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团结

梦幻现实 血影 9159 2004.02.09 23:51

    

  无论什么生命,在他们的这一个种族是否可以延续下去都成为一个问题的时候,他们总会变得异常的团结。也幸亏是这样,我们才可以通过这样严酷的一个历练,希望通过这一次历练,让人们知道团结的好处,和平的幸福,但愿从今以后,地球上再也没有战争,人们都可以相亲相爱的幸福生活着……

  ——《捍卫者传记》之“巨人索诺传”

  ××××××××××××××××××××××××××××××××××××××× 当人们处在一个一个非常时期的时候,办事总是可以超乎想象的迅速。我还记得我以前在学校补办一个身份证就要跑很多的地方,先要辅导员签字,然后盖章,去保卫处拿自己的户口,然后出去复印,再把户口退回去,照片要在指定的地方照,如果不加急,办一个身份证大概需要两个半月的时间。可是现在,从罗制定这个计划到第一批材料准备好,不到二十四个小时,如果无论办甚么事都可以这么迅速,那么我们现在人类的文化科技已经超前了几百年了吧,我看着远处飞进的索诺想到。

  之所以说只看见了索诺,是因为索诺已经变成了一个橄榄球员的模样,他的身高大概已经超过一百米了吧,我不知道他最大可以变得有多大,但是现在他变得这么大的原因却是因为他的两只手上各提着很大的两包东西,应该就是罗说得第一批材料吧。

  “血影,把压力问题解决吧。”罗的声音出现在我的耳边。

  好的,我在脑海里回答道。一个水系魔法用出,整个脚下的海水就向着四周分开,露出了大概方圆二十公里的海底,形成了一个圆柱体,周围的海水没有一点流进这个圆柱型的空间里面,只是围着周围不停的流动,看起来真的非常的壮观。

  几乎是在我用这个魔法的同时,索诺也到了这个地方,虽然因为他带着橄榄球员用的头盔,我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我还是感觉到了他的惊异。这并不是一个什么大魔法,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在那个世界,最喜欢用这个魔法的只是一些海边的渔夫,因为这个魔法非常的简单,但是却没有什么杀伤力,只有渔夫喜欢用这个魔法来捕捉一些海中的小生物,而且都是在海边,到了深海处,也还是要靠渔船来捕鱼,毕竟他们不能像我一样的可以分开这么大面积,这么深的海水。

  看见了吗?用这个魔法,我们就可以尽早的建立我们人类的水下城市,也就意味着我们可以挽救很多人了,如果你看见这样的情况,一定很开心吧,我的西亚莉丝。看着这个壮观的场面,我心里涌起了无限的思念。

  “好了,这么大的面积应该可以了,可以维持多久?”罗虽然没有出现,但是很明显他可以看见这里的情况。

  “随便多久。”我回答道。这个魔法本来就不是一个什么大魔法,虽然看起来非常的壮观,可是实际上却几乎不会耗费力量。

  “那就最好了,到我这个地方来,有些事还需要你的帮忙,那个情况没有你在那里维持有什么问题吗?”罗说道。

  “没有什么问题,我马上过来。”我回答道。

  “小刀,罗让我过去一下,你是就在这里还是跟我过去一趟。”我问着小刀,因为索诺在这里,我觉得让他们两个在一起不太好,但是罗又没有让小刀过去,所以我有些拿不定主意。

  “我和你一起过去吧,在这里我也帮不上忙。”小刀说道。而且远处又出现了一大困的原材料,下面是变成了一个女超人模样的安妮,我发现她的力量似乎就是变成一些好莱坞的电影角色,然后把这些角色的力量强化后变成自己的力量,不过那天那个人说的什么“中性脉冲力”是个什么东西,我有些不明白。

