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神之柱

梦幻现实 血影 11101 2004.02.13 20:04

    世事总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所以,我也并不认为地球联盟这个组织可以长时间的持续下去,所以我做了某些事情。我不能算是一个狂热的爱国分子,但是我还是爱着我的祖国,我希望我的国家可以强盛,凌驾于任何国家之上。

  ——《捍卫者传记》之“血影传”

  ××××××××××××××××××××××××××××××××××××××× 王茹身体的修复工作可以说非常的简单,也可以说非常的困难。我只用简单的使用我的水系治疗魔法就可以了,这不需要我花费太多的力量,但是同时每使用一个魔法,我就需要及其严格的从罗的脑海中调出她现在的身体细胞结构进行严格的对比,而且我的肉眼总是会产生一些误差,所以还是需要罗的帮助,无论在什么时候,只要我向罗提出需要帮助的要求,罗总是马上就答应,这让我更加的感激罗了。

  三天不眠不休的治疗,我已经把王茹左手小手指第一个关节的最前端一毫米的地方完全恢复得和原来一样了,我的魔法只能够把我治疗范围内的一小部分变的和原来一样,而且这一部分总是随机的,这样经常就把我原来已经排列好了的细胞机构又打乱,很麻烦,但是我已经非常的满意了,我想以后我一定可以改良我的治疗魔法,就算是不能,按照这样的速度,大概只用再有个几十年就可以完全的完成了,几十年对我们捍卫者来说也不算太久,不过那个时候王茹苏醒以后,世界一定已经不是这个样子了,希望那个时候这个没有原因的历练已经结束了。

  “血影,需要你的帮助,马上到那个地方来,新的人员已经到齐了。”罗的声音突然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

  “好的,马上就来。”我平静的回答道。收回平放在王茹身体上空不停发着白光的手,我站了起来。虽然我非常的舍不得,但是我也还是非常的清醒,我知道我现在需要做什么,我的身份是什么,再说罗对我的帮助也让我没有丝毫理由可以拒绝。

  再一次爱恋的看了王茹一眼,依然是有些朦胧,除开我平常的几种魔法结界,那种我不是很了解的自己的力量还是存在,它并不会对我的治疗产生什么阻碍,反而是有些帮助,我可以感到这种力量蕴涵着的关爱,我喜欢这种感觉。

  走出这栋建筑,外面阳光明媚,这让我感觉非常的舒服。一路上所有的人都礼貌而恭敬的向我行礼,大部分都是军人,现在才发现,这里应该是一个军队医院。我也礼貌的向他们微微点头打着招呼,即使没有一个黑发黄皮肤的人,我也感到有些亲切,但是让我有些遗憾的是,所有的除了恭敬,礼貌,崇拜等等情绪以外,几乎都含着另一种我不太喜欢的情绪:畏惧。但是反过来想一下,对我们捍卫者有这样的感觉,这对我们的工作也许还是有一定帮助的。

  到达那里的时间比平时少用了大概十秒钟,同时我也觉得我的力量好像也强了一些,这是一个好现象,我清楚的知道了自己的无力,对付一个来访者没有丝毫的胜算,那天对付第二个来访者我在安妮他们来之前就失败了,虽然后来还是胜利了,但是我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什么用。想起了那天的事,我又感觉那天在我失去记忆的那段时间绝对不应该是单纯的他们合力击败了那个来访者,但是罗和其他的捍卫者都是这么坚持,小刀虽然没有这么说,但是她也是闭口不言,我始终没有办法知道那天的真相,这让我非常的迷惑,有什么事要他们联合隐瞒我呢?

