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友情的代价

梦幻现实 血影 7764 2003.12.06 15:45

    为了朋友,你可以放弃一些什么?金钱?地位?权利?美女?自己的生命?如果你都可以放弃,那么你真的是一个难得的朋友了。可是,如果你还能放弃一样东西的话,那么无论谁和你交了朋友,都是他一生的荣耀了,那样东西就是:尊严!做人的尊严!!

  ―― 自传之《梦中的荣耀》 ××××××××××××××××××××××××××××××××××××××× 看着武威默默的穿着衣服,我的心里感觉有些不舒服,武威看着我微微的一笑,好美,真的好美!只是,这个美,带着一些凄凉。

  武威,竟然成了我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女人,我从没有想到我竟然会和一个公主这样,而这个公主,她的名义上是我徒弟的妻子,是我亲手杀了的人的女儿,我是不是很无耻,很卑鄙,我问着自己。唉~,虽然是一个梦中的世界,可是这个世界已经真实到我不敢相信它是一个梦,但愿这个梦早点醒,我害怕我真的陷入这个梦里无法自拔了,我的精神一定会崩溃的。

  “出去吧,影,我穿好了。”武威看见我愣着,提醒了我一下,她离开了准备离开帐篷,出现在我的眼前的,是一滩醒目的樱红。

  西格玛他们已经在收拾了,他们仿佛知道了什么,早上竟然没有叫我们。我和武威连忙开始收拾着,这么长时间了,加上原来盗贼的技能并没有忘光,我现在已经是一个合格的冒险者了。我看见武威的行动的姿式有些不正常,我知道昨晚是她的第一次,唉~,既然做了,我就要负责任,她现在已经是我的妻子了,我连忙制止住她,让她在一旁休息,我一个人收拾着帐篷。

  风元素回到了我的身边,我真的不敢面对她们,可是我奇怪的发现,风元素一点不满的情绪都没有了,除了对风神的那种愤怒,竟然还有一些欢快,我很奇怪,可是我不敢问,我觉得无数的风元素都在看着我,我就像一个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不敢抬起头来,一直埋着头收拾着。

  “武威,我来背你吧。”我看着武威走路显得有些困难,心里非常的愧疚,不管风元素们怎么说,她毕竟已经是我的妻子了,下山的路不好走,而且还很长。

  “你自己走吧,武威我们来吧。”武威还没有说话,我耳边传来一个声音,是黄灵儿。她的声音也带着一些对武威的关心。

  谢谢,我只可以说这一句话,其他任何话都无法表达我对风元素的感激,她们是我真正的朋友,无论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当你遇见困难的时候,帮助你的,总是自己真正的朋友。

  武威慢慢的升了起来,离地十来厘米,跟在我后面慢慢的飞着,她没有说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跟着西格玛后面慢慢的走着,乔在最前面用那把剑开着路。

  “我们不生气了,你知道为什么吗?”黄灵儿在我耳边说道。

  不知道,我干脆的回答。

  “我知道我那天有些过分了,可是这么久,我一直在你的身边,我发现你是真正的喜欢她,也是真正的喜欢红儿姐,我们风元素不知道你们人类的爱到底是什么,我们只是知道要爱,就要好好的爱一个人,所以,那时候我们对你非常的不满。”黄灵儿说道。

  的确,爱,是自私的,一份爱分成了两份,那不是两分爱,而是两份欺骗,我在心里想着,我不知道我怎么会这样,我觉得我真的爱上了武威,我也非常爱红儿,可是到底我是爱谁了?是因为武威把女孩最宝贵的东西给了我我就爱上了武威,还是因为红儿为我牺牲了自己我就爱上了红儿?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其实,事情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这么长时间也想的很清楚了,其实只要真心相爱,爱上两个三个,其实也不是什么无法忍受的事,只要你是真心的爱她们,关心她们,那就够了,对吗?红儿姐也不介意,我感觉得到。”黄灵儿说道,她的声音里有着一丝感慨。

