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交流

梦幻现实 血影 10866 2003.12.24 18:18

    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太大的勇气面对茹儿这个美丽的姑娘,每次她看见我,就会发出来自内心的笑容,我知道她是真的把我当作了她生命的全部。可是,她永远也不会想到,我和她的开始的原因,是为了利用她,即使现在我已经爱她爱到无法自拔……

  ——《捍卫者传记》之“血影传”

  ××××××××××××××××××××××××××××××××××××××× “你没有听错,我答应了,而且我也会对她好。”看着他一脸的惊讶,我又重复了一遍。

  “咳~,可以说一下原因吗?”他尴尬的咳了一声,然后还是带着一些不可思议感觉的问道。

  “你不是说了吗?”我回答。

  “我不相信,你不是这种人,虽然我这样说的目的的确是为了让你可以答应,但是我却没有用这个条件就可以把你说服的想法。还有其他的原因对吗?”他神色恢复了正常。

  “是的,我还有一个条件,你必须答应我才可以。”我说道。

  “说吧,只要不是让我送你一颗星球,其他的事应该没有问题的。”他非常自信的答应了。

  “当然不会这么夸张,我的要求非常的简单,我要去见她的父亲,**。”我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就这个吗?”他奇怪的问道。

  “是的,就是这个,没有什么问题吧。”我回答道,我得语气异常的平静,平静到了我都有些不敢相信的地步,作出了这样的决定竟然我还这么平静。

  “当然,你以后和茹儿结了婚,想不见都是不行的啊,他可是你的泰山大人啊!哈哈哈……”他笑着说道。

  “不是以后结不结婚的时候,我想尽快的见到他,越快越好,三天之内吧,可以吗?”我还是刚才一样的平静,丝毫不觉得他的话好笑。

  “嗯?你有什么事吗?”他已经感觉到了我得不正常,止住了笑容,然后严肃的问道。

  “是的,但是我不会告诉你的,我只想和**说,我只是问你三天之内是否可以见到他?”我问道。

  “我不敢保证,王董事长一向都是非常的忙的……”他说道。

  “所以我才给你三天的时间。”我打断了他的话,我得心情不是很好。

  “你的意思是如果三天内见不到王董事长,你就反悔是吗?”他问道。

  “是的,就是这个意思。”我毫不犹豫的回到道。

  “那好吧,我尽量……不,是一定会给你安排好的。但是希望你这几天可以对茹儿好一些。”他说道。

  “当然。”我回答道,虽然是不得已,但是我既然答应了,我就一定的做到。

  ……

  我没有再说话了,只是默默的吃着一些东西,他不时和我说几句无关的闲话,但是我没有兴趣回答。我对于我的做法有些受不了,虽然是不得已的,但是对于这种利用爱情的做法我是深恶痛绝的,象那个世界的风神,即使是现在我想起来我都想再杀他一次,可是我没有想到我竟然也会这么做。

  现在有了那种奇怪的感觉,我觉得似乎和即将到来的那个历练有关系,如果是这样的话,也就意味着那个历练快要来了。我们捍卫者都知道不要让这些普通人察觉倒我们的存在,其原因是因为我们不想在那个历练还没有来之前就引起这些人的恐慌,我们这样的力量本来就不应该属于这个世界和这个时间里面的,这种恐怖的力量就算是毁灭这个世界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虽然我们的任务是保卫这个世界,可是这些人只要一见到我们的力量可能就吓得四处逃命了吧,而且就算听了我们的解释他们也多半不会相信,毕竟任何超越人们理解的力量人们都会有一种本能的恐惧,何况还是七个。