  “好的,走吧。”把她留在这里说不好有惹出什么事,虽然她现在是那个温柔的性格在作主,但是让她单独和索诺安妮在一起,难保她的那个性格不会钻出来和他们火拼一场。

  判断了一下罗的位置,在美国的下方,应该是墨西哥吧,罗到那个地方去干什么?我想到,但是也没有多问,反正一会就可以见到了。

  “血影,需要你把他们带到那个地方去,这些都是整个美洲有名的建筑家,还有一些修建经验非常丰富的建筑工人,我们只可能去搭一个框架,具体的建筑工作我们是不可能全部负责的,还是要靠他们,这是第一批,过几天还有几批,我们需要尽可能快的完工,所以人可能比较的多。”在我到达罗所在的地方的时候,罗对我说道,这是一个大广场,广场中站着大概有两千人的样子,不少人都拿着一些工具。

  “哦,好的,马上就把他们送过去。”我回答道,原来就是这个事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其他的捍卫者可能不能像我这样可以用风元素让这些人拥有和我一样的速度吧,就如同我不能像罗一样的瞬间移动,不能像索诺一样的变大,也不能像安妮考拉一样的变型来改变自己的力量。

  “最好不要让他们知道自己去了什么地方,他们最后还是要送出来的。”罗又加了一句。

  “他们知道要去做什么吗?”我问道。

  “他们知道的,我告诉了他们是去建造人类最后的乐土,但是同时也告诉了他们不会让他们生活在这个乐土里面。”罗回答道。

  “好的,是一群让人敬仰的人。”我说道,这是我的真心话。

  “是的,这些默默无闻的人真的才是令人敬佩的人,他们完全不要什么回报,就是为了人类的将来奋斗。这,就是团结,我们这个世界最后的希望了。”罗回答道。

  “谢谢你们。”我站在广场的高台上,对这下面的人大声的说道,然后深深的鞠了一个躬。风元素把我的声音带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下面的人大多数都是一些相貌朴实的普通人类,什么肤色,什么样子的人都有,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可以听懂我的话,但是我相信他们可以理解我的意思。

  下面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但是正是这一种并不激情的反应,表现出了这些普通人类对家园的热爱,对人类的无私,如果没有这个异宇宙的历练,也许他们会像大多数的普通人一样默默老死,但是现在,他们却是人类最后一个基地的建造者,最后一个乐园的建造者,而且在这个乐园建造成功以后,他们会马上被送回这个没有任何安全地带的大陆,可是他们却没有怨言,主动的承受着这个没有回报的责任。我们有什么回报吗?我突然问了自己这样的一个问题。有的,回报就是你的亲人,你的朋友,你的爱人可以幸福的生活,一个声音在我的心里回答道。

  一个大范围的昏睡,让在场的所有的人全部睡着,然后用风元素把他们全部托了起来,向罗微微的点了一下头,带着他们向太平洋的方向飞去。

  到达那里,解除了昏睡魔法,在他们的感觉里,只是头微微的一晕而已,就出现在了一个截然不同的地方。

  为了防止他们有什么人可以通过天上的太阳,星辰之类的东西辨别出这个地方的准确位置,我在天空上又施放了一个光系结界,把这个圆柱体的口子也封了起来。

  刚睁开眼睛,所有的人几乎同时发出了惊呼声。的确,这样的一个空间,确实有让人惊呼的资本,地面是海底的模样,还有很多的深海植物,珊瑚,而四周,却是没有任何阻拦,但是又完全不会往这个空间贯注的海水,还可以看见那些模样奇怪的深海生物在里面畅游着,天空上,却是流光异彩的光系结界,不过他们自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在这个空间里面,还站着一个百米高的巨人。真的很漂亮,也很壮观,漂亮到了连我这个制造者都有些惊叹的地步。