  “血影,还是和上次一样吧,如果没有那个捍卫者对海水特有的控制力骚扰,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看见我出现在那里,罗对我说道。这一次除了第七捍卫者,所有人都到齐了。

  “好的。”我回答后,又用出了水系的分水术,形成了一个和原来一样的圆柱型空间,但是这一次我比较的小心,在这个圆柱型空间的周围,又布上了一层火系的结界,以免又发生上一次的问题,就算发生,也可以有一定的时间做撤离工作。

  “安妮和索诺还是去取建筑材料吧,就在原来的地方,小刀和考拉就在这里守着,血影和我去带那些建筑人员来。”罗看我做完工作后,向我们吩咐道。

  “血影,你没有什么吧。”在我准备和罗离开的时候,小刀突然说了一句。我听不出她的语气中包含着什么,就像是对普通朋友的关心一样。可是我知道她绝对不会就是这样单纯的说一句的。

  我转过头对小刀微微的笑了一下,但是没有说什么。对小刀这个姑娘,我一直警惕着,但是我也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对她,也许这个世界上,我是唯一一个知道这个始终穿着铠甲的姑娘的真正的模样,可是也正是因为这样,我已经知道了小刀对我的感情。可是无论是从她的性格还是从她的身份,她都不可能对我真正的表现出什么来,更不要说像武威王茹那样直接的说出自己的感情。我真的不知道我该怎么办,也许,又要开始新的逃避,可是看看我对感情的逃避,似乎都没有成功过,我暗暗的叹了一口气,跟着罗离开了。

  这一次我们所有的人都非常的小心,地球联盟的那些议员还坚持要运送二十个导弹发射架和一万军队来,罗也同意了,还是我亲手去把这些东西运来的,不用问,我也知道这些导弹全部是核弹头的,那些军人拿着的也都是最先进的夸克武器。谁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我想大概除了罗,我们都会对地球联盟对我们的不信任感到有些生气吧,不过想一想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上一次的事件导致了一万多的人全部死亡,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我们没有丝毫理由去反对他们这个愚蠢的“帮助”。只要稍稍的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只要上次的事件再一次发生,可以完全不考虑异宇宙生命甚至是来访者的攻击,只用那些海水突然的落下来,这些所谓的人类最好的军队就会连敌人都看不到一眼就马上全部变成肉饼。但是包括罗在内的人都没有对这个可能发生的情况作出任何的建议,我想罗这样做的原因应该是不想造成他一个人****的现象,即使他的做法全部都是正确的。

  不过我猜想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又是快两个月的时间过去了,陆地上的情况和上次击败第一个来访者的情况有些类似,将近两周世界各地都没有发生任何的战斗,两周后又开始了一些零星的战斗,接着又开始变得频繁。稍稍让我们有些担心的是,那些生命的力量都比最初的那些要强一些,几乎任意的一个异宇宙生命都对我的力量中的至少一种免疫,不过对我的“无”之力免疫的还没有出现。而且他们变强了,我们捍卫者也同样比刚刚觉醒时候要强一些,普通地球人在罗的帮助下,新武器研究的速度超乎想象的快,第二代的夸克武器已经投入使用了,威力比第一代要强得多,而且还研制了一些新型的核武器,最小的竟然和一把普通的手枪一样。我有一次在和罗说道这些情况的时候,有些担心的提醒罗,这些武器如果大规模的使用,地球就算是经受住了历练,也不会剩下什么东西了,罗半天没有回答,最后才说了一句“我也是在他们正式投入使用之后才得知的”。接下来的就是我们两人的沉默,再也没有说什么了。各种波在地球上无处不在,也就是说罗知道地球上几乎所有的事,可是这件事罗并不知道,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在刻意的隐瞒,而已隐藏得非常得成功,这一方面说明了他们已经知道了罗力量的原理,另一方面也说明了他们对我们捍卫者……

  在受到了上次的袭击后,这个基地所有的人员都死亡了,但是因为这个建筑本来就是针对深海的情况设计的,所以基地大致的架构和材料还剩余了一些,新的工人设计师接手后,并没有显得一无所知,工程还是进展得非常的顺利。罗说,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三个星期以后,这个基地就可以初步完工了,虽然很多的仪器设备,还有很多有特殊用途的房间不能使用,但是住人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现在的进攻开始变得频繁,我们都有些害怕在这个工程竣工之前又出现来访者,所以任何时候,这个地方总会有至少三个的捍卫者。

