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反抗

梦幻现实 血影 9648 2004.01.30 00:13

    为了保护我们的家,我们需要反抗,但是反抗也要有一定的理智,如果只是为了想向对方造成伤害而进行的战斗,那根本就不属于战斗,而是送死。可惜,我不能阻止,有时这样的劝说会是一种侮辱。

  ——《捍卫者传记》之“血影传”

  ××××××××××××××××××××××××××××××××××××××× “我觉得有件事非常的奇怪。”半途中,小刀温柔的声音响了起来,因为是同在亚洲,所以我是和小刀同路。

  “怎么了?”我问道。我已经发现了,小刀只要在遇见比较严肃的问题上或者正事上,展现的就是那个冷酷,冷静的性格,只要说完了正事,像是现在这个情况,她就展现的是温柔的性格。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似乎有些相似,但是我还没有她这么极端,我不知道要是再过一段时间我会不会变成这样。

  “我们现在的敌人是那些异宇宙的生命,但是我们却不知道它们从什么地方来的,听你们刚才的话,他们好像是突然出现的,这不太符合逻辑,无论什么东西,总是有个源头的,而且在你们中国有句话,叫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现在除了和他们的三次交锋外,依然不知道他们其他的情况,而且这三次交锋是完全不同的,也就是说我们还是不清楚他们真正的情况。我觉得我们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找到他们从什么地方来的,这样我们就不用到处跑,而且我们甚至可以直接把那个地方捣毁,不就结束了历练了吗?”小刀说道。

  “那你刚才怎么不说呢?”我反问道,我觉得小刀这样真的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可爱到了有些傻乎乎的地步,不过我宁愿看见这个姑娘这样的傻,也不愿意看见她那样的冷,虽然我也差不多。

  “我看见你们都没有说,而且罗也没有提到这件事,我不相信你们都没有想到这个问题,所以我也就没有说了。”小刀回答道。

  “是的,我们都想到了,但是却都没有说,因为这根本就没有什么必要。在我们中国的神话故事中,有两个神灵,叫做‘千里眼’,‘顺风耳’。而罗就相当于是这样一个人,因为罗说的,他的技能就是利用各种各样的波,可以使用这些波行动,从这些波中得到信息,,而在这个世界中,没有什么地方会没有波这种东西。换句话说,也就是说只要在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事,罗就会知道的。进一步来讲,如果罗知道了那些东西的来源,他是不可能不说的。而事实上他的确没有说,这说明了什么?那些东西的来源罗也不知道,也就是在我们的认知范围之类,我们还不能找到他们的来源。”我说道。也许所有的捍卫者当中,除了还没有出现的第七捍卫者,小刀是最小的了,而且是个女孩,她考虑事情可能不会那么的全面。当然,这是不算她在那个世界里面的时间。

  其实严格的说起来,我也不知道那个世界的时间到底算不算是真正的时间,在那个世界的几十年,我学会了很多东西,但是一回到这个世界,我马上就习惯了,我还会和室友一起打cs,一起去上课,一起去参加各种活动,这和原来没有什么区别,完全不像一个离开了这个世界四十多年的人。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讲我现在考虑问题,行事手段,又完全不是一个正常的人可以达到的。这么看来,那个世界的确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到底这两个世界之间是一个什么关系?我现在还无法完全的理解,也许再过一段时间,我可以真正的认知这些。那个生命,真的太神奇了,那才是一个真正的神啊!我在心里感慨道。

  “你的意思就是我们只有被动挨打了吗?完全的不能反击?”沉默了一会,小刀又问道。

  “不是这么说,现在的情况只是我们不知道他们的来源,而不是他们没有来源,任何事物都一定会有来源的。也许过一段时间罗就知道了,那时我们就可以反击了。”我回答道。我突然想起了我那个世界里面天界,人间界,沙迦界的关系,也许这也是那个生命对我们的暗示,那些异宇宙的生命就是另一个平行空间的,他们只要象我在那个世界一样的用自己的力量强行的把空间撕裂,然后就到了地球,如果这样的话,他们的确可以象这三次一样的突然出现。想到了这一点,我突然有些兴奋,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针对性的想办法,不用到处乱跑了。但是我也没有马上就这么冲动的去告诉其他的捍卫者,我想先尝试一下,如果不可以,那也仅仅是我一个人失望而已。

