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无情风神

梦幻现实 血影 7910 2003.12.14 10:48

    

  爱情得力量真的是非常得大,他可以让任何人做任何事,就象我一样,我也喜欢象这样。可是如果这种感情被无耻得人用来当作一种利用得资本,那我这能够做一件事:杀!!

  ——自传之《梦里柔情》 ××××××××××××××××××××××××××××××××××××××× “好了,来吧。”调息了二十来分钟,我已经感觉自己完全的恢复了,我没有那种决战的激动了,不能控制自己的心境,就是败亡的前兆,我站了起来,看着前面的战神。剑,我没有捡了,我知道要想在控制战斗的战神面前使用兵器,那是非常愚蠢的做法,所以我一开始就运起了‘无’之力,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我感觉我得‘无’之力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的多,我甚至可以看见包裹着我的拳头的那层深邃到看不见底的那种黑暗。也许是泰坦的高压电刺激那我得力量,我对自己解释到。

  “好的,你希望你可以明白,如果你败了,那我就只有亲自动手去杀掉卡拉法他们了。因为投靠我们的那些神已经全部被你收复或者杀死了,我没有办法了,本来我是不想出手的。”她睁开了眼睛,左手高高的举起,一把枪出现在他的手上,非常长的一把枪,泛着淡淡的金光。

  “不用你动手,我也会杀了他们的。”我淡淡的回答道,我得注意力还是一直集中在她的身上。

  “在天界,除了你的那个‘无’之力,就只有我这把枪可以真正的杀死神,是真正的杀死,永远都不可以复活了,它的名字,其实不叫‘战神之枪’,而是叫‘弑神之枪’”她没有理会我得话,看着手里的枪,像是在对我解释,又像是自言自语。

  “你好自为之了,开始吧!”她说完这句话,挺枪向我刺来,似乎只是为了试探,速度不是很快,我闪身躲了过去。

  她没有一点停顿,枪尖一抖,泛出无数的枪花,向我身上所有可能致命的地方刺来,头部,咽喉,胸口,仿佛每一一个地方都是她攻击的重点,有好像都是虚招。不愧是战神,我心里佩服着,而且我可以肯定,她绝对没有用出自己真正的力量。

  她的武器太长,而且我又没有武器,一段比较长的时间里,都是我在躲闪,一直没有和她发生正面的冲突,一个是我想看看她的攻击方式,还有一个我想看看她是否可能有什么特殊技,可是她一直是同样的方式在攻击,就是一直不停的向我身上各个致命的地方不停的刺,速度,力量都没有什么变化。我看不出什么什么来,我知道要是这样下去,可能一直都会这样持续下去,这样不是个办法,只有我出击了,要是小心一点,在加上我得速度,应该不会吃什么大亏的。

  注意打定,我看准一个机会,向她的枪的前半部分抓去,我不敢过去近身,因为我不知道她近身是否有什么特殊的攻击方式,她的枪这么长,在怎么变化都不会有肢体上的攻击快,所以我选择了抓住她的枪,我得手上一直运着‘无’之力,只要抓断她的枪,那就是个好现象,近身攻击我比较擅长,而且只要她的枪断了,她一定会主动使用自己的近身攻击技,那样我就可以随机应变,扳回战斗的主动权了。

  我一声闷哼,又向后退去,出乎我得意料,她的枪竟然不畏惧我得‘无’之力。在我刚要抓住她的枪时。她枪头一抖,枪的前半部分直直的向我得虎口撞来,我没有犹豫,再一催力,更快速的抓去,可是想不到的是,她的枪竟然真的撞到了我得虎口,她的枪反而没有一点事,我却感觉一股巨力从我得虎口直直的传了过来,我得心口一闷,象被巨锤打了一下,不过幸好反映快,而且她又没有加速,我躲过了她接着的刺向我得头的那一枪,但是那股劲气还是刮的我得脸发痛。

  难道这个就是那个品质之神告诉我得天界不会危惧我的‘无’之力的那个东西吗?我心里有些惊讶,想不到竟然是战神的武器,那样的话我就更麻烦了。

  “‘无’之力量,我并不怕。”战神一面说着,一面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速度,力量好像大了一些。我顿时又陷入了被动。