  但是这样也绝对不是一个办法,要是一直这么隐瞒,那么那个历练真的来临的时候,如果没有一点准备的话,只会给人们带来更大的灾难。可是现在我又想不出什么方法可以让这些人相信我,展示了力量,他们会恐慌,不展示力量,他们又绝对的不信,无论怎么想,我都没有办法得出什么好方法可以让他们能够在正常的情况下作出最好的防备。我所说的防备不是让地球上的所有人都没有事,那是不可能的,我只是想让一些重要的人可以免于牺牲,我并没有什么歧视,可是我非常理智的知道人和人是不一样的,相比较而言,我宁愿死亡一万个普通的农民和工人,也不愿意牺牲掉一个科学家,他们才是人类的精华,如果所有的各类科学家都没有事的话,那么即使是人类由五十亿锐减到一亿,历练后恢复也是比较的快的,可是要是科学家损失掉了,那就真的意味着人类的文明不但不能恢复,甚至还可能要倒退。我想做的防备就是尽可能保护住这样的人类精锐,可是地球上的科学家这么的多,而且还是每个国家都有,要我一一的寻找说服是不可能的,我甚至还计划强制性的把他们抓起来用强力结界守护住,但是这样和暴露我们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了。我也考虑过去找国家的领导人,但是我知道他们可能不会听我说完就把我当疯子一样扔出去,何况我还可以说绝对没有机会可以见到他们,要是用强的,可能我还没有开口就被他们断定为杀手了,简直就是没有办法。

  而现在似乎是一个一个绝佳的机会,虽然不是正式的国家官员,但是以他在政界的影响力,应该可以帮上一些忙的,而且他也是我现在有可能见到的最大的人物了。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可以以一种比较正常的方法去和他进行交涉,而且因为王茹的关系,就算他不信,或者是发生其他什么情况,他都不会作出什么太极端的事。而且我要是不答应,也就是说王茹和我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了,那么更和**没有任何的关系了,他这种大人物绝对不会给我什么见面的机会的。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利用王茹去见他应该是最好的方法了。

  “好了,我也吃饱了,而且我们今天下午还有课,我该回去了。”随便吃了一些东西,我觉得呆在这个地方也没有什么意思,该说的似乎都说清楚了,他也该去给我联系**了。

  “好吧,我送你回去。”他也理解我的想法,没有什么挽留,马上就站起来和我一起走了出去。

  “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在校门外下了车,我对他说道。

  “好的,我会尽快给你答复的。”他回答道。

  在一些人的注视下,我向学校里面走去。因为王茹的关系,我现在成了学校的名人了,这让我有些受不了,而且更要注意自己的行动了,因为我们寝室的人告诉我每天都有一些人在打听我的事。也就是说现在我得一举一动可能都有人在注意,要是哪天被人发现我每晚都不在寝室的话,可能就有些麻烦了。就是现在这样我从一辆大奔里面出来,可能都会马上传遍整个学校。

  下午其实没有什么课,我回到了寝室,打开电脑开始上网。我还是想获得更多的知识,尤其是各地的风俗还有地理知识,这对于以后我在这个地球上的行动会非常的有帮助,即使我现在是过目不忘,可是地球也不是一个小地方,每天都在看,可是同时也每天都有事,到了今天也才看了不到三分之一,我感觉似乎时间不多了,要抓紧了。

  一下午的学习,感觉象是没有学到什么一样,即使已经记下来了数百个地方的地理环境和人文风俗。吃饭时间一到,王茹又在楼下叫我了,两个在寝室的室友马上又发出了狼一样的嚎叫,轻轻的踢了其中一个一脚,我拿上外套下去了。身后传来了两个室友为了争夺我那台电脑的使用权而发出的“搏斗”声。

  “你怎么还穿这么少啊?”王茹看见我下来了,关心的问了一句。平时的王茹还是非常普通的打扮,但是这样却另有一番味道,如同出水芙蓉一般的清丽可人,想着这样一个美丽温柔的姑娘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了我和她的父辈交易品,我有些难过。