  “但愿吧,这些问题就交给罗了吧,他一定比我们聪明得多,刚才听见他说他要分析八千万亿条信息,我得头皮都在发麻。”小刀笑着说道。看来这个人格的小刀是一个乐观主意者。

  “只有这样了。”我回答道。罗现在给我的感觉像是一台巨型计算机,不但可以读取电波,还可以分析巨量的数据,而且他自己都说以后他就是我们的中枢,那个生命怎么会把一个人直接培养成一个“计算机”呢?我心里有些好笑。

  “我到了,来不来合点,我前两天才买了一些酒,去不去喝点?就是有些烈,怕你受不了。”小刀说道。虽然我们为了谈话,刻意的减慢了速度,但是还是没有多久就进入了日本上空。

  “不用了,以后有的是时间,现在还是去把正事办了把,早告诉他们就早一些准备,我们也可以早一些轻松了。”我回答道。我听出了她的语气是什么意思,连续几天的无目的飞行,这个姑娘的这个性格可能早就受不了了吧,但是现在不是什么喝酒休闲的时候。而且我也想找个地方看看我的猜测是否正确。

  “那好吧,就这样了,再见。”小刀耸了一下肩膀,然后说道。

  “再见。”我说了一句,然后继续向着大陆的方向飞去,小刀向另一个方向飞去,开始了她的巡视。

  联系到了**,他还在台北开一个会议,但是对于我的联系他显然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约了一个地点,我向着那里飞去。现在亚洲时间已经是晚上的十点过了,看来那三次战斗又把人们的惊惧提上了新的高峰,那几天我造成的十几起事故总共才死亡了二十来万,平均一次才一万多,而那天南非的一次战斗就死亡了大概有四十来万,虽然我没有确切的调查现在地球上的情况大致怎么样了,但是就凭我这两天在亚洲上空偶尔看见的一些情况看来,人们似乎已经非常的恐惧了,尤其是飞机的航班突增,应该是人们已经开始想着逃难了吧,但是我有些想不通他们的想法,连我们捍卫者都不知道那些生命进攻的确切的方式和进攻地点。他们往怎么地方跑呢?只要是在这个地球上,就是历练的范围,每个地方似乎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也许,这只是人们在绝望中本能的反应吧。不过现在情况似乎不是非常的严重,大部分的人都还是正常的生活中,但是也有一些隐约的不安,我不知道其他地区的情况这么样,但是现在亚洲的情况还是比我想象中的要好一些,毕竟这么多起事件都没有发生在亚洲,唯一的一次战斗还在海上就被我解决了,而且那个怪物还是袭击的中国军队,内陆的人应该还不知道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些逃亡的人应该是那些最怕死的富人,不过就现在而言,亚洲应该是最安全的地方,他们想往什么地方逃跑呢?我真的有些想不通。

  按照他的指示,我来到了台北一个高楼的最顶层,看着不象是一个不同的地方,用盗贼之眼审视了一下,竟然每层楼都有巡逻的士兵,也许是因为**可以的叮嘱过,所以我从窗户进来没有引起他们的什么反应,我倒还是有自知之明,无论我的速度再怎么快,可是要是房间里面有什么监视器之类的东西,我还是没有办法发现,而这些警卫人员却是可以发现我的。

  并没有等多久,**就来了,看来他开会的距离没有多远,而且还是急着赶过来的,他还有一些气喘。

  “有什么事吗?”一进门**就急着问道,我这么晚来找他他似乎也有些惊讶。

  “是的,一件重要的事。”我回答道,然后我把罗交代的任务告诉了他,我只是单纯的把这一件事说了出来,关于我们捍卫者的事和我自己的猜测我并没有说,我觉得这些和普通的地球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而且就算是告诉他,也只是增加他们的心里负担而已。

  “我们几个捍卫者一致认为这个是非常的必要的,希望你可以尽快的通知所有的国家政府,建立起一个比较系统的网络,这样我们也可以尽快的了解各地的情况,我们也好及时的处理。”我最后叮嘱了一句。

