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执着

梦幻现实 血影 10398 2004.02.12 16:32

    个人如果被一次打击就无法振作起来的话,那么这个人就根本不配称之为一个“人”,无论受到了什么样的打击,什么样的威胁,只要可以振作起来,继续奋斗,那么最后得到的,就一定是成功。同样的,对于一个民族,一个种族,甚至是已经脱离了实体的思维波,也是一样,我们需要的,就是:执着!

  ——《捍卫者传记》之“侠”

  ××××××××××××××××××××××××××××××××××××××× 我看见罗的瞬间我就想询问他茹儿的事,但是我同时也看见了他们都在,而且让我有些不解的是,除了罗,他们看我的眼神都有些奇怪,甚至说还有一些恐怖,我无法理解,但是我也知道现在问茹儿的事非常的不恰当,何况只要茹儿没有死亡,我就有办法让她在瞬间恢复如初,没有什么太让我担心的。

  “血影,听小刀说你记不清楚昨天发生的事了,真的吗?”安妮最先开口问道。

  “不是全部,只是丧失了其中的一段记忆而已。”我不太明白安妮怎么会一来就像是质问一样的语气,但是我还是客观的回答道。

  “没有什么,今天来主要是商量一下我们下一步怎么走。血影的事就暂时放一下,我有办法让血影恢复记忆的,而且昨天也算是成功的捍卫,那件事就不用多说了。”罗开口说道,刚好打断了又想开口的安妮。

  “好的。”安妮依然开口说道,但是显然这不是她刚才想说的。我隐隐的觉得似乎有些不对,昨天的战斗一定发生了一些什么意料之外的事,但是他们有必要瞒着我吗?

  “昨天那个来访者的出现,让我们在太平洋底建立的那个基地几乎全毁,只有一些大致的结构,所有参与建筑的一万零八百二十三人全部死亡。现在我们面临一个重要的选择,要么继续建造,要么放弃,在要么就是另外选择别的地方,昨天战斗以后,地球同盟召开了紧急会议,有百分之四十二点六的人赞成继续建造,百分之三十一点七的人赞成重新选择地点,百分之一十九点一的人赞成放弃这个过于浩大的工程,剩下的人弃权或者其他完全没有可行性的提议,那些我就不多说了。今天就是来听听你们的意见,主要就是在这三个答案中选择。”罗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他马上把所有人的思绪拉到了正题上来,好像是不愿意给我发问的时间。

  “我觉得还是暂时放弃的比较好,首先我们不能马上又找到这么多的工匠,而且我们不能保证海底就是安全的,虽然是第一次海底被攻击,但是我们不能保证在我们继续修建的过程中不会受到攻击。单纯的以死亡的人数来看,似乎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一万人对于现在地球上的总人数来说不是大问题,但是这一万人却是现在或者以后的建设工作非常重要的一些人,我们损失不起下一个一万人。”安妮首先表了态,并说明了原因。

  “我也是这么想的,除了安妮说的原因,还有就是我怕有的人用的什么劳什子的魔法又靠不住,这次所有的人可以说就是全部被他害死的。谁也不能保证他的什么魔法不会又出现什么问题,又把新的工人们害死。”索诺也赞成安妮的选择,他说话的语气显得非常的恼怒,只是尽量的压制。

  我没有说话,如果以我平时的脾气,至少也是要嘲讽两句的,虽然这些人都是我的朋友,他们的死我也非常的难过,但是他们的死完全是那个怪物突然出现造成的,我没有想到那个怪物竟然可以破解我的那个魔法,那个魔法从我知道到现在,从来就没有出现什么问题,至少我觉得我没有什么错。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一次的事故还是造成了所有人的死亡和王茹的生死未卜,我没有什么理由,什么心情去反驳。

  “你的意思就是这一次的事故完全就是血影的责任了吗?如果不是血影突然……”我没有什么心情去和他争吵,但是小刀却无法忍受索诺的那种语气,她语气非常的不友善。

  “好了好了,怎么又是没有两句就吵起来了?不管你们原来是什么样的身份,原来是什么样的脾气,想想你们现在的身份!你们现在的责任!”罗开口阻止了即将发生的争吵。但是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罗打断了小刀的话,我越发想知道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感觉他们都知道,而且还是专门的瞒着我一样。