  唉~,太托大了,没有带来我得盾牌,而且地之铠在天界又没有什么用,我又不敢靠近攻击,而且就算象靠近,那也至少要身上挂点彩,她的攻击就是最好的防御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只有不停的后退着。

  嗯?我突然发现一个情况,每次我一靠近那两个泰坦的尸体时,她的攻击就会稍稍的减缓,而且攻击的范围也会缩小,似乎是害怕伤害到那两个泰坦的尸体。好机会,我心里突然有了主意,虽然比较卑鄙,可是总比一直被压住不能还手的好,我马上就向那个站着的泰坦的尸体靠去,而且没有再离开,就是不停的围着泰坦的身体打转,因为我们的速度都非常的快,几乎到了肉眼不能察觉得地步,所以我一旦在小范围的地方绕圈,她的枪法就不能施展了,一旦施展,她的速度就会变慢,而且还很有可能伤害到泰坦的尸体。她也知道,在后面一直跟着我,只有看准一个机会才会出一枪,这样给我的压力就小得多了,我已经开始慢慢的寻找着进攻的机会。

  “卑鄙!”她呵斥了一声,但是没有停止攻击。我没有理会她,依然专心的寻找着她的破绽,她的枪法不能施展,而且她现在的心境似乎已经有些不稳了,是个寻找进攻机会的好时候。

  就是现在,我对自己说了一声,这个时候正好是她贴着泰坦的身体向我刺过来,我正好和她在泰坦尸体的前后两面,她这一刺,她的速度马上就慢了一下,而我却可以轻易的躲开,看准她这微微的一顿,我躬身从泰坦的胯下一个筋斗翻过,双手在地上一撑,两只脚并拢向她的下颚踢去。

  可是她的反映也是极快,把枪往后一拖,枪杆挡在了自己的下颚处,但是这是我奋力的一脚,而且脚上也包裹着‘无’之力,力量非常的大,她又是匆忙回枪,显然她没有想到我会从泰坦的胯下钻过。这一脚狠狠的踢在了枪杆上,她没有拿捏稳,枪脱手飞出,似乎感觉到了我结下来将会发动的攻击,她没有理会那把枪,马上向后退去,做事之果断,让我非常的欣赏。

  可惜,没有向我预料的一样直接决定胜负,但是把她的这把武器击飞了也是不错的,我在心里想到,同时我也是当即立断,没有去追击她,风元素在空中一推,我还没有落地身体就转了过来,立刻向那把在空中的‘弑神之枪’一脚踢去,那把枪马上被我从还没有关上的大门飞了出去,因为我用的力量很大,枪一直向远处飞去,短时间内应该是找不回来的。我微微的送了一口气,因为我还不知道她有什么近身技,要说战神不会近身攻击,我是绝对不信的,追击我没有马上成功的把握,还不如把这把对我威胁最大的枪击飞,一会近身我就可以好好的发挥我得‘无’之力了。

  “你真的是一个出色的战士,可以利用一切对你有利的条件,不过,你也真是够卑鄙。”她站在远处有些气氛的说道。

  “多谢夸奖。”落地后,我没有马上攻击,因为我知道她已经调节了过来,何况她根本就没有受到什么大的打击,最多只是被我的力量震了一下而已,如果贸然在我还没有聚集最大的力量就发动攻击,吃亏的就是我了。

  “哼!”她一哼,双脚一蹬,向我掠来,我顿时一喜,看来战神是个冲动的人,这样我胜利的机会就更大了,现在又是近身,虽然不知道她又什么特殊技,可是只要一被我碰到致命的部位,我就马上胜利。

  站在原地,我仔细的判断着她的攻击方向,以便可以一击决定胜负,必要时,我可以选择同归于尽,我已经打好了主意。

  嗯?怎么回事,她突然在我得面前消失了,不好,我对自己说了一声,同时马上向上串去,躲过了她从我身旁踢来的一脚,好熟悉的感觉,在空中我说了一句。

  “不错,竟然可以躲过我真正力量的一脚。”战神说道。看着站在我下面的战神,我马上知道了我刚才的熟悉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了,她不是刚才一声比基尼的打扮了,她的全身都穿着金黄色的铠甲,一直包围着她的那层淡淡的金色斗气已经没有了。

