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最后五天(一)

梦幻现实 血影 9176 2004.01.16 19:59

    记得以前有一个大预言家,他说地球在一九九九年要毁灭了,因为历史上他众多的预言都实现了,所以就引起了一阵不小的恐慌。当时最流行的一个问题就是:“要是世界毁灭了,你最想做的事是什么?”各种回答都有,连抢银行,吸毒之类的都说了出来,我不记得当时我说的是什么了,反正好像也有些好笑。但是无论怎样说,我都没有想到我在这个世界真正的可能要毁灭的最后几天,做的事竟然是这个,唉~,所谓世事难料啊!

  ——《捍卫者传记》之“血影传”

  ××××××××××××××××××××××××××××××××××××××× 悬浮在高空,我思索着我下一步应该干什么,是先去做那些血腥的事还是先去把对我重要的人全部找到呢?对**说的是三天后,但是找到所有的亲人和朋友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毕竟我现在只是一个力量及其强大的人而已,再怎么说我是神,也没有那些神的技能,可以把随便什么地方的人都马上变到自己的面前,实在没有时间的话,只有放弃一些人了,我有些无奈的想到,只有祈求老天保佑他们了。

  想了一会,天已经开始亮了,我决定还是先去执行任务,就当一次圣人吧,先不管自己的亲人朋友,去为人类做事吧,我有些好笑的对自己说了一句。其实真实的原因是我觉得还是先做这个比较的合理,因为这样罗和**他们就可以马上就有了“证据”用来证明地球现在的情况的确不妙,这样安排比较的有统筹性,可以节约一些时间。

  第一个城市我选择了纽约,世界最大的金融城市,影响力绝对的够大,而且我知道,虽然我们捍卫者现在都挂着地球人是一家的口号,但是每一个人都还是对自己的国家要关心的多,从联系政府这件事上来看,每一个人都是顾着自己的国家,包括我。虽然我要是选择了我们捍卫者所在国家的城市下手,他们也不会说什么,但是他们心里一定的不愉快,我没有必要在这些事情上和他们产生什么不愉快,世界上重要的城市多的很。何况我们几个的国家在世界上影响力都不算很大,除了中国和小刀的日本。

  围着纽约飞了一圈,选择了离纽约大概六十多公里远的一个小镇,看起来非常的漂亮,很现代的一个小镇,我初步的估计了一下,大概有个一万多人吧,我选择的是离纽约比较近,而且人口也不是很多的一个小镇,我不是杀人魔王,虽然我动手绝对不会手软,但是我也不想过多的杀死这些完全无辜的人。

  “我以后会给你们立一个烈士碑的,你们安心的去吧,而且我不会让你们有一丝痛苦。”在高空用盗贼之眼审视着地上的人群,用着同情的语气说道。纽约的这个时候是晚上,虽然天气有些冷,地上有着一层薄薄的雪,可是还是很多人在街上慢慢的走着,晚餐后的散步的确非常的惬意,有的人牵着自己的小狗,有的是两个紧紧偎依的情侣,还有几个孩子在努力的收集着地上不多的雪,大概是想做一个雪人吧。

  真的很美,就想一幅画一样,我在天空上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切,我觉得我都有些不忍心下手了,但是同时,一个昏睡魔法已经在我的心里成形了。这是我能够给予你们的最大帮助了,你们绝对不会有什么痛苦的,我心说道,带着一些惋惜和同情。

  地上的人在我的魔法下一个个慢慢的倒了下去,片刻后,整个城镇里面没有一个站着的人,不远处我看见了有些车辆在驶进这个小镇,我只能够表示一些我的遗憾,只要进了这个城镇,就没有生还的希望了,不是我让你们进来的,我在心里说道。