  “哼!”索诺似乎有些畏惧罗,罗的态度一强硬起来,索诺就不再说什么了。

  “以后再和你算帐!”小刀也没有争吵的意思,但是从她丢下的这句冷冰冰的话还是可以看出她心中的强烈不满。

  “好了,考拉,你说说你的看法吧。”罗显然是怕他们又吵起来,马上询问着一直没有发言的考拉。

  “我不是很懂这些大事,但是就我个人的意见来看,我还是赞成继续修建。因为我们必须要修建一个非常牢固,非常隐秘的基地,这一点是非常明确的。而且从这一次的事故来看,虽然是海底被攻击了,但是严格的说起来,那里又并不是海底,血影的力量让那一块地方和普通的地面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在海平面以下而已,所以也不能马上就说水下就不安全。再说了,我们选择其他的地方,选择什么地方了,这个星球的陆地上已经没有什么地方没有受到攻击,除了水下,就是极深的地底,在要么就是外太空,我们现在没有这个力量在极深的地底建造什么城市,外太空就更是不现实了。”考拉招牌式的笑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那么你的意思就是还要用血影的魔法,继续在原地建造吗?”安妮问道。

  “是的。”考拉明确的肯定了。

  “血影和小刀也说说自己的看法吧。”罗没有表态,又问着我和小刀。

  “我也赞成继续修建,如果一次打击就害怕,那么人类也就没有什么前途了。中国有句成语叫做‘持之以恒’,就是这个意思,我们不能放弃,也没有放弃的余地。如果选择其他的地方,那么要是那个新的建造地点要是又受到攻击,我们又要换地方吗?地球看起来很大,其实也很小,只有海洋和陆地而已,我们没有太多的地方可以躲避,执着是我们必须的。”我非常客观的说道。

  “我赞成血影的看法。”小刀在我话音刚落下的时候就马上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让人不知道这是她自己的想法还是故意的和索诺作对。

  “好吧,你们的立场已经非常的明确了,我来说说我的看法。”罗接着说道。他有些怕脾气暴躁的索诺和一样倔脾气的小刀又发生什么摩擦。

  “客观上来说,放弃修建一个集中的隐藏地方是绝对的不可能的,因为我们需要一个统一安全的地方来重点保护那些重要的人。我们现在需要作出的选择就是继续修建还是换一个地方,我的意见和血影的一样,就是在那个地方继续的修建。从我对那个来访者的情况分析结果来看,它之所以出现在了海上,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它的力量需要有足够的水才可以施展,而如此凑巧的又出现在了我们那个基地的上方,可能还是因为血影的一些失误。”罗看着我说道。

  “说吧,我有什么错误会尽量的改正的。”我说道。同样是指责,但是罗和索诺绝对的不一样,罗不可能像是索诺一样凭着自己的好恶来断定什么事,罗的话绝对是有依据的。

  “我的估计就是你在那个海底空间上空布的那个发光的平面,用你的话就是光系的结界,这样一个不停发出光芒的东西在海上无疑就是一个非常醒目的标志了,我想可能就是这个把那个来访者吸引过来的。但是我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么明显的一个失误,我只是尽量的让普通的人类无法发现那个地方,反而把那些异宇宙的生命没有计算在内。”罗对我说道。

  “对不起,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就的确是我的错,我会弥补这个缺陷的。”在罗的解释下,我也才反应过来这个缺陷,可笑我还对王茹夸耀这里的美丽,想不到这个美丽竟然就是死亡毁灭的前身,我只有苦笑一下了。但是说起来,我们谁都没有错,无论是从那个伟大的生命对我们的解释还是我们这么久的战斗来看,那些异宇宙生命的目的就是为了毁灭人类,每一次的进攻都是选择人数众多的城市,从来没有在海上出现什么大批的异宇宙生命或者来访者,即使出现,也是在海边,目的也是那些沿海的大城市,这样包括我们捍卫者都形成了进攻就一定是在陆地上的定式思维,我想罗也一定考虑过这样的问题,但是又要不要那些人知道自己的所在地,同时还要保证空气的流通,阳光的照射,维持那些人的正常生理运行,这样做也是必要的。

  “好的,如果可以很好的做好隐藏的工作的话,那么我们这个提议最大的问题就算是解决了。剩下的事我会和相关方面的专家商量决定。今天的找你们来主要就是这个事,现在的决定就是:继续!”罗宣布了最后的决定。