  红儿?你可以感觉的到红儿的存在吗?告诉我红儿的事好吗?黄灵儿一提起来,我的心里又有些着急。

  “不久了,越来越多的风元素加入了红儿姐的身体,不要多久你们就可以见面了,好了,我不和你说太多了,有时,突然的惊喜更让人陶醉,对吗?”黄灵儿的声音突然带着一丝俏皮。

  说清楚,喂,黄灵儿,你说清楚一点,到底是多久?我在心里吼着,可是再也没有一点声音了,我知道,黄灵儿不会再说话了。

  唉~,难道真的像黄灵儿说得一样,只要真心相爱就可以了吗?只要是真心的对她们好,关心她们,爱护她们,那就可以了吗?只要这样,就可以爱上一个,两个,三个甚至更多吗?我真的佩服古时的帝王,他们可以有一个,两个,三个,甚至数十,成百上千个女人,他们是如何承受这种痛苦的,或者,他们从来不把女人当成人,只是泄欲的工具而已,所以他们没有什么可以痛苦的,但是我不是,我办不到。唉~ “影,你怎么了?”武威似乎发现了一些不对,在后面问着我。

  我怎么了?我昨晚zhan有了你,可是我现在在想着另一个女人,也许你不介意,可是我很介意,我觉得无法原谅自己。

  “没有什么,快走吧,争取今晚之前就进城。”我随便说了一句话敷衍了过去。

  “是的,前面的路似乎比较好走了,今晚之前应该可以进去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迟早要面对的,不如早点进去。”西格玛在前面接着说了一句。

  前面的路确实越来越好走了,几乎不用乔开路了,到了最后,我们竟然发现了一条山间的小路,似乎经常有人走动,沿着那条路,下午大概三四点钟的时候我们就到了山下,离那座城不到两千米的距离了。

  我看见武威的脸有些发白,她的嘴唇也有些发抖,西格玛他们的情况也差不多,看得出来,虽然说是已经想通了,可是真的马上就要见到传说中最恐怖,最残忍的魔族的时候,他们还是非常的害怕,不过还是没有一个人有不去的意思。

  也许是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也许是因为我可以复活,我没有什么恐惧,看着这个雄伟的城市,我对魔族产生了由衷的敬佩,城下的人最多比我们高两三个头,最矮的甚至还不到我们的膝盖,可是竟然建造了这样一个城市,这是一个多么浩大的工程啊,可是,他们为什么要建造这样巨大的城市呢?

  我们向着那座城市慢慢的走去,除了我,每个人都越来越紧张,我的心里却越来越兴奋,有更强的对手了,我就要变得更强了。感情的纠葛,已经进入了内心的最深处,现在我想的,只是对强者的渴望。

  进城出城的人们非常有次序,左边的是出城的,右边的进城,从城里延伸出来的那条超级大陆不知道是通到哪里,看不见尽头。我们已经可以清楚的看见传说中的魔族了,他们长得和人大致上差不多,可是一般不是头上有角,就是身上有鳞甲或者羽毛,在要么就是比普通人高或者矮很多,有的甚至还是一个像猪或者狗之类动物的脑袋,真正和人一模一样的好像还没有看见。他们似乎也看见了我们,有几个停下脚步看着我们,西格玛把手里的魔杖捏得很紧,乔和尼亚把剑都拔了出来。武威在我后面紧紧的拽着我的衣服。米娜扶着杰克站在最后。

  “你们如果想早死的话,你们尽管先动手,相信一个就可以毁灭一个国家的魔族会很快成全你们的心愿的。”我冷冷的说道,看来魔族在人类的心中,就像我的‘无’之力量在神的心中一样,有着无法磨灭的恐惧。

  那几个看我们的魔族并没有什么举动,在后面的魔族的催促下,又跟着大部队前进了,虽然仍然有些魔族转过来看我们,可是都没有什么举动,看了一会就被后面的人推着往前走了。西格玛他们似乎送了一口气,尼亚和乔也把剑收了起来。

  “咚,咚,咚……”一声声的巨响由远到近的传来,大地都在震动,我们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的妈。”尼亚突然一声惊叫,乔把刚收起来的剑又马上拔了出来,西格玛已经开始念起咒语来了,连米娜都连忙把杰克放在地上,举起了手里的弓。