  我站在这个快要完工的基地的外围慢慢的走着,看着那些辛勤工作着的人们,我又想起了原来的那些朋友,我并没有再和原来一样去和他们交流,我有些害怕如果再出现那样的情况,我会受到那种打击和自责。我想小刀的想法大概和我一样吧,她也没有再和那些人接触,除了做一些例行的巡视工作以外,她更多的时间是坐在一个地方想着自己的事情,我也很少和她说话了,不过有时她还是会邀请我去她在东京的家里喝一些酒,我也不会拒绝。

  那一万名士兵无可厚非的绝对是最好的士兵,无论是体格,纪律,战斗力,都是人类士兵可以达到的极限了。但是在大多数时候我看见他们都会非常的讨厌,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让他们在这里呆着我已经是非常的不满意了,他们竟然还天天在这个海底空间内巡逻,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干什么,这个地方有什么值得巡逻的吗?是看管那些工人还是监视我们捍卫者?虽然他们看见我们捍卫者都是非常的礼貌,而且对我们还行的军队里面的军礼,但是我丝毫不领情,除了对那些看起来是中国人的军人我会稍稍的还礼以外,对其他的人我根本是理都懒得理。

  对面又是一队巡逻的士兵走来,这一队是我比较熟悉的,全部都是中国人,地道的中国人,因为他们喊口令的声音是地道的北京话。这一万人是由各个国家,或者说是由原来的各个国家内进行精心挑选出来的,当然也有我们中国人了。我对地球联盟这个组织一向是有些不以为然的态度,听起来是好的,不过要让原来这么多国家突然的合并,即使是在异宇宙入侵,地球可能毁灭的情况下,也是不太现实的,虽然现在的情况好像还不错。

  “啪!”当那些人走到我身旁的时候,他们和以往一样,整齐的向我行了一个军礼,虽然我不是军人,但是他们一直都是以对待一个高级将领的态度对我,我不知道是不是地球联盟的高层用这个方法来表达对我们捍卫者的尊重,或者是精神贿赂。

  我也和往常一样的微微点头回了一个礼,就不再看他们了。即使是中国人,我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而且他们是军人,我也知道一个可以通过各种考验来到这个人类最后的基地里面的人,绝对不会是一个毫无纪律,可以随意和我说话的人,我也不用自讨没趣。

  “血影先生,请您在明天北京时间凌晨五点到这个地方去。”他们却没有和往常一样的离开,而是一个看起来是这队士兵的队长的人走了过来,压低声音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然后递给我一张纸条。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他,等待他的解释。但是他却又是“啪”的行了一个军礼,回到队伍带队走了。同时我看见了前面的拐角处出现了另外一队士兵,都是金发或者黑人,大概是原来美国,或者被摧毁了一半的英国的士兵。

  我微微的苦笑了一下,打开纸条看了起来。我没有什么必要回避那些士兵,他们没有资格,也没有胆量看在我的手里拿着的纸条,即使他们看见了这个纸条是刚才那个中国军官递给我的。是在中国新疆的一片沙漠里,我有些奇怪,纸条上除了对这个地点的标注,没有什么其他的标记或者字体了,这个莫名其妙的邀请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我还是决定去看一下。

  我把纸条揉成一小团,扔在我的脚下,这时那一队士兵刚好走到了我的面前,也是同样的向我行礼,为首的那个军官看似无意的看了我脚下那个纸团一眼。我又在心里微微的苦笑了一下,一小团“无”之力从我的手里飞出,把这团纸完全化为乌有。他们并没有什么停留,行礼之后又径直向前走去,如果不是我有着几十年的生活战斗经验,又是阅人无数,我是不可能注意到这个军官眼中闪过的那一丝失望。看起来情况似乎比我预料的还要糟糕,所谓的同一个师团的士兵都是如此相互监视,那地球联盟内部的那些高官们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情况。