  “好的,我们会尽力的配合的。”安妮对自己的建议遭到否决没有丝毫的不快,而索诺显然是有些不高兴,但是在被安妮拉着袖子说了这样一句话后,他也没有再说什么了。

  “还有一句话我在这里不得不先说一下,现在新成立的地球同盟的局势已经比较稳定了,但是这种稳定还不是真正的稳定,你们各自回到自己的地方后,一定会有一些人来和你们进行接触的,我想我不用说得太过于的明白,你们应该清楚是一些什么样的人,我不能让你们完全的不理会他们,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希望你们无论在作出什么决定或者什么承诺的时候,都要先考虑一下自己的特殊身份。”罗说了一句听起来好像有些莫名其妙的话,但是我想没有什么人会不明白的,如果有的话,就只有……

  “什么意思?”果然是那个有些没有大脑的人提出了这个问题。

  “安妮给你解释吧,今天的事就暂时到这里,相关的事情协调好了以后,我会再通知你们的,现在你们就先回去吧。”罗有些打趣的说道,他显然也看出来了安妮和索诺的关系。

  “好的,那我们就先走了。”索诺的脸一下通红,反而是安妮大大方方的回答道,她拉着索诺的手离开了。

  “血影,我们也走吧,我给你买了最好的酒,回去再给你做几个小菜吧。”在考拉也跟着离开了以后,小刀走了过来,她没有了刚才和索诺针锋相对的那种强硬,又是那种特有的温柔。

  “小刀,你就先回去吧,我和血影还有些事情要说。”罗对小刀说道。

  “那你就先回去吧,我一会就回去。”我对小刀说道。因为我也并不想离开,我想知道王茹的情况,而且我还有很多的疑问需要罗的解释。不过我感觉我和小刀这样的对话有些让我不舒服,但是也让我感觉很温暖。

  “血影,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的疑问,但是我却不能全部对你解释,有的事你知道了并不好,或者以后知道比较的好。”在小刀离开后,罗对我说道。

  “我不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不认为我了解我喜欢的人现在的情况和了解我自己失去的那一小节记忆有什么错误。”我回答道。

  “我们暂时把昨天的事先放在一边,来说说那个姑娘的事吧。”罗扶了一下他的眼镜,对我说道。

  “好的,谢谢。我只需要看见她就好了,无论她受到了什么样的伤,我都可以治疗好她的。”我尽量平静的说道,想着可以马上看见那个姑娘,我的心跳突然的加速,但是我也不愿意表现得过于的失态。

  “我想你还是听我先说一下情况比较的好,而且希望你在听的过程中可以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有的事也许你不是很理解。”罗并没有和我预料中一样带我去见王茹,我知道她不在这里,我感觉不到她的气息。

  “嗯?好的,你说吧。”我感觉到了事情似乎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我暗暗的给自己用了一个镇定术,让自己的心境可以尽量的平静,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那个姑娘的新陈代谢已经完全的停止,如果按照你们的观点来看的话,那个姑娘已经死亡了。”罗平缓的说道。

  “什么!!”罗的话如同晴天霹雳一样的把我镇住了,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小刀不是告诉我她没有事,只是昏迷吗?怎么可能?我眼睛直直的看着罗,像是想看穿他是否是在欺骗我。

  “冷静,冷静,血影,我的话并没有说完。”我的反应似乎在罗的意料之中,他马上接着说道,而且我感觉我的思绪也突然的平静了许多,也许是罗用了什么特殊技,他的特殊技本来就是精神。

  “好的,继续。”我又在自己身上施展了一个镇定术,刚才那个好像没有什么用。

  “也许你不是很了解人的本质,她的死亡只是你们普通的观念里的死亡而已,而事实上她又可以说没有死亡,要解释她现在的情况,我需要简单的向你说一下人体的本质。”罗对我说到。

  “说吧。”听见罗说王茹并没有真正的死亡,我心里稍稍的放松了一些,只要没有死亡就好,管他是什么我们的观念还是别的什么观念。

  “简单的说,人体是由两部分组成的,一部分是实体,一部分就是思维波。这个并不难理解,对吗?”罗说道。

  “是的,我可以理解。”我回答道。

  “而人的实体其实并不是必须的,人类之所以还有一个实体来承载思维波,就是因为人的思维波太弱了,无法脱离一个依附体而独立的存在,而要一个依附体可以正常的工作,又需要这个依附体不发生其他的一些化学变化,这就是人体的新陈代谢,只有这样,才可以维持人体的正常工作,也就是让思维波可以正常稳定的依附在这个实体上。”罗向我解释这人体的本质。