  “没有什么,我觉得有点凉凉的方而可以让人感觉精神好。”我微微一笑解释道,这个姑娘就快是我的妻子了,但是同样的一种说法就是,这个美丽的姑娘痛苦也要开始了。平心而论,从自己的角度而言,我真的觉得这是一个好姑娘,有这样的妻子确实是让人感到高兴,可是这样也过于的自私了,我不但会害了这个姑娘,而且也会伤害到我现在的女友,到她那个城市,以我的速度,可能只有十多秒钟,可是这么久了,我只是和她通过两个电话,还是她打过来的,我非常的明白自己的想法,因为我不敢面对她,不管是在那个世界,还是在这个世界,我都没有遵守我们原来的约定“今生只爱对方”,我还是有一些良心的,我没有那些人一样的做了这样的事还是面不改色的“魄力”,我宁愿和一万个战神那样强大的神祗作战,我也不敢去面对她。

  “呵呵,你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哦,我就喜欢自己暖暖的。”她傻笑了一下,然后跳了跳,搓了搓手,样子非常的可爱。

  “走吧,去吃饭,还是去吃小抄吧,这个天气还是吃点热的比较的好。”抛开心里的杂念,我说道。现在的任务是对她好,但是在那个历练真的来临后,我不会保证我还是会继续对她这样,就算是说我不守信用,也比让这个姑娘痛苦好。

  “好啊,走吧。”王茹马上就答应了。

  “王茹,我可以约你去跳舞吗?”吃完饭,我对她说道,我已经准备正式的追她了。

  “什么?”王茹似乎没有听见,我有些奇怪,我说话一向都是比较的大声,而且我的声音也非常的清晰的。

  “我是说,我可以约你去跳舞吗?今天是周五,学校里面就有舞会的,我可是一个穷小子,不能带你去那些环境很好的大舞厅,只有在这里将就一下了,可以吗?”我又重复了一次。

  “好啊,好啊。”她马上答应了,而且显得非常的兴奋。

  “那我们就走吧。”我站了起来。

  “我们先回一下寝室,我有一些事情。”她也马上站了起来,拉着我向寝室跑去。

  我没有说什么,现在是我在追她,她要有什么要求,我就要尽量的答应,不过我希望那个张叔叔也可以尽快的做好我要他做的事,那个感觉在一天之内,又强了不少,如果依然按照这个速度变强的话,那么可能不用三天,这种感觉就会转变成危急感了。

  在楼下等了好一会,她才下来,不过她现在几乎可以说是换了一个人了,如果说刚才是清丽的茉莉,那么现在就是火热的玫瑰,在这个寒冷的季节,只是看见她,就可以感觉到一种温暖,她的活泼亮丽,可以直接深入任何一个人的心。

  “走吧,现在开始了。”她激动的拉着我向学校的舞场跑去。

  “好的。”我任由她拉着我的手,没有象以前一样多半是借故挣开。我知道她这么激动的原因,这么久了,我从来没有一次主动的邀请过她,唯一的一次和她出去,也是因为是她的生日,现在我主动的邀请她去跳舞,也难怪她这么的兴奋了,还专门换了衣服,而且还化了一些妆。

  学校的舞场不大,但是也不小;不豪华,但是也不简陋。正是专门为我们这些普通的学生设计的,我们的入场……确切的说,是王茹的入场,引起了一片小小的骚动,因为全校的人都知道王茹的舞跳的非常的好,虽然我没有见过,可是我也知道她在全国高校舞蹈大赛中获得了亚军,但是她却从来也不会在学校的舞场跳舞,如果不是因为她参加了那个大赛,可能还没有人知道她会跳舞。象现在一样穿着这么漂亮惹火的衣服,而且还和一个男的手拉手的走进来,可能大多数人都会以为自己眼花了吧。