  约定时间很快就到了,我刻意的压制着自己的气息,让其他捍卫者都没有办法感觉到我,我也没有告诉任何的人我要到什么地方去,因为如果这个奇怪的邀请是可以让其他的人知道的,那么昨天的那个军官就不会这么隐蔽的告诉我了,他这样做,自然就是因为这个邀请极端的秘密。我知道我这样气息突然的消失,自然会引起其他捍卫者的注意,但是我也无所谓,除了罗和小刀,我感觉在那个事件之后,其他的捍卫者都有些有意无意的疏远我,在索诺的眼中,有时还会有些畏惧,我非常的奇怪,不过我也懒得问,如果我问他们就会告诉我的话,小刀早就告诉我了,小刀都没有告诉我,自然也就意味着我问了也是白问。何况就算是罗和小刀,只要我不愿意告诉他们什么,他们也绝对不可能强迫我说的,我需要做的,只是避开他们的感知就可以了。

  并不需要什么时间在新疆的沙漠中寻找那个地点,因为那个纸条上标得非常的清楚,三颗成“品”字型的仙人掌,每一棵都在两米以上,这个标志非常的明显。不过那里并没有什么人在,和其他地方的沙漠一样,凌晨的沙漠非常的冷,但是我不太感觉得出来,这里还刮着夹杂着沙砾的大风,但是对我也没有什么影响。

  已经在这里静静的站了一个小时,新疆的早上六点和半夜一样,我没有一丝的着急,我不会怀疑我找错了地方,也不会怀疑我记错了时间,更不会认为这是那个军官的一个玩笑,不管因为什么原因让预料中应该出现的联络人没有出现,我都不会着急,这样的等待,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在我气息消失的一个小时内,包括小刀和罗的所有人都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或者不安的情绪,甚至连询问都没有,看来他们倒是真的非常的知趣,不过我也感觉到了我和他们的距离又拉远了一些。

  “你迟到了。”我开口说道。在我的背后出现了一个普通人类的气息,非常的弱,但是在这个沙漠里,倒也是非常的明显。

  “对不起,让您久等了。”那个人回答道。听声音是一个年轻男人。

  “说吧,有什么事。”我转过声看着那个有着一些小胡子的年轻军人,既不生气,也不礼貌的说道。

  “请您跟我来。”他一面说道,一面带头走进了一个在这三棵仙人掌中间的一个空洞。

  我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跟着走进了这个空洞。我刚走进去,那个洞口就封了起来,不到半分钟,沙漠中的风沙就马上把这个地方恢复了原样,没有谁可以看出来刚才这个地方发生了什么。

  洞中发出的紫色光芒,非常清晰的照亮着前方的路,但是却并不刺眼。那个年轻的军人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在前面默默的走着,我也没有再说什么,他只不过是一个带路的人而已,要知道事实的真相,只有看后面才会出现的正主。我没有丝毫的担心是否有人想对我不利,且不说在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可以伤害到我的力量,就算是有,在现在这个时候,地球上的人还需要我和那些异宇宙的生命战斗,尤其是恐怖的来访者,所以他们也绝对不可能现在就用在我的身上。

  跟着那个年轻军人走到了地下大约一百米深度的时候,下面的空间豁然开朗,一个大约有三四个平方公里,三百米高的空间中,树立着数十个导弹发射井,很多人在忙碌的工作着,我的出现并没有引起他们的什么注意。

  “请您跟我来。”那个年轻的军人礼貌的说了一句,然后又在前面带路。我点了一下头,又跟在他的后面,我有些奇怪,亚洲是我的捍卫区域,在我的捍卫区域里面,只要有点规模的军事或者研究基地我都记得非常的清楚,但是我却对这个基地一无所知,仅仅是刚才看见的景象,这个基地就绝对有资格进入罗的捍卫名单,可是罗给我的名单上却没有。不可能是罗故意隐瞒,他没有丝毫理由这么做;也不可能是我忘记了,我对自己国家是专门多记了两遍的;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当时罗并没有得到这个基地的资料,而且在地下一百米的深度,罗也没有发现,就如同他没有发现那些普通的人研制更高级的核武器一样。