  怎么这么的耳熟?我觉得我好像早就知道了这个理论,在什么时候?我仔细的回想着。那个生命,那个伟大的生命,我突然想起了我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听见过这样的理论,是在宇宙空间,那个生命也告诉过我这样类似的事情。我仔细的看了一下罗,一瞬间我突然有了罗就是那个伟大生命的感觉,虽然我并不知道那个生命到底是什么样子。

  “在普通人类的观念里面,也包括你,死亡是不可挽回的,只要人体的生理机能丧失了,也就宣告了一个人的完全消失。但是这是及其片面的,一个人的真正死亡是他的思维波涣散了,这才是不可挽回的,如果他的思维波足够的强,强到了脱离自己的依附体还可以独立存在的话,那么他就并没有死亡,只要找到一个依附体可以承载他的思维波,那么他就可以活过来。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借尸还魂’。”罗继续向我解释道。

  “你的意思就是,王茹的身体机能已经完全的不能正常工作,但是她的意识波却依然存在着对吗?只用找到一个身体,她就可以复活是吗?”我有些激动,罗的意思已经非常的明白了,如果只是这个原因,那就不是什么问题了,只要找到一个依附体不久可以了吗?我已经在心里作出一会就去找一个替死鬼的决定。

  “是的。但是并不是这么简单,因为人的思维波实在是过于的弱了,所以相对的对依附体的要求就非常的高,只要有一点的不吻合,意识波就不可能载入这个依附体,严重的甚至还可能导致意识波的涣散,也就是真正的死亡。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现实生活中有很多手术需要更换人体的某些器官,但是却有严格的要求,只要有一点不吻合,就要导致病人整个身体失去正常工作的机能,也就是你们说的死亡。所以找到一个依附体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罗马上把我还正在完善的决定击碎在我的腹中。

  “那怎么办?还是没有希望吗?”我有些焦急的说道。要找到两片完全一样的树叶都是不可能的,更何况两个完全相同的身体。

  “话不是这么说,世界上没有什么完全没有希望的事。”罗说道。

  “对了,不是有一个克隆技术吗?克隆一个新的身体不行吗?”我突然想起了这个经常出现在各种媒体上的词语。

  “用克隆技术制造的身体是不行的,你应该听说过‘蝴蝶效应’吧,一只美国的蝴蝶扇一下翅膀,在大西洋就会是一阵可以掀翻巨轮的狂风。同样的,用克隆技术制造的身体会因为各种原因而和现在她的身体不一样,或者是一阵无法感觉的震动,或者是微微吹过的一道小风,都可能导致这个克隆的胚胎发育成的身体和她现在的身体完全的不一样,自然也就不能承载她现在的这个意识波了。”罗也同样的否决了我的这个想法。

  “那怎么办?你快说啊!”我焦急的问道。我一向对罗的镇定和理智非常的佩服,但是现在对罗依然这样不紧不慢的解释极端的不满。

  “这就需要找到一个和她本来的身体一模一样的身体去承载她的意识波。”罗回答道。

  “你刚才才说不可能找到一个和原来毫无差别的身体,现在不是在说废话了吗?”我无法理解罗是什么意思。

  “是的,找到一个完全相同的身体是不可能,但是她本身的身体呢?自然就和她本身是完全的相同了,对吗?”罗说道。

  “到底我应该怎么做?”我越来越不知道罗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那个姑娘的死亡原因是因为身体没有办法承受强大的水压,所以身体内部的器官全部被压碎,导致身体不能正常的运行,而因为你的那个力量的保护,所以除了一些血液的流失以外,她的身体并没有损失什么其他的东西,详细的说就是没有损失任何的一点细胞乃至DNA的一个片断,这就为她的复活制造了第一个先决条件。”罗说道。

  我很着急,但是我也知道盲目的着急没有什么意思,无论什么事情要是不了解全部的过程,拖着一半就开始做的话,只会失败。所以我没有说什么,仔细听着罗的每一个字。

  “而那个姑娘的意识波也非常的奇怪,她的身体无法承载她的意识波,可是她的意识波却没有涣散,不能说是她的意识波可以脱离她的身体而独立的存在,因为的的确确她的意识波还是在她的身体上,只是停止了波动而已,只要她的身体可以恢复到和原来毫无差别,那么她的意识波就会自然的被激活,也就是她复活了。”罗说道。

