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梦幻现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捍卫者的捍卫

梦幻现实 血影 9645 2004.01.08 11:14

    江山如此多骄,引无数英雄尽折腰。多少年来,每当我对这种生活厌倦的时候,我都会飞得很高,在空中鸟瞰地球上的大好河山。我的心里,也会默默的念着这一代伟人作的两句脍炙人口的诗词。而我的心中,就会涌起万丈的豪情,为了这一切,战斗!算什么?死亡!又算什么?

  ——《捍卫者传记》之“血影传”

  ×××××××××××××××××××××××××××××××××××××××

  王茹不知道听谁说我回来了,刚到寝室还没有十分钟,正在接受寝室几个室友得盘问,王茹的电话就来了,刚好救了我一命。不然我还不知道怎么解释我突然有了这么多得名牌衣服。

  “讨厌,爸爸说你明天回来,怎么你今天就回来了?还不给我打个电话,偷偷的溜回了寝室。”才一翻开手机盖,王茹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我没有想到她的声音这么大,我把手机微微的离开了耳朵一点。她一句话我就知道她其实是知道我去香港干什么的,这个姑娘真的不简单,我是应该高兴还是担心呢?我不太清楚。

  “你现在出来好吗?我给你来个洗尘宴。”她接着说道。

  “当然。”我有些无奈的说道。这样一个女孩,我到底应该怎么做呢?我觉得我似乎没有什么决心可以面对她说出什么绝情的话,只有看她的父亲**了。连这个事也要靠别人,而且还是靠的这个女孩的亲生父亲,要做的就是帮助我去伤害他自己的女儿。王雪……,血影阿血影,你活的真的是失败啊~,我自嘲的笑了笑。

  到了女生宿舍的楼下等了一会,她才下来。似乎是一个传统,我们学校里面,一般都是男生等女生的,她来找了我这么多次,好像是为了挽回一些面子,现在都是要我去找她了,我倒是不会怎么介意,就当是为了满足一个小女孩天真的虚荣心。

  “你早上回来的,不是你昨天是半夜坐的飞机的吗?晚上还有到这个城市的飞机吗?我原来没有坐过。”刚一走到我的面前,她就有些奇怪的问道。

  “昨晚加开了一趟飞机。”我面不改色的回答道。我又忘了时间的问题,早上就回来了,我的思维似乎真的和正常的人有了一些区别。

  “你怎么这么着急回来?”她看着我说道,眼中露出一丝希望。

  “今天不是有个电子公司吗?我还要找工作的。”我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我知道她的想法,对于一般的恋人而言,只要那样说了,两个人的感情一定会更进一步。可是我知道我要是这样说的话,我们以后就更麻烦了。对于这样的关系我真的有些厌倦,可是我又能怎么做呢?我可以砍下一万个人,或者神的脑袋而面不改色,可是对于这样的问题,我真的没有办法,只有先这么对付着过了。

  “哦,什么公司啊?你这么着急。”虽然她的语气神色都没有什么改变,可是她眼中的那一闪而过的失望还是非常的明显。唉~,我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一个杭州的电子公司,很不错的。”我随便的答道。我知道她绝对不会说什么找她的父亲帮忙的话出来,这也是我觉得她是个好姑娘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哦,我们去给你开一个洗尘宴吧。”她没有再多说什么了,拉着我的手往学校外面走去。

  “才走了两天就要洗尘吗?”我微微的笑了一下,但还是跟着她往外走了。这段时间我还是对她好一些吧,时间不多了,以后她……,唉~,我又象一个老头子一样的叹了一口气,或者,我本来就是一个老头子。

  “当然了,你去了这么远的地方,累嘛。”她回答道。

  我要是累的话就不会和你在外面闲逛了,一般人坐了半个晚上的飞机,不会象我一样完全没有什么异样的吧,我心里想到,不过她似乎没有想到这一点,我也不用装得萎靡不振的。

  去得地方是个很普通的小餐厅,只是在一个小包间里面,包间里面装饰得很不错,清新雅致,让人感觉很舒服,无论再怎么说,大富人家的千金总是和我们这样的老百姓是有些不同的,如果是我非要搞洗尘宴的话,一定回去找个热闹的地方,然后和朋友们来个不醉不归。

