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杀!血影王的诞生

梦幻现实 血影 7523 2003.06.14 13:30

    我很不喜欢血影王这个名字,因为毕竟我只是一个大学生,但是,如果是为了我最爱的人,不要说是一个名字,就是做全世界的敌人,我也不会皱一皱眉头。

  ——自传之《梦里柔情》

  ※※※※※

  “怎么了?”红儿奇怪的问到。也许红儿可以用风元素看见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事,但是“感觉”这种看不见,摸不到,闻不着的东西,还是只有真正的人才可以知道吧。

  “没什么,有危险,我们需要立刻离开这里。”不想解释太多,也没有可以解释的。

  到底是谁,我到这里虽然时间不短,可是大部分时间是在盗贼工会训练,我也没有惹过什么人,唯一有仇的就是杀死我的那个人,难道是他?到底是那两个剑士中的哪一个?和我有什么仇,如果是为了那本书,那就应该乘我失去意识的时候拿回去,为什么不拿,在我昏迷的时候也不来对付我,我一清醒马上就来了,我跑了也不追。毫不理会地下人们惊讶的目光,我在天空急掠而过。会见面的,我对自己说

  “我们去哪里?”红儿问,虽然很调皮可爱,但是是一个典型没主见的女人,嗯?女人?看来我已经把她当成真正的人了。

  “王城马亚纳!”我马上答道。?为什么去马亚纳,一口回答了之后,我问自己。

  “好的,我们往哪边飞?”红儿问我。

  “那边!”我指着右手方向,这个我是知道的,在盗贼工会里学习的最有用的东西不是怎么偷盗,不是怎么逃跑,不是怎么隐藏,而是:对大陆地图,方向的极端了解。我甚至知道几个大国皇宫的详细结构,因为那里最有可能有宝物,而盗取宝物,是每个盗贼应尽的义务。

  “走吧!”红儿直性子,说走就走。

  “等一下,我们没有钱,需要一些钱。”我马上回答。?怎么回事,我一下考虑这么全面,原来不是这样的呀,难道因为是复活之后带来的新技能:细心?

  并没有飞离西亚城太远。我们等着黑夜的降临,很奇怪的是,从醒来到现在,我都没有吃过什么东西,可是我一直没有饿的感觉,难道这也是新身体的特技:不用吃饭?我解嘲的笑笑,真是省钱的技能呀。

  可以出发了,飞进城,西亚这种小城,晚上几乎没有人防守。来到一个看着比较富裕的院子墙外,我决定就这家了,完全感觉不到上次偷盗的那种紧张感,似乎我是一个老手了,非常顺利,轻易偷到了5000金克朗得克里拉商行银票,甚至连那条狗也没有惊醒。“走”我招呼放风得红儿,当然,是在心里通知红儿得。

  “走,去马亚纳。”捏着5000金克朗得克里拉商行银票,我竟然没有丝毫高兴得感觉,只是极度想去马亚纳。?怎么了,难道这个身体失去了喜怒哀乐得感觉吗?我这么想去马亚纳又是为什么呢?我暗暗得问自己。

  “现在吗?现在可是半夜,我不用睡觉,你也不睡吗?”红儿奇怪得问道,一年来得相处,她清楚得知道我是多么喜欢睡觉,虽然并没有睡过什么好觉。

  “对,马上,就现在,走!”招呼着风元素们。我腾空而起,向着马亚纳得方向急速飞去,仿佛再等一分钟也是一种折磨。

  西亚只是卡亚王国得一个小城,而卡亚王国也不是什么大国,可是从这里飞到王城马亚纳还是花了6 ,7 个小时,到达城外的时候,已经天亮了,也许是因为从小生活在现代都市,唯一对“城”这种概念的理解就是再一些古代电影中看见的城,可是现在真的面对一座客观出现在眼前的城,我只能用“磅礴”两个字来形容。我只看见了城门口排着很多入城的人,而城墙的两端不短向两边延伸,我看不见两头到底到那里了。