  “你们觉得你们可以给那个魔族造成什么伤害呢?”我对他们说道。的确,看着一个三十多米高的巨型魔族从城里走出来,没有一个人会不紧张的,可是我们的剑大概只可以给他当牙签吧。

  魔界没有不可能发生的事,虽然我经常对自己这样说,但是看见这样巨大的一个魔族出现在我面前,我还是不能不震惊,这个魔族绝对超过三十米,全身的铠甲,他的头是一个牛头,鼻子上也穿了一个巨大的鼻环,手里拿着一把四五十米长的巨斧,巨大的声音就是他的脚步声,他好像没有看见我们,一步步的向着城外走去。

  我知道为什么这座城会有这么巨大了,也知道为什么那些小型魔族会这么守规矩的走两边了,原因就是因为有这种巨大的魔族的存在,而且很明显不止一个。

  “愣着干什么?他们好像对我们没有什么恶意,进去吧。”看着那个巨型魔族越走越远,我提醒了一下那几个手足无措的人,他们好像已经忘了自己是谁了。

  走到那条大路上,跟在那些魔族的后面,他们什么也没有说,都是奇怪的看了我们一眼,然后跟着前面的人走,很多魔族都背着一些背兜之类的东西,好像是魔族的农民之类的。

  “你们是人类吗?”身后传来一个稚嫩的嗓音。

  “哦,是的。”西格玛转过头去,神情紧张的回答道。后面是一个很矮的魔族,好像是个小孩,长的还有一些可爱。

  “我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人,你们真的是人类吗?”那个小魔族又问道。

  “当然是真的人类了。”西格玛神情好像没有那么紧张了,这样一个魔族怎么看也不能用恐怖来形容。

  “你们应该小心一些,这个城里有的人很坏的,已经很久没有人类到这个城里来了,虽然我们不会对你们有什么企图,可是你们毕竟太弱了,而且在这里数量又及其稀少,那些人多半会打你们的主意的。”是那个小孩身后的成年魔族,他背着一筐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好像是一些植物,可是我没有见过。

  “你是魔族吗?”西格玛有些迟疑的问道,这个魔族和我们想象中的魔族完全不一样,身体和脸都与我们差不多,只是头上多了两只角。而且还是一副老好人一样的提醒我们。

  “呵呵,在你们人类的观念里,魔族是不是都是非常凶恶的?不错,我就是你们口里的魔族,我要吃了你。”说着对着西格玛做势一扑,西格玛吓得赶紧往旁边闪开。

  “哈哈哈哈,不要怕,我只是一个魔族中普通的采药人。”那个魔族发出了爽朗的笑声,西格玛尴尬的又走回了队伍。

  “你们难道是第一次遇见我们沙迦人吗?对了,沙迦就是你们口中的魔族,其实我们只是种族不一样而已,语言还是互通的,你们不用这么害怕吧。”那个魔族看见我们都不说话,又进一步解释道。

  “是的,可是我们印象中魔族都是很,很……”武威在一旁说道,但是好像不敢明说出来。

  “很凶残是吗?呵呵,其实也难怪,我们沙迦一族是非常强大的种族,族里有一些人的力量甚至超过了你们人类口中的神,但是我们还是比较爱好和平的,当然有一些沙迦人还是非常的残暴的,可能就是他们给你们造成这样的印象的吧,不过话说回来,你们人类不是也有很多残暴的人吗?虽然我没有去过你们人间界,可是我听说你们人类会发动一种叫战争的行动,动不动就是几十上百万的人死亡,对吗?”他的语言完全不像一个采药人。

