带椅子踢翻过去。

  一场混战不可避免的发生了,两方都有自己的兄弟,一时打得不可开交,板凳酒瓶乱飞。我连忙把自己桌子上还没有喝完的半瓶酒拿在手里,走到了最角落里面和另外看热闹的人站在一起,唯恐殃及池鱼。虽然他们打斗最初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捍卫者,不过我现在是一个普通人,也就是说是我本来的模样,所以我也不想,也不愿意去干涉这些普通人类的事。何况像这样的打斗,几乎每次出来喝酒我都会遇见,算是正常之极的事,这些人也不是真的就结仇了,明天如果再来,十有八九看见他们勾肩搭背的喝得正欢呢。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到这个地方,而不去找**给我拿真正好酒的一个重要原因,我喜欢这些真性情的人。

  “加油,踢他鼻子,对!就这样,就这样,好!”酒馆老板是个矮胖的男人,丝毫没有因为在他的店里发生打斗有丝毫的不满,反而比任何人都叫得高兴。

  “来来来,下注了下注了,多买多赚,少买少赚,不买不赚罗。”在看热闹的人里面,突然有冒出这样的声音,似乎是早有准备。

  我心里微微的笑了一下,走到了吧台边,拿出二十地球币放在桌子上,准备离开了,我的头已经有点晕了,这里的酒就是劲大,不过我现在可不能醉,明天我还是回去看一下吧。地球币是四年前地球联盟发行的,主要是为了让几乎已经全部打散的地球结构可以尽量恢复秩序的措施之一。

  “轰~~”一声巨响突然传来,房顶落下厚厚的灰尘,本来就只是一个简单木质结构的酒馆眼看就要倒塌了。

  妈的,有时那些疯子。多年和那些异宇宙生命的战斗让我在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我狠狠的骂了一句。但是我并没有丝毫的失措,乘着灰尘飞扬的时候,我往地上一蹲,马上变成了红衣的刀疤脸中年人的样子,然后一个光系结界把这个酒馆里面的人全部罩住。

  “你们都在这里不要乱动,一会就没事了。”我高声说道,同时用了一个水系的清醒术,让有些手足无措的他们清醒过来,接着马上向外飞去。

  “捍卫者!”“血影!”“血影大人!”……,身后,传来各种惊呼的声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