  入城是一定要交费的,可是我发现不停的有三三两两的人从城外城里飞进飞出,不受任何阻碍,而且一般都穿着魔法师袍。偶尔有两个剑士冒着金光飞过。“魔法师和大剑士的特权吗?”我想着,王城和普通小城果然不一样,魔法师要多的多,在西亚,我只是偶尔可以看见一个人从空中飞过,不像这里,魔法师满天飞。

  懒得在城门排队,虽然我不是正式的魔法师,但我还是向城里飞去。飞过的魔法师都会惊讶的看我一眼,但也没有说什么,继续飞了过去。?我怎么了?我看看自己,这才反映过来,逃跑得时候太急了,剑都没有拿,跟别说衣服了,下半shen穿着盗贼的裤子,上半身却是****着的。应该马上去买一套衣服来穿,我对自己说。

  跟着一些进城的魔法师在一个统一的地方落了下来。我马上拔腿向一个地方跑去,我看见城里面并没有飞翔的魔法师,一定是城里是不能飞的,我对自己说。我越来越奇怪我现在的思维了,思维精密,处事冷静,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直觉,可是偏偏又是我得思维,这个身体?快!我催着自己。到底要干什么?我问着自己。有着风元素的帮助,跑起来和飞其实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只是要绕一点弯而已。

  危险!那种感觉又出来了。

  “唉……没有想到,有本事偷到那本书的盗贼大侠竟然连一件衣服都没有,可怜可怜呀。”一声阴阳怪气的声音响了起来。

  “是那个差点杀了你的那个人。”红儿的声音响了起来,带着一点颤抖,可以想象她的激动了。

  不,不是差点杀了我得人,是杀过我一次的人,我在心里说。

  冷冷的看着从街道一边慢慢走出来的人。青色头发,鹰钩鼻子,眼睛深陷,长得非常的瘦。他不会动手的,我又对自己说,虽然感觉到危险,可是没有一丝杀气,所以不用跑。嗯?杀气?我又开始奇怪了,不过在这个时候,不是我奇怪,也不是我思考的时候。

  “你要干什么?”我问着他,我很想去那个地方,可是我知道,在一个一剑就贯穿我心脏的人的面前,掉头就跑是多么愚蠢的事。

  “没什么,怕你遇见强盗啊,土匪啊,流氓啊,等等等等的坏人,担心你嘛”依旧是阴阳怪气的声音,猪都听得出来他说的是假话。

  “……”我没有说话,依然冷冷的看着她。

  “唉,真是没有幽默感的人呀,算了,不合你玩了,象一个木头一样,没有意思,这是你的剑,拿去防身吧,我走了,我们不久就会再见的,不久哦,哈哈哈哈。”他把一把剑往我脚下一扔,转身就走。

  只是为了还我这把剑吗?看着插入地面只剩一个剑柄的剑,是我的剑,用了这么久,即使只是一个剑柄,我还是轻易就认了出来。

  “哦,对了,你最好还是去找一件衣服来穿,一个穿着盗贼裤子,不穿上衣的人在我们尊贵的王城里跑,实在是有伤风化呀,如果你坚持不穿,可能不到5 分钟,就会被王城宪兵拖走吧,啧啧啧啧……”他突然转过身对我说,说完之后还一副很惋惜的样子。

  我很想冲过去对着他的鹰钩鼻就是一拳,但我知道这样有多么愚蠢。哼!总有一天,我要打到你叫娘,我对自己说。

  “他,他,他……”耳边传来红儿带着惊慌,甚至有点恐惧的声音。

  “怎么了?”我很奇怪,红儿跟着我这么久了,从没有这种情况。

  “没什么,我……”红儿看来想说什么,但是最终也没有说出来。

  我也懒得问,我依旧有着想去那个地方的打算,而且非常的迫切,拔出地上的剑,我就想往那个地方跑去。对了,他说我不穿衣服会有王城宪兵来抓我,还是去买一件衣服吧,我在这个世界认识的人不多,给别说这个王城了,还是第一次来,不可能会有什么大不了的大事,强压下那种冲动,我决定还是先去买一套衣服。