  不!应该说大自然才是真正的制造者,为了这个美丽的世界,我们真的还要努力啊,我里鼓励着自己。

  罗已经在先到了这里,等这些人稍稍的缓过来,罗就开始和他们说着一些相关方面的事,他面前的空间中,凭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立体建筑设计图,他一边说着,一边在这个设计图上指指点点,做一些说明。这些我们这几个捍卫者并不懂,所以我们也只有向罗要了一个工程师,先把一些启动设备搭建好,我突然觉得好笑,我这样一个理科的学生,莫名其妙的进入了一个梦境,变成了里面可以屠戮众神的超级强者,然后有回到这个世界变成一个捍卫者,现在又在太平洋的海底忙着把起重机之类的东西搭建好,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世界啊,明知道是在一个现实世界中,可是做的事却是梦幻一般的事情,也许,这个世界,应该叫做梦幻现实吧,我在一面干着活,一面想到。

  再过了一会,考拉也来了,他也自然不会加入那些建筑家,建筑工人的行列中去,而是走到了一大堆原材料那里去,手上也不停的发出白光,我想他是正在改造那些原材料的性质,用以更好的适合海底的情况吧。

  罗说完的时候,也是我们差不多把起重机之类建筑设备搭建好的时候,剩下的事情我们差不上手了,这些东西我知道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的,任何东西的搭建咬合,都要经过精密的计算,我们是没有办法的。我,小刀和安妮都自觉的让在了一边,只有索诺有些不舍,不过在罗的劝说下,还是离开了那个地方,也变回了正常的样子。

  日子这样一天天的过着,已经快一个月了,我陆陆续续的又带了大概有八千人到这个地方来参加这个浩大的工程的修建工作,其中还有不少的中国人,这让我有些亲切,时不时的还要和他们说几句,不过除了吃饭的时候,一般都没有什么人理会我,我知道他们已经全身心的投入了这个工程之中了,所以我也知趣的不去打扰他们,只有在吃饭时和他们说几句,晚上睡觉我也总会施展一个魔法让他们睡得更加的安稳,第二天的精神也更好,有时有人受伤,我也会马上用魔法把他们治疗好,而且我一般都只会用水系的魔法,我知道我这是在抒发自己内心的一种情怀。

  小刀也没有离开这里,敢开始的时候小刀的这个打扮让很多的人都有些怕她,尤其是一些脾气有些不好的中国人或者亚洲其他受过日本侵略的人,甚至还有些敌视她,毕竟大多数中国人对日本人都有一些仇恨。但是小刀的温柔和好脾气马上就俘获了所有人的心,她经常做一些吃的给那些工作最辛苦的人,还经常飞上飞下的给他们端茶送水,开始还有一些中国人根本不接受她的关照,还有人说一些不好听的话,对于这种情况我也不好说,我既不能说中国人指责日本人有什么不对,因为我也是一个中国人,我知道他们的心情,尤其还有一些六十多岁的老工程师,他们是从那个年代出来的,那种体会自然非常的深;但是同时我也不能说小刀就是日本鬼子,她的这种温柔完全和“鬼子”两个字没有半点关系。每次在小刀被骂了以后我都会去向她道歉,她也总说没有关系,她的祖先做的事情她知道,那些人没有说错什么,第二天她又是去端茶送水,几次以后,也就没有什么人再说什么了,再后来还有人和她开几句玩笑,毕竟她这身打扮飞上飞下,端茶送水,还要去做菜做饭,实在是有些不伦不类的,小刀对于这些玩笑总是笑一笑就算了,但是只要有人问她为什么要穿着这身古怪的衣服,或是要她脱掉这身铠甲的时候,小刀就会显得非常的黯然,有时还会半天坐在一个角落一动不动,所以也就没有人再问小刀这样的事了,我看得出来小刀有着非常沉重的心理障碍,不过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我想以后会有机会帮助小刀解开这个心结的。