  “那么怎么才可以让她的身体恢复到和原来毫无差别?”我问道。我已经理解了全部的过程,只是还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做。

  “我经过十一个小时的计算,计算出了她身体每一个细胞所处的位置,而这些细胞没有损失一个,都在她的身上,也就是说,你只用把她身上每一个细胞都挪动到我给你的这个图上的位置,那么她的身体自然就和原来一样了。”罗一面说着,空间上一面出现一个****的女体,赫然就是王茹,同时另一具有些微微变形的女体也出现在了一旁,也同样是王茹。

  “举个逆子,看她们的左手小指。”罗说完这句话,两具女体左手小指慢慢的放大,直到可以直接看见她们左手小指上的每一个细胞。

  “左边的是她原来的细胞排列,右边的是她现在失去了身体机能的细胞排列,你只要把她现在右边的这个重新排列成左边的那样,就可以了。”罗说道。

  “好的,带我去吧,无论需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做到的。”我平静的说道。我已经知道了罗的意思,我也知道这是一个多么繁重的工作,排列一个人身上所有的细胞,没有谁会觉得轻松,但是只要知道了可以让她复活,什么样的困难都不是困难了。

  “好的,跟我来。”罗站了起来,飞出了窗外,他没有用那种极快的速度,自然是为了给我带路。

  “血影,现在地球上无论什么样的科技,都不能把这一个人还原到和原来一模一样,我也不能,但是凑巧的是,我观察了你在那个建造攻工地给那些受伤的人用的那种力量,开始我以为只是简单的加快一个人的新陈代谢来治疗他们的伤势,但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竟然发现你治疗的人在某些部位竟然和他们在治疗之前完全的相同,我反复的观察了好几个人,都是这样,但是只有非常局部的一部分,我不了解你的那种力量,所以我也不能告诉你怎么才可以快速的完全做到这一点,只有靠你自己去研究发现了。时间不是什么问题,一个停止了波动的思维波和一个停止新陈代谢的身体可以说是长生不老的,你有的是时间,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也想提醒你一下,希望你不要太着急做这件事,我明白这个要求对你这样重感情的人有些过分,但是你也要明白,很多很多的人也同样的需要你,你的朋友,你的家人,你的爱人,还有几十亿的地球人,他们都需要你,因为你是一个:捍卫者。”飞在空中,罗对我说道。

  “好的,我自然明白。”我没有看罗,眼睛平视着前方说道,我也不知道我这句话到底是我的真心话还是敷衍。

  “就是这里了。”罗没有再说什么,但是也没有什么尴尬的,因为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后,罗在一栋看起来防卫有些森严,但是明显是一个医疗场所的建筑前落了下来,这里已经是美国了,从加拿大到美国不需要什么时间,同时我也有些放心,不管王茹现在是什么情况,在这里一定都可以受到最好的照顾,我感激的看了罗一眼,我知道只有罗才可以找到这样的好的地点照顾王茹。

  罗没有说什么,只是向我微微的点了一下头,然后扶了一下眼镜,带着我走了进去,我知道他已经了解了我的意思。

  没有谁会阻拦我们,我们捍卫者的模样这个世界应该是没有谁会不认识我们捍卫者,眼看着我们从天上落下来的卫兵自然也不可能认为我们是假冒的,何况现在的罗已经是地球同盟的主席了。

  “我没有让他们使用任何的治疗措施,因为普通的人类唯一会做的结论就是这个姑娘已经死亡。”罗一面带着我往里面走,一面对我说道。

  “好的。”我心情忍不住的开始激动,接连对自己使用了几个镇定术,但是都没有用,我不知道我怎么会这么的激动,就像是很多很多年没有见到王茹了一样,但是事实上我们昨天才分开。

  “还有一个原因是在她的身上,有着几层你所称之为‘结界’的力量包裹着她,这几种力量连我们捍卫者都没有办法破解,我也仅仅是可以透过这些力量进行一些观察。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个力量,让她的身体细胞没有丝毫的损失。”罗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