  好在不远处就是一个商行,隔壁就是一个服装铺子,我先去商行兑换一些现金,可是人怎么这么多,等了半天,终于换到了100 金克朗的现钱,我马上到服装铺,也不管款式,随手拿了一套看来比较合身的衣服,把100 金克朗往柜台一扔,一边穿一边向外跑去。“先生,不要这么多,只要3 个金……”身后传来店铺老板的叫声。

  快快快,我不停的催自己,虽然我依旧不知道为什么。我拔腿飞奔,穿着风靴,其实是相当于贴着地面飞行而已。

  就是这里吗?我来到一座看着好像比较豪华的客栈前,停下了脚步。我没有来过这里,我非常确信。走进大厅,看见几个人,看起来像是客栈跑堂的,好像还有一个掌柜的,都是一脸恐惧的站在哪里,看见我进来,那个掌柜的不停的使眼色,叫我出去。怎么了?虽然心里有着不祥的感觉,可是我始终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事。直觉叫我到二楼去。

  正想往上走,楼梯口下来了几个人,领头看来好像是富家公子的样儿。我不喜欢这样的人,但是也绝对不会主动招惹他们。他们显然也没有注意我,径自向门口走去。

  “真是的,长得不怎么样,还这么刚烈。”

  “什么刚烈,那是装的,想给咱们的侯爵大人留下一个与众不同的印象。只不过是因为一时不留神,哎呀,竟然就真的死了。”

  “对对对,想和咱们侯爵大人好的女人不计其数,怎么会有不想攀高枝的女人呢?”

  ……

  耳边传来这些话语,是那几个人说的。嗯?又是一场欺凌民家女子的悲剧吗?我得感觉叫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个事?我可不是什么圣人大侠,不会为了一个梦境里得人打什么抱不平,这里有那个人的存在,危险,我还是快走吧。强压下心中不详的感觉,我决定离开这个王城了。

  “唉,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不过话说回来,水系的魔法师就是不一样,摸着都这么爽,那个皮肤的感觉呀,啧啧,可惜竟然死了。”应该是那个什么侯爵。

  什么?水系法师!我来不及多想,飞也似得向着楼上冲去。不会得,不会得,不可能,她不是在西亚吗?我不停得安慰自己,一直以来,我都在想着那个女魔法师,在一个完全不一样得世界中,有一个和自己女友几乎完全一样得女孩,一样得容貌,一样得声音,甚至睡觉得姿式都一样,我已经真的把她当成我得女友了,即使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上楼一间一间得踢开房门,在最后一间房间中,我看到了。

  是的,真的是她,那张我永不可能忘记得脸。她一身上下一丝不挂,身上还有着乌青得痕迹,明显是挣扎中留下来得,那张并不是太漂亮得脸上,流露出不甘,不愿,不能相信得表情。我默默得看着她,死了吗?我没有太过于激烈得反映,走到床前,探了一下呼吸,没有,真的死了。

  我解下皮带,如果这个皮带可以让我复活得话,那它也应该可以让她复活。把皮带系在她得腰间,我等待着奇迹得到来。

  已经8 ,9 个小时了,皮带没有像红儿说得那样变成什么裙子,我知道已经没有用了,如果我不能让她复活得话,那么这个世界得死神和生命女神应该可以把,我默默得对自己说到,解下皮带,我对红儿说着,保护好她的身体,她会复活得。

  我一直以为当我最爱得人永远离开我得时候,我会哭,会叫,会发疯,甚至会自杀。可我没有想到,当这一刻真的来临得时候,我会如此冷静,仿佛这个人与我无关,自始至终我都没有大的情绪波动。