  “好的,我明天一早就去联系各国的首要。不过,不过……”他马上回答道,但是接下来就有些吞吞吐吐了。

  “有什么就说吧,这么大的人还有什么不好说的吗?”我说道。对于面前这个老人,我从来没有什么尊敬,如果非要说尊敬他的话,那也仅仅是因为原来他是我的崇拜对象而已。

  “好的,希望你不要怪我。事情是这样的,因为在十一号的晚上,南美出现了那些外星怪物,而且还攻击了阿根廷的一个城市福莫萨,造成了几十万人的死亡,但是后来出现了一个有九十米以上高的巨人,把那些怪物解决掉了,这件事震惊了整个世界,不是因为那些怪物,因为前段时间出现了那十多起事件让人们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心理准备,但是那个巨人的出现去及其的不寻常,而且那个巨人的力量实在是太恐怖了,据当时的飞行员说导弹打在他的身上竟然连一点痕迹都没有,不过那个巨人是帮住我们的。”**开始说道。

  “那是我们捍卫者中的一个,他的负责区域就是南美。”我说道,不过这个有什么不好说的呢?我有些奇怪。

  “我已经猜到了。但是因为这件事,让人们有了很大的希望,他们都以为像是科幻片里面一样有其他星球的人来帮助我们,但是一些国家的高层却没有这么简单的猜测,而我因为现在完全刀枪不入的异常情况,他们自然就开始向我详细的询问我的情况,问我是不是和那个巨人有什么关系,本来因为我的身份,以前联系的那些政府官员并不会强迫我说什么,我只用让他们相信我的话就可以了。但是这一次是好多个政府的最高级领导联合来询问我,我无法不回答,而且我也觉得现在似乎没有什么隐藏的必要了。因为在欧洲的西班牙,几乎是在那个事件的同一时间,也出现了一次奇怪的情况,伤亡的人不多,但是非常的奇怪,所有死亡的人身体结构全部变成了和木头没有区别的物质,这一点科学家也没有办法解释,而后造成这样情况的一些外星飞船却奇怪的挤成了一大团,然后象是被人用手抛一样的飞向天外太空。我猜想也是你们捍卫者做的,所以当他们向我问的时候,我就把你的情况向他们说了,但是我没有向他们透露你的真实身份,只是告诉了他们我那天和你见面的详细情况,还有你的身份。我希望这个不会给你造成什么不便。”**解释道。

  “哦,这个事啊,没有什么,反正以后我们多半就要经常的作战了,这个想瞒也是瞒不住的,只要你没有透露我本来的普通身份就好,我不想给我的家人造成什么不便,我自己倒是没有什么。我的相貌呢?你没有说吧?”我问道。身份不可能一直隐瞒的,而且我们原来的隐瞒就是为了不让人们恐慌,象现在这样我们在人们的心中已经是一个“外星朋友的援军”这样的定位,我们的目的已经可以说是基本达到了,只要人们承认我们和他们是同一个战线上的人,我们以后的工作就会方便许多。而且从心理上,也是对我们的一个鼓励。而我为了不给家人增加什么麻烦,我现在已经是随时保持那副改变了的容貌,就算是现在也是。这也是为什么我不害怕有什么监视装置的原因,有什么意外,我又不能出手,只要我一跑,谁也不会再认识我了。

  “没有。可是主要的不是我告诉他们你的存在,而是他们知道了你的存在以后,迫切的想和你见面,还不停的向我施加压力,所以我想问你一下,你是否可以和他们见一次面?”**终于说出了真正的原因。

  “嗯?他们见我干什么?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出面的?该告诉你的我已经告诉了你了,就算和他们见面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吧?”我说道。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你毕竟是地球的捍卫者之一,而且你应该是负责亚洲这一片区的吧,和这些领导人见一次面也是应该的,你们以后还一定会有接触的。”**说道。