  身边又开始出现一些黑黑的雾气,为了让这些人死的物有所值,我准备使用最有震撼力的暗黑力量了,这种可以让任何人恐惧的力量。而恐惧,正是最能让人们……

  黑雾开始向着下面蔓延,第一个吞噬的是一个躺在一栋红色小楼墙角的小女孩,她的脸上还有着一丝微笑,大概是在和她的小朋友们在捉迷藏,因为没有被发现而高兴吧。可惜现在却……,黑雾慢慢的飘过她的身体,剩下的,只有一具小小的骷髅,让人感到有些不忍,但是我没有丝毫停止的打算。

  黑雾过后,满地的白骨,树木变得焦黄,已经完全的丧失了生机,在我刻意的加强暗黑力量的吞噬力以后,连房屋也像是用面粉做的一样,微微的一阵风吹过,无数的房屋变成粉末倒了下来,为地上的白骨建立了一座连尸骨都掩盖不住的坟墓,树木就象是柳絮一样的在空中飞舞,本来停在路边,车棚里面的汽车,路边的电杆,也像是粉末搭成的一样,消失在微风之中。

  五分钟前的一副美丽的画,马上就变成了一个修罗鬼蜮,没有一个活着的生物,地上一层薄薄的粉末和已经变成黑色的雪中,可以看见一具具骨架。

  心中没有那些遗憾同情之类的感觉了,只要开始,就没有停止的余地了,而且也不能停止。迅速决定了下一个目标,我选择了莫斯科,判断了一下方向,我离开了这个人间地狱。

  有一首歌叫做“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非常的好听,也非常的煽情。但是我看着眼前的景象,我怎么也无法想象出那首歌表达出来的意境,火系禁咒“火精灵的愤怒”下,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保持完整,连钢管都变成了钢水,钢水又被汽化,但是为了保证“视觉效果”,我没有把那些人的尸体全部烧毁,地上到处都是焦尸,在一片狼藉的小镇上,有些恐怖。

  下一个城市,柏林,我用的是土系禁咒“大地的拥抱”,强大的引力把柏林外的一个小镇所有的东西都吸成了一张不到一厘米厚的一张薄片,虽然看不见什么血腥的东西,但是这个景象绝对的不会比用暗黑之力和火系禁咒的效果差。

  下一个城市,黑德里,风系禁咒“风精灵的遗憾”,所有东西全部绞成碎末。

  下一个城市,伦敦……

  下一个城市,……

  ……

  为了效果好一些,我几乎用的都是各系的禁咒,威力不算是最大,但是杀伤效果和范围却是绝对的最好,在我的刻意安排之下,魔法以后的地区还有着一些遗留的能量,象纽约那个小镇的范围以内,就还残留了一些暗黑力量,只要进入那个区域,就会受到轻微的侵蚀,时间超过一个小时,就可能因为身体机能的衰退而死亡;而在莫斯科的郊外,我也是同样的残留了一些火元素,用来保持那个地方的热量,让普通人无法承受的热量;在黑德里,巴西利亚那些城市也是一样。

  今天一共制造了十三起“入侵事件”,粗略的估算了一下,大概****牺牲了二十万人,很不错,本来我刚开始计划至少牺牲一百万的。各地的情形有相同的,也有不同的,这样的话那些人才会真正的以为有各种不同的入侵者,而且还绝对不是地球上存在的力量,进而可以更好更快的做好应该做的工作。

  虽然已经尽量的抓紧时间了,可是依然花费了我整整一天的时间,算了一下时间,我们那里应该是晚上了,还是回去吧,昨晚半夜消失,今天也一天没有露面,这和我原来的作风有些不一样,虽然拜托了**给我解决一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反正现在已经差不多完成了任务,还是自己回去看看吧。

  “雪鹰,你昨晚到哪里去了?怎么早上起来就看见你不在了,平时你可是要睡到九,十点钟的啊。”寝室一个叫“毛子”的室友问道。

  “还用问啊,你今天上自习不知道,雪鹰已经搬出去住了,今天还有人来帮他收拾东西呢,就是那天来给雪鹰换衣服的那个。好像是要和我们的校花双宿双栖了。看不出来王茹的家里竟然这么的有钱,还是开着大奔来的。”另一个叫“公主”的室友回答道。