  “嗯?”我有些疑惑的看着罗,我怎么会在王茹的身上施展什么结界呢?我没有一点印象。

  罗似乎是有些故意的逃避,没有再看我,推开门走了进去,同时也让周围站着的几个人出去了。

  我跟着走了进去,这件房屋看起来非常的舒服,旁边放着的一些仪器我连见都没有见过,不过可以看得出来,这里大概是地球上可以找到的最好的房间了。

  王茹静静的躺在床上,但是只可以看见一个隐约的轮廓,因为有一层闪着白光的薄膜状物体包裹着她。这个东西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不可能再有人可以施展这个光系最强的防御结界,光系的终极魔法“光精灵的暗恋”。

  “血影,你要小心一定,最好不好直接接触到她的身体,这样有可能让她身体的结构产生一些不必要的问题。”看见我走过去,伸手慢慢的伸向她身上的结界,罗在后面提醒着我。

  我没有回答,只是我的手有些不可控制的颤抖起来,我已经可以清楚的看见结界笼罩着的王茹,她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害怕,有些震惊,但是更多的还是,深深的不舍和爱恋。她身上没有丝毫的衣物,在我的多层结界里面,这些不属于我保护对象的东西自然不可能存在,这并不让我有什么奇怪,让我奇怪的是,我怎么会在她的身上施展这样的结界,我真的一点点的印象都没有。

  把手伸到结界中,我自己都有些惊讶,我一直非常的了解我的力量,我绝对不可能施展出这么强大的结界,结界的强度已经远远的超过了我的上限,如果单纯的以抵挡物理攻击的强度来算,最表面上的那层光系结界就至少是我使用所有力量制造的结界强度的一万倍以上,我根本不敢相信世界上可能存在这样的力量,但是事实就在我的面前,而且这个世界上绝对的不可能还有别的什么人可以使用我的这些力量。

  但是最让我惊异的不是结界的强度,而是在紧包着王茹身体的那层结界竟然是一种我不了解的力量,可是又非常的熟悉,非常非常的熟悉,就像是本来就是我的力量一样,可是无论我怎么在脑海中搜索,都无法找到和这个力量有丝毫联系的信息。

  “你们也用过类似于我的结界的力量在保护她吗?”我问道,虽然我并不相信那个力量会属于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人。

  “没有,我们几个都没有办法使用你那种可以让力量持续不动,而且不会扩散消失的技能。”罗的回答和我意料中的一样。

  “我想你说得是最后的那一层力量,我仔细的分析过你在使用那个力量时的情况,那种力量可以让任何的原子发生类似于星球坍塌的变化,我们也许可以称之为‘原子坍塌力’”罗接着向我解释道。

  “我使用那个力量的时候?”我疑惑的看着罗,在我的记忆当中,我不记得我曾经使用过这样的一个力量。也许事情就发生在我失去的那一段记忆当中,我觉得我需要了解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些事情我们以后再讨论,现在我们还是先说说这个姑娘的情况。”罗似乎又看出来我心中想的什么,他有意无意的又叉开了话题。

  “好吧。”我最初的激动已经冷静下来,这么多年的战斗生活经验,让我知道无论什么时候镇定是最重要的,而且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即使现在罗不告诉我昨天的事,以后我也绝对会知道的,再说了,罗不告诉我,难道我还要用武力去强迫他吗?

  “主要的情况我也告诉你了,这个姑娘所有的数据我都已经记录在我的大脑里面了,你可以在任何时候从我这里调出她身上任何部位的资料,而你也不用担心你的治疗力量会对她的身体有本质的伤害,她身上一个细胞位置的偏离和所有细胞完全打散造成结果是一样的,只是一个恢复时间上的问题。”罗说道。

  “好的,谢谢你。”我知道罗也在这件事上耗费了不少的精力,这对于一个统筹策划地球事物的捍卫者来说是很不容易的,我非常感谢罗可以在这种情况下还可以照顾到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罗已经不单单是我们捍卫者的首领,朋友,更是我的恩人。

  “不用说这些,但是我也要稍稍的打击一下你的情绪,重新排列一个人体的细胞,达到和原来没有丝毫差异的地步,这个工作量非常的大,即使有我所有数据做依据,也需要非常长的时间,希望你有个心理准备。”罗微微的笑了一下,对我说道。

  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目光坚定的看着躺在床上,双目紧闭的王茹的脸上。无论什么,只要执着的做下去,胜利就一定会属于我们。在心里,我对自己这样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