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求生(下)

梦幻现实 血影 4011 2003.10.18 13:46

    黄灵儿,我在心里叫了一声。

  “干吗?”她的语气有点不太友善。

  怎么了?我有些奇怪。黄灵儿从来没有这种语气,而且从我醒来到现在,竟然没有慰问我一句,真的有点奇怪。

  你可以帮我把那把剑和我的盾拿过来一下么?我现在好累,我在心里对她说。

  “哼!”她哼了一声,没有说话,过了一会,那把剑飞了过来。

  我的盾了?我问道,怎么不把盾给我。

  “我们拿不起来,不然刚开始战斗的时候就给你了,还要你说。”黄灵儿依然没好气的说。

  到底怎么了?我真的很纳闷。我又没有得罪她,幸好那面盾理我们呆的地方不是很远,风元素带着我朝那个地方飞去,风元素也有一丝不满的情绪,我真的很奇怪,风元素从来都没有对我有过不满的情绪,今天我死里逃生,她们怎么还不满了?

  “血影,我们走吧,尼亚也醒了。”西格玛在我拿回盾牌,落回地面的时候对我说道。

  “走吧。”我回答,我发现尼亚和米娜看着我的眼神里含着一些恐惧。我苦笑了一下,我真的这么吓人吗?或者说我的手段真的这么吓人吗?我知道多半是我用地之凯把他们吓到了,我那疯狂的屠杀可能也是其中一个原因,不过乔和西格玛还没有怎么表现出来,这一点我还算比较欣慰。

  黄灵儿,可以带我们离开这座森林吗?我在心里问道。

  “不好意思,我们累了,带不动这么多人。”黄灵儿在我耳边说道。

  累了?风元素累了?我越发希奇了,怎么回事?我怎么了,她们竟然这么不满。可是无论我再怎么问,她们都不说话了。

  乔抱着杰克,和西格玛走在中间,我和武威走在最后,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本来和我们走一起的尼亚没有走一会就跑到前面去和米娜走一起了。

  可能是因为才到魔界没有一天就收到这样大的打击,大家都没有说什么话,一直默默的走着。风元素还是对我很好,虽然对我不满,而且不告诉我原因,但是还是在后面轻轻的托着我,让我走路不用太费力,武威一直扶着我,我走得也不是很辛苦,而且我的力量在慢慢得恢复。

  “血影,可以告诉我你得来历吗?我知道你就是那个杀了沙米尔两千多人得那个血影,你没有斗气,也没有魔力,到底你是怎么办到可以有这么快得速度和这么强得力量得?又是怎样不用魔力和咒语就使用风元素的?还有那个地之凯怎么会在你身上?而且你又是怎样可以使用它的?”西格玛回过头来,一口气问了很多问题。

  我没有说话,他的问题我一个也答不上来,难道我告诉他:我是从另一个世界来得,你们都是我创造的,我没有斗气也有力量是因为我可以抗衡那些力量,没有斗气我也快是风在帮我,不用魔力使用风元素是因为我直接和风元素缔结了契约,地之凯是因为我把国王杀了,扶持我的徒弟夺权,然后他孝敬我的,我怎么使用它的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就不能再使用了。

  “你不愿意说也没有什么,我知道你不但不是坏人,而且还是个非常好的人,不然以你的速度,可以直接逃生,不会一直为我们战斗了。”西格玛和昨天一样,看见我依然不愿意回答,也不再接着问。

  “可以说说你们后来怎么被控制了的吗?”我问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我有一些奇怪,虽然我知道那个什么马什么穆尔的魔兽之王可以控制思维,但是怎么控制的我却不知道,反正我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你使用了地之铠后,那些魔物都死完了,你又不知道到哪里去了,米娜在治疗杰克,我当时施法太久了,有些累,坐在地上休息,尼亚说去找找你,顺便查看一下地形,就走了,乔怕还有魔兽过来我们没有办法,不敢离开,一直在我们周围警戒着。突然有一种冰凉地气息,不错,是冰凉地气息出现在我们周围,我开始以为是我的幻觉,可是看见乔站了起来,我知道他也感觉到了,但是那种气息一会就消失了,我们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可是既然已经消失了,我们也就没有怎么理会了,但是没有一会,那种感觉又来了,这次一直没有消失,我们都觉得不对头,但是米娜在治疗杰克,我们又不能在治疗过程中离开,过了一会,我看见乔又站了起来,然后慢慢向一个地方走去,走路地姿式很不正常,接着是武威,然后又是米娜,她竟然放弃了治疗杰克,我觉得非常不对头,可是没有过一会,我也站起来往一个地方走去,很诡异,我自己地意识是清醒地,可我想说话说不出来,想停下停不下,反正就是整个身体不受我自己地控制,过了一会我们走到一个小空地上,那里有几只魔兽,我以为我们完了,可是那几只魔兽竟然没有动手,还托着我们向一个方向跑去,没有跑一会又有一只魔兽加入,上面托着尼亚,最后就跑到你和那个怪物战斗的地方去了。”西格玛向我解释着。