  没有理会那些人,她要了两杯热咖啡,拉着我在一个比较角落的坐位上坐了下来。凳子还没有坐热,就有不下十个人排队来邀请王茹了,可是无一例外的遭到了礼貌的拒绝。

  “我们去跳舞吧,这一首曲子我很喜欢的,我想你也一定会喜欢的。”在一个新旧曲子交换的时候,同时也是有一个人被拒绝的时候,王茹转过来对我说道。

  “好的。”我站了起来,在那个历练来临之前,我会尽量的做好我应该做好的事,而且这个也不是什么难事。

  王茹的舞真的跳的非常的好,和我这个在舞蹈扫盲班里面学了三天就跑出来的人简直就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周围的人不停的发出惋惜声和嘲笑声,王茹似乎一点都没有听见,眼睛一直盯着我的眼睛,而我更是不会介意这些声音了,只是同样的看着面前美丽的女孩,我得心里有些难过,我还是在欺骗她,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就是一个交易品了。有些可怜的一个姑娘,我还是应该真的对她好一些,我对自己说到。

  搂住她腰的手微微的一用力,我们之间的距离拉得有些过于的近了,但是她没有一丝的反抗,反而脸上一红,主动的又靠近了一些,我们的身体几乎是贴在一起,她不敢再看我,埋着头,我感觉她的呼吸有些急促了,而且舞步也有了一些散乱。希望她可以真的开心,但是那个历练一来临,我就只有……,唉~,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明知道不应该这样,可是却偏偏要这样做,我得心里有些矛盾,但是我表面上去掩饰的非常的好。

  有些痛苦的舞会终于结束了,虽然现在才十一点,离寝室关门熄灯还有一个小时,但是我有些忍不住了,我想马上去加拿大,询问第一捍卫者我想知道的事,或许他知道那个历练来临的具体的时间,那样的话我就可以多一些准备,而且见到了**以后也好说话一些,实在不行,我还可以在历练来临的前一天把那些科研院的人全部抓起来,那时候也顾不得什么恐慌了,恐慌也只有一天而已。

  “我们可以再喝一点东西吗?我有些渴。”走在回寝室的路上,王茹开口说道。

  “哦,好的。”我迟疑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一个小时而已,到时候她绝对是要回去的,我没有必要再这个时候闹得不愉快,虽然我知道她仅仅是想多和我在一起一会才找的这个借口。

  “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会约我吗?”在一个会一直营业到十二点的咖啡屋里,她两只手捧着一杯热热的牛奶问着我,她的脸红扑扑的,显得有些高兴和好奇。

  “没有什么啊,因为我觉得我好像是喜欢上了你。”我的神色有些不正常,当面说这种欺骗的话,我有些不舒服。或者,这个其实也算不上欺骗。

  “王叔叔找过你是吗?”她开口问道。

  “哦,是的。”我没有否认,今天在校门口从一辆大奔里面下来,可能是谁也瞒不住的吧,包括王茹,所以我也没有否认的打算。

  “是不是因为她答应给你什么,你才会来约我的。”她还是笑嘻嘻的看着我问道。

  “你说对了一半,他没有给我什么,但是我让他帮我一个小忙,只是帮我找一个人而已。”我同样没有刻意的瞒她,但是还是隐藏了一些东西。我觉得有些奇怪,她怎么在问这个事情的时候还这么的高兴,一般的女孩要是知道了自己喜欢的人不是因为喜欢自己才来追求自己的,而是因为其他的原因,不是会非常的愤怒的吗?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我知道你不是因为喜欢我才来约我的,可是我还这么的高兴,是不是觉得我这样很奇怪?”她说道。

  我微微的一点头,真的是一个聪明的女孩。

  “其实我是一个非常的实际的人哦,本来我也想让我爸爸来帮我的,我的爸爸是谁你应该知道吧。”她看见我又点了一下头,然后才继续说倒,“我没有那些女孩的想法,而且我又知道要是象原来那样,我就真的没有什么希望和你在一起了,可是现在这样就不一样了,你会约我,就证明我还是有机会的哦,我可是非常的相信自己的实力的哦。”