  “那样也好,不过这一段时间不行,我还有任务,以后再说吧。”我回答道。我倒是没有考虑这么多,不过见一次面也没有什么,正好借着那个会议告诉他们我以后什么事都通过**来告诉他们,我在心里打算着,面前的**显然没有想到他已经在我的心中成了一个“话筒”了。我不是很喜欢和那些高官接触,如果不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成为一个捍卫者的话,我唯一的身份就是一个大学生,一个学习工科的大学生而已,和这些政府的高官绝对不会有什么联系的。就算再以我现在捍卫者的身份来看,我现在的任务就是捍卫地球,说白了,我只是一个超级厉害的打手而已,也和政府不会有什么联系的,而且我本来就不喜欢和那些人相处。

  “可是他们的要求非常的迫切,可能真的有什么事要和你说的吧。”**丝毫想告诉我什么,但是却没有说出来,只是极力的怂恿我去和他们见面。

  “哪些国家?有中国吗?”我问道,如果真的中国政府高官也要和我见面,我还是去吧,毕竟我是一个中国人。如果真的在会面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战斗,就像我说的一样,他们就认了吧,何况我也不敢保证一定就可以救他们的。

  “没有,主要是缅甸,泰国,印度等,还有几个中亚的国家。”他回答道。

  “以后再说吧,我还有事,这几天你们就自己好好的准备,我不擅长这些,你是知道的,我原来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而已。”我懒得再多说了。没有中国是我意料中的事,因为我交了一个异宇宙的生命给中国军方,而且他们也给了我一个联络装备,同时他们也知道我是一个中国人,如果中国政府想联系我的话,自然就会通过那个设备来联系我了,不会和几个国家来向**施加压力。不过真的有些奇怪,两天了,他们竟然没有联系我。

  “好吧,可以说一个大概的时间吗?我也好向他们回话。”**没有再多说什么了,大概他也看出来多说也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吧。

  “不确定,但是绝对是在你们建好那个信号源网络以后。”我说道。不过也要等我可以熟练那个技能,我在心里加了一句。

  “那好吧。”**有些无奈的说道,看得出他有些失望。

  “对了,我的父母什么样了?还有我的女友。”我问道,我一直都有些担心他们。

  “你的父母真是乐观啊,他们甚至还找我要了一副跳棋每天玩,你的女友也很好,和我的女儿成了好朋友。”**回答道。

  “那就好。拜托你了,我还有事情需要做,有事的话可以联系我。”我说道。本来想去看看他们的,但是现在既然知道了他们都很好,也不用那么着急了。不知道**向他们说的什么,看来他们对于改变了一个环境似乎非常的适应。

  “好的,有事的话也请马山联系我。”他也说道。

  我微微点了一下头,从窗户飞了出来。

  站在南海的上空,我准备尝试一下我的设想。在那个世界,空间分为三层,就是那个世界里面的天界,人间界和沙迦界,每两层之间都有一种能量隔膜挡住。如果想去一个世界,只需要用强大的力量把那个能量隔膜撕开一个裂缝,通过那个裂缝就可以过去了,但是进入的地点却无法确认,只是可以到那个想去的世界里面。而这三个世界相互之间的那层能量隔膜却是完全不相同的,在那个世界,我花了六年才知道了怎么把人间界和沙迦界之间的能量隔膜撕开,又花了十年时间才知道了怎么从人间界去天界,而从天界到沙迦界的那层能量隔膜我去无法撕开,所以我想从天界到沙迦界或者从沙迦界到天界,都必须先通过一次人间界。

  嗯?我的设想和现实中的情况似乎相差有些大了,通过了一些时间的对空间的分析,我发现我似乎犯了一些错误。我可以感觉到那些能量隔膜,但是这些能量隔膜竟然如此之多,多到了我已经数不清了。如果真的像是那个世界一样,每一层隔膜的两边都会有两个不同的世界,那么这里的空间有多少个世界了?我有些迷惑。

  但是总不能因为和那个世界有些不一样就放弃,我像在那个世界一样,运起自己强大的力量,选择了一个看起来不是那么强大,和那个世界的能量隔膜差别不是很大的一层,将其强行撕开。

