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契子

梦幻现实 血影 2637 2003.12.14 10:51

    “咳,咳,咳……”我不停的咳着,血已经呛进了我的肺部,我感觉非常的难过,周围的碳元素和水分子已经非常的少了,硅元素也不多,我腰间的圣力护裙不停的发出强烈的白光,似乎它也有些着急,我的伤已经保持了三个多小时,还没有好,体内的血液不停的产生,用以抵消不停流出的血液,维持着身体机能最低限度的正常运行。

  “信长,你没有事吧?”我问着同样斜躺着的一个穿着典型日本武士服的人。她是一个女人,我仅仅见过她一次,因为她总是穿着一身日本武士的盔甲,头上也是带着那种日本武士特有的尖角头盔。每次看见她,我都会想到那个世界里我在地下拳场遇见那个使用“暗黑◆拔刀流”的暗黑沙迦武士,不过她没有那么的邪恶,反而有着日本女人的温柔,甚至有时还给我们做日本料理。遗憾的是,她从来没有脱下过那个看起来非常不舒服的盔甲,也许地球上的人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她的样子,在看见她穿着这一身去给我们表演茶道或是做日本菜,我们都会笑的,除了那个从来没有表情的第七捍卫者。

  “没什么,只是小脑被震碎了,但是可能一个小时内不能行动了。”她的声音非常的好听。记得我在刚和她见面的时候,我问她叫什么名字,她用这种甜美的声音告诉我,她的名 字叫做“织田信长”。我不信,没有什么人会叫这个名字的,何况她是一个女孩。我并没有再去追究她的名字,我只知道她非常的厉害,而且还非常的温柔,这就够了,因为我们是一起负责亚洲地区的战友。

  “不知道这样的战斗还要持续多久。”看着面前快被完全毁灭的城市,我有些难过。昨天,我还在这个城市里一个装修非常时尚的酒店喝酒,还和一个嬉皮士打了一架。当然,他不知道我就是一个捍卫者,我也没有用自己的力量,就像一个普通的流氓一样和他在地上扭打了起来,最后他拿酒瓶把我的脑袋打了一条大口子,我也一拳把他的鼻子打来塌了下去,我们的眼睛都红了,旁边的人都以为我们要分一个生死,可是我们突然一起大笑了起来,他后来还请我喝了一杯酒,是五年陈贮的ourvoisies,一种非常有名的白兰地,味道真的非常的不错,后来因为没有钱,我们又喝了很多廉价的啤酒,最后我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今天早上我被一声巨响震醒后,我才发现那些家伙又开始了,出门后我看见这个城市已经毁灭了一半了,信长在空中和他们战斗,我很后悔,我因为喝酒误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们都叫我改,可是我办不到,在这样一个世界里,只有酒才可以麻醉我,我好累……

  “不知道,那些疯子。”她回答道。虽然受了重伤,可是她的声音还是非常好听,虽然声音里有一些疲惫和愤怒。

  “有时候我真的不想战斗了,你知道的,我和你不同,我会死亡,虽然可以复活,可是那种痛苦真的太让人受不了。”这是我心里真实的想法,我的肺部已经好了很多,虽然呼吸还是有些困难,可是不像刚才那样的难过了,我现在的身体已经有五分之一是硅元素,因为他们似乎知道我复活的原理,每次都会尽量的消灭周围的碳元素,后来圣力护裙就直接开始采用周围的硅元素来修复我得身体了,开始我非常的不习惯,可是现在没有什么感觉了,我不知道是否以后还会有锗,锡之类的同族元素甚至是不同族的元素进入我的身体,那样的话,我不知道自己还是不是一个真正的人了,或者不久后,我就是一个硅基生物。

  “可是我们还是必须战斗,不是吗?”她回答道,有些无奈。

  “是啊,谁让我们还是地球的一份子了?我们的家还在这里。”我也非常的无奈,不管怎么样,我们也不能放弃,虽然我们可以离开这个星球去别的已经经受住历练的星球过着无忧的生活,无论是那一个星球,我们这种强大的历练者都是非常的受欢迎。可是我们七个历练者还是没有一个离开,我们始终在捍卫着这个星球,因为,我们的家还在这里。

  “是啊,我们的家还在这里,家还在这里……”她喃喃的重复着我得话。

  “你说,这样的来访者还会有多少个?”我看着倒在地上的那个尸体,很象一个魔兽,但是我在那个世界没有见过这样的魔兽,只是感觉象。然而他实在是太强了,我在天界抵抗所有的神联手攻击丝毫无损的七彩结界竟然只支持了不到五秒,它胸口处发出的那束奇怪的光束就穿透过来,还直直的贯穿了我本来就受伤了的肺部,幸好这五秒时间已经够了,织田信长在他的头部,或者说我们认为是头部的地方砍了三百二十七刀,它终于倒了下去,可是临死的反击也重创了信长。每次遇见这种来访者,我们都非常的头痛,不过幸运的是,他们的力量一直都没有太大的浮动,虽然现在还是要我们两个捍卫者才可以对付一个,可是比起刚开始要我们七个捍卫者联手对付一个来访者的情况要好的太多了,而且这些来访者同一时间只会出现一个,虽然出现地点不固定,但以我们捍卫者的速度,可以说没有什么差异,只是在同时其他地方也有战斗的时候非常不好办。

  “不知道,这已经是第十个了,难道是十三个,十三使徒?”她打趣的笑笑,不过笑声听起来有一些苦涩。

  “我差不多了,我背你回东京吧,你的家。”我站了起来,向她走去。刚才一直在战斗,恢复的非常的慢,现在斜躺了一会,恢复的差不多了,虽然血还没有完全的止住,可是行动已经完全没有问题。我们捍卫者并不会怎么选择疗伤的地点,可是无论怎么说,家,那一个温馨的地方,总是比这个地方舒服的多。

  “我也想回去,可是,大概要等一会了。”她用手指着远方,声音由是非常的苦涩。

  我顺着往那边看去。什么?又来了,强烈爆炸后暗红色天空的那边,又出现了一片黑压压的影子,是那些疯子的舰队,数目不是很多,大概只有四万架飞行器和三千多个小型战舰,还有两三百个中型战舰,可是我还是要用一些时间了。

  “信长,你等着!干掉他们,我就来接你回去。”我对着她说道。

  “轰~~”连绵的声音传来,这种声音我非常得熟悉,不用回头,我就知道,是高楼倒塌得声音。转过头去,的确,是城市废墟里所剩不多得几栋还没有倒下得高楼,在远处出现的舰队发射的那灰色的光束下慢慢得崩塌,这一座城市真的成了一个死城,全是废墟。

  “你们这些异宇宙的疯子杂种。”我得心中从未熄灭过的愤怒的火焰燃烧得更加得旺盛,左手一伸,一把两米多长的纯白长剑出现在我的手中,右手捂住肺部还有些流血的伤口,左脚一蹬,我向那一群异宇宙舰队掠去……

  “啪~~”暗红的天空中,突然打起了闪电,同样是暗红色的闪电,可是在这个天空中,却诡异的醒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