  我心里不由的有些好笑,自己一直为了欺骗她而感到有些内疚和难过,可是没有想到这个“交易品”不但没有难过,还异常的高兴,看来我是在自己折磨自己了。

  “不过我有些好奇,是为了找什么人,你才同意和我在一起的呢?这个人这么的重要啊?”她又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个可不能告诉你的,以后你就知道了。”这个我当然不能告诉她了,她和她的父亲是不同的人,能做的事也不同,即使是父女,该分清的时候还是要分清的。

  “好吧,那我不问了,你说我有没有办法让你真正的喜欢上我呢?”她又问道。

  “你不是说不问了吗?怎么马上又开始问了起来?”我有些取巧的回答道。看来她真的非常的会处事,刨根问底的女人是最让人讨厌的,而她显然不是这样的一个女人。

  “讨厌,人家不是说什么都不问了,人家只是说不问那个问题了。”王茹嘟着嘴作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好了,快点喝你的东西吧,不然又凉了。”我岔开了话题,那样尖锐的问题我不想回答,何况我的打算是那个历练来临后就不和她在一起了,她所得的那个奇怪的病症用光系的一个稍微高阶一些的魔法就应该可以搞定了吧,以后她会找到自己喜欢的人的。

  “哦。”她喝了一口手里的牛奶,然后开始和我说一些不相干的事,多半是一些自己以前的事情,我想她可能是为了向我更好的介绍自己吧,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听着。

  “要十二点了,快回去了。”我不时打量着咖啡屋里面的一个精致的小钟,在十一点五十的时候,我提醒了她一下。

  “你这个人真是的,一点情趣都没有,在这种地方不停的看钟,难道和我在一起就这么难受吗?”她不满的说道,不过还是站了起来。

  “嘿嘿。”我干笑了一声,付了钱带头走了出去。

  …………

  飞在了空中,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些捍卫者的位置,可惜还是只有三个,剩下的三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找到,但愿在那个历练来临之前就可以全部会合,我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

  向着一股最为强大的气息飞去,应该是第一捍卫者吧,这个联系方式是他教给我的,那么他的气息应该是最强的,现在他们没有在一起,不过没有什么关系,我只是找到第一捍卫者就可以了,其余的知道的大概也不会比我多多少吧。

  随着距离的接近,我开始可以感受到了他的情绪,那是一种焦虑,深深的焦虑,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再一次加快了速度,难道是因为那个历练要来临了,所以他才会这么的焦虑吗?对于我们捍卫者来说,似乎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可让他如此的焦虑了。

  “来了吗?第三捍卫者,血影。”一个声音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

  是的,第一捍卫者,罗。我在脑海里回应着,我知道虽然我感觉他是在我得耳边说话,但是这仅仅是一个感觉而已,飞在这么高的地方,他是不可能想正常交流一样的和我说话。

  “这是我在这个城市的具体位置,你过来和我会合吧,要小心一些,不要被人发现了。”他又说道。在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幅城市的地图,我没有惊讶,他的特技就是思维,送一副地图到我的脑海中没有什么奇怪的,不过这个不是蒙特利尔的地图,他在哪个城市呢?

  “好的。”我回答道。顺着指引,我向着那个方向飞去,同时不停的在辨认着这一副地图。哦,是渥太华,加拿大的首都,加上自己飞行的方向和这一副地图的帮助,我终于分辨出来了,他到这里来干什么?我问了一下自己,但是没有仔细的思索,反正不用一分钟就可以见到他了,何必这么着急呢,而且这个也不应该是我该管的事。

  到了城市的上方,那副地图变得更加的详细立体了,甚至表明了每一栋楼的层数,地图上还有一个亮点,我知道那就是罗的所在地,在城市地上方用盗贼之眼仔细地观察了一下,是一栋两层地西式洋楼,周围没有太多地人。身影一动,我从楼房二楼一个窗户飞了进去,那间房屋就是他地所在地了,我总是喜欢走最短的路线。

  “你来了,比我想象的要晚一些。”他看着我说道,有些不满,但是没有责怪。

  “对不起,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我回答道,他可以说是我们地首领了,就算他责备我,我也不会有太大地意见,何况他也没有责怪我。