  “那我还更要问了,那他怎么现在又回来了?不是才一天就被赶了回来吧。”毛子又问道,颇有一番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意思。

  “那还不简单,肯定是因为×无能三,别个妹妹不满意就把他踢了出来。”公主的流氓本色表露无遗。

  “不可能吧,上午才搬了出去晚上就回来了,有些夸张了一些吧。”毛子没有放弃打沙锅的打算。

  “那有什么,我们老家还有一个……”公主最擅长的拉话题的本事马上展开了。

  我笑了一下,我回来还没有说一句话他们就开始吵了起来,而且好像还有离题的预兆。看来我担心的事根本就不值得担心,而且我还从他们的交谈中知道了**的办法,那个来收东西的就是那个小张吧。说起了王茹,我心里倒是有了一些担心,不知道王茹现在怎么样了,希望**可以和她解释清楚,而且她也最好要相信,那样才可以比较完美的解决这件事。听他们的语气,绝对的不知道王茹已经从这个学校离开了,这没有什么奇怪的,以**的财力人力,要掩饰一个人的失踪绝对的轻而易举,而且借口大概也是和我的一样,就说要和我搬出去住了。

  今晚就不要出去了吧,捍卫者们绝对已经知道了那些事,但是多半还是没有正式采取行动,而各国也要调查一番,一晚上的时间也差不多,我得任务也完成了,希望可以达到目的,否则不是还要逼我去杀更多的人吗?回到现实世界,还是第一次杀了这么多的人,二十多万,虽然相对于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来说,已经是尽量的少了,但是实际上来说,二十多万也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还是完全和我没有任何的冤仇的人,虽然说不上什么愧疚,但是心里还是不很舒服。

  呼~,躺在自己的床上,我轻轻的出了一口气。今天用了这么多的魔法,有让我想起了那个世界的一切,我还记得我第一次用魔法帮助坎比特杀了六万的沙米尔王国军队的事,真的就象是昨天才发生的一样。几十年来,丧生在我手里的或者间接丧生在我手里的人大概也超过三百万了吧,现在多了二十来万,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不过不同的是,这些人是我所在的现实世界的人,这就有些不一样了。

  不知道那个世界怎么样了,如果象罗说得那样,这个世界的一个小时大概等价于那个世界的六年,那我现在已经回来了俩个多月,也就是说那个世界已经过了接近一万年了,如果按照那个世界人类的生命力来算,现在似乎已经没有多少我认识的人留了下来,或许那些天使和沙迦武士还在,他们也许在守护着坎比特的帝国吧,红儿一定是还在的,西亚莉丝也是一定在的,坎比特如果武力够高,或者和高级神明缔结了契约,也是在的,何况他的身旁就是一个最高级的神灵,战神。似乎我没有什么舍不得的,唯一遗憾的就是西格玛他们,多半都不在了。

  逝去的人儿啊~,我什么时候,用什么方法才可以再见到你呢?想通了时间的问题,我心里好像还有些庆幸了,如果武威没有死,那么现在她也绝对不在了,她的生命力不会这么长久的,现在的死亡,我总还有一些机会让她复活,就像是科幻故事里面,人要是做长时间,长距离的星际航行,都要先进入休眠,人的新陈代谢就会变慢甚至停止,在需要苏醒的时候才苏醒,那就和才进入休眠的时候一样的年轻了。现在武威的情况似乎就有一些类似,那个生命说我可以让她复活,还可以让她来到这个世界,虽然我现在依然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可是总是有希望的,我不需要太过于的难过。不过话又说了回来,如果不是武威的死亡,我又怎么会完成历练,回到这个世界呢?似乎是一个死循环,我微微的笑了一下,在这个时候我笑了一下,连我都有些惊异,看来我似乎越来越冷血了,杀了二十多万人竟然还笑得出来,就算是在那个世界,杀个几万人虽然我不会难过,但是也绝对的不会笑的。

