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夜探梅因斯

梦幻现实 血影 2601 2003.06.14 13:27

    ……在那一天,我遇见了我这辈子最不想认识的人,我从未想到这样一个白胡子的和蔼老头竟然会如此奸诈,而且他的心会如此狠毒,随便找一个人就是他的试验品。不过说实话,我得成功,也有他的功劳,不管他最初的动机是什么……

  ——自传之《梦中的荣耀》

  ※※※※※

  我从高空看着这个学院,竟然这么大!那天报名的时候只是去了一趟教务处,然后去了一下最近的食堂,就出来了,没进去,想不到竟然这么大。如果学校的格局都差的不是很远的话,那边一大排一样的房屋应该就是宿舍了,那个女孩称呼那个凯莉为凯莉老师,那她就该是个学生了?但是一个学生不太可能有实力有胆量去降服魔兽,而且老师之间的尊称也是某某老师,她一直很有礼貌,那么她是一个年轻老师的可能性就要大一些了。打定主意,我就开始行动了,首要问题是找到老师住在哪里。

  我飞到找到第一栋宿舍,从窗户往里一看,都是5 ,6 岁的小男孩,Ft. 再看第二栋,是5 ,6 岁的小女孩,女孩?我一下反应过来,我这不是在偷窥了吗?不妥不妥,虽然我不是正人君子,但是偷窥这么变态的事我还是干不出来的。我先把那个女孩,或者说是我的女友的相貌想了一下,在发一个意念,叫所有风元素帮助我寻找这样的一个一个女孩,然后我就飞到云层里等着。

  过了一会,觉得实在无聊,想着这是一个学院,不可能没有图书馆吧,我对于这个世界不是很了解,还是去图书馆了解一下这个世界吧,多年的读书生活,使我深深的知道,书本中蕴藏的知识有多么丰富。

  图书馆很容易就找到了,一栋很大的房子,就我看小说的经验,魔幻世界里的重要建筑都会有结界保护的,我围着图书馆飞了了一圈,在二楼找到一个开着的窗户,把手慢慢向里伸去,没有任何阻碍,钻进去,连脚都不敢踏上地面,借着微弱的月光,我向一个书架缓缓飘去。

  站在书架前,我同样小心的慢慢向一本书伸去,怕有结界保护着书本。?还是什么事都没有,拿下一本书,翻开一看,faint ,我忘了我不认识这个世界的字了。不管了,现拿几本,回去慢慢研究,说不定红儿她们认识呢?

  一股熟悉的感觉又涌上了我得心头,这个情景我是见过的。不好!会有人来,我马上向窗外飘去,“碰”我撞在一堵无形的墙上,我捂着鼻子停了下来。会有一个白胡子的老头出现,我对自己说。

  “爱读书是好的,可是不该在晚上偷偷摸摸进来,我们的图书馆是对外开放的,你可以白天来的。”一个白胡子的老头出现在门口,淡淡的说道。

  “哈哈哈,这个嘛,是有原因的,这个原因嘛,就是……”我打个哈哈,想敷衍过去。

  “可以过来谈谈吗?年轻人!”老头的声音明显缓和了,但我觉对不会认为是因为我刚才打的哈哈,不过,这个老头子看起来满和蔼的嘛,看来不会有什么大事。

  “好的,老爷爷。”识时务是我的特长。

  跟着老头进了一间屋子,很小的一间屋子,中间有一个水晶球。还有一张桌子和一张床,桌子上有几本书,总的来说,很简易的房子。

  “介绍一下吧,我是这个图书馆的馆长,你来干什么,还有,你的名字。”老头递给我一杯水。

  “我叫王雪鹰,因为没有钱上学,想来看看书。”我撒了一个比较可怜的谎,不过名字是真的,在这个世界,第一次说出自己的名字,希望换得一般老年人比较泛滥得慈爱。

  老头子愣愣看了我一会,看得我心里毛毛得。“说实话吧,孩子,你要是没上过学,怎么会漂浮术,而且看来用得还不错。而且,你犯了一个致命得错误。”老头子恢复神情。

  “?”我茫然得表情,就说了一句话,就致命得错误了?

  “你不是这个大陆得人吧?在这个东大陆上,有一个各国统一得规定,姓名前不可以用‘王’这个字,只有一国国君才有资格,其余的都会以叛逆处以极刑。”老头子看我一副不解的样子,微笑着告诉我。

  “呵呵,是的,我不是这个大陆的人,我从西边一个很小的村庄里来,大陆上的事我都不知道,这个漂浮术是路上一个魔法师教我的,我只是想到图书馆来了解一些大陆的事。”不可能告诉他我是另一个世界的人,更不可能告诉他:这是我得梦,你们是假的。所以我还是撒了一个谎。

  “哦,这样的啊,我们学院图书馆的书是不外借的,如果你想看,明天来吧!”老头子露出一副释然的样子,然后看着我手里的书,“还有,不要在自己的名字前加上一个‘王’字,换个名字吧。”

  “好的,好的。”我尴尬的把手里的书放在桌子上,突然我猛地一震:桌上打开的那本书竟然是正楷。我极力维持住平静的表情,慢慢走开,一定要得到这本书,我暗暗的对自己说。我却不知道,我那一瞬间的震惊,已经被那个老头子清楚的看在眼中。

  “还有什么事吗,老爷爷。”对于魔法毫不了解的我知道没有老头子的同意,我是不可能离开的。

  “没什么了,记得改名字,如果想知道大陆的情况,可以去拥兵工会或者盗贼工会去打听,对了,你还没有武器吧,这里有一把剑,我老了,没什么用,你拿去罢。”从床角拿出一把雪白的短剑,递给我。

  哈哈,有这么好的事,不说我什么,还送东西?不要白不要,拿了先。我伸手接过短剑,银白的,冰凉的,不是很重,还有一点隐隐的透明。看来可以值几个钱,明天去把它卖了,身上只有一个克力了,剑?拿来干吗?拿着砍人吗?我可是个大学生也。

  “我走了,老爷爷再见。”我及其happy 的飘了出去了。

  “唉,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竟然不知道全世界都知道的事:不能用王字做姓名的开头,而且还看得懂远古的神之文字,最主要的是:他竟然没有命运。这么多年,虽然有的人我看不透他的命运,但从没有这种现象,竟然有人没有命运,不知道那把吞噬命运的魔剑在他手里,会有什么情况发生。希望他不会有事吧。”如果我听见老头子在我走后说出这几句话,大概我会当场晕倒吧。

  “找到了。”我耳边出现一个声音,是红儿。

  听见找到我得“女友”了,我精神一振,顺着风元素的指引,向着一栋只有两层的房子飘去。

  多可爱呀!睡觉的姿式都一样,呵呵,竟然和我女友一样会打小呼噜,太可爱了,真想亲她一下。我从窗外静静的看着那个小魔法师,不由得痴了。

  “淫贼,看剑”我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怒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