  “神之斗气?神之斗衣?”我惊讶的说道,我永远不会忘记这种力量给我带来的耻辱,这是我第一次从沙迦界回到人间界时遇见的风神使用的力量,怎么她也有这个力量。我甚至还记得风神告诉我的,他击败我只用了百分之五的力量啊,现在,又要面对这种力量了,我得心里突然有些没有那么的自信了,这种力量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它的恐怖与强大。

  “不错,这才是我的力量,真正的力量,确切的说,应该叫战神斗气,战神斗衣。”她在我下面说着,没有抬起头来。

  我没有注意理解她改变了一下的说法,我只知道,这个力量非常的强,而且可以让她的速度非常的快,我必须尽快解决,虽然我现在的力量和战斗经验已经远远的超过了我第一次回人间界的力量,可是我还是没有把握可以战胜这个力量。我往下一沉,加上风元素的帮助,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下落去,两只脚直直的向战神的头踩去。

  她突然消失,我落了一个空,虽然没有想到可以一次击中,可是我还是有些失望,这是我最快的速度了,可是还是比不上她,看来只有以防御为主了。

  思绪未落,感觉到左边一股庞大的劲气袭来,目标是我的左边身体,非常的快,躲避已经来不及了,无奈之下,我只有抬起左手一挡,同时也在向后退,希望可以缓解这一击,我已经做好了牺牲自己左手的打算了,这么强的力量直接打在我的小臂上,我得小臂一定会断的,可以‘无’之力只能汇聚在拳头上,不然还可以来个局部的同归于尽。

  嗯?出乎我得意料,我仅仅是感觉到了左手的手臂微微的一痛,然后就没有什么感觉了,怎么回事?刚才的力量不可能这么小的,我看着站在对面没有动的战神,心里非常的疑惑,难道是她手下留情,可是这不太可能,她全身都笼罩在斗衣的里面,脸也不例外,我看不出什么。

  “你真是一个幸运的人,西亚莉丝那个小姑娘竟然把水之心给了你,看来你还真的是有魅力。”战神说道。

  我看看自己的手,那个拳套竟然在我得手臂上了,那次西亚莉丝给了我这个东西,后来就慢慢的没有了,我也没有介意,以为只是西亚莉丝对我表白心意的一种表示,想不到现在竟然救了我的一只手。真是老天也要帮我啊!我在心里想到,看来我是绝对不会输了,我心里马上充满了信心,可以抵挡她的力量攻击,那样我胜利的可能就大大的增加了。

  “看看你可以承受我多块的速度?”她说了一句,又从原地消失了,身后又出现一股劲气,比刚才还快得多,我回身一挡,又挡住了,然后又是前面,左边,右边……无数的攻击不停的击来,我也不停的格档,可是速度不停的变快,我几乎要当不住了,我非常的惊讶,我一直是以我的速度为自豪的,特别是在可以随便的使用‘无’之力以后,我得速度更是快捷,可是想不到现在竟然有如此快速攻击,这个攻击不是象那个魔兽之王那样的空间魔法,而是真正的快,快到我几乎不敢相信。

  虽然我每次都格档住了,感觉到得力量也不强,可是攻击的次数多了,格档得次数多了,我得手还是有些麻了,这样不行啊!我不停得说道,可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拼了,我在心里说了一句,然后一拳向着正面迎来得那股劲气击去,双方得速度都极快,而且她显然没有想到我竟然这样进攻,这样得进攻意味着我短时间内没有防御了,一旦没有击中,以她得速度,她得下一击可以说是百分之一百得可以击中我,几乎是自杀得攻击方式。

  我得运气还是比较得好,虽然感觉没有完全击中,可是拳头上有了感觉,一滑,大部分力量都被卸开了,但是我可以肯定,绝对是击中哪里了。一旦被我得‘无’之力碰到,不管是什么,不管这个‘无’之力得大小,只要是碰到了,就回消失的,我心里有些激动,希望是要害,我在心里说道,那种攻击方式,实在是有些可怕。