  “你和我爸爸说了一些什么。”刚坐下来,王茹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没有什么,一些小事。”我回答道。这下我编不出来什么借口了,只有这样回答了。不过很显然王茹这么着急找我出来不是为了什么给我洗尘。

  “讨厌,这个有什么嘛~,快告诉我好不好,好不好嘛。”王茹突然开始撒起娇来,这一招可以说是对绝大多数的年轻小伙子的最强武器了,可惜,我不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啊。

  “呵呵,真的没有什么事,不信你去问你父亲吧。”我马上推开了这个问题。

  “我问了啊,可是爸爸老是神秘兮兮的不说,不然我就不会这么着急的……”她回答道,不过好像发现自己说漏了嘴,马上就停住了。

  “呵呵,你爸爸都不告诉你,我怎么会说呢?好了,我有些饿了,下了飞机还没有吃饭。”我岔开了话题,同时也明白的告诉王茹我是绝对不会说什么的。

  正好服务小姐小姐端菜上来了,因为只是早上九点过,几乎没有什么人在这里吃饭,所以菜也上得非常的快,王茹想说什么,但是看见了服务小姐小姐,又没有说出来。

  “小姐,麻烦先把饭端上来。”我向那个服务小姐小姐说了一句。然后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放在嘴里。

  “嗯~,你真的很会选择地方,我还没有来过这里,味道真的很好。”我开口赞叹道,又一次把她想说出嘴的话堵住了。

  “好吃就多吃一点吧!哼!我就不信你们可以瞒我多久,爸爸才和你见了一次面开始和你同流合污了,真是的,你用了什么办法把爸爸给骗了。”虽然对我不愿意回答她的问题有些不满,可是看得出她还是非常的高兴,我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可惜事实和想象总是差的很远,这一点从古到今都是一样的。

  我没有说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默默得吃着自己面前那唯一得一碟菜。以后得事,还是让以后得自己去承担吧,我决定抛弃自己得担忧,但是似乎有些掩耳盗铃了。

  菜很快都上了上来,几乎全部都是素菜,不过味道倒还是可以,王茹不停的说话,无非是一些什么前天晚上吃了一碗沙锅米线,结果把嘴烫了,或者是昨天上课的时候被老师点名提问,结果因为走神没有听见老师问得是什么之类的事,好像已经和我分别了几十年了一样,我只有听着,不停的回答“不错”“对”“呵呵”……之类的话,但是我这样似乎没有丝毫影响到王茹的说话兴致,她依然在高兴的说着。

  很快就吃完饭了,我借口我有些累,下午想好好的睡一觉,然后就想会寝室了。王茹有些舍不得,但是想到我是半夜坐的飞机,也没有再说什么挽留我的话。不过她自己想说的显然还没有说完,一直到了我们寝室的楼下,她都没有停止,我有些奇怪,以前认识的她不是那么多话的人啊,今天怎么了?上楼的时候她又飞快的吻了我一下,我心里苦笑了一下,这个如此优秀的美丽姑娘,为什么喜欢的人会是我这样一个只可能生活在血腥和杀戮之中的人呢?

  上楼还没有五分钟,那个张叔叔的电话又来了,他又想让我出去一趟,我借口很累了,想休息,有什么问题就去问他自己的好朋友**,然后就把电话挂了,没有给他什么说话的机会。

  寝室没有人,不是去复习考研就是去找工作,要么就是去外面网吧打游戏,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想着自己的事。回来这么久了,我只给家里打了两个电话,自己的女友也是,他们没有发现我的异样,可是我还是有些不安。明明可以不用一分钟就可以看见的父母,女友,可是我却偏偏到了现在都没有去看看他们,我到底在想些什么?我问着自己。

  以前我只要省下来一些钱,总是喜欢偷偷的跑到我的女友读书的城市,然后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总是“啊”的一叫,然后往我的怀里扑来,每次我都会抱着她在原地转几圈,她还会用头来轻轻的撞我的额头,我也……,真的好可爱,可是,我现在竟然连看见她的勇气都没有了,我很清楚我这是在逃避,与其说我是为了不让这个姑娘跟着我痛苦,不如说我是为了逃避她。曾经的海誓山盟,可是到了现在……,虽然对于她仅仅是过了两个月,可是对于我,我已经是一个孩子的父亲了,我的孩子已经跟着东大陆之王:王•坎比特去征战天下了,我还有其他的妻子,其他的爱人,我真的是不敢去面对这一个我最初的人啊,她甚至还对我说过,如果我爱上了别的女人,她就……,虽然她没有说完,可是我想的到,然而现在我不仅是爱上了别的女人,而且还不止一个,我该怎么办呢?