  “这个……”听着传说中最残暴的魔族在指责人类的残暴,大家心里都不是个滋味,西格玛说不出话来,大概也是因为他们当过佣兵,也杀了不少人吧。

  “你知道怎么可以去人间界吗?”乔在一旁问道。我知道他的打算,要是找到了暗黑之盾,马上就要回去人间界,现在又没有可以回去的方法,所以现在先问好。

  “不知道,听说你们是从一个岛进来的是吗?你们人类好像叫那个岛为魔界岛对吗?”那个魔族问道。

  “是的。”西格玛回答到。

  “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在沙迦界生活快两百年,到过的地方也不少,可是我可以肯定我们沙迦界不是一个岛,因为我现在还不知道我们沙迦界到底有多大呢,怎么去你们人间界我是更不知道了。”那个魔族显得有些遗憾。

  “哦?人类,还真是少见啊,一个人两个沙迦铜币!”谈话间,我们已经走到了城门口,一个守门的门卫伸出手来。

  嗯?所有人都愣住了,沙迦铜币,魔界的钱么?

  “我来我来,给,加上我和我的儿子,一共十六个沙迦铜币,您点点。”身后刚才那个魔族好像看出了我们的窘境,过来帮我们解了围。

  “你们几个人类可真是运气好啊,进去吧,小心点,不要惹出什么事来。”那个守卫数了数钱,放我们进去了,似乎也是个好人,提醒了我们一下。

  “真是谢谢你,我们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进城后,米娜向那个魔族道谢。

  “不要客气,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叫乌沙,是个采药人。”那个魔族回答道。

  “对了,你说你是个采药人,一定知道他中的什么毒吧。”在我们介绍完自己后,米娜把杰克带到他面前问道。

  “咦,迪克瓦兽的毒啊,遇见迪克瓦你们竟然还可以活着,看来我小看你们了。那种兽喜欢吃新鲜的东西,可是又不喜欢动,于是就有了这种毒液,使任何动物都一直昏迷,即使被咬断一只手,一只脚都不回醒,而且不容易死……”乌沙向我们解释那种魔兽。

  “那请问怎么可以让他清醒呢?”尼亚焦急的打断他的话。

  “那就不清楚了,我不是很会治疗魔兽的毒,我只是采药,一般是治疗外伤的药。”乌沙显得有些遗憾。

  “唉~”尼亚显得非常失望。

  “这样吧,你们和我一起走,我反正要把药给药铺送去,药铺不远处就是治疗所了,到那里去吧,那些治疗师一定是知道的。”乌沙的话让我们又高兴起来。

  “谢谢,谢谢,你真是个好人啊。”米娜连连感谢道。

  “呵呵,不用,出门大家应该互相帮助嘛。”乌沙淳朴的笑笑。

  在乌沙的带领下,我们到了一个治疗所。路上乌沙给我们讲了许多这个城的一些事,比如那些巨型的魔族,一般都是贵族,当然,魔族的贵族也有很多是和我们差不多大小的,平民中也会有巨大的魔族,不过不是很多。魔界和人间界差不多,虽然魔族普遍比人类强,但是还是有农民,商人之类的职业,都强了,其实和都没有强一样。路上几乎所有的人都要看我们一眼,但是也没有什么麻烦出现。

  “好了,你们进去吧,我要去把这些草药送过去了,这是一些外伤药,虽然有治疗魔法,可是这些药的效果也非常的好,常用治疗魔法可是对身体不好的。”乌沙说着递给西格玛几包东西,转身牵着那个小魔族就要走了。

  “等一下。”米娜叫住了他们。

  “还有什么事吗?”乌沙转过来看着米娜。

  “小弟弟,这个送给你,希望你喜欢。”米娜从脖子上取下一个漂亮的挂件,递给那个小魔族。那个小魔族马上接了过来,看来他很是喜欢。

  “呵呵,真是不好意思,小孩子不懂事,那就谢谢了。”乌沙是个爽快的人,也没有推辞。

  “是我们谢谢你才对啊。”米娜礼貌的说道。

  “好了,那我走了,你们自己小心一点,记住,走路的时候一定要走一边,不要让那些贵族踩着了。”乌沙说完牵着他的儿子走了。

  “真是一个好人啊。”看着乌沙走远了,米娜说道。

  “是啊,想不到魔族的人竟然这么友善,我还以为我们死定了。”西格玛感慨的说。

  武威突然拉了拉我的衣角,我转过去看了她一眼,她满脸通红,看见我看她,连忙把头低了下去。我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我知道她在想什么。