  又跟着他坐了一个电梯往下行了五六十米的深度,又是另外的一个地方。走出电梯是一条不太宽敞的道路,道路两旁是一些房间,没有卫兵,但是却给人非常严密的感觉。我依旧没有说话,但是我也对我要见的这个人有了一点点的好奇,在这样的一个地方,怎么也是一个不得了的大人物,不过他找我来有什么事呢?正想着,那个年轻的军人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他伸手在墙上一个类似于门铃的东西上摁了一下,那扇门如同电梯门一样的慢慢向两边打开。

  “您请进。”那个年轻人转过来礼貌的对我说了一句。

  我微微点了一下头,走了进去。

  “好久不见,血影,还记得我吗?”我一走进去,坐在斜对面一张大办公桌后的一个老军人就笑着对我说道。

  “金上将?”我稍稍的思索了一下才回答道。

  “是的,就是我,想不到你还记得我,我真是太高兴了。”金上将又露出了那个和蔼的笑容,不过我脑袋里马上浮现出来了一个狐狸的头像。

  “有什么事吗?”我不想和这个老狐狸多说什么,非常直接的问道。

  “呵呵,你这么年轻,怎么这么严肃,年轻人应该放松一些啊!怎么还站着,坐吧。”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和我说着不相干的事。

  我并没有坚持,走到他办公桌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如果他不想马上告诉我,而是想用什么手段来掌握主动之后再说的话,我也可以奉陪。

  “你喝点什么?”他走到一个小小的吧台旁问着我。

  “随便,不过最好还是中国酒。”我回答道。金上将的地位似乎有些超乎我想象的高,在这个地方他竟然还有资格拥有自己的吧台。

  “呵呵,好的,那就还是喝咱们中国最有名的茅台吧。”他微微的一愕,然后又笑着给我倒了一杯。

  “在太平洋底的那个人类最后的乐园应该要建造完毕了吧。”他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而是坐到了我的旁边。

  “是的。”我淡淡的回答道。

  “正是辛苦你们了,尤其是你,维持那个奇怪的罩子一定需要不少力气吧。”他又说道,然后喝了一口手里的酒。

  “是的。”我还是刚才的语气。力量倒是不会怎么花,但是我也懒得解释,他这么说无非是一个谈话的方式而已,我的回答是与否根本就是一样的。

  “那你到这里来那里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他没有对我的冷淡表现出什么不满,还是笑着说道。

  “不会。”我依然是那个语气。我离开那里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他绝对不会不知道,我们捍卫者的行动现在可以说是在全世界的关注之下,就算是一个最普通的居民也知道我这两个阅在那些地方出现过,别说这个人了。

  “唉~,真的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我无数次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他明显看出来说这些对我没有效果,于是换了一个话题,显得颇有一些感慨。

  “谁都没有想到。”我并不因为他换了一个话题而改变自己的语气。

  “多怀念原来平静的生活啊,可是现在的事情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结束。”他丝毫并没有放弃,还是和我说着那些废话。

  “我也不知道。”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正眼看他,现在也一样,我的眼睛只是看着手中杯子里面的酒。

  “现在地球上的人都以为你是一个外星人呢,他们一定没有想到你是一个地道的中国人吧。”他看来有些失去耐心,我的这种表现他找不出任何的破绽。

  “不知道。”我还是这样近乎于死板的回答着。

  “你的父母现在身体还好吧。”他又说道。

  “你不觉得我们现在是在浪费时间吗?时间对我,对你都非常的宝贵,现在在中国福建地区又发生了那些怪物的入侵,本来这个是我的捍卫区域,可是现在却是小……织天信长在那里战斗。有什么就明说吧,我们都是中国人,你不必这么拐弯抹角的。”我这一次没有再那样回答了,不仅仅是因为险诈在福建发生了异宇宙生命的入侵事件,更主要的是我不想听他把我的父母也拉进来,他这样让我有了受到威胁的感觉。