  心中依然是充满了对那个女孩的思念,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都刻意的不去想她,可是现在想起来,我有些控制不住我看她的yu望,但是有些犹豫。每次只要遇见“情”这一个字,我就会变得优柔寡断,这是我一个致命的弱点,我知道,因为这个,我永远也不能成为一个象坎比特一样的王者,但是我不希罕。“情”,很苦,但是也很甜,我不会放弃,永远也不会的。

  “有什么?不就是看一眼么?”我一个人在寝室里面狠狠的说了一句,然后急速窜出了窗户,向着女友所在城市的上空飞去。

  站在云端,用盗贼之眼看着下面的学校,没有花多少时间,我就找到了她,刚下课,她正和另一个女孩往食堂走去,边走边笑,虽然我听不见她在说什么,但是很明显她非常的高兴。唉~,这个姑娘永远都是那么的开心,可是她喜欢的人却是这样一个四处留情的人,就算是回到了现在这个世界,也是同样的和一个姑娘有着说不清楚的关系。我该怎么和她说呢?我不知道,我只有祈祷有奇迹的发生了,至于什么奇迹可以让她不会受到伤害,我也不知道了。唉~,又叹了一口气,我消失在了那个学校的上空。

  回到了自己的床上,我有些自责,在这个时候,我却在想着一个女孩,把整个地球的安危都抛在了脑后。为了自己喜欢的人,我可以与全世界为敌,我可以放弃全世界,我对自己解释道。可是你有资格说你还喜欢她吗?那个声音又问着我,我无法回答。

  痛苦,自责,内疚中的时间过得还是很快,下午吃饭的时候王茹还是来找我了,陪我去吃了一些我喜欢吃的辛辣的东西,我还喝了一些酒,我知道这是我对自己郁闷心情的一种宣泄,但是王茹并没有看出来,她不吃这些东西,而且又说要减肥,于是就只是在一旁自己要了一碗稀饭喝着,同时还在继续给我讲上午没有说完的话,不时的提醒我少喝一些酒,我答应着,但是依然在喝,因为平时我也要喝一些,所以王茹并没有再多说,我得神色也还比较得正常。只是到了后来她才发现我似乎有些不对头,因为我已经有些醉了,虽然神智还是比较的清醒,可是看东西都有一些模糊了。

  王茹送我回了寝室,怎么上楼去的我有些不清楚,好像是我们寝室一个人把我背上去的,谁我已经忘了。躺在床上头有些晕,不过我觉得我有些喜欢这个感觉,因为这样我有些事好像就忘了,心里也没有那么的烦恼了,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有些想睡觉,这是我回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有了想睡觉的感觉,可是我却睡不着,我觉得我得思想里似乎有一些东西在阻止我入睡,我不知道是什么,反正总是处于一种朦胧得状态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清醒了一些。唉~,那个生命选中了我,让我成为了一个捍卫者,让我拥有了强大得力量,让我可以做到无数人做梦都不可能做到得事。可是,也同时得让我失去了很多,虽然拥有了这么多得美丽得妻子,还有了出息得孩子,可是相比较而言,我更愿意想以前一样,只是有个不漂亮,身材不好,但是很可爱得女友,然后找一个工作,省下来一点钱,再和我得女友结婚……,把这些烦人得事情给别人,把这种当救世主得伟大使命让其他愿意做得人去做吧,那个历练啊~历练!!,我心里一惊,突然得清醒了过来,今晚不是捍卫者之间还有一个会议得吗?我怎么……,来不及多想什么,我马上爬起来向窗外飞去,外面已经漆黑一片了,寝室得人也睡着了。集中精神感知了一下,那五个捍卫者得气息已经聚在了一起,看来我是迟到了,唉~,捍卫者得第一次聚会我就迟到,真的是有些过分。我得酒已经完全得醒了,催起全部得力量加速向加拿大飞去。