  “那些人是谁?”我平静的问红儿,我知道她知道得,风元素无处不在。

  “身份我不太清楚,可是我知道他们住在哪里。”红儿同样平静的对我说。

  “走,杀了他们。”我还是不变的语气,仿佛在说着一件和吃饭睡觉一样平常的事,但是,这个决定,是如此的坚决,如此的肯定,如此的不容动摇。

  “好!杀了他们。”红儿似乎已经知道我的决定了,不像平时的语气,只是象一个冷血的杀手。

  在红儿的带领下,我们想着王城正中的皇宫飞去,是皇族吗?好像听他们说是个什么侯爵,可是就算你是侯爵,甚至是国王,都该死。一路上我们什么也没有说,天上的月亮也慢慢躲进了云层,似乎不忍看见即将发生事。

  这里吗?我依稀看见门口写着“国宾馆”几个字,国宾?我冷笑着,狗都不如的畜生而已。一脚踢开大门,我看见了古时所谓的歌舞生平:一个人工湖边上的凉亭里坐着服饰豪华的几个人,湖中间的平台上几个美丽的姑娘在翩翩起舞,歌声,笑声,还有一些嘈杂的说话声。你们真的这么快乐吗?我轻声鄙夷的说道。

  “碰”随着被我踢开的门倒在地上,一切都禁止下来,所有人看着我,我也看着所有人。

  “你是谁,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敢到这里来撒野。这里可是……”一个明显本质上是狗的人说着狗才说得话。

  “请问你们这里有一个侯爵吗?我来拿一些东西。”我平静的打断他的话,并且十分礼貌的用了‘请’这个字。对于马上要死的人,应该给予最后的尊重,我对自己说。

  “我就是科尔侯爵,你有什么东西要拿?”一个坐在凉亭正中的年轻人站起来问道。看起来还是比较帅,甚至还有一脸正气的感觉。

  就是他,我记不得他的长相了,但是我记得他的声音,绝对是他。

  “确切的说,我不是来拿东西的,我是来送东西的。”我摸出那把剑,银白色,带着一些透明感的短剑。

  “哟!看来是把好剑,我看看。”脸上的正气马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恶心的贪婪,那张可是说是英俊的脸显得有一些狰狞,说着自己认为最斯文的话,那个年轻人马上离开座位,向我匆匆走来。浑然忘了我是破门而入的不速之客。

  “是的,真的是一把好剑。”我拔出刺入他额头的短剑,看着他带着一脸的不可思议倒了下去。原来,这就是杀人,没有什么恐怖的,只不过是把剑刺入,拔出而已,多简单的动作,多简单的事。他的额头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硬,我几乎没有用什么力气就刺了进去。以前我得女友老是喜欢敲着我得额头说:“好硬亚,比钢板还硬。’然后咯咯咯的笑着跑开,因为我总会抓住她,用我的额头撞她的额头,直到她求饶为止,没有一次她可以成功跑掉,可是她还是喜欢这么敲我。我得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要是是我的额头,会这么容易刺进去吗?我问自己。

  没有一丝声音,所有的人都看着我,我知道,他们不敢相信有这么明目张胆的“刺杀”。

  “请问,今天和他一起出去的那几个人在吗?”我还是一样平静的声音。

  “啊……”尖叫声响起。终于有人反应过来了,为什么总是女人先反应过来,然后就尖叫呢?难道她们认为尖叫可以杀死我吗?我在心里冷笑着。

  “卫兵!卫兵!快!有刺客”凉亭中间一个看来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人还比较平静,马上反应过来。

  有卫兵吗?是的,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没有卫兵呢?看来要有一番苦战了,或许,我会死在这里,不知道死在这里我有没有机会复活,红儿会把我带走吧。我看着惊慌的人群,想着。

  “卫兵呢?卫兵呢?卫兵在那里?”那个中年人开始着急了,平时随时都在的卫兵竟然没有出现。

  没有卫兵?太好了,红儿已经告诉我是哪几个人了,我不认识,并不代表无处不再的风元素不认识。

  刺入,拔出,再刺入,再拔出,……几次重复的动作,我得面前躺着几具尸体。贵族就这么不堪一击?我连稍稍像样的抵抗都没有遇见。

  “你到底要干什么?竟然敢这样,我们可是沙米尔王国的……”“噗”一声轻响,然后是我拔剑的动作,我觉得这个动作我已经练熟了。

  “你为什么要杀我得儿子?我们和你有仇吗?还是要这个神器,我给你,放了我们。”他没有再愚蠢的说我们是什么什么身份,他知道没有用,在他的眼里,利益,才是最好的交换条件。他从怀里拿出一颗红红的宝石,递给我。