  索诺老是想去帮忙,开始大家看见他的体形和他捍卫者的身份,都会同意让他帮忙的,不过在他很帮了几次倒忙,罗也有些生气的当着大家的面训斥了他两句以后,他也就没有再敢去帮什么忙了,即使实在忍不住想去做一点事,也没有人敢让他做什么。后来大家摸清了他的脾气,知道是一个老实巴交,没有心计的人之后,还有人在工作之余开索诺的玩笑,经常有那种“索诺大哥,帮我一个很重要的忙可以吗?”“当然,你要我做什么?”索诺一般在回答的同时都要变成一个巨人的样子,“请你给我倒一杯水好吗?我好渴。”“哦,好的,马上。”然后又变成了原来的样子,一脸失望的去倒水,这样的事情几乎每天都在发生,不过一般都会换一种说法,或者是“索诺大哥,帮我拿一颗铆钉上来好吗?”或者是“索诺兄弟,帮我把这块断砖拿下去好吗,我怕扔下去砸到人。”但是每次索诺都会答应的,而且把这类“重要的事”都办得很好,只要听见感谢的话,索诺就会满脸笑容。我们其他的捍卫者都有些好笑,身为一个地球的捍卫者,竟然混到了这种地步,倒也有些不容易。不过我们都不是什么摆架子的人,也没有谁去干涉他们之间的这种玩笑,只要不影响工作就好了。

  考拉有时也要来,不过他来的原因也是最让我们受不了的,挂着是来看看建筑材料是否需要做进一步的改造的招牌,事实上却是来观察深海的生物,有时还要我专门在海底给他横着开一条通道,让他可以更好的观察海底生物,一般我都想拒绝的,有时间做这个事还不如在地球上亲身巡视一下好,不过一般也是在我说出拒绝的话之前,考拉就会露出那个让我有些发虚的笑容,直接把我的话打会肚子里面去。

  罗不常来,因为他是最忙的一个人,我们这几个有时候还有些闲的发慌,我们根本就不会管现在地球的形势,我们只是知道有了敌人就要出击,没有敌人就到这个地方打发时间,地球上现在的讯息网络在罗的多次改造之下,已经非常的完善了,我们只用在有情况的时候出击就可以了,虽然有时还是要自己出去巡视一下,但是这种时候非常的少了,巡视也不过是那么几分钟的时间而已。我有时候还要出去喝一点酒,有钱的时候就变回原样,跑到中国任何地方的任何一个地方去喝一点酒,没有钱的时候就以捍卫者的模样大摇大摆的落在美国的大酒店面前,喝完了酒也没有谁会找我要钱,颇有一番吃白食的味道。虽然在欧洲事件发生后的十来天世界各地的人都极度的恐慌,很多城市都跑得空无一人,不过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中,又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发生战斗,而且恐慌了一阵以后的人自己也发现好像有些没有意义,于是又回到了自己的家,开始了和以往一样的生活,毕竟不能没有死在异宇宙生命的攻击下,饿死在外面,不过比起以前来还是有很大的差异,每一个城市的治安都很不好,杀人简直是随处可见,有一次我喝完酒从酒店出来,竟然有人想来抢劫我,被我用风元素马上扔得不见了踪影,至于到了什么地方,我都不知道了。本来我的想法是采用高压政策,严厉镇压这种在这个时候趁火打劫的人,不过想想还是算了,那些人也不过是些不知道自己还可以活多久的普通人,而且这些事罗应该会处理的,也不用我再担心了。

  安妮也不长来,她是我们中间办事能力仅次于罗的人,所以充当了罗的左右手,很多事罗不能亲自办的都交给了安妮。安妮即使来,也是拉着索诺到一旁去说悄悄话,他们的关系已经正式的确立了,我们有些奇怪,但是也没有问。这段时间我,小刀和索诺的关系好了一些,还是要说话,不过我想大概是因为我那天的做法太让索诺受不了了,所以只要我和他说什么,不到五句话索诺就借口有事离开了,我也没有办法。

  我只和**联系了一次,是通过罗这个“超级计算机”。他们已经搬到了一个水下的基地去了,条件没有原来的那个好,但是也不差,我知道我的亲人都过得很好,也就放心了。我和**联系的时候刚好王茹也在那里,她抢过通话设备说想见见我,我还没有狠到直接拒绝她,但是也不想马上就和她见面,所以推了十天,还说是要带她到一个最美丽的地方去,她才不甘不愿的答应了。现在算了一下,应该是三天以后。