  “对不起,迟到了。”进入那间房间,他们全部都在里面,我有些惭愧得说道,虽然我不知道现在到底是几点了,但是我迟到这一点是绝对得没有丝毫疑问。

  “呵呵,我也才到。”大个子索诺说道,还是那个傻傻得笑声。我稍稍送了一口气,他们好像还没有正式的开始,我总算是没有怎么误事,下次要注意一些了,我提醒着自己。

  “没有什么,才开始,他们刚刚相互认识了一下,不过你已经都认识了,所以也不算迟到。”罗微微一笑,然后说道。

  “谢谢。”我有些感激的回答,看见安妮和考拉都微微的笑了一下,表示不介意,只有还是全副武装的有着奇怪名字,绰号叫小刀的女孩织田信长没有什么表示,不过我可以感觉到他们的谅解。看着这样的一些朋友,我想起了西格玛他们,我心里流过一股暖流。

  “好了,大家也都到了,现在我们还是开始说正事吧。”罗开口说道。

  “好啊,快说吧,头儿。”索诺马上回答道。我们其余的人都只是看着罗,没有吭声。

  “现在的形式好像比我预想的要糟糕一些,本来我是预想可以在那个历练之前把我们所有的人全部找齐,然后各自负责一块地方,还要花一定的时间来相互的熟悉,为人和特殊技。可是现在我们不但没有全部汇合,而且大概连相互磨合的时间也没有了。”罗接着说到。

  “怎么了?不是说还有大概一个月的时间吗?”索诺有些奇怪的问道,考拉也是同样有些疑惑的看着罗,虽然看不见小刀的样子,但是从她微微一侧的身体上也可以感觉到她也有些疑惑,只有我和安妮神色都非常的正常。看来我和安妮的精神力量似乎要比他们几个强一些,不过肯定还是比不上特殊技就是“精神”的第一捍卫者罗。

  “没有一个月了,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确切的说,只有五天了。”罗扶了一下眼镜说道,这个应该是他的习惯了吧。

  “什么?”连安妮也跟着他们叫了出来。我得脸色也微微的一变,本来以为还有半个月或者是十天,可是想不到竟然只有五天了,这么快!我的心里竟然有了一些紧张,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只要是一个人,就会对未知事物有着一些恐惧,看来我也一样,这么说来,我还是算是一个正常的人吧。

  “我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但是这不是最重要的,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找到第七捍卫者,我们本来人就不多,只有七个,一个人捍卫的区域就非常的大了,要是再少一个,我们可能就要放弃一些地方了。”罗说道。

  “就算是人齐了,我们也不可能捍卫到每一个地方,要是同时出现超过七个地方的局部战争,我们绝对的不可能每个地方都可以照顾到的。”安妮说道。

  “是的,我觉得少了一个捍卫者问题也不是很大,我们只要捍卫一些重要的城市就是了。”考拉接着说道。

  “我也这么认为,我们不可能照顾到所有的地方,而且我们现在完全不知道那些异宇宙生命的情况,但是肯定不可能只有几个十几个,一旦发生了战斗,不可能每一个地方我们都可以顾忌的,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尽量的把人类的精英集中到一个地方,然后重点得保护那里。”我也发表了一下自己的意见。

  “那其他地方的人怎么办?”索诺有些奇怪的问道。

  “你说呢?”我反问着他,与其有些凉。

  “就让他们全部死掉吗?”他微微打了一个寒战,然后有些迟疑的问道。

  “我们不可能拯救地球上每一个生命,我们的任务就是坚持住,等着这个历练的结束。”我回答道,没有说明,但是任何人都可以理解。

  “但是……”他还想说这么。

  “好了,现在不是争论这个的时候,先听我说完。”罗阻止了他。

  “我想先明确一件事,虽然我们这里只有几个人,可是我们都是那个世界的强者,同时也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神。我想你们应该了解自己的力量,如果我们任何一个人想对地球不利,都可以在短时间内让地球变成一颗死亡的行星。”罗转过来对我们说道,不过他的眼睛一直看着我,我知道他的意思。索诺有些奇怪的看着他,显然是不知道为什么罗会说出这些来。