  嗯?怎么回事?我突然感觉到了那几个捍卫者竟然在急速的向罗的所在地靠拢,那个地方已经可以说是我们的基地了。最奇怪的是我竟然还感觉到了他们的气息都包含着一种强烈的情绪,就象是我感知风元素的情绪一样,不过不同的是我还感觉不到那种情绪到底是什么,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那是绝对的负面情绪,我有些惊讶,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可是出现这种情况无疑是让人有些疑惑的,我又用了一个最普通,可是却最有用的昏睡魔法,让寝室里面两个明显没有睡着的人进入睡眠,然后我马上向着那个地方飞去。也许出了什么问题了,我在心里说道。

  “你们怎么了?”到达罗的住所,我奇怪的看着他们,除了小刀还是和平时一样站在那里不说话,罗和平常一样没有什么表情以外,其余的三个人看见我一出现在房间里面,都有些怨恨的看着我,索诺更是两眼都要冒出火来。

  “血影,你是不是做的有些过分了?”安妮最先说话,虽然她极力的用着平和的语气在说,可是谁都可以提出她语气中的极端不满。

  “我不太明白,我今天做的事我想昨天我们已经取得了一致的意见了。”我有些奇怪的说道,如果是为了今天我做的事,那就完全的是无理取闹了,不过几个历练了那么久的捍卫者同时无理取闹还是有些希奇。

  “我已经尽量的减少损失了,今天总共只有二十来万人牺牲。”我又补充了一句,我想他们应该知道二十来万是一个很小的数目了。

  “是二十三万八千七百二十六人,其中有九千四百二十人是不到十岁的孩子。”索诺几乎是吼着来说的这句话。

  “看不出来你的统计能力还满强的嘛!”我有些嘲讽的说道,我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制造较大的震撼力,什么孩子之类的有什么?难道我还要每到一个城市先把里面的孩子接出来吗?真是一个蠢货,我心里骂了一句。不过对于他们这么快就知道了我今天杀的人的确切的数目,我有些奇怪,也许是他们之间谁的特殊技吧,我想他们还知道了很多其他的我都不知道的情况。

  “你这个地狱的恶魔。”看得出来他已经气的要发疯了,可是还是没有动手的迹象,毕竟是一个捍卫者,自制力还是有的。

  “也许吧,反正我没有做错什么。”对于这种直接的辱骂,我倒是不会怎么在乎。

  “罗,你说呢?我做错了什么了吗?”我对罗说道,没有再理会那个大老粗了。

  “其实你做的很对,二十万也不是一个什么太大的数目。”罗平静的回答道。

  “那你们是什么意思?既然我没有做错,你们不用这么看着我吧。”我问出了我心中的疑惑,他们几个依然是有些怨恨的看着我。除了小刀,我有些奇怪的是我感觉到她似乎有些怨恨的看着安妮他们,虽然我看不见她的脸,可是我感觉得到。

  “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我也赞成你的做法,不过他们似乎有些不赞成,你还是去问他们吧。”罗有些无奈的说道。

  “好吧,你们来解释一下吧,我想提醒你们,只有四天了,你们要是说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来反对,不要怪我翻脸了。”我冷酷的说道,现在开始闹矛盾是绝对的不明智。

  “其实我们对于这件事没有什么意见,而且我们知道二十万已经很少了,但是我们对于你的那些做事的方式实在是有些……”安妮说道,不过似乎有些顾忌,没有说完,不过意思我已经知道了。

  “在纽约那个小镇,因为那些普通人不知道你在那里流了一些奇怪的能量,在里面呆的时间过长而死亡的人就有一百二十三人;在莫斯科郊外的小镇,你竟然让那个地方的温度高达一百三十多度,可是地上的尸体却没有完全的焚毁,全是焦尸;在黑德里,你把那个村庄里面所有的建筑和人全部弄得支离破碎,四肢内脏到处都是,在伦敦……”索诺开始一条条的数落我的“罪状”。