  “我知道你来这里的意思,是想问我那个历练的一些事,对吗?”他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进入了主题。

  “是的,我想我要是可以多了解一些详细的情况,以后可以更好的应付。”我回答道,他知道我的来意没有什么奇怪的,大概那两个捍卫者也是这么问得吧。

  “其实我比你们知道的没有多多少,我只是知道那些入侵者非常的强大,强大到了连那个生命都不看轻视的地步,而且他们非常的多,也就是说,历练的时间也会非常的长。可能在十年以内是不会结束的,但是确切的时间我也不知道。”他开始向我解释起来。

  “那么那个历练到底是多久开始呢?”我问道。

  “我也不知道确切的时间,可是快了,应该在这个月之内吧。”他回答道。

  “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做一些准备,而且还要抓紧时间了。”我说道。

  “是的,我想你应该感觉到了我的焦虑,就是这个原因。我想和政府进行一些交涉,让他们可以把一些重要的人重点保护起来,我本来就是一个政府的官员,我知道政府在一些地方修建了一些地下场所,有的是为了科研,有的是为了军事,但是无论是为了什么,那些地方应该是最好的避难的地方了。因为不管那些入侵者的入侵方式是什么,可是他们一定都是回先进攻那些普通的城市,而地下的建筑就算他们发现了也不会马上就进攻的,而且那些地下建筑一般都非常的坚固,应该可以支撑一段时间的。”他回答到。

  “是的,我也是这么想的,我正在和政府的人进行接触,不知道你的进展怎么样了。”我问道,可以看出来他的情况非常的不乐观,但是也许可以借鉴一些经验,我不久就要和那个**接触了。

  “很不好,对于那些人来说,那件事可以说是荒谬的,所以我也只敢和几个关系非常好的官员说,但是他们同样的不相信,有几个倒是没有马上的反驳,但是看来也是只相信了一半,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处理,但是我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他无奈的说道。

  “你难道没有展示你的力量吗?也没有告诉他们你的真实的身份吗?”我有些奇怪,我和**交流的打算是用自己的实力来证明我的话是真的,然后告诉他我得真实的身份,但是从他的语气来看似乎没有这么做,也许是有什么不妥。

  “没有,你不了解政治,如果我展示了我得力量,那么结果不是证明自己,而是成为一个特殊的人类被抓起来,即使他们是我的朋友,也绝对不会留情的,在政治的范围内,没有什么真正的友情。何况我的特技是精神,我的物理攻击能力和普通的人没有什么区别,对他们而言,更像是一个特异功能者,要是想抓我,除非我把他们全部变成白痴或者是马上逃走,可是我又都做不到,所以那个方法是行不通的。”他还是同样无奈的说道。

  哦,这样看来,我似乎还是可以用那个方法的,我和他的条件不同,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大不了就是一走了之,谁也没有办法拦着我,而且那个历练就要来了,就算让他们抓住,也没有什么,自己破门而出就可以了。但是他要是被抓住可能就不是那么容易的跑出来了。只有等我们去救他。

  “联系到了那几个捍卫者了吗?”我没有再说那件事了,换了一个问题。我知道找是绝对没有找到的,否则我就应该可以感觉到的,第一捍卫者应该马上让我们可以互相感应。但是这不代表没有任何的线索。

  “还没有找到,可是又有了一些线索,有一个我们可以肯定是在南美洲,已经有了一些头绪了,还有一个多半是在非洲,因为我们已经会合的这四个分布得都有些平均,你看,分别是在加拿大,克罗地亚,中国,澳大利亚。”他走到一面墙得面前,拉开了挂在墙上得一块布,显示出来了一副巨大得世界地图。