  “我的意思是,我们应该有一个领导者,而那个领导者就是我,我知道我的力量可能是我们之间最低的一个,但是我想正是因为这样,我才可以更加理智的看清一些事的本质,同时我的特殊技就是精神,我想你们中间没有谁可以在思维这一方面超过我,而且我想那个生命在你们历练完的时候也都告诉了你们吧,我就是你们的头领,我是第一捍卫者。”罗接着说道。

  所有的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听着,没有什么赞同的语气,也没有反对,只是静静的听着他说话,包括我。

  “我知道,你们在你们那个世界中,绝对是最强,否则也不可能觉醒,因为那个给我们的觉醒的条件就是成为各自那个世界的最强,虽然我不知道你们那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是你们绝对是最强的人了。这样一些人聚在一起,难免会有一些彼此的不服,对我这样明说我是你们的首领肯定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我想开诚布公的谈一谈我的想法,每一个人的能力都不一样,但是你们的能力几乎都是进攻,这不奇怪,因为对付一个入侵的唯一办法就是进攻,直接用武力解决问题,但是无论在那个国家,那个历史上,只有武力是绝对的不行的,还是需要一些想我一样的人存在,我想我作为一个政治家的身份,应该还是比你们会处理有些战斗以外的事。”他又扶了一下眼镜。

  “如果我们这几个人不能很好的配合,可能发挥的作用还不如我们之间任何的一个,这就需要一个人一个人负责调度,这样的人选大概我就是最合适的了。你们也应该明白,我做一个头领绝对的不会有任何的好处,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我们想得到什么,大概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我这么做……”罗继续说道,不愧是一个演说家,说得很有说服力,而且语调也有些感人,可是我还是打断了他。

  “我们都知道现在的情况,虽然我不清楚他们的想法,但是我绝对的承认你的领导人的地位。”我平淡的说道,或者我说得没有他那么的有说服力,但是我的语气非常的坚定。

  “我也是。”索诺连忙说道,好像怕说慢了别人就会怀疑一样。

  “我没有意见。”考拉接着说道。

  “我也没有。”安妮也说道。

  “我没有。”小刀也说道,不过语气有些冰凉,应该是另外一个人格在说话吧。

  “好的,谢谢大家,不过我还是想说一句,如果以后有什么不满意我的地方,就想想这个地球吧,我们的家还在这里,我们应该保护她。”罗说道。他没有说我们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就提出来,而是委婉的说明我们需要服从听他的决定。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我不擅长的事,我倒是不会强要去干涉,不知道他们的想法,不过倒是没有什么人表示出什么不满。

  “好了,这件事既然有了定论,我们还是继续刚才的话题吧。”罗看见大家没有什么异议,接着说道。

  “刚才血影提到了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应该是去把人类的精英集合起来,然后等那个历练来临的时候便于重点的保护。的确,我们现在应该这样做,可惜的是,这样不现实!为什么呢?因为你们不了解政治,每一个国家都是会为自己国家着想得,首先我们不论是否可以说服那些国家的领导人听从我们的建议把重要的人保护起来,就算是我们可以把全世界每一个国家的政府要员都说服,也绝对的不可能让他们把自己国家的精英人才汇集在一起重点的保护。我想你们应该明白的,每一个国家都会为自己的将来打算。”罗有些遗憾的说道。

  “那怎么办?”索诺有些着急的问道。我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我不得不承认他说的话的正确性。

  “这没有什么,只要他们吃了大亏,自然就会团结起来了。”我有些冷漠的说道。

  “什么意思?”索诺有些没有明白。

  “的确是这样的,只要人类发现这个历练的严酷,就会自然的团结起来,如同我们现在一样,一个公司的两个职员,可能争吵,可能打架,但是有了其他公司的人来寻衅,那么这两个人多半就会团结起来;一个地区两个帮派的人会斗殴,但是只要有其他地区的人来惹事,这两个帮派就会团结;同样的,对于国家也是,只要有不属于国家范畴内得力量对他们造成威胁了,他们自然就会团结了。”罗解释道。我觉得有些想那个生命,瞬间我对罗竟然有了他就是那个生命的错觉,不过马上就回过神来,第一捍卫者绝对和我们有些不一样的。