  “不错啊,我觉得干得还是不错的,这样的效果绝对的好。你说现在什么科技可以达到那样的效果?这样的话那些人才会对异宇宙的入侵事件深信不疑,他们的工作也会更加的积极认真。”我听完他的话,我不置可否的表示了一下我的态度,不过却解释了一下我这样做的原因,我不想闹得太僵。

  “你到底是不是人?做了这样的事竟然若无其事,那个伟大的生命怎么会选择你这样的人来当一个地球的捍卫者!!,你这个恶魔的转世。”索诺已经气的浑身发抖了。

  “你是一个蠢货,明告诉你,在我历练的那个世界,我已经杀了几百万人了,怎么样?如果几天我做的事还不能让人们足够的重视,明天我还会用更让你们‘兴奋’的方式去达到我的目的。”我已经有些恼怒了,不是为了他对我的辱骂,而是因为在这个时候竟然还在那里给我来一点“妇人之仁”,最可气的是我竟然想到了卡拉法那些小人的嘴脸,他们何尝不是嘴里挂着“仁义道德”的口号做着一些猪狗不如的事。

  “不要吵了,已经发生了,还吵什么?而且血影说得也没有什么错,虽然这样的做法实在是有些残忍,但是从理智上来看,却真的是最好的,我们只是因为情感上无法接受这些事情而已。”一直没有说话的考拉开口说道。

  “对不起,血影,其实我们知道这样的效果非常的好,可是我们历练的世界,那个梦中的世界都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我们真的是有些无法接受,现在我正式向你道歉。”沉默了一会,安妮开口说道。

  “没有什么,我也是有些激动了。”我也冷静了下来,在怎么样,我也不能把同为捍卫者的索诺和那个卑鄙的小人卡拉法相提并论,而且索诺绝对是不会什么脸上一套,心里一套的。

  “你们的工作进行的怎么样了?”一时大家都没有什么可说的,我开口打破了沉默。

  “刚开始两起事故政府还想封锁,当成秘密事件来处理,可是一天之类发生了这么多起,而且范围也都比较的大,政府已经封锁不住了,但是现在看来他们还是尽量的让人们不发生什么恐慌,而且效果看来还不错。我们还没有正式和他们接触,准备明天再说,这样他们会比较的了解情况,我们的工作也会更有效果一些。”罗说道。

  “好的,的确应该这样,如果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我就走了。对了,你们也不要太投入了,反正我是准备花两天的时间来照顾我的家人和朋友,不过要是你们决心当一个为了地球的将来抛妻弃子的大圣人,我倒是也不会反对。”到这里原来就是因为这样一个幼稚可笑的原因,我简直是极端的后悔怎么会过来,既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我就走了,看见这几个一副君子样的人我就心烦,屁个主意没有,我有了一个好的办法,还是我去做,到了最后竟然还开始指责我,尤其是那个索诺,第一次的好感已经完全的消失了。

  “好的,我们会安排好的,今天其实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不过三天后我们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到时候你要准时的参加,时间就是现在的时候吧。”罗没有怎么挽留,看来也是看出了我心中的不快。

  没有理会那几个人,我窜出了窗户,向亚洲飞去,在这里浪费了一些时间,那边虽然还是半夜,但是就算是回去躺着也比在这里看着那几个“君子”好得多。

  “你干什么?”我问道,我一飞出那个房间,小刀也跟着我飞了出来,和我并肩向亚洲方向飞去。

  “回家,我想我们现在得心情是一样得。”小刀没有任何感情波动的说道。

  “哼~,那些蠢货。”我有些没好气的说道。

  “其实也没有什么,人人历练的世界不一样而已,虽然我不知道你的世界怎么一回事,但是我想大概和我的差不多,只有力量和鲜血才是最可以证明自己的东西。”小刀说道。

  “是的,也许我也有些不对。”我想起了那个生命对我说的“你总是喜欢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来考虑事情”,现在我好像也是这样,我没有什么理由要求他们的想法和我完全一样。