  完全没有战斗的时候仅仅只有欧洲事件发生后的一周,后来又零零星星的在各地发生了一些战斗,都不强,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轻易的战胜,而且人类研究新式武器的速度比建造的速度还要快得多,一些类似于激光枪,激光炮得武器迅速出现在了战场上,有一次甚至最近的我刚刚赶到的时候,战斗都已经结束了,虽然那次只有不到一千个异宇宙的最低级的生命,而且选择的进攻城市还是最严密的美国华盛顿,不过可以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解决战斗,自身却仅仅是损失了十几栋建筑,死亡几百人,这样的结果也是大大的出乎我的意料。后来问了一下罗,才知道是罗这一段时间不仅仅是在安排着地球上一些必要的工作,还在帮助军队研究一些杀伤力及其强大的武器,那种有些像激光枪激光炮的武器就是罗研制出来的第一代“夸克”武器。在罗回答我的疑问时,我感觉罗的情绪有些低落,这个是我从来没有遇见过的情况,我问了罗一下,但是罗说没有什么,反而说了一句“我们没有未来。”非常的奇怪,我感觉这句话不像是罗这样的人会说的泄气话,而且现在的形式不算太差,同时罗也不知道那些异宇宙的生命的情况,怎么会说“我们没有未来”这样的话呢?但我也没有再问下去,我从来不喜欢去追问别人什么事,那是最让人讨厌的了,如果别人想说,自然就会说的,追问得到的答案,也只不过是一个虚假的答案而已。

  “血影,这里有一个人的脚被轧断了,你过来看看。”小刀的声音打断了正在回忆着这段时间事情的我,这是我在那个世界养成的一个习惯,一段时间以后,我就喜欢用一种第三者的眼光去审视一下那段时间的事情,这样可以发现很多自己本来没有发现的事情,用中国的一句话来说,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好的。”我回答道,跟着小刀向三十米高的建筑上飞去。虽然有一万多人的不停工作,但是可以在一个月以内建成差不多四分之一的工程,也是非常的不容易,这样算起来,再过三个月,就可以初步完工了,再加上对一些设备的安放,一些其他的事情,五个月以后,这片人类最伟大的工程就应该完全的竣工,也可以让那些人类最好的精英搬进来了,不过不知道可以容纳多少人,我的这种估算能力不强,但是至少应该有个五六十万吧。

  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金发的美国人,我记得我和他说过话的,因为他是最努力的人之一了,即使吃饭,也是在工地上面吃,虽然我还是不知道他的名字。他的左腿已经被压得有些变型,他的脸上已经疼出了汗水,但是连呻吟都没有一点。旁边有几个人关切的照顾着他,有亚洲黄种人,非洲黑人,还有其他一些地方的人,这种情况经常出现,因为大家都在忙着赶工,所以事故时常的发生,我有些担心这样的工程是否合格,不过罗来了几次检查了一番,都说没有问题,我这才放心。不过这种一人受伤所有人都关心的团结精神真的有些让我感动,虽然他们很多人之间的语言都不通,日常的交流也仅仅是靠着全世界通用的设计图,不过他们的感情真的和亲兄弟一样。

  “没有什么,小伤而已。”我仔细的审视了一下,只是骨头被轧碎了,本来我根本不用看,一个水系的治疗魔法就可以让他恢复如初了,但是处于对这种为人类无私奉献的团结精神的敬佩,我总是非常仔细的治疗,而且还简单帮助改良他们的身体技能,让这些人在没有外界伤害的情况下可以无病无灾的活到一百二三十岁,我不愿意用我的力量来改变这个世界本来的结构,这样做也不过是为这些建造这个乐园,可是却不能生活在这里的人的一种补偿吧,他们真的让我有些感动。