  “是的,我们的意识都非常的清楚,当我的身体向你进攻的时候,我也很清楚,但是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后来你没有动了,我眼见就要杀死你呢,我非常着急,不停的命令我自己的手不要砍下去,那时的感觉真的是想把自己的手砍掉,幸好最后关头手终于有了一点感觉,没有砍下去,再后来你说了一些话,我更是觉得不能杀你了,那个怪物又不停的叫我杀了你,我感觉手似乎又要不听使唤了,于是脑袋里不停的命令自己不要动,不要动,然后突然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乔在一旁接着说,说得非常平淡,甚至有些混乱,但是却非常让我感动。

  是控制身体还是控制思维,怎么我一点这种感觉也没有。思索了一会,没有任何头绪,我还是放弃了。

  “血影,我们都看见你的左手被打断了,怎么你竟然一点事都没有,还有你身上那些伤口怎么也没有了?还有最后是我们最奇怪的,明明是它稳占上风,你怎么取胜的,我们都看出你最后那一脚根本没有什么力量,可是竟然把那个魔兽的头完全踢来不见了,不是踢飞,是踢不见了,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啊,你是怎么做到的?”西格玛又开口问道。我旁边的武威也看着我,似乎在等着我的回答。

  “不要再问我这些问题了好吗?我不是一个普通人,你们只要知道这一点就好了,不要在问这些我不好回答的问题了,我不想骗你们,但是我不能告诉你们,你们可以理解我吗?”想了想,我这样回答了他们。把那个魔兽的头踢来不见了?我有一些奇怪,这是什么概念?怎么踢来个不见法,我想问,可是想起我才叫别人不要问我。顿了顿,我还是没有问出口。

  “我们现在怎么办?杰克中毒了,我们没有解药,听他们说,好像一般制造那种毒液的野兽身体里都会有差不多的解药。”好像是感觉到气氛有些压抑,武威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打破了这种压抑。

  “其实没有那种说法,野兽身体里的毒一般是为了防御和攻击其他的动物,但是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用途,就是争夺配偶时和同性之间战斗,如果都有这种毒的解药,那怎么战斗呢?”对于武威这样美丽的女孩,可能没有人忍心不理她,西格玛在前面温声回答道。

  可以确信,那个力量又出现了,可是我依然不知道怎么回事,摸摸怀里那本书,我已经看过几遍了,仿佛是那个生命和我开的一个玩笑,书里讲的是这个世界的来源,什么创世神怎么怎么样,某某神又怎么怎么样,和火神讲得差不多,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唯一在讲到那个什么‘无’之力的时候,只有一句话:‘无’之力量,在感情与虚无中永存。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是这本书唯一有价值的东西,也是那个生命想告诉我的话,不然不会明知道我懂得我的来历,还编造一个什么创世的故事出来,而且还是用正楷书写得,拐弯抹角就是为了告诉我那个力量,但是我还是无法理解。

  感情,我有一些概念,两次使用出这个力量,都是在救人的时候,如果说那时的救人的心情算是感情的话,勉强解释的通,可是第二个词:虚无,我才是莫名其妙,什么意思?虚无就是什么都没有,像那个什么“虚无之神”一样,把世界毁灭到什么都没有,可是这和觉醒这个力量有什么关系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乔,我来吧,你已经抱了这么久了,该休息一下了。”前面的尼亚转过来说道,他的脸上有着一些悲哀。他和杰克的关系应该最好,我在心里说着。

  我知道,像这种冒险者团队,死亡是平常的事,他们这种在一起快十年的团队非常少,友情也最真诚,配合也最好,但是真的有了死亡,他们也是拿得起放得下得人,乔和西格玛就是一直没有太大得情绪波动,刚开始时有些悲伤,但是一旦了解情况后,知道着急也没有用,马上就开始冷静得分析问题了,不会像尼亚那样一直哭丧着脸。

  “就算走到天边,我也要把你治好。”我隐约听见尼亚这样说了一句,想不到这个看起来是个花花公子得人竟然如此讲义气。

  不错,就算走到天边,也要把杰克治好,我在心里重复了一句。不是因为他救了我,而是因为这份真诚得友谊。朋友,我在心里默默的念着这个词,我想我直到现在,才真正得理解了这个词得含义。

  走了一整天,我们终于走出了森林,外面是一个大平原,大概是因为昨晚杀的魔兽太多了,这个地区得魔兽已经快没有了,我们和昨天一样,一只魔兽也没有遇见。我的体力早已恢复,接过了乔身上得一个大包,是杰克得。

  “好了,昨晚大家都没有睡,今天早点休息。”又走了一两个小时,西格玛停下宣布道。

  在乔得帮助下,我和武威勉强把帐篷搭了起来,不算很好,可是也不算坏。支好了帐篷,大家围着篝火吃了一点东西,犹豫心情得原因,大家都没有什么话说,只是默默得啃着手里得干粮。

  “大家睡吧,血影还是和你的女朋友睡一起吧,今晚就尼亚和血影守夜,尼亚上半夜,血影下半夜。”西格玛说道,打破了沉静。

  我站了起来,钻进了帐篷,武威也站了起来跟着我钻了进来。我没有在推辞,既然进了这个冒险者团队,我就是其中得一员,要听从头领得安排,一味故作清高,只会惹人反感。

  帐篷很小,武威坐在我面前,明亮得眼睛看着我,似乎想说些什么。

  帐篷外,“淅沥沥……”得下起雨来。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