  “话说回来,我们现在对联系那些政府人员的工作进行的很不顺利,对于我所处的这个国家,只有一些中高级的官员在做着一些准备工作。在他们的国家内,似乎也不是非常的顺利,让他们自己来说吧。”罗说道。

  “是的,在克罗地亚,我很不顺利,而且我本来就只是一个舞蹈老师,不怎么认识那些政府的官员,所以要让他们把重要的科学家全部集合起来几乎是不太可能的。”安妮说道。

  “我的澳大利亚好一些,政府已经开始秘密的工作了,幸好我们的政府高官还是非常的理智,我是展示了自己的力量才达到目的的,但是其他国家我就不行了,而且我也不是很敢展示自己的力量。”考拉招牌笑容在脸上一闪,然后说道。

  “我根本就没有去找,我没有什么办法。”索诺有些惭愧的说道。不过我也不奇怪,一个人的为人出世会随着时间逐渐成熟的,但是这也不是绝对得,象索诺这样得人,虽然在那个世界呆了很长得时间,久到绝对得超过了四十二年,但是他却依然这么得淳朴,我有些羡慕他,虽然这样得人很容易得吃亏,可是我还是羡慕他,羡慕他没有那么多得十去担心和烦恼。

  小刀没有说什么,可是大家都知道他得意思。所有得人都有些沉默,这样得情况的确是有够糟糕得,就算**可以保证整个中国得所有得精英分子全部得得到保护,那样整个地球可能也要损失百分之八十以上得精英了,这还要包括估计中我们可以保护到得对象。

  “看见了吧,现在仅仅是这几个国家我们都没有办法,再看看世界上有多少国家,而且时间不多了,我们这么长得时间取得的效果都这么差,你说这几天我们还用去和那些国家联系吗?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我们可以在这五天内每天成功的做到把一个国家所有的人才精英集中起来,我们还是有很多的国家无法照顾到。”罗遗憾的说道,最后还是习惯的扶了一下眼镜。

  “所以,我们不如尽全力去寻找第七捍卫者,这样我们可以在那个历练来临后保护更多的人,同时也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让各个国家的高层把那个国家的重要人物集合起来。”罗最后总结性的说出了刚才的决定。

  “看来也只有这样了。”安妮无奈的赞同道,其余的几个人都没有什么意见,看来也都赞同了。

  “罗,你可以肯定是在五天后吗?”我问道。

  “是的,可以肯定,但是他们的历练方式,最初选择的地点,还有他们的数目,力量……这些东西我都不知道。”罗有些奇怪的回答道,他似乎不清楚我说这个的意思,把我没有问的也回答出来了。

  “我刚才说过,只要这些人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厉害之后,他们就会团结起来的。罗也赞同的,对吗?”我问道。

  “是的,从人类的历史上和人类的本质上来看,的确是这样。”罗依然有些奇怪的回答,他依然不知道我要作什么。

  “那么,让这些人老老实实的把所有的人类精英集合起来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我说道。

  “什么?”罗有些疑惑的看着我。

  “真的吗?你有办法吗?”索诺有些高兴的看着我,考拉也有些疑惑看着我。

  “我想我应该提醒你一下,只有五天的时间,要所有国家的人把自己国内的精英集合起来,你觉得可能吗?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小刀冷冷的说道。

  “你觉得我像是开玩笑吗?我不但可以让那些国家老老实实的把那些人集合起来,而且我还不用五天,两天就足够了。”我也同样冷冷的回答,可以对我疑惑,可以对我仇恨,可以对我有声任何的感受,但是唯一不能有的,就是对我的不信任,无论是朋友还是敌人,只要我说了,我就一定有把握做到。除了爱情,也许是的,我心里那个声音说道。

  “说来听听。”罗挥了一下手,示意我们不要闹出什么不愉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