  什么?瞬间的异相让我像是中了定身法一样的无法动弹,但是就是这么一定,我的手已经被吸进了刚刚撕开不到半尺长的那个空间裂缝,几乎是出于我的本能,我马上向后退去,但是那股强大的吸引力让我无法后退,还有向里面吸的趋势,以我这么强大的力量依然对那股引力没有丝毫的抗拒之力,但是我的反应也是极快,马上用力量强那个裂缝合了起来,我得手还没有来得及抽出来,但是我也顾不得了,只有放弃自己的手,否则我人都要被吸进去,手腕一凉,那个裂缝已经合上了。

  “呼,呼,呼……”我不停的喘着气,我的心跳还非常的快,久违了的恐惧的感觉终于又涌上了我的心头,对于手腕的失去我根本不在意,不到半个小时就会好的,但是就是那一瞬间,我看见了裂缝里面的东西,那种令人无限恐惧的景象,修罗地狱与之相比也是一个乐园,我不敢相信,真的不敢相信……

  虽然已经过去了,但是我还是心有余悸,心绪一直不能平复下来,是真的吗?不可能的,那是不可能发生的,但是给我的感觉怎么这么的真实,我无法理解。我没有再重新的尝试,我不敢想象我再一次看见那些景象我会怎么样,而且刚才那个空间裂缝的出现已经让这个世界出现了及其反常的现象,本来明月高悬的海上夜空,突然刮起了强风,大雨,雪花,冰雹,同时开始下了起来,最奇怪的是还有一些奇怪的空间扭曲的现象,整个空间像是水面一样的发生了波动,一个个的震源点不停的产生,海水像是陆地一样变成了像是高山盆地的形式,固定不动了,完全不像平时大海的样子。我已经感觉不到这个片区还有什么活着的生物,这种情况持续了快两个小时才逐渐的平静下来,但是这个范围内除了我可能没有什么活着的东西了,幸亏我是在海上进行了我的这个试验,而且还是在一片大海的正中间,这种异相持续的范围也只有方圆一千公里左右,否则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除了罗,其他的捍卫者并没有发现这里的变化,但是罗也没有出现,我有些奇怪。不过这个毕竟是我做的一件错事,而且我现在的心情也不是很好,所以我也不想去询问罗什么。用止血术和镇痛术护住自己的断腕,等待着它们的恢复,我开始继续在亚洲区域内巡视。

  抛开刚才看见那种景象的惊悸,就当那个是一个幻觉,我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履行自己作为一个捍卫者的义务。他们早就开始了自己的巡视,大概他们只是通过什么仪器告诉了他们区域里面各个国家的高层吧,并没有耽误什么时间。只有我在**那里耽误了一段时间,又在海上浪费了这么长的时间,比起他们,我似乎非常的不负责任。

  我的不负责任并没有造成什么损失,这段时间各个地方都没有发生什么战斗,这不能不说是他们的幸运,也是我的幸运,否则又要听见索诺那个白痴义正言辞的“斥责”我了。

  又巡视了两个小时,在土库曼斯坦的边境,我发现了一些异常,是一些杀意,但是有些弱,远远的比不上我遇见的那个怪物,而且杀意的来源数量也不多,但是还是可以肯定是来源于那些异宇宙的怪物的。战斗最多发生了十分钟,因为上一次我从那里经过的时候还没有什么异常,那时差不多就是十分钟以前,希望不要造成太大的损失。我向着那个地方飞去。

  安妮已经在战斗了,我感觉到她的气息已经出现在了那里,而且那些杀意源的数目在迅速减少,大概也只有几百个了。以为当初并没有严格的划分各个捍卫者的防御区域,或者说是罗为了我们可以相互的支援,我们的捍卫区域有一定的重合度,而土库曼斯坦那一段中亚的地区,就刚好是我和安妮重合的地区。

  依然是用盗贼之眼先行赶到那里,发现那些怪物有一些熟悉的感觉,再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些超大的昆虫,什么苍蝇蚊子一样的东西,但是它们的攻击却非常的凌厉,每一种昆虫都会发出一些类似于激光的光束向地面的人进攻,天上有一个机械战警模样的人拿着一把机枪在不停的扫射,机枪射出的每一颗子弹都命中一个巨型昆虫,而且还会发生一个小小的爆炸,那个巨型昆虫马上就被炸成了碎末。我知道那个是安妮,和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一样,但是她手里的枪当然不会是真正的枪了。