  “啊。”她一声轻呼,身影出现在我得前面。

  唉~,竟然只是击中了右腿的小腿,而且好像还是只擦了一个边,看来刚才她是一脚踢了过来。那个地方不停的往外流血,她带着头盔的脸向着我,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我没有主动出击,我不知道她在干什么,而且我需要调息一下,那一轮猛攻让我有些难受,而且刚才攻击的左手似乎也受了一点伤,有些痛。

  “我从来没有受过伤的。”她突然带着一些哭腔说了这句话。我登时有些愕然。

  “好痛啊。”很明显她已经哭了出来。

  什么?这个战神,这个……我几乎马上就要晕倒了,从刚开始看见她,她说的话,做的事,看着两个泰坦的无头尸体面不改色,对我攻击的凌厉,力量的强大,我一直都没有把她当成一个女人来看,虽然她穿着如此性感的着装,而且本来也长得及其的美丽,可是我没有一丝留情的做法,我得攻击,都是以把她击败甚至杀死为原则,可是现在她竟然……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是继续攻击还是干点其他的事,或者是,安慰她?向她说对不起?我本来和战神就没有什么仇,天界的事我没有什么兴趣,我只是想证明一下自己的力量,以后可以回去,可是现在这个样子,还怎么战斗啊。

  看着面前那个身上盔甲慢慢消失,又出现了那个穿着性感比基尼的女人,她哭得很伤心,她的右腿小腿处还在留着血,其实不是很严重,好像只是擦伤了外面不到一毫米的肌肤,就算不治疗,也不会有什么事。

  “怎么办呀,怎么办呀,在流血啊,呜呜~~”她站在那里手足无措的样子,哭得很是伤心,而且好像越来越起劲了。

  我晕~,在心里说了一句,我走了过去,继续战斗已经是不可能了,看着她这么可怜,象一个没有人要的,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的女孩,我也实在是不忍心了,算了,以后再和她打吧,她的力量真的非常的强,可是以后要保证她不受伤,又要赢,我得难度有点大啊,我在心里想到,不过那个风神还没有出现,他也会用那个力量,但是多半没有战神强,可是还是可以证明自己一下吧。

  她没有躲,一边看着我一边还在哭着,她的状态没有一丝警戒防御,我可以保证如果我突然发动攻击,我可以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我得手。从衣服上撕了一节布,我准备给她做一个简单的包扎,我得圣力护裙又不能其他人用,只有简单的包扎一下,她看着我的动作有些不解,可是还是没有停止哭泣的打算。

  我让她坐在地上,她听话的坐了下来,我把那截布拿着蹲下,刚想包扎,手上的水之拳套突然化作一团淡蓝色的水球状物体把她的腿包着,血马上就没有流了,而且眼看着她腿上的伤口在快速的愈合。对啊,这是水系的治疗术,怎么没有想到水元素可以医治,我在心里想了一下,把手里的半截布扔在了一边。看来她是不痛了,哭声止住了,但是还是一脸泪水的看着我。

  “拉比,你终于回来了,这一个月你到什么地方去了?”看着我的战神突然叫了起来,声音带着高兴,同时我心里出现了浓重的危险感和熟悉感。他来了,我心里有些高兴,看来可以尽早的结束我们的恩怨了,我慢慢的站了起来,转过去看着门口的那个人。

  他站在神殿的门口,冷着脸看着我,还是原来得样子,原来的打扮,原来的鹰钩鼻。我也冷冷的看着他,谁也没有说话。

  “拉比,我好想你啊,你怎么这么久不回来,我一个人好孤单。”地上的战神突然跳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跑了过去,看来腿上的伤还没有好,本来抱着他伤口的水元素马上离开了她的小腿,回到我的手上,又变成了拳套的形状。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那个叫拉比的风神把扑过来的战神一巴掌扇翻在地上,战神的脸马上就肿了起来,可是拉比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还是冷冷的看着我,而战神在地上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你好,好久不见了。”我开口说道。就像是对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