  “迪克瓦兽的毒啊,你们遇见迪克瓦兽还可以活着,真的不简单。”我们把杰克抬进去给那个长得像个河马一样的治疗师看了以后,那个治疗师说道。

  “有救吗?”米娜焦急的问道。

  “救倒是没有问题,可是……”那个治疗师说道,但是又没有说完。

  “什么可是?只要可以救他,我们什么都答应。”尼亚连忙说。

  “那好,我就明说了,治疗这种毒非常的耗费金钱,至少要十万以上的金币,因为排除这种毒非常的慢,而且看他也中了很久了,花的时间也就更长了,那种药物必须从里卡拉的……,这个我也不解释了,反正是非常昂贵的一种药物,你们可以支付吗?”那个治疗师告诉了我们原因。

  “我们有金克朗,这里有三万金克朗……”尼亚连忙从怀里掏出一叠纸,应该是银票,想不到他们竟然这么有钱。

  “对不起,你们人间界的钱是没有用的,我指的是我们的沙迦金币。”那个治疗师制止了尼亚的动作。

  是啊,我们进城的时候都是那个好心的魔族帮我们给的钱,现在怎么办呢?我也没有注意,到这个世界,我花钱的时候非常的少,只有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用过,而且还是骗坎比特的,怎么赚钱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你们这里有佣兵工会吗?”尼亚试探的问着,似乎是想重操旧业。

  “有倒是有,可是不是我打击你们,你们的实力太弱了,他们两个连斗气魔法都没有,你们怎么去当佣兵呢?虽然你们遇见了迪克瓦竟然没有死,但是你们想想,在沙迦界,谁会去雇佣人类当保镖呢?”那个治疗师无情的打击这尼亚,他的手指着我和武威。

  “那你看这些东西可以值多少钱?”乔从背包里拿了一些东西出来。

  “当铺在对面,你们可以去那里兑换,但是我想你们的这些东西不会值多少钱的。这个受伤的人现放在这里吧,可是要是在三天内你们不能交出五千金币的定金,那就真的非常的对不起了。”那个治疗师有些遗憾的说着。

  从当铺出来,尼亚数了数手里的银票说道:“这些可都是我们收集的宝物啊,想不到在魔界竟然才换到这点钱,一共只有四千二百三十三魔界金币,连首付的定金都不够,这下怎么办?”

  大家都没有说话,对于钱这个问题,我是最没有发言权的,我也没有说话。

  “不如我把剑也当了,也许还可以换点钱。”乔说道。

  “算了吧,你刚才有不是没有和我进去,我把我的剑拿出来,别人收都不收,我的剑可是皇家的御剑啊,你的剑会比我的值钱?再说,毕竟是在魔界,就算魔族不会伤害我们,以后我们出去那些魔兽不会客气的,还是留着防身吧,不要杰克没有救回来,我们又少一个,唉~”尼亚马上否决了这个建议。

  “那个河马不是说那种解药是从一个什么魔兽身上提取的吗?我们去抓那种魔兽不是就可以了吗?”武威在一旁说道。

  “对啊,我们直接去找那种魔兽不就可以救杰克了吗?”尼亚好像觉得这个是好主意。西格玛似乎也有点同意。

  “那种魔兽什么样你们知道吗?有多利害你们知道吗?在哪里有你们知道吗?既然这个解药这么贵,就证明那种魔兽非常的少,你们可以找到吗?就算找到呢,你们知道怎么提炼吗?那个河马说因为时间久了,所以治疗更费事了,等我们找到一只那种魔兽,可能就会多需要两只魔兽才能制造的解药了。”我平淡的说道,也许是我并没有真正的融入这个团体,所以我可以冷静的分析情况,看着他们反而是完全没有想到这些,他们一定已经被急晕了头了。

  “亲爱的人类兄弟们,你们需要钱吗?我可以马上让你们获得非常多非常多的钱,多到你死了都化不完。而你们,只需付出一点点的东西。”一个声音在我们的身后响了起来。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