  让我有些惊异的是地上还有一些人类拿着人类,他们拿着人类的武器再向着天上还击着,这些攻击似乎也还是有效的,不时有一些巨型昆虫从天上被击落下来,但是同时也有人类在它们的攻击之下倒地不起,不过没有人退缩,还是有人在继续,不过遗憾的是地上的人没有多少了。

  当我赶到那里的时候,刚好看见一束光束向着地面上一个拿着枪的人射去,那个人的脸上已经有着绝望的表情了。意念一动,一个暗黑结界在他的面前出现,那束光束击在了结界上面,马上就被吸收了。

  我想也许是安妮不是很适合于这样的大范围的进攻,所以她是这样一个个的杀死,虽然速度也非常的快,可是这样还是要造成一些人的死亡,不过对于这种大范围的进攻我是最擅长的。

  没有对安妮有什么提示,一个大型的火魔法从天而降,范围刚好覆盖着这个战斗的区域,我知道这个进攻对安妮是没有什么作用的,这个魔法连禁咒都不是,只是一个单纯的火魔法而已。

  像是一个过滤一样,天上还剩着的巨型昆虫马上变成了一团烤碳,虽然是单纯的火魔法,但是这种魔法的温度也不是一般的火可以与之相提并论的,没有一个昆虫可以经受住。天上马上就只剩我和安妮了。火魔法在离地面还有几米的地方消失了,因为这是一个不大的村庄,都是平房,而且所有的大型昆虫都是在空中飞,所以没有一个昆虫可以逃掉,而人类和房屋却没有丝毫的伤害。

  这些东西哪里来的?我在心里问道,因为距离已经足够的近,所以我已经可以和安妮直接的在心里通话了。

  不知道,我来的时候已经开始了,我只是比你早来一分钟左右。我耳边响起来安妮的声音。

  似乎这些就是地球上的昆虫,我心里想到,因为鼻子里面还可以闻到一股焦臭味道,而且刚才我用盗贼之眼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似乎仅仅是放大了一些的昆虫,还多了一种单纯的进攻方式。

  好像是的,也许是被什么方式改造过的,我们可以取一个尸体交给罗去分析,安妮回答道。

  罗知道吗?我问道,我倒是不知道罗竟然会分析这些东西,那样的话我似乎应该把那个东西交给罗了。

  不知道,但是罗可以分析世界上所有的波,而这些波里面一定会有这些昆虫的资料的,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安妮回答道。

  那就交给你了,你去吧,新一轮的战斗似乎又要开始了,我还是回去我的区域去巡视吧,我说道。如果真的想罗说的一样他可以分析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波,那就代表着这个世界上什么知识他都会知道,如果还想罗自己说的一样他可以分析八千万亿的信息,那他就真的是一个万能的计算机了,我们捍卫者之间有个这样的人那可是太好了,很多不方便和普通人类说,但是又需要分析的东西就可以直接交给罗了。

  好的,就这样吧,小心一些,我们依然不知道这些东西的真实情况,安妮回答道。

  好的,我回答后,在原地施展了一个大范围的医疗术,让那些还没有受伤的人痊愈,没有理会下面甚至还在膜拜的人,我离开了这个地方。

  这些人真的非常的勇敢,超出了我的预料,虽然这些东西没有什么可怕的,而且它们的攻击力也不强,但是对于这些一直生活在和平时期的人来说已经非常的可怕了,他们有勇气可以反抗,倒也不容易,但是这种反抗没有什么意义的,那些只不过是一些可能仅仅是一些变异了的普通昆虫,就算是真正的异宇宙来的生物,用一条人命去换取一个那个怪物的生命,真的非常的不值得。但是我也不能让他们不反击,这就有些为难了,但是话说回来,我一开始就知道不可能一个人不上亡的通过这个历练,到了现在,如果算上我杀的人的话,大概地球死亡的人已经达到了七十万了吧,我粗略的估计了一下。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考虑这些也没有什么意义,还是做好自己本分吧,我又开始了在我自己负责的区域内的巡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