  “你看,也就是在北美,欧洲,亚洲,澳洲,这些地方都有得,但是南美,非洲,和广阔得太平洋海域却没有捍卫者出现,如果真的是平均分配得话,也就是说剩下得三个捍卫者多半是来自这三个地方,而且在南美我已经发现了一些线索,现在正在争取和他尽快得取得联系;非洲得可能性也非常得大,这么辽阔得土地和这么多得人口,没有一个捍卫者出现是不太可能得,这一片区得寻找任务交给了安妮;而太平洋海域虽然非常得大,而且有不少得小国,但是人口却相对得要少的多,出现捍卫者得几率可能不是那么得大,而且亚洲得土地也非常得多,人口也是最多得,所以在亚洲出现两个捍卫者也不是不可能得,如果是在亚洲得话,这几个国家最有可能。”他指着地图开始了详细得解释。

  “最有可能得是印度,人口多,而且离你觉醒得地点非常得远;然后是日本,这个国家人口也比较得多,虽然是亚洲得一个国家,可是处于海外,如果在这里出现得话,其实也算分布非常得平均;然后是新加坡,虽然国家小,但是因为地理得原因,他处于亚洲和澳洲得中间,两个捍卫者出现得太紧是不太可能,所以这里也是一个重点寻找地点。而其余得国家和地区,捍卫者出现的可能性不是非常的大。”他一点点的分析着。这让我非常的佩服,人和人是不同的,他果然是个领导者的材料。我完全没有想这么多,一会美国,一会欧洲,在那个世界也是,我完全没有去理会国家大事,因为我知道我自己不适合。如果不是因为安妮刻意的吸引我的注意,大概我也还是无头苍蝇一样的满地球的转吧,大概考拉也是这么和他们会合的,可是剩下的三个捍卫者怎么没有消息呢?他们难道没有发现那个“蜘蛛侠”事件的异常吗?我有些奇怪。

  “你和考拉的任务就是在这一片地区寻找捍卫者,他们可能还没有觉醒,但是我希望你们可以尽快的找到他们,在那个历练来临之前。”他说道。

  “什么?没有觉醒,难道不是一个现实世界中一个晚上就觉醒的吗?”我有些奇怪,我一直以为现实中的时间相对于那个世界的时间是静止的,否则那个生命不会说“在这个世界你是不会老的”这样的话了。

  “不是,现实中的时间和我们所历练的世界里的时间大概是1:53000,也就是说,我们这里的一个小时相当于是那个世界里面的六年,这是我从我们三个人的经历计算出来的,因为我和安妮都是一晚上就醒了,我们就是第一第二捍卫者,而考拉是在昏迷三十七个小时后才觉醒的,他是第五捍卫者,你刚才也说了你也是一晚上,所以你是第三,你的历练时间应该是四十多年吧。”他回答道。

  “是的,我是四十二年。”我有些佩服他了,他的反映非常的快,我只是随便说了一句,他马上就抓住了其中的要点,进而判断出了我的历练时间。

  “和安妮差不多。”他随口说了一句。

  “我们不知道那些捍卫者什么时候觉醒,现在会合的是排在前面的几个,如果估计的不错的话,那个已经有了线索的南美的捍卫者应该是第四捍卫者。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一定要尽量快的把他们找到,要是在那个历练来临后,第六,第七捍卫者还没有出现的话,我们可能就会抵挡得非常得辛苦了。”他说道。

  “这个是自然得。”我回答。

  “好了,如果你没有什么其他得事得话,我们今天就先说道这里吧,我又感觉到了南美出现了捍卫者得气息。”他说道。

  “好的,就这样吧,现在我的任务就是寻找可能出现在亚洲和太平洋海域出现的捍卫者是吗?”虽然我还有很多得问题没有问清楚,可是现在不是问问题的时候了,找到捍卫者才是最重要得。

  “是的,就是这样。我走了。”他显得有些着急,说完话,他的身体开始有些奇怪得扭曲,最后突然一闪,消失了。

  我没有马上得离开,走到那副巨大的世界地图前,我审视着亚洲和太平洋海域部分。怎么开始呢?我陷入了沉思……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