  “对不起,我并不知道福建发生了战斗,要不你先去消灭那些怪物,我们下次再找一个时间吧。”他的脸色一变,正容说道。

  “不用了,信长可以抵住,现在去已经有些晚了,有什么就快点说,我不保证什么时候会在别的地方发生入侵。”我说道。看他的反应还真的有些爱国,不过像他这样的老将军,比我们爱国是正常的。

  “好的,我就明说了。”他好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开口说道。

  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看着他的眼睛。

  “现在的地球联盟虽然看起来不错,可是我想你也知道,这个组织只不过是一个权宜之计,无论是从各国的军事,经济,还是人文,历史,思想,要想这么多的国家同时融合成一个大国,这是不现实的,也许千万年后真的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是却绝对不是现在,任何事情都需要一个发展的过程。”金上将说道。

  “是的。”我知道只要有一点哲学思想的人都知道这个道理。

  “现在地球联盟看起来还比较的稳定,甚至还有欣欣向荣发展的趋势,但是这个原因是因为那些外星人的入侵,地球人被打怕了,不得不联合起来。只要那些外星人的入侵一结束,这个联盟崩溃的几率大于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金上将开口说道。

  “是的,不过那个时候总是地球人自己的事,不存在地球人会被灭绝的问题,那个时候的事那个时候再说吧。何况谁也不知道这些入侵什么时候会结束,有可能我们根本经受不住这个历……,这个入侵,那以后的事就根本的不可能发生,也就不存在什么崩溃的问题了。”我说道,我已经隐隐的猜到了他想说的是什么,我也想到了罗对我的话。

  “是的,有可能我们根本无法战胜那些无穷无尽的外星杂种,但是我们也不能完全的不考虑是吗?”金上将辩驳道。

  “是的,不过就我所知,现在在这个地球联盟中的重要部门中,我们捍卫者所在的国家都zhan有绝对的优势,也就是说,包括中国。”我回答道。

  “不错,可是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几个国家受到了其他所有国家的排挤,尤其是原来那个超级大国。现在他们的确不敢真的作出什么来,因为外星人还没有被赶走,所有的人都需要你们捍卫者,可是如果我们胜利了,那个时候他们就不会再这么客气了,难道到时候你们会出手为自己的国家残杀地球人吗?”金上将说道。

  “自然不可能,我们捍卫者绝对不可能介入人类自己之间的纷争中的。”我回答道。看来他们还是比较的了解我们捍卫者的立场,可能是从罗那里得知的,但是他们也真的不敢因为罗的话而和我们捍卫者所在的国家正面冲突的。

  “如同你刚才说的那样,我们都是中国人。难道你不希望在地球同盟分崩离析的时候,我们中国可以成为一个大国吗?一个真正的超级大国。”金上将突然显得有些激动,他的语气也有些指责。

  “说吧,你到底需要我做什么?”沉默了好一会,我才开口说道。我一直在犹豫着,我不愿意用我的这种不应该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来改变这个世界,任何世界都有着他们自己发展的权利,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都不应该干涉。可是另一方面,我又多么的希望我们的祖国可以真正的富强。从小我就向往号称‘康熙帝国’的清朝初期时打得当时的罗刹国割地赔偿的威严;向往唐太宗李世民那时万邦来朝的尊贵;更向往成吉思汗率领蒙古铁骑横扫到多瑙河畔,把当时的欧洲贵族践踏在自己的铁蹄之下的豪迈。但是我也非常的清楚,如果我真的直接用武力干涉他们之间的纷争,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所以我只有先看看他到底想我做什么,也许我可以帮上一些忙的。

  “我知道如果我们直接要你用自己的力量来帮助我们的祖国是不太现实的,且不说你是否答应,就算你答应了,其他的捍卫者一定也会马上站到自己的国家的立场上,只要有像你们这样的人两个发生冲突,就可以导致地球的毁灭,何况你们还有六个。”金上将说道。