  水系的治疗魔法用出,他一点痛感都没有的马上恢复如初,骨骼的强度也大大的增强了,下次同样的伤害大概只能让他痛一下而已。

  “好了,加油,辛苦了。”我鼓励的说了一句,拍拍他的肩头,然后离开了这个高台。

  “我会努力的。”身后传来了他的声音,我知道他没有听懂我的话,但是他听懂了我的意思。

  “血影,你在想什么?”我又回到了刚才沉思的地方,小刀跟在我的后面问道。

  “没有什么,我只是觉得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有些像在梦中的感觉一样。以前还是一个普通的学生的时候,总是感觉生活太过于平淡,总是幻想有一天可以成为一个不平凡的人,可以不用像那样每天上学,放学,工作以后就是上班,下班那样的模式化生活。现在看起来我好像是梦想成真了,但是我却一点也不高兴,完全没有一点以前想象的那种喜悦。”我回答道,小刀仅仅用她的声音,就可以让任何人马上的接纳她。

  “为什么你会有那种感觉呢?”小刀问着我。

  “我觉得我有了太多了责任和负担,这些本来都和我没有一点关系的,我需要像一个地球的守护神一样的战斗,受伤,乃至死亡。我不是一个伟人,本来我仅仅是一个学生而已,一个被针扎了一下就会匆忙的去找创可贴的人,但是现在,我要忍受着复活的那种无法形容的痛苦。本来我只有一个女朋友,我想以后娶了她,然后生一个孩子,这是很多人最大,也最不奢侈的一个愿望。现在,却……,你没有那种感觉吗?我们捍卫者,其实是最可怜的人了。”我眼睛一直看着工地上忙忙碌碌的人们,嘴里却说着截然不同的话,我感觉我看见的东西就是一部电影的一个片断而已,一点也不真实。

  “哦……,没有,我觉得现在挺好的,比我以前的生活要好得多。”小刀沉默了一会才回答道。

  “不,你其实一点也不好,也许你比我还要痛苦得多,但是却不能,不愿,也许还是不敢去面对而已,你的面具,你的铠甲,对你来说,就是一个躲避的港湾,对吗?”我依然看着工地上的人,依然说着不相干的话。

  “……”小刀没有说话,一片沉默。

  “对不起。”我回过神来,这才反应到我刚才说的话有些不恰当,甚至直接触发了小刀不愿意提及的心事,这不是我本来的性格会说的话,可能是因为刚才那种有些忧伤的情感让我无意识的说出了这样的话吧。

  “没关系。”小刀马上回答道,表示了自己的不介意,但是她这种温柔不介意的声音却让我让我更加的感觉有些愧疚,我知道小刀的心中又被我激起一些波澜。

  “你这一个月已经没有出现那个性格了,不过这个性格的确要好得多,真的好可爱,以后这个历练结束了,一定有很多人向你求爱的。”我开了一个玩笑叉开了这个让我们有些尴尬的话题。

  “对啊,其实我也觉得这样要好,希望真的像你说得那样吧,我也希望有一个人来爱我。你说你会向我求爱吗?”小刀笑着回答道。

  “呵呵,这个……”刚刚缓和了一点得气氛突然又尴尬了起来,我不得不承认我非常得喜欢小刀,但是这种喜欢很大程度上都只是一个兄长对一个比自己小的姑娘的一种兄妹感情,而其余的感情又是战友,朋友的感情,那种“爱”的感觉绝对是一点都没有,我现在本来就对那种感情有些过敏了,怎么会再去涉及呢。

  “呵呵,只是一个玩笑而已,我去给他们送水去了,天气有些热。”小刀说着站起来向放水的桌子走去。

  “是啊,天气有些热。”我回答道。我们都是在逃避,在我这个结界中,绝对是最合适的温度,二十六度,是我专门给他们制造的最适合工作的温度,而天上的太阳光也射不进来,光线都是用我的光系魔法来维持,要说热是绝对不可能的。不过现在这个时候,说热,也未尝不是一个正确的说法。

  “唉~,王雪鹰啊王雪鹰,你要伤害多少的姑娘你才会甘心?”我站起来,看着工地上如火如荼工作着的人们,对自己轻声的说了这么一句,离开了这个人类最后的乐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