  “哈哈哈,本来是很好的,可是因为你,我现在非常的不好了。”他没有丝毫笑意的笑了两声,然后又用带着怨毒的眼睛看着我。

  “拉比,你……”战神在地上有些可怜的说道。

  “滚,你这个贱人,我只不过是出去了一个月,现在天界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我辛苦经营的一片势力就没有了,只剩这个战神神殿了,如果不是我回来的及时,现在可能连这唯一的神殿都没有了,你不是说你是无敌的战神吗?怎么连这点事都办不好?”拉比没有看她,还是直直的看着我,不过嘴里在毫不留情的斥责战神。

  “我真的不想打仗了,我们一起去找一个没有人管我们的地方快乐的生活不是很好吗?去人间界也可以啊。”战神好像有些畏惧拉比,小声的说道。

  “滚,我不想看见你这个贱人了,什么事你都办不好。快乐的生活?快乐的生活就是让所有的人臣服在你的脚下,人间界所有卑微的人类,天界的所有神,还有那个所谓的创世神的代理人卡拉法,甚至是创世神,都要臣服在我得脚下,那才是真正快乐的生活,你一个贱女人,你懂什么?”拉比突然转过去看着地上的战神说道,他的语气面孔越说越狰狞,越说说疯狂。

  “可是,这一切,就是因为你,你这个人类,把我苦心经营的事乘着我不在,竟然全部都捣毁了,我真的非常的后悔当初没有杀死你,一时的心软,想不到就铸成了大错,看来人真的是不能心软啊。万万没有想到,你竟然到天界来了,你好,你好……”他又突然转过来看着我,用恨不得把我杀死一万次的眼神看着我。

  “拉比,你不是说你爱我的吗?你不是说你只是因为卡拉法玷污了创世神的意志才想推翻他的吗?你不是说你成功以后就会和我一起好好的生活的吗?”战神在地上一面哭着一面说着。

  “爱你?不好意思,我没有说清楚,我的确爱你,不过是爱你的力量,爱你的愚蠢,爱你可以控制战斗意识的特殊技,更爱你那个可以增幅力量的七彩项圈,可是对于你,我实在是没有什么兴趣。”拉比狠狠的说道。

  “你……”战神不敢相信的眼睛看着拉比,可是说不出什么来。

  “想知道我这一个月去了哪里了吗?”拉比从怀里拿了一个一个象项链一样的东西出来,“我去了创世神殿,我见到了创世神,那个老家伙竟然没有了力量,我真的很高兴,唯一可以抑制我得人竟然没有了力量,而且,我在创世神殿里,竟然找到了怎样使用这个七彩项圈的方法,哈哈哈哈哈,我再也不需要你了,等我杀了这个人类,我也会同样的送你上路的,那样世界上就再也没有可以对我有任何威胁的力量和人了,哈哈哈哈哈哈,卡拉法那些家伙,我现在用一个小指头就可以解决他。世界就要是我得了,哈哈哈哈……”拉比说完疯狂的笑着,似乎这个世界真的就是他的了一样。我一直冷眼看着他,我想看看这个世界上最无耻的人到底可以无耻到什么地步。

  “你……”战神依然什么也说不出来。她是一个可怜的女孩啊,我心里有些可怜她。

  “你难道不知道神之间性可以传递力量吗?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放弃我自己风的力量,而和你来往的原因了,每天晚上你在床上****的时候,你的力量就不停的进入我的身体,你难道感觉不出来吗?蠢女人,创世神真的老糊涂了,或者是和虚无之神战斗得胡涂了,竟然把这个最为强大得力量给了你这个蠢货,害的我还要每天和你这个蠢货上chuang,而且还得不到全部得战神力量,不过现在我知道了这个项圈得使用方法,我也不是很介意了,虽然我只有你力量得三分之一,可是有这个项圈增幅五倍,相信世界上也不会有谁可以战胜我了。”拉比还是继续无情的打击着她。

  “你……”没有说完,战神突然晕倒在了地上,显然是受不了这个打击了。

  “好了,想来你也说够了,过来杀了我,然后杀了她,最后称霸这个世界吧。”我已经决定不用再听他说什么了。我真的是佩服他,竟然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也真的不容易。

  “不错,先杀了你,再杀了她,然后称霸这个世界。”他咬牙说道,然后缓缓得拔出了腰间得长剑。

  “砰”一声巨响,战神之殿得大门突然关上了,殿内,亮起了无数得烛光。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