  “是的,我和他有仇。”我接过那颗宝石,仔细的看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先拿着吧,既然他说是神器,应该有点用吧。

  “你说,他是你的儿子是吗?”我问他。

  “是的……”他有一点犹豫,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在我们家乡,有一句俗话,叫做‘有其父,必有其子’,不知道你听过没有?”我觉得他的反映我很不满意,自己的儿子也不敢承认。

  “是的,我知道。”他依然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那就好,我不用解释了。”“噗”然后是拔剑的动作,我已经喜欢上这个动作了。

  “啊……”“啊……”依然是到处尖叫的声音,难道他们不知道跑吗?真是一群蠢货,我轻轻的说。

  “不要闹,听我说一句话。”我大声的吼出来。

  一下,整个国宾馆静了下来,大家都看着我,不知道我这个恶魔要干什么。

  “我们家乡,还有几句俗话,分别是‘一丘之貉’‘奴随主性’‘狼狈为奸’‘物以类聚’,你们都听过马?”我大声的说道,在风元素的帮助下,每一个人都听见我得话。

  “听过”“知道”……下面传来稀稀拉拉的声音,没有看见我杀那个人的过程,那些人不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那好,你们,都死吧!”我飞快的冲了下去。刺入,拔出,刺入,拔出……红儿也失去了往日的温柔,无数的风刃出现,割破无数人的喉咙。那个12级的龙卷风也出现了,被卷进去的人,马上被绞成肉酱。她杀的人,也许是我得10倍吧。

  把剑从最后一匹虎马的额头上拔出,我喃喃的说:“没有你们托他去,也许,什么都不会发生。”

  回到前院,看着一地的尸体。这是我干得吗?我问自己,一直平静的我开始觉得暴躁起来,我冲到门口,看见那个什么侯爵的尸体,我得心中突然涌现无穷的怒意,“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我狂吼着,用剑在他的尸体上不停的乱插,头,身体,手,脚,每一个地方,每一寸地方,直到已经看不出他是个人,直到我身上每一个地方都被鲜血染遍。

  “你这个魔鬼,杀了这么多人,竟然连尸体也不放过。”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然后是熟悉的危险感。

  我得心突然又平静下来。本能的,我向右一闪,可是还是感觉左臂一凉,我知道我得左手没有了。我心中突然泛起一种恐惧,不是对死亡的恐惧,而是对死亡后复活的恐惧。那种折磨,我不愿意再承受一次。我想逃跑。

  “还想跑?”那个鹰钩鼻显然看出了我得打算,马上跟着一剑刺来。

  “当”我挥剑格开,震的我手发麻,这才是真正的力量呀。

  “走,红儿。”我知道再这样下去,不要三招,我就会死了。

  “不错呀,上次刺穿你的心脏都还不死,武功竟然也有进步,不过想跑,哼!”那个鹰钩鼻鄙视的笑道。

  我突然感觉身体离开了原地,耳边传来呼呼声音,眼前却什么也看不到,左臂又传来一阵剧痛,“不要……”我只来得及说出这句话,又昏了过去。

  “本来只是计划让他杀了科尔侯爵,想不到他竟然如此狠,连马都不放过,这下更好了。哈哈哈哈,雪鹰王呀雪鹰王,看你一身的血,不如叫血影王吧!看在你这么嗜血的份上,让你多活几年吧!”

  “红儿?一个低级的风元素生命竟然也有资格拥有名字,哼哼,还用燃烧自身元素的方法帮他逃走,不会是爱上那个人了吧,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元素爱上了人?哈哈哈哈哈”鹰钩鼻的男人站在一地的尸体上,大声的说着一些莫名的话,然后整个身影慢慢变淡,消失在空气中。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