  “现在也没有什么事,不如到我家去坐坐吧。”小刀的声音突然变得非常的温柔,我知道她现在是第二个人格在控制她的身体了。

  “也好,你那里最好有酒。”我说道,现在回去也没有什么事干,而且我们寝室的人我已经施展了昏睡魔法了,短期内不会醒的。

  “当然,我这里有日本最好的酒‘樱正宗’,你一定会满意的,进来吧。”她用着及其好听的声音说道。虽然我们没有用最快的速度飞行,但是依然非常的快,谈话间,我们已经到了日本,跟着前面带路的小刀,我们从窗户进入了一栋高楼里的一套房子,看起来条件似乎还非常的不错。

  “你小小年纪就喝酒,还自己住,你父母不会管你吗?”我拿着小刀递给我的一小瓶酒坐在踏踏米上面问道。虽然不知道小刀的确切年纪,但是听她的声音怎么样也不会超过二十三,四,而且多半比我要小。

  “我没有父母。”坐在我对面的小刀迟疑了一下才回答,而且我感觉到了她的身体有一些不正常的震动,她的情绪也不是很稳定。

  “呵呵,你们日本的酒还真的不错。”我没有多问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事,我不想多问,也不想知道,我喝了一口酒,然后说道。日本的酒和我们中国的有些不一样,不过尝了一口,味道倒还是不错,很醇。

  “是的,我也喜欢喝这种酒。”小刀说道,“我去给你做几个日本的小菜吧,你这么干喝酒也不舒服。”

  “呵呵,好的,谢谢。”我回答道,我还没有吃过真正的日本菜呢,我心里也有一些大男孩一般的期望。

  靠在厨房的门框上看着一个全副武装的武士在里面做着菜,我觉得有些好笑,而且看她的手法显然是一个做菜的行家,我没有问她为什么会一直穿着这一套武士服,因为她既然不愿意脱,总是有着自己的理由,而这个理由又是绝对的和我无关的。

  “来尝尝吧,不是我吹牛哦,只要尝过的人绝对的会说好吃的哦,不过这些东西都是在冰箱里面放了几天的,可能感觉不是很新鲜了。”不一会她就做了几个小菜,我帮忙拿了出来放在小桌子上。

  “嗯~,真的很好吃也,你原来一定是一个大厨师。”我尝了一口,真的非常的好吃,我有些夸张的赞叹道。虽然是一个连面貌都不知道的女孩,不过听着她的声音也是非常的舒服,我心情有些好了,忍不住逗了她一下,虽然我对我逗的对象是一个全副武装的战士感觉有些怪怪的。

  “真的啊,哈哈,我就说嘛,我做的怎么会不好吃呢?”她显然因为我这个夸奖而异常的高兴,真的还是一个小女孩啊。

  我没有问她问什么不吃,因为要是吃的话就必须脱下自己的头盔了,而这显然是她不愿意的,何况我们捍卫者多半逗不怎么需要吃东西,至少我就不需要,现在的吃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味觉和打发时间吧。

  “谢谢你的款待了,我还是第一次吃日本菜呢,真的非常的好吃,我现在也应该回去了,今天我准备把我的家人和朋友全部送到**那里帮助照顾,**你应该知道吧,你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人或者东西也可以让他帮忙的,或者来找我也可以。”吃了一会,这边的天已经开始亮了,我们那里也快了吧,我准备回去了。

  “谢谢,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帮助的,我不会客气的哦,你不要嫌我烦就好了。”小刀连忙站起来,象每一个传统的日本女性一样的动作,不过说得话有些和动作不合适。

  “当然了。”我打开窗户,准备离开了。

  “以后要是想吃日本菜了就来找我吧,我不会去那里了,这几天我会一直在这里的。”小刀在后面说道。

  “好的,我也不会客气的,你也不要嫌我烦啊。”我回过头笑着说道。

  “当然了,再见。”小刀的声音显得有些羞涩。

  “如果那些蠢货还是那样的烦,我是不会对他们客气的,我想你也差不多吧。”小刀的声音突然变得及其的冰凉。

  “当然。”我也用着同样的语气说道,然后跃出了窗户,向我的家乡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