  “你知道就好。”我想我可以少很多事,只要他们明白这一点,他们就一定不会提出什么让我为难的事。

  “我们现在需要你给予的帮助就是,让我们提取你的基因。如果可以,我们还希望可以详细的给你做一个身体的检查。”金上将看着我的眼睛,慢慢的说道。

  “寻找我力量的源泉是吗?”我说道。

  “是的,如果我们可以知道你如何可以拥有这样的力量,我们的基因学家就可以制造出成千上万你这样的超级战士。”金上将毫不否认。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们制造出来了这样的战士,别说成千上万,只要有两个,而他们之间又发生了一点点的矛盾,那就和两个捍卫者发生战斗没有什么区别了。”我说道。

  “这个完全不用担心,我们的基因学家可以让他们成为完全听命的战士,不可能发生你担心的事。”金上将似乎认为我已经同意了,他又有了一些激动。

  “你们可以制造这样的战士,别的国家就不可以了吗?即使这些国家制造的都是这样不会叛变的战士,但是如果这几个国家发生了利益的冲突,到时候就是成千上万像我一样强大的战士战斗,那个时候地球可能在一瞬间就成为灰烬,甚至连灰烬都不存在。”我又说道。

  “只要我们的动作在其他国家之前就可以了,而且根据我们的调查,那几个国家除了日本,他们都不具有这样的基因学家,而在日本的那个捍卫者,似乎还有些仇视他自己的国家,是不太可能和他们的国家合作的,这并不值得担心。”金上将还在解释着。

  “我不会和你再争论这些,你们知道什么事情都要防范于未然,我也知道,我不可能让你们提取研究我的基因,更不可能让你们检查我的身体。”我拒绝了,下了一些决心。

  “难道你就真的没有作为一个中国人的觉悟吗?”他对我突然的拒绝显得非常的惊愕,愣了好一会后他才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如果我没有这个觉悟,我就不会在这里和你说这么久了,我只是非常的理智,我不愿意让地球没有毁灭在那些怪物的入侵之下,却毁在了我的一个决定之下。”我说道。

  “你……”他似乎突然老了几岁一样,声音突然变得有些苍老,而且还没有说出什么来。

  “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这个了,这是我的极限,我不会再给你们提供更多的帮助,而且即使是这个,你们也最好好好的利用。”我说道,同时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一条细细的棒子,由上到下依次是黑,红,青,蓝,棕,白,最下面,是另一种及其深邃的黑暗。

  “这是什么?”他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是我的力量,你们只是知道我的力量非常的强大,可是却一定不知道我的力量到底是什么,所以我可以给你们这个东西,让你们可以真正的研究我的力量,是否可以找到怎样施展这样的力量,或者制造出怎样发射出这样的力量的武器,就是你们的事了。”我回答道。

  “这个……”他慢慢的走了过来,看着面前的这根细棒子。

  “这是我最弱的力量,也就是说强度是最小的。只要不去直接的接触它,就不会有丝毫的危险,你们可以先行研究,如果需要更大的强度,再联系我吧。”我说道。

  “好的,谢谢。”金上将似乎已经听出来了我告别的意思,他没有再多说什么,又看了那个细棒子一眼,走到办公桌旁,拿起电话说了几句,招呼人进来送我出去。

  本来我还想给他说在现在这个时候,不应该隐瞒什么,尤其是对我们捍卫者,但是转念一想,我知道我说了也是白说,如果他听得进去,今天的谈话就不会发生了,何况他也不能真的决定这些事。

  “希望我们可以快点再见,”在带我进来的那个年轻军人走了进来的时候,金上将这样说了一句。

  “希望如此。”我心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我这样做是否恰当,如果他们真的的可以研究透彻我的力量,尤其是我的“无”之力,罗口中的反物质湮灭力,还可以制造出出来那样的武器,那个时候……。我不愿意再多想,说了这样的一句话,我率先走出了这个房间。

  我并不知道,千万年后,被那个时候的人称为“战神的遗物”,并缔造了统一亚欧大陆的超级大国“炎黄大帝国”的“神之柱”的雏形,在这一刻,被我亲手制造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