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无耻(下)

梦幻现实 血影 4681 2003.12.24 01:54

    “只是一个计划而已,如果你的女友答应了,那么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对吗?”他有些客观的说出了这句话。

  “不用这个方法了,我可以为你剩下五百万,因为我决定和她分手了。”我说的是实话。

  “你的意思是……”他有些疑惑的说道,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我得意思是我一个女朋友都不要,绝对的,听懂了吗?”我马上接口说到。

  “你……”他似乎想问什么。

  “一直是你在提问,可以让我提个问题吗?”我又一次不礼貌的打断了他的话。

  “说!”他简略的答应了。

  “为什么你们这么关心王茹的事?难道你们还流行包办婚姻的吗?她已经这么大了,我看见电视里面不是说你们香港还是非常的开明的吗?怎么非要你们出面解决这种事呢?”我真的感觉有些奇怪,他们这么着急有什么意识,除了那些超级富有的大家族以外,没有什么人会干涉自己子女的婚姻了吧,而且那天他也说了,他的父母不会因为商业上的原因干涉的,现在有这么拉着我不放,不是有些奇怪吗?

  “好吧,我告诉你实话,也许你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但是我希望你可以相信。”他沉吟了一会说道。

  “说吧。”我不置可否的说道,无论什么样的说法都不是什么奇怪事,但是我也绝对不会马上就相信,除非我是个什么都不知道得傻小子。

  “你知道王茹得父亲是谁吗?”他没有马上得说,反而问了一个问题。

  “不知道,你就直说吧。”我回答道。听说王茹得父亲是个香港有钱得商人,不过看这个架式似乎不仅仅是一个有钱就完事得父亲,而且我本来就一直不相信她得父亲仅仅是一个普通得商人,否则也不会有这么精明能干得朋友了,而且我感觉这个张叔叔似乎还是她父亲得手下。

  “王茹的父亲就是王-振-华。”他一字一顿的说出了王茹父亲的名字。

  什么?**?世界第三大富翁,人称的商界中的政治家,政界中的商业家的**?我心里非常的震惊,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他有个女儿的啊,只是有一个儿子,现在在协助他的父亲在管理公司。

  “这是真的,我没有必要拿这个来骗你,也许你没有听说过他的这个女儿,但是这是有原因的,这个原因就是为什么我必须想让你同意的原因了。”他看出我的疑惑,马上跟着解释道。

  **?我开始在记忆中寻找着这个人的资料,好像他本来只是一个大陆的普通的小商人,七十年代初期到了香港,好像还在黑社会混过两年,在七十年代中后期就开始搞房地产了,没有多久就成为了香港房地产的大豪,八九十年代有进入了芯片领域,不久自己旗下的VJD公司又成了全球前几名的大芯片供应商,同时自己又开始进入了政界,还参加了香港特区行政长官的角逐,虽然失败,但是他在政界的地位却是无可动摇的,据说和很多的政界首脑的关系都非常的好。我知道得比较的详细不是因为我关心这些事,而是因为他是唯一一个在世界前五十大富豪中的中国人,而且还排在了第三,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和我一个姓,所以在我进入那个历练之前我就比较崇拜他,有时甚至还在幻想他是我失落多年的一个亲戚,然后就发达了。现在当然不会有这么幼稚的想法,不过还是有一些的惊异,虽然知道王茹的父亲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商人,可是同时也没有想到他的父亲竟然会有这么大的来头。

  “你说吧,那个原因。”我继续问道。

  “不管我说的什么,不管你有多么的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我希望你可以听我说完之后再发表自己的意见,在此之间,我不希望你打断我的解释。”他又一次强调了一次。

  我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点了一下头,左手轻轻的一摊,示意他说下去。

  “在王茹他们那个家族,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只要是女性,在超过二十三岁以后,她们就会失去生育能力。在王大……,王董事长这一代,还变本加厉,他自己已经失去了生育的能力,而他唯一的儿子竟然也检查出来是先天性的丧失生育能力,也就是说如果他的女儿在二十三岁之前如果还没有生育下一代的话,那么这个家族可能就……”他一直看着我的眼睛,他的语气很平静,但是也有着无奈和焦急。

  “也就是说,你们找我就是为了做一个种吗?象找一个种马一样?”我有些不满意,我本来以为他们是为了让自己的晚辈可以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所以用这种方法的,可是想不到竟然是为了这个原因。

  “如果不用换一些好听的说法来说的话,就是这个意思了。”他毫不客气的回答道,脸上没有一丝的不好意思。

  “这不是什么大问题,现在的医疗虽然不是及其的发达,但是这种问题应该还是可以解决的吧,再说了,我不是一个优秀的人,你们要是想找一个‘种马’的话,可以去找一个优秀的人,而不是我。”我更加感觉不快了。

  “我知道你对于我们这些父辈这样的做法非常的不满,我也觉得我们这样有些自私,但是我们也从来没有强迫过她去和自己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在我们那里,向茹儿这样家族的小姐,在十七八岁的时候就已经成亲或者定亲了,她的父亲不愿意让自己唯一的女儿不开心,而提亲的人甚至在茹儿十二三岁的时候就来了,所以她的父亲没有办法,只有对外宣布茹儿已经订了亲,然后把她送到了英国,还刻意隐瞒了她的行踪,所以外界对于茹儿也慢慢的淡忘了。五年后,茹儿说自己不喜欢那个地方,所以她的父亲又把她接了回来,送进了这个普通的学校,目的同样是为了让人们不去干扰她的生活,因为在英国的五年,不但没有让茹儿喜欢上那种所谓的上流社会,反而让茹儿更加的向往平静了。”他像是回答一样的说道。

  “还是和以前一样,我们不希望茹儿不快乐,虽然随着茹儿日渐的长大,我们也越来越担心了,可是我们还是不愿意让她不快乐,所以一直拖着,现在她终于有了自己喜欢的人,我们希望她可以幸福,同时也可以……”他接着说道。

  “可以传宗接代是吗?”听了他的解释,我没有那么不满了,只要他们还是顾着王茹的感受,那么就不算什么太过分,而且我也应该考虑一下这些长辈的感受,他们的忧虑也不是没有道理。你怎么这么注意王茹的感受呢?不要忘记你今天是来干什么的?我提醒了一下自己。

  “是的。”他还是非常直接的说道。

  “为什么不去看医生呢?”我又重复问了一下,他似乎有些刻意的忽略了此事,但是我却没有忘记。

  “算了,这样的事其实也没有什么必要瞒着你。我们不止一次的看过医生,但是结果就是,没有办法,因为这一种病症非常的罕见,属于遗传基因的问题,而且是非常奇怪的问题,在女性长到二十二岁左右的时候,她们的生殖系统就会急速的老化,可是身体的其他技能却不会受丝毫的影响,而且这种老化简直就是没有丝毫的方法可以抑制,就像是一个人必然的衰老一样。医生说,如果想治疗这样的情况,只有采取人工受精,然后对受精卵进行DNA的改造,将正常人正常的那段基因移植进去替换那一段不正常的基因。”他似乎已经决定详细的告诉我了。

  “那就可以这么做啊,虽然我不是一个学医学的,但是我还是知道现在有很好的精子银行,而且这种人工受精不是什么大事,以你们的财力,找一个优秀的精子然后再提取王茹一个卵子,人工受精后再进行修复,似乎没有丝毫的困难吧。”我也说的非常的直接,而且我说的也是实话。

  “可是这里又有一个问题,一个相对于这些问题来说是一个非常幼稚可笑的问题,但是,我却无法的克服,所以,这个方法是不行的,即使它是最好的方法。”他有些无奈的耸耸肩。

  “说来听听。”我说道,有些好奇,什么原因可以让这么好的计划流产呢?

  “我想你也知道,王董事长本来是大陆人,他的出生也是一个农民家庭,因为不愿意和父辈一样的劳苦,所以自己开始做生意,他的头脑非常的灵活,非常的会捕捉商机,在商业领域可以和他抗衡的几乎没有,所以他在来到香港后,在短短的三十年时间由一个普通的大陆小平民一下变成了世界第三的超级富豪,完全靠的是自己。但是遗憾的是,他的思想里还是有些大陆大多数普通农家子弟的想法,这也是为什么会有这个困难的原因了。”他说话的声音显得非常的无奈。

  我没有催促他,我知道他既然这么说了,就绝对的会继续往下说的。

  “他非常的排斥这种繁殖方式,他觉得自然生出来的人才是真正的人,所以坚决反对这种生育的方式,他甚至说了,要是只有用这种方式来传宗接代的话,宁愿自己断子绝孙也不要这种‘假人’,所以也只有放弃了这样的打算,换句话说……”他和我想象的一样接着说了下去,不过还是显得非常的无奈。

  “换句话说,你们只有打我的主意了?”我接着说了下去。

  “的确是这样的,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他苦笑了一下承认了。

  “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就算我答应了,可是以后我一样可以对她不好,一样可以让她不幸福。”我觉得应该是我反击的时候了。

  “这个不是问题。”他笑着说道。

  “什么?”我觉得似乎是听错了,他们的主张一直都贯穿着让王茹幸福这条主线,可是现在竟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你绝对不是这种人的,我坚信。一个对于这样一个美丽温柔,而且家境这么好的姑娘都可以拒绝的人,我不相信,也不敢相信他会这样做,这样的人一旦动了真情,绝对是至死不渝的。”他笑着解释道。

  “是在给我带高帽子吗?我不喜欢这样的吹捧,而且我也不需要。”我平静的说道。可是我的心里一点也不平静,他真的非常的会看人,但是我真是因为这个原因而不能接受的。

  “不是,我说的是实话。”他不卑不亢的说。

  “好吧,就算你说的非常的正确,可是你也说了,要动了真情,我现在别说真情了,就是连半点情都没有,你让我怎么至死不渝?”我笑了一下说道,虽然笑得有些不自然。

  “不,你已经动了情了,否则你不会和我谈这么久,而且从你的语气中我还可以感觉出你对她的关心,不要这么否认了,没有什么意义。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拒绝,本来我是以为你是为了你原来的女友而拒绝,可是刚才你又说了,你也会和她分手,那么似乎又不是这个原因了,可以说清楚吗?”他说道,他的身上展现了一种首领才可以拥有的气质,真的非常的象亚修,这让我有些亲切。

  “那你可以先说说我为什么要答应的理由吗?”我反问着。他的问题我回答不出来,难道告诉他“地球就要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急,而我是这个地球的拯救者”吗?谁会相信,可能他会以为我找了一个及其拙劣的借口吧。

  “很多原因,她美丽,她温柔,她的家里非常的有钱,她的父亲是世界第三的大富翁。”他马上回答了。

  “金钱美女,白白的送给了我,我真的有些消受不起,我还想多活几年,真的不好意思。”我也马上的拒绝了,我不喜欢这样用美女和金钱收买的手法,让我不舒服。

  “我也知道这个不能让你心动,但是你似乎忘记了,她的父亲号称‘商界中的政治家,政界中的商业家’,人活一世,不是为了名,就是为了利。你对美女金钱没有兴趣,那么,对于权利呢?取了这个超级大亨的女儿,你可以少奋斗五十年,也许,你会成为香港最年轻的议员,就是当上行政长官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他似乎没有听出我的语气,马上有接着说道。

  “你赢了,我答应。”微微的思考后,我回答道,语气坚决肯定,不容置疑。我想起了一件事,这让我不能不答应,因为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要是放过了,我一定会后悔终身的。

  对面的他,一脸的不可思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